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剑傲星穹 > 0529章 幻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黄泉路上。

    刀霸率领着众位世子,郡主在路上,一番血战,六公主和侍剑大人两个人也不甘示弱,提着宝剑,冲杀前方。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阴阳盗贼方面人数众多,有着巨大的优势,时间越久,局势对于阴阳盗贼越有利,故而,刀霸这一方的危机程度,越來越高,随时都可能全军覆沒。

    当然,假如要支撑一段时间,还是有可能的。

    可是……局势越來越不利,如此下去的话,布屈这一方,就真的回天无力了。

    显然,一旦三公主,刀霸等人支撑不住,那么阴阳盗贼之人,势必一拥而上,针对那一辆马车,发动最猛烈的攻击,那么三公主,小烟等人,就危险了。

    总之,黄泉路上的危机,越來越严重。

    砰的一声。

    突然之间,布屈的身影从森林当中冲了出來,心神一扫,一下子就把现场的局势收入了眼底,对于六公主,侍剑两个人的出现,他并沒有多大的在意,毕竟,布屈这一行人的行踪,早已经暴露,这样说的话,那么六公主和侍剑两个人躲在马车之内,也沒有什么意义了。

    此时此刻,众人面临着危机,六公主和侍剑两个人要是还不挺身而出的话,那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幸亏沒有太晚。”

    把四周的局势收入眼底,布屈微微一顿,心头一颗大石瞬间放下,刚才在來的一路上,布屈还在担心是不是小烟等人遭遇了危机,不过在这一刻,看到了眼前这一幕,布屈也就不用担心了。

    “看來,齐凌,魏庄等人是在奋死抵抗啊,要不然根本就无法支撑这么久。”

    众位世子,郡主有多少实力,布屈心底有个大概,算得上是清清楚楚,一扫之下,布屈看到了齐凌,魏庄等人狼狈的模样,心中就隐约有个猜测,轻声嘀咕了一句。

    同时间,布屈把眼前这所有的事情,收入眼底之后,身影并沒有停留一下,急忙一个闪身之间,提着宝剑,就杀向了众位盗贼。

    “杀,杀,杀。”

    面对敌人,布屈沒有丝毫的手软,就好似一只猛虎一般,杀入了羊群中,旋即,只见到布屈手握着星陨宝剑,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凌厉的力量飚射而出。

    “给我去死把。”

    盯住一个敌人,布屈一下子就迎了上去,旋即,哗啦一声,无数剑气涌现出來,针对面前的敌人,力量冒腾出來,轰隆一声就砸在那那一名盗贼之上。

    “啊……”

    那一名盗贼还沒有反应过來,就被强大的力量轰击身上,一下子砰地一声爆炸出來,死得不能再死,连遗言都沒有时间留下。

    解决掉一名无名盗贼,布屈心头并沒有多大的高兴,心底早已经达到了无悲无喜的地步,随后,布屈的身影沒有停留,把所有的力量都发挥到了极致,寻找下一名敌人。

    “死,死,死。”

    一下子,布屈全身散发出无上的气息,就如同一个魔鬼般,如同进入无人之地,爆发出血腥的杀戮,这才一下子,就接连有着三名盗贼死在了布屈的手中。

    布屈越战越勇,好像是不知疲惫一般,看到哪里有敌人,就猛然之间一下子冲向对方。

    瞬息间,布屈就化作了一名杀神。

    “该死的。”

    不远方的石霸天,一边和刀霸战斗,还留意到了布屈这一方的战斗,他见到布屈接连杀害了他的三名兄弟,心头顿时怒火连连,虽说布屈一个人并无法扭转整个局势的改变,但是兄弟的死亡,石霸天难以接受,心头在滴血。

    “混蛋,该死的混蛋,竟敢伤害我兄弟,我石霸天一定要杀死你。”

    石霸天朝着半空当中,大吼一声,怒道,“该死的畜生。”

    “小子,和老子交手你都竟敢分心,不要命了啊。”

    刀霸一心一意都在和石霸天战斗,试图找到后者破绽,但是石霸天毕竟是经验丰富之辈,想要找出破绽,谈何容易,不过,就在石霸天留意布屈那边的战斗的时候,一时分心,刀霸一下子就找到了破绽。

    同时,刀霸还沒有忘记表扬一句布屈,大喝一句,“布屈,好样的,多杀几个盗贼,到时候到了京城,本大人给你论功行赏,杀光所有的盗贼,布屈加油啊。”

    当然,刀霸之所以如此一说,显然真正意义上并不是为了表扬布屈,而是为了挑衅石霸天,令石霸天心神大乱。

    旋即,刀霸大吼一句,身影急忙间飞跃而起,飞起一腿,砰地一声朝着石霸天的身上提了下去,同时间,一股强悍的力量,轰隆一声彻底在石霸天的身上爆发出來。

    “该死的。”

    无上力量彻底爆发,石霸天大叫一句,急忙举起双臂,护在了胸前,同时间,石霸天的身影砰地一声后退,接连退出了好几仗,才稍稍稳住身形。

    石霸天后退,稳住身形,胸前一个巨大的脚印若隐若现,显得非常狼狈,而且受到力量的攻击之后,他嘴角也挂着一丝血迹。

    受伤了。

    石霸天受伤了,流血了。

    不过,看石霸天威武霸气的模样,这一点小伤似乎算不得了什么。

    “哎……可惜了。”

    不远处的刀霸看到石霸天的沒教养,心头微微嘀咕一句,暗叹一声,“想不到石霸天的防御力这么强悍,我集中全力一击,竟然沒有重伤到他,真是太可惜了。”

    “小子,你竟然伤到我了,老子我很生气。”

    石霸天站稳身形,盯着石霸天,眼中冒出了浓浓的凶光,伸手擦掉了嘴角的血迹咬着牙冷哼一声,“老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小子,你就尝试一下你老子我的怒火吧,这一回,老子就送你上西天。”

    怒了。

    无比的愤怒。

    一旦受伤,人的理智就会变得不清楚,很容易疯狂,做出一些不明智的决定。

    这个时候的石霸天,就有一点不理智,看到刀霸,心头就莫名的生气了怒气,当然,还有一点,此时此刻,石霸天也不想拖下去了,战斗的瘾已经过完了,现在该是决定胜负之刻,另一方面,布屈大展神威,接连杀害了几名盗贼,石霸天心底早已经火冒三丈,忍不住了。

    故而,时间乃是生命,上天沒有给石霸天浪费的机会。

    时间拖得越久,也就意味着死在布屈手上的盗贼越多。

    故而……石霸天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刀霸,现在老子就杀了你。”

    石霸天双手紧握着手中的铁锤,抓住手柄,面对着刀霸,霸气侧漏,显得无比的凌厉,旋即,石霸天盯着刀霸,低吼一句,怒道,“该死的混蛋,你给我死去吧。”

    “这是你们逼我的,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石霸天咬着牙,冷哼一句,怒道,“刀霸,死在老子的手上很幸运,因为你是老子人生当中,很少使用底牌才能搞定之人,你就知足吧。”

    说完这话,石霸天二话不说,紧握着巨锤,身体一震,全身上下的气息隐隐约约好似经历了什么变化,旋即,诡异般的,在石霸天的四周,突然之间涌现出一道怪风,四周的能量也一下子变得暴躁不堪。

    突然,只见到,在石霸天的四周,一侧阳光明媚,一侧阴雨连连,阳光明媚那一侧,鸟语花香,阴雨连连哪一方,则是如同秋季一般,落叶纷飞。

    这是一幅幻象,应该是有某一种强大的武技导致而成。

    石霸天四周的,给人一种感觉,那就是好像是一侧是生命,另一侧就是死亡。

    看到对面的这一幕,刀霸微微一顿,眉头一皱,隐隐约约当中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似乎有一种风雨欲來的感觉,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石霸天四周的那一幅幻象,就好似神魂被吸引住了一般,生生的拉扯出來,非常的诡异。

    从幻象当中,石霸天感觉到了危机。

    浓浓的危机。

    “这……这是什么武技,这还沒有施展出來,怎么就能拥有如此诡异的能力,而且……这一武技也实在太过于强大了吧。”

    对面的刀霸,心中一突,脸色变得并不好看,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在他的心中,面对着石霸天,他有一种仰视的感觉,就好似快要跪下,臣服在石霸天的面前,而且,心头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认为他不是石霸天的对手。

    一察觉到这一种感觉,刀霸脸色瞬间大变,变得无比的难看。

    旋即,刀霸咬了一下舌尖,心中一痛,强行让自己清醒过來,旋即,刀霸眼中的浑浊一下子就消失不见,眼中冒出了一道精光,看向刀霸,微微有点忌惮,冷哼一句,“该死的,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我连出手的机会都将沒有。”

    “杀,杀,杀。”

    思念到这,刀霸再也不敢停留,更加不敢盯着幻象看,而是心底冷哼了一句,“我不服,石霸天,今天我也让你这小子,见识一下老子我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