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大主宰 > 更新在写,不过可能要12点。

更新在写,不过可能要12点。

    没跑两步便觉得自己身后的衣领被大力扯住,拎了回去。夏雨晴蹬了蹬自己的小短腿,确定没啥用途,方才不情不愿的回头面对妖孽似笑非笑的脸,再次干笑两声……装傻!

    “爱妃有什么要事,说出来朕听听,朕给你参谋参谋?”风霆烨狭长的凤眼微微上扬,看似无害,实则满含危险。

    亏得他刚一出了慈宁宫,便挂念着刚才那一摔是否吓到了此人,没想到这才走了没几步,便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丫头正风情万种,满脸情意的在御花园中邀约臣子,共度**。哼,奸夫淫妇!

    眼见风霆烨眼中燃烧的怒火呈燎原之势越烧越大,夏雨晴吓得脖子往里一缩,内心委屈无比。呜~总攻大人,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勾搭染指你的小受受的。我这么做可都是为了你着想,我对你和广大小受的心天地可证,日月可鉴,你可千万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难得看到风霆烨这般情绪外露,燕染不甚在意的吹了个口哨,火上浇油道:“皇上,您的这位娘娘对您好似不太满意,光天化日之下公然邀约外臣进入后宫,这等伤风败俗之事搁在我们这些人身上倒是没什么,若是叫外面那些个老顽固知道了,怕是又要嚼上一阵子的舌根了。”

    眼见着风霆烨脸上的笑意因着美人太傅的话越发的危险了起来,夏雨晴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后宫素来是这些个男人的禁地,自古秽乱后宫之事层出不穷,也正因此后宫才会渐渐演变成除了皇帝以外,便只剩下太监这类生物才能自由出入后宫的规矩。

    而她,身为后宫妃嫔之一,在承宠之后第二日,竟然就在这御花园中毫不避讳的邀请外臣入宫私会,听上去就像是要……偷人!

    夏雨晴头上的呆毛一下子竖了起来,知道自己现在要再不说句话,怕是要被冤死了:“皇……皇上,臣妾没有那个意思,臣妾只是瞧着尚书大人和美人太傅……不,是太傅大人在宫中迷了路,好心想请他们入宫坐坐,待会着人送他们去见皇上,并没有半点其他意思啊。”

    “迷路?本太傅在这宫中来来回回晃悠了这么多年,还真不知有朝一日还能在这御花园中迷了路。”燕染笑得一脸无害,“娘娘说对臣没有其他意思,可刚刚一见面臣明明就听到娘娘深情的唤我美人,难不成是臣年纪大了,听岔了?”

    “是呢是呢,臣刚才也听这位晴妃娘娘说唤臣小弟弟,还想吃臣的豆腐,这个娘娘难道也想抵赖?”

    夏雨晴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颠倒黑白,落井下石,瞬间悲愤起来了。

    见过睁眼说瞎话的,没见过这样睁眼说瞎话的。美人太傅你们不仗义!就算害怕被总攻大人发现你们暗通款曲,私相授受,也不能用诬赖我来给你们当挡箭牌啊,果然是流年不利,遇人不淑啊!

    被夏雨晴过分哀怨的目光看得鸡皮疙瘩落了一地,燕染轻咳两声,默默望天,他什么都没看到,他没看到那小猫眯不怕死的给他抛媚眼,没看到边上之人若有所思的狐狸笑容,更没看到皇上那黑得能挤出墨来的脸,完蛋了,好像玩得太过火,要出人命了!

    “够了,你们两个先回去,今日之事明日再行商量。至于你……”风霆烨微眯着双眸看了夏雨晴一眼,“我们的帐回去好好算。”

    说完,丢下两人连同被这一变故吓得不敢出声的一众宫女太监,拎着夏雨晴扬长而去。

    “就这么走了?几月不见,霆烨怎也染上了这见色忘友的习性?”率先回过神来的邵子唐,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抽了抽嘴角,目露寒光。

    “**苦短日高挂,从此君王不早朝。看样子以后我们被放鸽子的几率怕是只会增不会减了。”

    “回来的第一天就敢放我鸽子,若是不给我们皇上备份大礼,怎么说得过去?”邵子唐双眸微眯,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没走两步,忽听得身后传来一声戏谑的轻笑:“小糖糖,那边可是冷宫的方向,想出宫的话应该走这边。”

    邵子唐浑身一僵,转头狠狠地瞪了燕染一眼:“我当然知道出宫是往那边走,只是故意往这边走走看看你是不是真的知道路罢了,哼。”

    说完也不等燕染回应,快步越过燕染往外走,怎么看怎么像……落荒而逃。

    燕染看着邵子唐仓皇离去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子……”

    另一厢,夏雨晴被风霆烨像拎小鸡般一路拎回了撷芳殿,磨刀霍霍,兴师问罪。

    温馨提示:按回车[enter]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