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官道 > 第1028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第1028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展江市委常委会议室。

    朱长勇详细地向谷秋实汇报了展江市委的工作,从经济建设,到民生问题,既说了展江取得的成绩,也指出了一些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一个一个的数字从他的嘴里随口道出,信手拈来,显然,这些东西都深深地扎根于他的脑海里。

    方名宇也向谷秋实汇报了展江市政府的工作,相比较而言,他的汇报就要逊色得多,汇报的过程简洁明了,没有朱长勇汇报的那么详尽,只是笼统地汇报了展江市的经济建设情况,那些在建项目,那些重要工程等等。

    朱长勇汇报经济建设的时候是从宏观方面考虑,方名宇的汇报就应该从微观上出发,详细汇报各项目的投资,建设情况,预期收益等等,再配以数字来证实,这样才能让谷秋实直观地了解到展江市的经济建设情况。

    可惜,方名宇没有这么做,他只是汇报了展江的经济建设概况,GDP,就业,工农业经济占比等数据。

    谷秋实听完了汇报之后,就在朱长勇等人地陪同下前往荣轩生物科技的工地上视察,恰好林敏仪正在工地视察进度。

    “谷**,您好,又见面了。”

    林敏仪大大方方地跟谷秋实握手问好,那情形仿若两人是多年好友一般。

    “小林,又见到你啦,能够回来帮助国家建设经济这很好嘛。”

    谷秋实握着林敏仪的手一摇,“对了,你这家生物科技公司准备投资多少,把详细情况跟我介绍一下,朱长勇这小子只是简单地跟我说了一下,没想到这公司居然是你开的,对了,你在中东的油田没事了吧?”

    “谢谢谷**关心,中东那边的事情已经妥善解决了。”

    林敏仪盈盈一笑,直接无视了一脸愕然的朱长勇,一边引着谷秋实去参观工地的建设进度,一边向他汇报荣轩生物科技的投资规模,产品倾向等具体情况。

    朱长勇苦笑不已,这也未免太巧了吧,谷秋实来展江视察,林敏仪就刚好从英格兰飞回展江。

    虽然这看起来非常巧合的一次碰面,对于林敏仪来说,却是意义非凡,省委**的老朋友来展江投资,展江官场的人谁敢不认真对待,谁敢暗中作梗?

    自己虽然是市委**,却终究是要离开展江的,有了谷秋实这座大靠山,林敏仪的荣轩生物科技就不虞被人欺负了。

    这虽然看似巧合,背后肯定是有人在操作的,林敏仪应该还没有这么大的的能耐指挥得了谷秋实,也就是说,这应该是谷秋实送给自己的一份大礼,谷秋实肯定是清楚自己跟林敏仪的关系的。

    谷秋实参观完荣轩生物科技之后,一行人又向韩国李氏集团的液晶面板厂进发,朱长勇一上车,手机就响了起来,摸出手机看了一眼,立即接通电话,“敏仪,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不知道呢?”

    “昨天晚上回来的呀,就住在皇冠假日酒店,你朱大**日理万机哪里还会想起我这么个人?”

    话筒那边的林敏仪哼了一声,“你代我向贺瑾说声谢谢。”

    林敏仪在中东的油田被当地一些人觊觎,贺老爷子跟巴基斯坦那边的一个将军关系不错,有了巴基斯坦的人在一边照应,事情顺利解决了。

    “对了,你这么聪明应该能明白谷秋实来展江视察工作的用意吧,行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想吧,儿子暑假要回国,我想让他来展江,这边气候好,环境氛围也不错,你说呢?”

    “好呀,小孩子就应该让他回国来接受文化的熏陶。”

    朱长勇呵呵一笑,“谷**这是要把我架在火上烤呀,可以想象他接下来的动作必然很大,神仙打架我这个凡人遭殃啊。”

    “行了,你以为你缩在后边就没事了,别天真了,这一步迟早要跨出去的,行了,我也不影响你自己的判断了,我挂了。”

    朱长勇挂了电话,掉头看向窗外,迅速地陷入了沉思之中。

    液晶面板厂正在安装设备,并没有因为谷秋实这个省委**到来就停止一切工作,这让谷秋有机会近距离看着工程师们安装机器设备,并听韩国厂方的代表汇报了企业的具体情况,没有带翻译,好在朱长勇懂得英语,充当了临时的翻译。

    这让谷秋实对朱长勇又有了新的认识。

    参观完液晶面板厂,朱长勇率领着常委们陪同谷秋实登上了东海岛,视察了钢铁工业基地的建设情况,谷秋实问了几个问题,方名宇回答得结结巴巴,朱长勇就解释说这个项目是常务副市长郭天负责的,就让郭天详细地向谷秋实汇报。

    这个项目是郭天从头至尾在跑,他汇报起工作来就流畅多了,从项目立项,到去京城部委跑项目,再到黄海钢铁集团要资金等等。

    自然,谷秋实对郭天的表现非常满意。

    中午,展江市委在皇冠假日酒店设宴款待谷秋实一行人,朱长勇等展江市委常委纷纷向谷秋实敬酒,谷秋实只是略微沾了沾酒,唯独朱长勇敬酒,谷秋实是跟他碰杯干了,这一举动自然会被有心人看在眼里。

    吃过午饭,朱长勇安排谷秋实一行人在酒店休息,这些方面市委办都早早地安排好了,吴晓刚现在听话得很,对于朱长勇的工作安排惟命是从。

    将谷秋实送到房间门口,省委随从人员以及朱长勇等人准备离开,冷不防谷秋实的秘书过来叫住了朱长勇,说是**有请。

    来了,终于来了,朱长勇心头暗暗叹息一声,这一关是避免不了的了,心头忐忑不已地走进了房间。

    “长勇,坐吧,抽不抽烟?”

    谷秋实摸出一颗烟点燃吸了一口,随手将香烟扔在茶几上,秘书给朱长勇送上一杯水,就悄悄地退了出去,带上了房门。

    “谢谢谷**,刚刚抽烟了。”

    朱长勇摇摇头,虽然谷秋实跟大舅舅是朋友,不过,他也不敢在他面前表现得太过随意,听说谷秋实是个公私分明的人。

    “知道我把你留下来的意思吗?”

    谷秋实呵呵一笑,伸手抬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儒雅风流之态,他今年才五十就已经是共和国的风云人物了,再过上十年,二十年,他会有怎样的成就?

    “明白一点点。”朱长勇很老实地点了点头,在谷秋实这种人面前玩心眼,那绝对是找不自在,如此年轻就被从众多人才中拔擢出来的人,那智商绝对是杠杠的。

    “长勇,你来岭南已经有四五年了,你觉得岭南的情况怎么样?”

    谷秋实走到朱长勇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拿起水杯喝了一口,“从**,经济,民生等各个角度来阐述一下。”

    朱长勇闻言一愣,本以为谷秋实一上来就会跟自己大谈国际国内的**形势,谈论岭南的发展现状,想不到他却是让自己给他全面分析一下岭南的情况。

    “谷**,我来岭南也快五年了,在莞城工作了两年,在展江工作了两年多,这是两个很有代表性的城市,一个是岭南经济建设的先进现代化城市,一个是岭南西部落后山区的城市,一个钢铁基地项目就能够拖上几十年的落后城市……”

    朱长勇思索了片刻,开始侃侃而谈,林敏仪说得对,不管谷秋实来岭南做什么,搞出怎样的动静,自己都已经不可避免地要做出选择。

    老爷子都说了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为万世开太平之类的话,对自己寄予厚望,自然不能为了短时间的利益而选择观望。

    谷秋实听得很认真,不时地将香烟塞进嘴里吸一口,却没有打断朱长勇的话,也不发表任何意见,只是很安静地聆听着。

    “谷**,还有件事情我认为中央要认真地考虑了。”

    朱长勇拿起水杯喝了一口,说了这么多话,他也说得有点口干舌燥了。

    “好,你说。”

    谷秋实脸上的表情变得肃穆起来,刚刚朱长勇全面地阐述了一番岭南的局势,可以说让他很意外,虽然早就听说了朱长勇这小子的才名,真正感受到这还是第一次,现在他特意挑出一件事情来单说,可见这事情的严重性了。

    “现在各地都有一种很不好的现象,裸官现象。”

    朱长勇放下水杯,“有些领导把家人子女都移民到国外,他则一个人在国内做官,关节时候一旦事发,就再也找不到人了,这也为我们纪委的工作带来很大的麻烦。”

    “这种情况很普遍,各地都存在,只不过,据我所知岭南最为严重!”

    朱长勇不自觉地抓起了香烟,摸出一颗烟来,刚刚掏出打火机的瞬间,立即想起来这是在谷秋实的房间里呢,迅速地将香烟捏在手里,尴尬一笑,“我以前在莞城工作的时候,就发生过一个案子,不过是个副处级的镇党委**,涉案数千万,纪委发现的时候他们一家人已经消失了。”

    他的声音一顿,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而且,这种裸官现象在岭南极为普遍,尤其是一些部门以及基层单位的一把手都是裸官,同时还拥有多国的护照,一旦事发,他们就逃之夭夭,最后受损失的就是国家。”

    “老百姓还能指望这样一群拿着外国护照的领导,带领他们发家致富么?”

    谷秋实将香烟塞进嘴里吸了一口,缓缓地点了点头,“长勇,你说得不错,这种现象是必须要遏制了,党在群众心中的形象就是被这样一些人给破坏的。不过这样的人有多少,只要我在岭南,就一定狠狠地处理。”

    他的声音一顿,目光定格在朱长勇的脸上,一个字接一个字地说道,“虽千万人吾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