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有实无名,豪门孽恋 > 第 352 章

    351 他变了-1

    梅红?

    似乎已经消失了很久的女人怎么突然又冒出来了?什么时候他们又扯到一块去了?!还让人拍出这么难堪的照片?!

    明明一再告诫着自己不要去关注他的任何事儿,可是这一刻,海音的目光却怎么也无法自那组照片上移开,不自觉地,注意力便转到了下面的文字上-

    原来是不雅视-频的截图,难怪她觉得照片怪怪的…原来是模糊的缘故?!-

    读完整篇报道,海音心底也大概有了个底!娱乐圈的水不是那么好趟的!过往的视频毫无预警地流泻,连赫想必是被有心人算计、利用了!

    过气女星与娱乐帝皇…真是赚足了?头~-

    让他不检点!这下遭报应了吧!居然跟梅红在绿草丛生的地方打野战?!不要脸!不要脸!-

    读着报道,海音心里还不停地愤愤叫骂着。说不出为什么,看到他跟女人厮混在一起的照片,她心里还是很不舒服,即便明知道这些已经是过去式。

    阖上报纸,海音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仰望远处的蓝天,若有所思地抚-摸了下肚皮。

    为什么…为什么真正逃开了,她还是一样念念不忘的放不下?!难道他给她的伤害还不够吗?再爱又如何,他有放不下的牵挂,她有解不开的心结,为爱委屈的日子,她已经试过了,现在…虽然孤单了点,却也没有了伤害不是吗?

    爱情,之于她,或许,从来都只是个梦,现在梦醒了,也碎了——

    呆坐了片刻,起身,海音平静的眸底浮略过一丝淡淡的忧伤,迈着轻缓的步子,海音往屋内走去。

    ◇◆◇◆◇◆◇◆◇◆◇

    盛世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盯着电脑上的图片,连赫深沉的眉头越拧越紧,办公桌对面,莫黎黑着一张脸,还在不停叫骂着:

    "这个梅红,简直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私下接拍了我们对头公司的影视剧就算了!居然还在背后搞小动作!上映期间散播这种消息,这个该死的女人!真TM的有两下子,明明是她自己耍大牌不配合公司,现在居然弄得像是被你抛弃的可怜女人,博足了同情,宣传了新片,还搞臭了你!现在,照片传得这么疯,我们想拦都拦不住……"

    目光短暂的一顿,连赫缓缓转身,岑冷的薄唇轻轻抿了下,却始终没有吱声。

    "表哥,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你快成了A-片的主角了!你居然还雷打不动地坐得住?!你不知道,从一早,公司的门口就堵满了记者!仿佛我们召开记者会似的!我们在谈的生意都因为你的形象有所缓滞了!你倒是怎么想的?!坑个声啊!她这么一闹,不管有理无理,都变成我们无理了!弄得好像你跟旗下的女演员都有暧昧,公司里到处都是潜-规则一般……该死的!这种事,偏偏越描越黑,估计,现在,办公室的电话一定被打爆了……"

    莫黎怒不可遏,气得差点没跳脚了,连赫对这些倒不以为意,他只是在想,若是海音看到了这些事,会怎么想?!

    "这个梅红,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想用这种方法宣传复出博收视?!她就不怕得不偿失?!聪明人都知道这种事对女人的伤害绝对比男人大,这个蠢货,指不定被人利用了都不自知……."

    揉着眉心,莫黎恨得咬牙切齿,关切的目光却始终不敢自连赫身上抽离。

    自从海音的事后,他明显觉察出连赫的转变,平常遇到这种事,他早就全力去解决了,现在他说了半天了,他居然闷不吭声,一点反应都没有!他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能让他有点正常的…人的反应!

    "表哥?!"

    "何必那么生气?!娱乐圈里的事儿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除了当事人,谁又说得清楚?凭得不全是一张口、一支笔?!这些照片…我说是真的,就是真的,我说是假的,它也可能是假的……真真假假,有几个人能去辨别,靠得不就是人言可畏?!既然她这么想出风头,我们就给她机会!看看…鹿死谁手!"

    转着手中的签字笔,连赫云淡风轻地暗示着,说完,砰得一下折断了手中的签字笔。

    砰得一声,莫黎下意识地打了个战栗,不由得被他身上散发的阴鸷狠戾惊呆了。

    许久,他没有在他的身上看到这么冷冽决绝的表情,他的意思,他却听得一清二楚。

    "我知道怎么做了!我这就找人处理——"

    火气瞬间压下,莫黎随即站起了身子,想要安慰地说些什么,最后看了他一眼,却是无言地转身离去。

    ◇◆◇◆◇◆◇◆◇◆◇

    这一天,梅红跟连赫的照片疯狂传播,报纸杂志销量狂增,手机、电脑也一度垄断,沸沸扬扬地,顷刻传遍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连家人自然也不会不知。

    晚饭的时候,海音就明显觉得家里气氛不对,夹了一块松软的五花肉,扣了一半瘦瘦的,海音随即将另一半放入了大哥的碗中,娇俏地笑了笑:

    "哥,你看我对你多好……"

    "是,每次自己不吃的东西,就让大哥帮你解决…你这儿被宠坏的丫头啊!这么挑剔,不知道以后谁会这么纵容着你……."

    填入口中,秦海辰伸手怜爱地揉了揉身旁妹妹的头发,突然想起连赫,秦海辰脸上的笑意又瞬间冷却了下来。

    注意到哥哥情绪的转变,海音关切的开了口:

    "哥,你怎么好像不太高兴啊!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今晚…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啊!平常爹地妈咪跟大哥都是不住嘴的……"

    "呃,没事,吃饭,吃饭……"夹了一点菜放入碗中,秦妈妈心气还有些不顺。

    本来这些日子对连赫的表现他们看在眼里,也已经有所改观,可是看到今天的新闻,他们三人却都不免置气,毕竟女儿肚子里怀得是他的孩子,现在看到他这样乱七八糟的照片,说不闹心,绝对是骗人的!

    海音变成现在这样,秦爸爸秦妈妈心里自然疼痛不已,而秦海辰,更觉得妹妹有今天,自己要付上一半的责任。他了解海音的性子,也知道她的心思,观察了连赫一段时间,潜意识里,他还是有些想要撮合两人的,何况,连赫的情况,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他知道,他的迷茫失误,都只是一时被迷惑了双眼,他的确是个不错的男人!或许是惺惺相惜,或许是对强者的一种本能的敬重,对他,他还是私心偏向的!难得他在爹地妈咪面前替他说了不说好话,让两老也有所改观,没想到,这个关头,他居然出了这个纰漏,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虽说人不风流枉少年,可那照片、那言论,也确实太——

    吃过了晚餐,哄得海音上楼休息了,秦妈妈才拉着儿子老公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怒气腾腾的声讨了起来:

    "以后他再送东西来,我让门卫直接扔回他身上!这连赫,也真是的,还以为他对海音是真心的,没想到…他居然近水楼台,跟手下的女星……还始乱终弃!我坚决不赞成再撮合他跟海音…"

    "妈咪,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我们不该翻旧账吧!再说音音现在怀着他的孩子,即便有再好的男人出现,你觉得音音会那么容易接受吗?就算她能接受,也一定会以孩子为第一考虑,以后的路,怕是也不那么好走,音音的爱情婚姻,走得已经很艰难了,我看得出来,她心里其实还是有连赫的,否则,不会一知道孩子还在,就瞬间活了过来,我在想,如果这个孩子真得流掉了…音音怕是也……其实,现在,连赫又何尝不痛苦?他要是不在乎海音,就不会明明过门不入,还天天亲自来了……"

    "可是他这个样子,我怎么放心把音音再交给她?!乱搞男女-关系,天天扎在女人堆里…难保他不会禁不住you惑,总之,连赫,不行!"

    "…"

    气头上,秦妈妈越想越生气,连一旁秦海辰直给她摆手、使眼色都没注意到。

    听到家人的谈话,海音的心微微颤了一下,随即缓缓走了上来:红了儿已候。

    "原来你们不开心…是因为报纸上的…照片啊……"

    "音音?你…你怎么下来了?你都看到了?!"

    没想到以往从不下楼早早睡下的女儿突然出现在身后,秦妈妈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脸色也有些担忧的尴尬。

    "妈咪…你们不用瞒着我…这种八卦头条,闹得沸沸扬扬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们已经分开了,他怎么样…都与我们无关了……"

    "音音……"

    拉着海音坐到了一旁,深思熟虑了一晚上,秦妈妈还是认真地开了口:

    "音音啊,你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妈咪想你多为自己考虑一下,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以后怕是不好嫁啊,你还年轻,还不到三十,还有大把的青春啊,你要是再遇到喜欢的人可怎么办?!音音,如果你真得决定放开他,跟他断得一干二净,这个孩子,不如……"

    "不!我要这个孩子!谁也不能伤害我的宝宝!妈咪!我已经不要过一次了,我不能再不要他,这也是我的骨肉!爱情,已经让我心力交瘁,今生,我已经不奢望了!我有工作,我可以养育我的孩子,我不想再结婚,也不想再交男朋友……妈咪,不要逼我,让我自己决定好吗?"

    拽着妈咪的手,海音急了,她知道妈咪是为了她好,可是现在,她心神俱伤,根本无心情事,心里只有肚中的一块肉。

    "音音,你个傻孩子,妈咪是心疼你啊……"。

    拍着女儿的手,秦妈妈也禁不住红了眼眶,她这样,他们做父母的是最心痛的啊!

    "妈咪,再给音音点时间吧……"

    这个时候就让她移情别恋,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伤口要愈合,也是需要时间的!起身,秦海辰走到海音身边,想要开解下她:

    "音音,其实…连赫没有你想得那么不近人情…站在他的立场,他若是能对救命恩人都不管不顾,你敢相信他日后会对你不离不弃吗?其实,他也是受害者,是纪曼馨——"

    刚想说,连赫是被纪曼馨姐妹给骗了,痛失一切,他才是最无奈、可恨却也可怜之人。秦海辰的话还没说完,海音却动气地大声截过了话:

    "哥,不要再说了!他的事儿,我不想听!一点都不想听——"

    一听到连赫的名字,海音及控制不住地心浮气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肚中有了他的孩子的缘故,这一次,虽然离开了他,也想要放下他,海音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矛盾而彷徨,就像是现在,连听到他的名字,她都忍不住想发火的感觉。

    明显感觉到海音情绪的反应,秦海辰就知道,连赫根本就是她过不去的心关,否则,平常冷静到对世事都不从过问的她,怎么会对他的事了如指掌,对他的名字反应都这般过激?拧着眉头,秦海辰的目光不自觉地转向了爹地、妈咪,心底却也不由地浮起一丝担忧:

    而今的连赫备受打击,以他现在的心灰意冷,心力交瘁,身边又是各色美女如云,you惑丛生,真得难保不会有人趁虚而入,进入他的心!经历了这么多,谁知道他会不会也跟海音一样,明明心里爱得要死,却因为害怕受伤而选择拒绝?!要真走到那一步,他的妹妹这辈子是彻彻底底的完了,连赫,不知道最后会是会是跟海音一样的常伴青灯,还是冷血冷情的恣意花丛?!毕竟,他是连氏的独子,男女终归有别啊!

    越想,秦海辰越是忧心。也只有他清清楚楚地明白,这对,是深爱的…苦命鸳鸯!

    "音音,别激动!爹地妈咪不会逼你的,只要你高兴,我们一定都支持你!爹地跟妈咪都很喜欢小孩子的!都是你哥不争气,现在还没个着落,你的孩子,也是我们的外孙外孙女,我们一定也会很疼爱的……"

    见海音小手护在肚子上,眼底跳动着焦虑不安,秦爸爸随即开口安抚道。看来,她真得很紧张肚中的孩子啊!

    "嗯,是啊,只要你高兴,好好的,妈咪也就高兴了……"

    并不知道连赫曾经偷偷打掉孩子的过去,所以秦爸爸跟秦妈妈都不能理解海音眼底的谨慎不安,却也极力安抚着。

    安抚了一番,秦海辰才拉着海音送她回房。

    这天,因为爹地妈咪的一句话,海音却辗转反侧,一度未能成眠。

    ◇◆◇◆◇◆◇◆◇◆◇

    第二天一早,海音便留了一封家书,拎着小包就出了门。

    待秦家人发现的时候,海音早已不见踪影,手机打不通,突然间,她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消失得无影无踪。

    握着书信,秦妈妈却红了眼眶:

    "这傻孩子,怎么回事?什么叫想一个人好好静静,让我们不要找她,不用担心?!她还怀着孕呢,我们怎么能不担心啊!她会去哪儿啊?!怎么说走就走…"

    "妈咪,你别担心,海音也不是小孩子了,而且她一向很自立。她那么爱孩子,不会自寻短见的!"

    望着屋内整齐未动的一切,秦海辰总觉得她总得太匆忙,甚至衣服行李都没带,灵光一闪,秦海辰突然想到了什么。

    "都是连赫那个混蛋,把我们音音害成这样,出去乱搞还弄得人尽皆知……"

    心疼宝贝女儿,秦妈妈破口大骂了起来。秦爸爸望了爱子一眼,也是跟着干着急,想不出一大早她能去了哪儿。

    "妈咪,应该跟连赫……"

    刚想替连赫开脱,却见管家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了上来:

    "夫人,连先生又送了一堆补品过来,要怎么处理?"

    "他还敢来?"

    转身,秦妈妈一把夺过东西,往门外冲去。

    "哎,妈咪——"

    身后,秦海辰跟秦爸爸一路小跑追了上去。

    门口处,连赫遥望着里面的高楼,想象着美丽的佳人,痴望了许久,才恋恋不舍地缓缓转过身子,每天他最少来一次,做梦都希望能看她一眼,哪怕是远远的,可是仿佛已经过了一个世纪之久,他从来没有遇到到她,从来没有…连背影,他都没有遇到一个。

    离开了他,她一定过得很开心吧,可是他……每天最幸福的时刻,居然都是站在这里。

    轻闭了下眼眸,连赫沉痛地唤了口气。

    突然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睁开眸子,连赫按下了接听键:

    "嗯,我记得开会…马上就过去……"

    挂断了电话,连赫刚想抬脚,背后突然传来铁门开启的声响,本能地连赫倏地转过了身子,还没看清来人,一包东西就愤愤地砸到了他的身上:

    "你还有脸来?!我们家不缺你这点东西!把我们音音害成这样,你还来干什么?!嫌我们家音音不够惨,是不是?!亏我们音音还那么护着肚子里的那块肉,你居然还在外面乱搞,闹得满城风雨,害我们音音难受,现在好了,我们音音走了,你开心了,开心了!"

    叫骂着,秦妈妈伸手就往连赫身上招呼而去。

    被砸的头晕目眩,耳边嗡嗡作响,连赫半天没回过神来:她这话,什么意思啊?!

    "妈咪,你别这样……你别这样…我帮你教训他,有话我跟他说……"

    拉开宝贝妈咪推进爹地怀中,秦海辰挡在了两人中间,给爹地使了个眼色,生怕两人闹得不可开交了,以后不好收场。

    抬眸,审视地瞪了连赫一眼,秦爸爸没说什么,拉着老伴安抚着先进了屋。

    "伯母这话…什么意思?音音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听得稀里糊涂的,回过神来,连赫一把抓住了秦海辰的胳膊,眼底满是紧张。

    "她走了——"

    脸色丕变,连赫霎时慌了:"音音走了?!她去哪儿了?!她去哪儿了?!她为什么要走?!"

    他已经控制着不去打扰她了,她为什么还要离开?难道他只是远远地看着她、感受一下她的存在都不可以吗?她究竟是有多么的恨他?!

    "我要是知道,我还会站在这里吗?!枉费我替你说了那么多好话,爹地妈咪也刚刚对你有所改观,你看你做得什么事啊!一堆风流乱账!海音…许是看了报道,伤心躲起来了!"

    见连赫一样的紧张,秦海辰没有实话实说,试图暗示他明白,海音离开是为他,虽然不是因为报纸,可也是为了孩子,说到底,他还是罪魁祸首。

    脸色一阵乍青乍白,连赫颓废的收回了手:

    "那不是真的……我跟梅红的事儿,她该知道的,早就已经过去了!"

    嘟囔着,连赫的心陡然又沉了几分,下意识地却也愤愤地攥了攥拳头,为什么他们之间,连有着距离,都无法平平静静的?!

    "连赫,我妹妹跟你一样,生来就得天独厚,所以,她对爱情一直充满渴望,也一直追求她想要的真爱!他跟你身边那些女人不一样,她要的是你的爱,不是你对她事业的帮助,或是你能给她的金钱的虚荣,就算她再爱你,也不会为了你的爱…委曲求全的!她受过伤,你也是,你们应该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如果你对她是真心的,如果你还想要跟她在一起,我劝你在追她之前先把身边的莺莺燕燕清理得干干净净,连绯闻最好也别有,那样,你或许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否则,你现在就收手,离她远远的,永远不要再来打扰她,也不要在出现在她的生活范围内!"

    心猛地一颤,连赫突然又有种复活的感觉,感激地望了秦海辰一眼,朝他伸出了手:

    "谢谢!今生今世,我死都不会再辜负她!秦海辰,对不起,过去,我误会你了…"

    今天六千字更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