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科幻小说 > 抗战老兵之不死传奇 > 后记

    公元1997年,清明。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进入早春之后,皖南便下起了淅淅沥沥的春雨,长江南北两岸也流露出遮掩不住的盎然春意。

    龙口县城东门外,耸立着一排厂房,这是龙口有名的十九机械厂。

    有两个小年青骑着自行车从厂门外的水泥路上过去,走前面的小年青看看已经破败不堪的围墙,回过头对身后的小青年说道:“卫东,这就是你常跟我说的十九机械厂?怎么这么破?”

    “没错,这就是十九机械厂。”名叫卫东的小青年说道,“晓迪,你别看这厂房破旧,我可告诉你,这厂子的历史比新中国历史还长,早在解放前,这厂子就已经建起来了。”

    “是吗,历史这么久了?对了,它怎么叫十九机械厂啊?难道在龙口这个小小的县城,还有另外十八家机械厂?这不可能吧?”名叫晓迪的青年又问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名叫卫东的小青年说道,“这家工厂叫十九机械厂,不是因为前面还有另外十八家机械厂,而是因为一个人,那个人姓徐名十九,这家工厂就是他建的,原本叫做龙口兵工厂,建国之后为了纪念他才改的名

    “呀,还是一家兵工厂?”

    “嘁,那都是什么时候的老黄历了,建国之后,十九机械厂就不再生产武器装备了,改而生产民用机械了。”

    说话间,两人便已经来到了十九机械厂大门口。

    这时候,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从门房里走出来,老头看了两个小青年一眼,然后跟后面那个打招呼道:“小东,回来了啊?”

    “高爷爷,又去扫墓啊?”名叫卫东的青年驻下自行车,恭敬地问道。

    老头点点头,顾自走了,绵绵阴雨中,老头的身影很快就走得不见了。

    看到名叫卫东的小青年一直注视着老头背影,不肯离开,名叫晓迪的青年忍不住便问道:“卫东,这老头儿是谁呀?”

    “晓迪,我跟你说,这老头可不简单。”一说起这老头,名叫卫东的青年立刻来了精神,接着说,“这老头不仅打过小日本,打过国民党,还在朝鲜战场上打过美国鬼子呢,后来负伤才复的员。”

    “真的呀,那他可是战斗英雄呢,国家怎么就不照顾他?”

    “你怎么知道国家就没有照顾他?”名叫卫东的青年不满道,“我告诉你,别看他就是十九机械厂看守大门的,可每到年关,龙口县的头头脑脑全都得过来给他拜年,有时候省里的领导也会过来看望他。”

    “真的呀,那他于吗还要留在这里看大门?也太傻了吧?”

    “你丫的才傻呢。”听同学说自己心目中的战神傻,名叫卫东的小青年一下子就急眼了,也顾不上同学情谊了,开骂道,“不仅你傻,你爹、你妈都傻,你全家都是傻瓜蛋。”

    名叫晓迪的小青年急了,作色道:“卫东,你怎么骂人?”

    “骂你怎么了?我还揍你”名叫卫东的小青年道,“你知道高爷爷杀了多少小日本吗?当年要不是像高爷爷这样的拼死杀鬼子,中国早就亡了,还有在朝鲜战场上,你又知道他杀了多少美国佬吗?要不是高爷爷他们在朝鲜战场把美国佬打得屁滚尿流,中国能有现在这底气?”

    “他既然那么大的功劳,就该国家照顾他,生病住高于,出入有专车,还得给他配什么生活秘书,可他非得留在这儿看什么大门,可不就是人傻?”名叫晓迪的青年还不服气。

    “高爷爷是不想给国家添麻烦,人家这叫高风亮节高风亮节你懂不懂?我可告诉你,高爷爷可是真正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跟那些有个小感冒就非得住高于病房,打进口吊针的官僚不同,你知不知道?”

    “不同个屁,当官的就没一个好东西,都一路货色。”

    “我的乖乖,今天要不揍你一顿看来还真是不行了。”名叫卫东的小青年便有些恼了,当即将自行车往马路边一支,就捋起衣袖,准备要跟自己的高中同学开于了,这人一生气,也顾不上今天本来是准备邀请人家去自己家做客的

    名叫晓迪的小青年原本就是一个废青,对政府和官员横看竖看就是不顺眼,什么问题都能归罪到**执政和一党专政的体制上,看到自己同学百般维护政府,心里便也极度不爽,当下也捋起衣袖迎上前来,两个人就在大马路上拉开架势顶起牛来。

    两人缠斗了不到两个回合,远处便骤然响起“呜呜呜”的警报声。

    听到警报声,两个小青年便不约而同地停手,然后很茫然地对视,不会吧?就打个架也能把警察给招来?而且,他们这才刚开始啊,警察就马上过来了?这反应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很快,两辆警灯闪烁的警用摩托便从远处公路的尽头冒出来,一边呼啸着,一边向着这边疾驰而来,直到十九机械厂的大门口才嘎吱停下,从警车上下来四个警察,看了看傻愣愣站在细雨中的两个小青年,没有理会。

    过了没多久,远处公路的尽头便又出现了另外两辆警用摩托,不过这两辆警用摩托却只是缓慢行驶,在警用摩托车的后面还跟着一辆警车,警车的后面跟着两辆黑色的红旗轿车,在红旗轿车后面又是一辆警车,在警车后面又是两辆警用摩托。

    两个小青年看得有些懵,心忖这是谁啊,好大的阵仗。

    不一会,车队就到了十九机械厂大门口,从前后两辆警车上下来六名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并迅速占据了厂门口内外的几个关键点,不过对于近在咫尺、还在发愣的那两个小青年却并未加以驱逐。

    显然,武警战士并不认为这两个小家伙会有什么威胁。

    遂即,第一辆红旗车的车门打开,从里面走下来四名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还戴着墨镜的彪形大汉,这四名彪形大汉全都理着寸头,他们躲在墨镜后面的目光只往两个小青年脸上一扫便即转开了。

    接着,最后一辆红旗轿车的车门打开来。

    从这辆红旗轿车副驾驶室下来的却是一个解放军军官。

    名叫卫东的小青年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因为他从小的理想就是参军,当一名解放军战士,而那名军官却是一名真真正正的解放军,而不是之前警车上下来的武警战士,尤其是那名军官还扛着两道杠、一颗星,竟然是个少校

    那少校军官走到红旗轿车后门前,先立正敬了记军礼,然后伸手拉开车门,又用戴着白手套的右手护住了车门的上沿。

    遂即,一个满头白发、精神却相当不错的老头从红旗轿车后座走下来,老头儿看上去到少有八十了,穿着灰色中山装,这么大年纪了背还挺得很直,身上有着极明显的军人印记。

    “老高,老高”那老头一下了车就大步往门卫室走,一边走一边喊,嗓门还大得很,就跟拿着高音喇叭在喊似的,“老高,老高?你快出来看看,你看谁回来了?”

    这时候,从红旗轿车后座又下来个老头,也是满头银发,不过身上却穿着白色的西装,裤子和皮鞋也是白色的,还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新中国建国以前那种资本家的气息。

    看了看四周的景物,白西装老头脸上便流露出了无尽的感慨之色,一边流泪一边感慨:“回来了,五十多年了,终于又回来了,又回来了……”

    两个小青年离得近,都听清楚了,不禁有些纳闷,这老家伙是谁?难道也是龙口人,而且已经五十多年没有回过龙口了,难道……

    门卫室里没有人回应,不过十九机械厂的人却被惊动了。

    厂领导带着一群中层从里面匆匆迎出来,却被负责警戒的武警挡在了十米外不让靠近,只把机械厂的厂长、党委书记还有总工程师放了过来,三位主要领导快步走到先下车的老头面前,连声打招呼。

    “首长,您老人家又来看高老了?”

    “高老刚才还在,这会不知道哪去了。”

    “首长,要不先去我办公室里坐一坐?”

    显然,这三位厂领导跟这老头已经很熟了。

    那老头跟三个厂领导一一握过手,又回过头来跟后面下车的老头说道:“子涵,老高不在,我看他多半是等不及,先去老徐那儿了。”

    白西装老头摘下金丝眼镜,又拿出手帕擦了擦眼睛,说:“阿文,那咱们也快点去吧,别让老高,还有大队长给等急了。”

    “行,咱们这就走。”说完,俩老头便相继坐回了轿车。

    不片刻,车队便又离开厂区,向着龙口县城东门外的烈士公墓去了。

    直到车队走得远了,名叫晓迪的小青年对他的同学说道:“卫东,这两个老头是谁啊?前面那个老头好像……是个将军?”

    名叫卫东的小青年点了点头,说道:“前面那个老头我认得,来找过高爷爷好几次,我听高爷爷说起过他,好像是南京军区司令员,姓舒,不过十多年前就已退下来了。”

    “我的乖乖,南京军区司令员?他跟那个高爷爷认识?”

    “岂止认识?抗日战争时期他们还是战友呢,那时候,高爷爷的军职比舒爷爷还高出一级,不过后来不知道为啥,舒爷爷的官越当越大,高爷爷的官却越当越小,在朝鲜战争中受伤后,高爷爷就复员回家了。”

    “卫东,那另外一个穿白西装的老头又是谁?看他那样子,好像是刚从海外归来的,该不会是从台湾回来的国民党吧?”这几年大陆和台湾的关系逐渐变得缓和,回大陆探亲的台湾人也越来越多,所以名叫晓迪的小青年才有些一说。

    “我也说不好,不过有可能。”名叫卫东的小青年想了想,忽然说道,“他们好像要去烈士公墓,要不我们跟去看看?”

    “他们有警卫的,我们不会被抓起来吧?”

    “嘁,我跟高爷爷认识,才不会抓我们。”

    “走,那赶紧走。”

    (分割线)

    高慎行蹲下身来,将徐十九墓地上长出的杂草一棵棵拔去。

    直到拔完了所有的杂草,高慎行才走回到墓碑前,坐下来,然后从带过来的锦包袋里拿出了一瓶白酒,还有两只小盏。

    高慎行一边摆酒,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

    “老徐,又一年过去了,我都八十五了。”

    “明年的清明节,我恐怕就不能再给你带酒来了,你不知道,这段时间我身上几处旧伤总是隐隐作疼,我估摸着,应该是快要走了吧。”

    “不过,能到下边陪你,咱们老哥俩每天唠唠磕,倒也不错。”

    “老徐,你是不知道啊,国家这些年变化可大了,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了,这说明啊,咱们当初的选择是对的,**的确要比国民党强,要换国民党,中国现在不定还怎么样呢。”

    “说起国民党,前几天阿文打电话过来,说是今年,子涵也有可能回大陆

    “唉,自从碾庄跟子涵战场一别,一晃就快五十年了,虽然说他是国民党,可有时候,还真怪想他的,不管怎么说,大家毕竟都曾经是兄弟,毕竟都曾经在同一个锅里搅过马勺啊,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他头一回上战场时候,那木头木脑的样儿。”

    “老徐,你也别埋怨我,碾庄那一仗,虽说我把子涵打惨了点,可你也不能冤枉好人,是子涵那王八蛋先不讲情面,先在山东打我的,沂蒙山那一仗,我差点就成这王八蛋的俘虏。”

    “一个旅,六千多人哪,让子涵这王八蛋打得就剩三百多号人”

    “好多兄弟,小牧,犊子、彭武、全都死了,你不知道收尸时,都已经长成大小伙子的小癫子坐在那嗷嗷地哭,别提有多碜人了。”

    “说起小癫子,这小子可出息了,打完解放战争后,马上又跟着阿文上了朝鲜战场,长津湖一仗,举世震惊啊,险些就把美国佬的王牌部队,陆战第一师给留下,不过可惜啊,最后还是让他们给跑了。”

    “没办法,美国佬的后勤太厉害,你把大桥给炸了,他们的工兵就能在一天之内把桥架起来,咱们要有美国佬一半的后勤,那咱们跟美国佬就不会坐在板门店谈判了,直接把他们赶进对马海峡喂鱼了。”

    “小癫子后来还跟着阿文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越南猴子仗着有苏联在背后给他撑腰,竟然就敢跟我们挑衅,还敢号称什么世界第三强国……简直就是不知死活啊,让我们一通狠揍,然后就老实了。”

    “不过可惜啊,台湾终究是没能打下来,蒋介石是民族罪人哪。”

    “这么一耽搁,台湾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归,反正我这辈子,怕是看不到台湾回归那天了。”

    “老徐,跟你说了这么多,你不会嫌我烦吧?”

    “唉,这人老了,就老想以前的事,我就想,可能我真快要走了。”

    “老徐,来喝酒,快喝吧,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过来看你,明年,我恐怕就再不能过来看你了。”

    说着话,高慎行便将打开的酒瓶倒过来,清澈的酒水便骨嘟嘟倾倒在了徐十九墓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