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限时婚爱,阔少请止步 > 第 211 章

    V章152:不欢迎我出来?

    “妈,你等等,你慢些--”顾清颜紧跟在钟艾心的身后,钟艾心的步伐很快,从病房出来迈开大步就往前走,她并没有走电梯,而是绕过电梯,从楼梯道走,这边住院楼不同于前面的那栋对方开放的楼层,想必刚才那个女人也是因为迷了路才走了进来。

    顾清颜不明白钟艾心的情绪为什么会突然大变,她叫不住,只能紧跟在她身后快步地小跑,在她们快步走到刚才那个女人所站的那个位置时,钟艾心停了下来,往四周看了看,没有看到那个的身影便眯了眯眼睛。

    “妈,你在找谁吗?刚才那个人是谁?”顾清颜一路气喘吁吁,用裴少辰的话来说,她的体力还真的是有待锻炼加强。

    钟艾心收回了视线,眼睛里夹带着一丝狐疑的光,“没事了,清颜,你先回去,有什么事我会跟你电话联系!”

    顾清颜看着她那颇为严肃的表情,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钟艾心是个相当有主见的人,她不想说的,你即便是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

    只是,她该不该告诉她,就是那个女人,应该是刚才从慕水云的病房里出来的!

    她并没有告诉钟艾心慕水云也在这家医院住院。

    ----------------------

    “拿走,我不吃,还有,我说过我不想见到你,你给我出去!”一间病房里响起一阵陶瓷被摔碎发出来的声音,床上的女子脸色苍白,一只脚连踢带踹地将盖在自己腿上的棉被踢下床,还发狂似的抓起脑后的枕头朝门口扔去,脸色的表情因为情绪激动而变得有些狰狞。

    “水云,你别这样,你这样对我,我--”站在门口的人脚边还流淌着从保温桶里溢出来的补品汤汁,裤腿上也被溅湿了,她举止有些局促,脸色更是因为病床上慕水云的激烈反应而变得担忧又恐惧。

    “你不是跟别的男人跑了吗?你滚,我没你这样的母亲,在我意识里,母亲这个人早已经死了,滚远点,别让我再见到你!”慕水云激/动的情绪变得不能自抑,门口的女人已经吓得脸色苍白,却还是带着哀求的语气低声哽咽说道:“水云,你的腿并没有大碍了,别在这里耗着了,离开这里吧,别再做哪些伤害自己的事情了好不好?”

    她自己撞上了裴少辰的车,她心里想什么她还不明白吗?

    “谁说我的腿好了?”慕水云红着一双眼睛看着她,抓起柜台上的那把水果刀就朝自己的大腿上刺去。

    “啊--”门口的女人吓得尖叫出声,她没想到慕水云会如此过激,那把水果刀毫不犹豫地往大腿上刺去,看着那溢出的鲜血浸湿了她的裤腿,女人吓得浑身瘫软不可思议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哆哆嗦嗦地转身就往门外跑。

    “医生,医生--”

    她跑出来时双腿都在发抖,差点跌倒在地上,被门口突然伸出的一只手臂扶住,她惊魂未定抬起脸时看着拽住自己胳膊的人,脚一软就跪了下去。

    “你,你--”

    “看到我很惊讶?”钟艾心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往旁边墙上一拖,原本急得快哭出来的女人此时突然见到钟艾心,脸色也更加苍白起来。

    “他又不在这里,收起你那林黛玉似的柔弱模样,哭了也没人能理你,自我作贱而已!”钟艾心将她堵在墙角,用目光静静地打量着一直不敢抬眼正式自己的女人,幽幽地说道:“呆青萍,我们也有二十九年未见了吧,当年的你可不是这样胆小如鼠,你当年那想要一步登天的气魄去哪儿了?”

    戴青萍红着一双眼睛,心里还惦记着受伤的女儿,但她却在此时不敢大声喊出声,只是低着头近似哀求地说道:“裴太太,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求你高抬贵手!”

    “高抬贵手?戴青萍,如果我为了救我儿子不惜需要牺牲你的孩子,拿命来换,要的不是你的命你当然不会心疼,你欠我的是一条命,你好意思让我高抬贵手!”钟艾心一个耳光狠狠地煽了过去,“这一耳光我二十九年前就想煽在你的脸上,你个践人,你还我儿子命来!”

    钟艾心发疯似地扯着戴青萍的头发,两人从墙角抓扯到楼道里,戴青萍泪流满面,被钟艾心推倒在地,一阵哭嚎,“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这些年一直内疚后悔到想死,对不起,对不起!”戴青萍跪在地上一阵猛磕头,怦怦怦怦的往水泥地上磕去,钟艾心头发散乱的靠在墙边,失控大哭,“你磕头有什么用,你把儿子还给我,你还我儿子来!”

    “妈--!”顾清颜从楼道口的门边冲了进来,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钟艾心跪在地上,另外一个人还匍匐着不停地磕头,她急忙跑过去将钟艾心扶起来,拂着她乱的头发,伸手给她擦了擦眼泪,“妈,你这是怎么了?”

    钟艾心女士在顾清颜面前除了那次在步行街给她一耳光时有过失态的表现,顾清颜还没看到了钟艾心这般模样,她刚才冲过来时听见她在叫喊‘还她儿子来’,这是怎么回事?在阳台上便发现她神色不对,她让顾清颜先走,顾清颜本来是走了的,但想想还是不放心地折了回来。

    钟艾心捂着自己的脸,被封藏已久的记忆突然被掀开,血淋淋的过往让她恨不得撕了面前这个女人,她退后一步,身体靠在了顾清颜的身上,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看着地上跪着的女人,眼神里的怨恨之色没有一丝的减少,痛苦已经造成了,就算是你有心弥补又有什么用?她靠在顾清颜身上,闭着眼把脸转向了一边,每当想起这个女人,想起这个女人曾经带给她的痛苦,即便是过了这么多年,时间还是没办法抹平那些曾经的伤害。

    顾清颜扶着钟艾心往病房走,既担心怕被熟悉的人撞见,又要担心刚才钟艾心的激动情绪会不会对她的病情有所影响,饶是满心狐疑,但她依然没有开口询问,只是隐约觉得这应该是上一辈人的纠葛。

    扶着钟艾心回到病床,钟艾心脸上的眼泪还没有干,这个强势的女人一直都是优雅而淡定的,却在刚才那般失控,顾清颜坐在床边静静地陪着她,钟艾心睁着眼睛目光呆滞地看着头顶的灯,近似呢喃地缓声说道:“你一定很诧异我刚才的表现,你也不会明白,当你的孩子才刚破腹而出就被人抢走,目的却是为了救另外一个孽种,结果却死在了车祸中的那种心情!”

    顾清颜震惊地抬起了脸来,不可思议地看着钟艾心,觉得她说的这些简直就像是天荒夜谈。

    钟艾心并没有看她,目光像是穿越到了二十几年前,徐徐地继续说道,“你一定会很疑惑,我为什么那么疼少辰,很多人都说幺儿命心肝,他最小所以我最疼他,其实这只是一个原因,二十九年前,我破腹下来的是一对双生胎,少辰本该还有个同胞哥哥的!就是那个女人,为了救她的孩子,抱走了我才刚出世的孩子,她本可以光明正大地来找我,脐带血我可以给她,我虽然强势但我不会置一个小生命的生死于不顾,但是我真的是恨不得她们去死,她来医院扮成护士抱走我的孩子,在途中发生车祸,我那孩子惨死,她也因此付出了惨痛代价,她的女儿也死在了医院里,报应啊,真的是报应啊--”

    钟艾心说完,双手捂住自己的脸,眼泪不停地流下来,顾清颜听着就像是身临其境,剖宫产的产妇,出世的婴儿,被抱走的孩子,车祸,孩子惨死,这简直就是一场悲剧。

    这些事情的根源怕都是跟裴广渊有关,尽管钟艾心字里行间都没提到过他一句,但顾清颜还是听出了她在阐述这件事情经过时流露出的恨意。

    任何一个大家贵族都会有些见不得光的事,就如现在那些花边绯闻,有权势的成功者总有那么些时候脑子会犯浑,这也是现下女人中最流行的那句话,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的好男人会越来越少?

    顾清颜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她今天遇到的这些事都来得太突然,到现在她还在静静地消化着,只是在她上车时,突然停下手里的动作,那个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慕水云的病房里?

    ------------------------------

    该死的,明明这个地方就不允许长时间停车,为什么他的车就可以停在这里?她要向裴氏物业小区特管部门投诉!

    顾清颜看着挡在自己车前的那辆奔驰豪车,那个车牌号已经是熟悉得快要滚瓜烂熟了,她的车灯打在那车牌号上,照射在车身上,她挂上倒车档开始将自己的车往后倒,心里更是对那车的主人鄙视得彻底,卑鄙又无赖,他似乎想要将死缠烂打这个词诠释得淋漓尽致。

    顾清颜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想着他的车既然是先到,一路上她也有留意身后的车辆,并没有见到他的车,不由得松了口气,就怕她去医院的事情被他知道,她答应了钟太后暂时不会将她生病住院的消息告诉给他,但裴少辰这两天怪异的跟踪举止让她心里开始发怵,时不时地神出鬼没地出现,连中午在办公室休息的时候无意间拉开办公室的窗帘往下看都看见他的车就停在她的宝马车旁边。

    他简直是真的有要将人逼疯的潜质!

    顾清颜心里一阵郁闷,有种想要抓狂的冲/动,结果就在她心里烦躁得恨不得下车找裴少辰理论的时候,车后备箱发出‘砰’的一声,车身抖了一下,从后面打来的车灯反射在后视镜上,一阵急闪,紧接着发出一阵报警器的声音,顾清颜在看着后面拐弯处的那辆车有人下来时冲过来敲着她的车窗,一阵大喊,“小姐,你到底有没有听到喇叭声啊?有没有看后视镜啊?你倒个车车速还这么快!”

    顾清颜本来就心烦气躁,结果又在这个当头撞上了后面的车,她确实是没有看后视镜,因为脑子不能一心二用,想其他事情去了,她自知理亏当然不敢理直气壮地顶回去,此时心念一转便把所有的怨气都聚集在了裴少辰的身上。

    他把车停前面挡她的道,要不是避开他的车她用得着倒车吗?你紧栋些出。

    顾清颜此时是双手抓紧了方向盘,车门口,后面被撞了车的车主还在不停地敲窗户,她是恨不得把方向盘给揪下来往前面的奔驰车上砸过去,她不开窗,因为觉得车门外的人烦得她不想再开窗跟他争执,但是前后被堵着她不可能就这么死耗在车上不下车。

    被撞车辆的车主见肇事者的态度简直是让人无法接受,车被撞了,你好歹下来看一下,真以为自己开宝马是有钱人就能像螃蟹似得横着八条腿走路了不成?车主见敲门没反应,便站在车门口不走了,路过的小区业主们这个时候都出来散步遛狗,很快便有不少人开始围观,大家在车主的煽动下都好奇地在路灯下打量着红色的宝马车,纷纷出谋献策说不如叫物业管理员过来吧,又有人说真是不道德,开个宝马车难道还怕赔不起,越是有钱人越是抠门。

    顾清颜坐在车里看着车外人的指指点点,自然知道这些人肯定没好话,她这人还就是个脾气,你越是着急,我越是要赖着,虽然这确实有些不道德,可是她的车门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身影,对方朝愤愤难平的车主伸手递过去一支香烟,也不知道跟那些人说了些什么话,围观的人很快便散去,顾清颜从车里往外看,她怎么没看到裴少辰从前面的车里下来?还是他本来刚才就不在车里?

    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车门便被裴少辰伸手打开,顾清颜险些低呼出声,难道他有这辆车的备用钥匙?

    车门一开,裴少辰便伏下身来,也没说话,不动声色地伸手将她身上的安全带解开,在顾清颜诧异的目光中,直接将她从车座上抱了出来,顾清颜正想挣扎,便听见那位车主关切地说道:“这换季的时候尤其要注意流行感冒,头疼时还是少开车,小区里还没什么,要是在外面啊就危险了啊!”

    顾清颜目光一滞,也忘记了挣扎,听见裴少辰诚恳地道谢,“多谢提点,她啊,有时候就是容易忽略自己的身体状况!”

    裴少辰抱着顾清颜,说话间鼻息扑在她的耳边,顾清颜微微侧脸避开他朝她投过来的目光。

    裴少辰说着,脸还朝顾清颜的额头上挨了挨,随口说道:“在这边等我,我来处理!”

    裴少辰将顾清颜放在路边,自己则上了她的车,熟练地将车开到前面并从另外一条道进入地下停车场,顾清颜则站在原地,听着絮叨的车主好心地说着几种治疗感冒不吃药的土法子,顾清颜已经肯定裴少辰一定是跟对方说,自己感冒了头疼发热所以才脑子发晕没看后视镜撞上了他的车,而且对方还挺通情达理,等裴少辰回来的时候,对方还很热情地问他住哪儿,说不定还是邻居之类的话,裴少辰一一应答,对方一拍大腿‘哦’了一声,大声笑道真是不撞不相识,咱们一个楼上一个楼下,还是同一部电梯!

    男人们真见鬼!

    尤其是身边的这个男人!

    顾清颜在踏进电梯时已经觉得郁闷之气快要从脑顶冒出来了,面对热心的新邻居,裴少辰礼貌谦和保持着彬彬有礼的风度,在抵达九楼的时候,对方还提出想要进去喝杯咖啡,顾清颜觉得自己的头真的要疼了!

    她不想让裴少辰进去,但现在却让他明目张胆地登堂入室,而且自己还不能拿着扫帚将他扫出去!

    两个大男人在客厅聊些时政话题,顾清颜则进厨房煮咖啡,其实她连晚饭都没吃。

    裴少辰一进屋就将外套褪去,像个主人似地从冰箱里取出一些时令水果招待客人,顾清颜端着咖啡出来给了他们一人一杯,他们聊天的时候她则坐在了沙发上胡乱地按着遥控器转台看电视,两个大男人一见如故,她饿着肚子在沙发上昏昏欲睡,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熟悉的怀抱弄得不舒服地动了动了,身体条件放射性地朝那个带着熟悉气息的温暖怀抱靠了过去,嗅着一阵薄荷香,凉丝丝地嗅觉瞬间将她惊醒,睁开眼便见到自己正依偎在裴少辰的怀里,双手还紧搂着他的颈脖不放,双腿弯曲着整个身子都靠在他的怀抱里了。

    他的衬衣领口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拉开了两颗钮扣,洁白而菱角分明的领口处,那凸出的喉结随着他咽唾液的动作上下滚动着,光洁的下巴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肌肤有青涩的胡桩冒了出来,靠在她额头的肌肤还带着阵阵的暖意,感觉到怀里的人动了一下,他低头,拦腰的手里还拿着电视的遥控器,电视正在播放着一个午夜爱情专题座谈,在顾清颜醒来之前,他正一动不动地看电视,直到顾清颜动了,他才低头,沙哑而磁性的嗓音缓声而来,“是不是睡着不舒服?”

    顾清颜回了神,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看着客厅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茶几上的咖啡杯具都已经收拾了,那个啰嗦的邻居到底是什么时候走的,他又是什么时候抱着自己的?顾清颜觉得自己真的是睡糊涂了!

    他们现在在冷战,她说了不想见到他的,顾清颜抓起沙发上的一个抱枕抱在怀里,头也不回地往自己的卧室走去,关上门的那一刻,她大声说道:“出去!”

    卧室的门毫不犹豫砰的一声关紧,坐在沙发上的裴少辰看着那道紧闭着的门,深吸一口气,她躺在自己怀里的时候是安静的,乖巧的,只是一醒来便对他针锋相对,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她却让他走……

    裴少辰收起长腿躺在了沙发上,侧脸将一只抱枕抱在自己怀里。

    ------------------------

    G市监狱,蓝色的polo车在指定地点停车,戴着墨镜的女子从车上下来在看守人员的带领下进了探视室,在门口遇到三个人,其中两个西装革履,两人都提着公文包,另外一个穿着比较随意,戚天心停下了脚步,伸手推了推鼻梁之上的墨镜,那个穿着比较随意的她认识,冯坚冉!

    只不过冯坚冉并没有认出戴着墨镜的戚天心,戚天心直到他们的车离开了停车场,这才走进了探视室。

    “别看了,她没来!”戚天心一坐进去就张口说道。

    “听说你要出狱了?真的还是假的?”戚天心心情有些复杂,陆浅行的杀人未遂若不是因为针对裴少辰,是不会进监狱的,至少用关系摆平这场牢狱之灾也并不是没有可能,只可惜有人不想让他好过而已。

    陆浅行目光淡淡,并没有接过戚天心的话,而是说到了另外一个话题,“你是不是没告诉她?”

    戚天心叹息一声,“你都没能确定的事情,我不敢贸然开口!”

    陆浅行目光沉了下去,视线在自己身上的囚衣上看了看,那双骨节修长指腹柔软的十指因为长时间没有再碰手术刀显得有些僵硬了,他摊开自己的双手,动了动手指,唇角勾勒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怎么,不欢迎我出来?还是你觉得我就应该一辈子老死在这个监狱里?”

    戚天心嘴角动了动,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她此时想得最多的就是,陆浅行要是真的出来了,会不会更加乱了?

    ------亲爱的们,明天有加更,大家不要养文了哟,你们的订阅就是给茗香更好的鼓励,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