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官涯 > 第950章 未来

    临江省省会余杭市,省委常委家属一号院的别墅当中,刘驽马和雷万鹏正面对面坐在沙发上,中间的茶几上摆着茶水、点心,以及那个已经略显陈旧的牛皮纸信封。

    “这东西,这东西……”雷万鹏从桌上拿起信封,将里面的照片拿出来,看了一眼,皱着眉头嘀咕两句,才把几张照片丢在桌上,因为没有得到很好的保管,这几张照片已经稍稍有些卷边,不过上面的内容,还是一目了然的。

    “这种东西,怎么会到了你手里?”雷万鹏用一种十分无力的语调发出询问,也难怪他会如此,自从韩忠义出事之后,他一直忙于奔走,上下打点,希望能将韩忠义保下来,可收效甚微。本以为这次韩忠义以及韩家肯定是在劫难逃了,谁想,刘驽马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然后拿出一份对唐家极为不利的证据来,而且,这份东西还是他几年之前拿到的,这简直太让人难以置信和匪夷所思了。

    “额,当时是一个意外。”听雷万鹏问起,刘驽马只好简单的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

    “这么巧?”雷万鹏显然是有几分不信,又问道:“既然是这样,你在得到它之后,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交给我?”

    旁边的张桂芝受不了他那种审问犯人的口气,拍了拍雷万鹏的大腿,说道:“好了,怎么把情绪都带回家里来了,这有什么可怪孩子的,刚拿到这东西的时候,小马哪里知道你我是谁。更何况,小马不是说了吗,当时他也不知道照片里的这个年轻人就是唐宇,再说了,就是知道,他把东西给你,你就真能无所顾忌的去跟唐家硬碰硬?”

    张桂芝平日里性子温和,很少跟雷万鹏理论,可一旦牵扯到刘驽马的问题,就开始变得寸步不让起来,雷万鹏有些无奈的笑笑,不和她争,转头看向刘驽马:“小马,你这份东西,对我们非常重要。”

    刘驽马沉吟一下,问道:“爸,这东西,你会不会交给方家?”

    “不会。”雷万鹏斩钉截铁的摇摇头,说道:“我准备直接拿给一号首长。”

    “这……”刘驽马吃了一惊,皱着眉头问道:“可是这样一来,三叔他……”意思很明白,这事情要惊动了一号首长,牵扯到其中的人都没有好果子吃,不管是方家、韩家、唐家、叶家,不会有赢家。

    “怎么,你以为这些事一号首长都不知道?”雷万鹏看了他一眼,摇头道:“一号首长只是不愿意闹出太大动静而已,可事情闹到现在这种程度,整个国家的官场都要开始动荡,甚至社会稳定都要受到威胁,一号首长可能再坐视下去吗?”

    说到这里,他微微叹了口气,说道:“你三叔那边,究竟会如何处理,就看他的造化了。其实就算是从严处置,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件事原本就是他不对在先,既然有错,就要负起责任。只是……”

    到这里,他便闭口不言,转而点上一根烟,刘驽马知道那没说出口的话中的意思,如果三叔真的被牵扯其中,从重处置,那之前所有的努力,也就付诸东流了,而韩家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势力,怕是也会树倒猢狲散,土崩瓦解。毕竟,韩忠义虽然努力,可短短不到两旬的经营,又能真正收服多少人心?

    又聊了一小会儿,雷万鹏便拿着那个牛皮纸袋起身出门去了,应该是要马上赶往京城。他让刘驽马先在家里呆着,随时等他电话。

    因为经常和韩忠义在一起,所以对整个事件,刘驽马这个晚辈反倒比他了解的更多一些,一号首长或许为了了解一些细节,而选择见他一面。

    这让刘驽马颇为紧张,那可是一号首长,虽然在新闻中经常见到,可面对面跟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人交谈,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在别墅住了一晚,第二天上午十点多,刘驽马就接到了干爸的电话,让他在晚饭之前,赶到京城,一号首长邀请他在晚上八点左右和雪儿一起到家中做客。

    于是刘驽马就带着紧张和期待的心情上路了,在机场买好机票,他又给雪儿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这个消息。赶到京城,洗过澡换过衣服,时间就已经很紧张了,在前往一号首长住宅的路上,刘驽马向韩江雪询问,问她之前有没有见过一号首长。

    回答当然是肯定的,事实上,这可不是韩江雪第一次到一号首长家里做客,而一号首长在达到如今的地位之前,也曾经不止一次的到过韩家,在韩江雪印象中,那是一位稳重而和蔼的长辈。

    很快,车子开进了守卫森严的住宅之中,敲门进屋,一号首长正坐在沙发上和雷万鹏说着什么,见二人进屋,只是微微点点头,露出少许微笑,韩江雪笑着走了过去,向两位长辈打起招呼,刘驽马跟在她的身边跟长辈打招呼,还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一号首长,显得有些拘谨。

    一号首长在跟雷万鹏就临江的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交换看法,经常是雷万鹏说半天,对方才说一句话,不过切入点往往非常准确,而且言辞犀利,重点明确。只是听两位长辈谈了十几分钟,刘驽马就觉得受益颇多。

    很快,晚餐准备完毕,一号首长微笑着带着他们三人去餐厅用餐。晚餐并不算丰盛,却营养丰富。用勺子搅动了一下碗里的米粥,一号首长微笑着对刘驽马说道:“刘驽马,在你这个年纪,我还在国企内工作,是的,我记得很清楚,是厂工会主席。”

    刘驽马拘谨的笑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以往能说会道的嘴,在一号首长面前,一下子变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

    “不用太紧张,我了解过你的情况。”一号首长继续微笑道:“很多人认为你能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是因为你娶到小雪儿的原因,可我并不这么认为,你的步子虽然迈得有些大,可却很扎实。”

    刘驽马脸上的笑容灿烂了一些,毫无疑问,能得到一号首长的夸奖,让他非常开心。

    “好了,闲聊到此为止。”一号首长指了指桌上的食物,微笑着说道:“吃过这顿晚饭,我想了解一下事情的全部过程,恩,我希望你不要隐瞒,可以吗?”

    “好的。”刘驽马点了点头,却有些困惑。所谓全部过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自己刚刚认识韩江雪吗?还是,在到了北岗之后呢?

    一号首长似乎对刘驽马这些年的官涯之路相当感兴趣,吃过饭回到书房,就让他尽量简单却详尽的把这些年来经历的事说一遍。

    这个过程相当漫长,等刘驽马说完的时候,时间已经临近深夜。期间一号首长喝了三杯茶,说了大概有十几句话,大多数都是在刘驽马口干舌燥喝水的时候。雷万鹏和韩江雪,以及首长的生活秘书,都在旁边静静的倾听,刘驽马这些年的经历,也算得上是传奇了,所以三人听得也一样很认真。

    等刘驽马说完之后,首长才微笑着对生活秘书说:“时间已经很晚了,小吴,带雷书记和雪儿带到客房休息,小马,你可以熬夜吗?”

    “恩,我可以。”刘驽马点点头。

    在将雪儿和雷万鹏安顿下来之后,生活秘书小吴重新回到书房,还带了一些简单的宵夜。

    “如果你想抽烟,可以抽一根,虽然我不抽烟,却并不反对别人抽。”一号首长微笑着对刘驽马说道:“从来了之后你就一直没有抽过烟,肯定会难受的吧。”

    经过短暂的相处,刘驽马已经跟一号首长熟络起来,知道他不是那种假客气的长辈,便点点头,点上一根烟。

    看他似乎不太紧张了,一号首长笑了笑,问道:“小马,这一路走来,你成长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我把你留下来,并不想跟你聊这次的事,而是想跟你讲一讲我的故事。”

    听着一号首长将他的成长历程娓娓道来,刘驽马心里颇为感动,首长的年纪不小了,熬一次夜对他来说,可能会对健康造成非常大的影响。不过,很快他就被对方的故事吸引了。

    听着听着,刘驽马才知道,原来一号首长从基层走到现在,也见过许多人,经历过许多事,其中跟他的经历相似的也有不少,也曾迷茫彷徨过,也曾遇到过难以解决的问题,更有过几次起伏,可最终,他成长了,成熟了,并一步步走到如今的位置。

    从书房走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空已经露出鱼肚白,正如一号首长所说,他只是简简单单的把自己的故事讲了一遍,就像是在听完刘驽马的故事之后,也将自己的同他分享一样。

    只是,刘驽马却知道首长这么做的意思,在人生的道路上,你可能会遇到坎坷,也可能会走弯路,可只要坚持心中的信念,不断的学习、总结、前进,你就会踏踏实实的一步一个脚印,渐渐走上人生的巅峰。

    虽然现在的他要走的路还非常长,而且,可能还非常坎坷,可只要坚定这个信念,他的未来,就一片光明。

    在临走之前,一号首长给了他一幅字,回到家中之后,刘驽马将字打开,只见上面用遒劲的笔力写着:“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本书到这里也完结了,有很多遗憾,但是却不得不如此,各位见谅,一年多的时间,三百多万字,感谢一路陪伴的各位兄弟姐妹,是你们的支持,才能让我写到现在,才能让我有如此动力,没别的说的了,除了感谢,还是感谢,最后谢谢“雨是无根水”的一直支持,感谢“泰山雾雨’一直对情节的意见,感谢许许多多的兄弟姐妹,嗯,下本书再见。)一 ω?ω*ω.|d!μ*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