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豪门惊梦3 醉卧总裁怀 > 第 144 章

    以后就能互不相欠了

    视频如火如荼地传开,越传越烈。

    网络环境也好,八卦娱乐也罢,一个流言的消失必然是因为另一个流言又起。这则视频就说明了问题,一时间大家的目光全都被转移,纷纷口伐笔诛视频中女子的不检点行径,而原本被网友们褒贬不一的年柏彦也成了众口一词的好男人。

    有网友查出了视频中女子的身份,是个心理医生,同时担任精石集团心理顾问。

    于是,除了待在家里素叶哪都不敢去,纵使外出吃饭也戴帽戴镜,一时间有了明星躲避狗仔队的待遇。但也有人出面质疑了此女身份,两方水军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大战。

    坐在车子里,素叶接到了年柏彦的电话,还没等他开口她便轻声说了句,“机票我已经退了,我不会去乌尤尼。”频越移荼言。

    话毕便掐断了通话,任由年柏彦再一遍遍地拨打她的手机也不接。

    正在开车的丁司承见状后干脆一打方向盘,避开摄像头将车子缓缓停在了路边。素叶始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回神,直到丁司承叫了她的名字才发现停车了,环顾了下四周,目光由迷离到清晰,轻声叹道,“还没到家呢。”

    “我知道。”丁司承干脆熄了火,侧身看着她,“一晚上了,你就不能跟我说点什么吗?你知道要要担心你,我也很担心你,但这么多天了你什么都不对我们说,知不知道我们也会跟着着急上火?”出了事后,丁司承一直很想单独来找素叶,奈何她一直避而不见。而这次的视频事件直接落在她脑袋上,所有的媒体压力全都集中在她身上,虽说一个被外界誉为“最不知廉耻送上门的小三”角色的确不值得网友们进行人肉搜索,但毕竟是对她的名声有损,看到这些,就算再沉得住气的人也会按捺不住,更何况在丁司承的心里,始终保留着对素叶的爱恋。

    他便相约了她一同用餐。

    晚餐进行得很顺利,素叶不像是被媒体折磨不成人形的样子,一样胃口大开,一样谈笑风生。她说了很多事,跟他回忆在国外治疗个案的趣事,跟他说在学校任职时的事,跟他抱怨他的父亲丁教授是多么多么的鸡贼,又跟他感叹其实何明和方倍蕾也不是那么不好相处,不过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她说了她的同事、她的朋友,但唯独没说她自己。

    如此一来才令丁司承着了急。

    素叶轻轻笑着,眼底的光亦如星辰般闪耀,“司承,吃晚饭的时候我对你说的还不多啊?我的嗓子都快哑了。”

    丁司承知道她有心搪塞,干脆肃了神情,“好,你不说那我就直接问,你跟年柏彦到底有没有关系?”

    “有。”素叶回答,“你也清楚我们的关系,他是我姐夫,我是他小姨子。”

    “你明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丁司承皱紧眉头。

    素叶偏头看着他的脸,看他皱眉的样子,看着看着脑海中竟不期然地窜过年柏彦冲着她皱眉严肃的模样,心中恸了下,这才真正明白,原来自己曾经的那份暗恋已经悄无声息地遗失了,所以在面对丁司承的时候她才能如此坦然而不紧张,是这样吗?

    “司承,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丁司承紧皱的眉这才微微松开。

    “但年柏彦似乎不这么认为,你刚刚提到的乌尤尼——”

    “一切都过去了,该结束了。”素叶轻声打断了他的话,敛下睫,深吸了一口气再缓慢吐出。

    丁司承还要说什么,素叶又道,“司承,你和要要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希望你们两个能够开开心心的。”

    丁司承目光怔住……

    素叶转头看着他,又在轻轻地笑,“你和要要一定要幸福啊。”

    “小叶。”丁司承欲言又止,“你……真的认为我能给要要带来幸福?”他很想告诉她,其实他是爱上她了,但他清楚知道,哪怕是跟林要要分了手,素叶也不可能接受他的爱。

    之前他还是那么信誓旦旦地认为,素叶是对他有好感的,但现在他开始迟疑了,因为他清楚看到,当她接年柏彦电话时眼神有多么寂寥,他在担心……

    担心的是,素叶会爱上那个男人。

    素叶闻言他的话后却用力点头,认真地看着他,“你一定要给要要幸福,司承,如果你做不到,或是日后辜负了要要,我会痛恨你,真的。”

    丁司承的心口一凉,如万箭穿心后喷洒在冷冰中的血糊在了胸口上。

    ————————华丽丽分割线————————

    从丁司承的车子里下来后,素叶看了一眼夜空,身体还在,心却如同走失在天亮前的城市一样,只能与月同行。

    丁司承看着她孤寂的背影,心中扯疼了一下,开口叫住了她。她顿步,他上前忍不住将她搂在怀中,这一瞬她的脊梁僵硬了下。

    “小叶,你要知道我始终是关心你的。”他在她耳畔轻轻落下。

    她笑了,眼却湿了,“谢谢你。”话毕便进了单元楼,丁司承的身影被夜雾渐渐笼罩模糊。

    电梯里很安静,最后只有“叮”地清脆的金属声。素叶出了电梯,整条楼道也都是安静的,只有她高跟鞋轻轻触碰大理石的声响,一下下地传达着孤寂和忧伤。

    可走廊尽头,抵近落地窗处有微弱的光若隐若现,月光洒落了进来,勾勒出男人高大修长的身影。素叶一愣,紧跟着头顶的感应灯亮了,映清了男人的脸。

    是年柏彦。

    他倚靠在走廊尽头的窗子前,手里夹着烟,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那目光,严苛得骇人。

    素叶的心不由得窜了一下,眼睛扫过窗子的位置,从他那个位置正好可以看清楼下的一切。暗自攥了手指又松开,手心的痛已不再。

    痛,却已留在了心里。

    “你怎么来了?”她尽量让语气变得平稳,虽说在这样一个寂寥的夜,他的出现令她心慌。

    开了门,年柏彦也跟着进来,关门时低沉的嗓音并落,“为什么不接电话?”

    素叶顿步,回头看了他一眼,微弱的灯光下,如此近距离的打量中她才发现他的眼是憔悴的,周围布满血丝,他许是又没休息好。

    “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所以没必要接电话。”敛目,她走向沙发,将手里的包往沙发上一扔,还没等坐下,男人却大踏步上前一把扯过她的胳膊。

    “叶叶!”年柏彦的目光极为严肃,“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只知道你抓疼了我。”她抬眼,神情淡漠。

    年柏彦眉头一蹙,手却松开了。她坐在了沙发上,边收拾茶几边淡淡又落一句,“感谢你的好意,只是我不会去了。已经很晚了你走吧,我要休息。”

    年柏彦看了她良久,肃眸微眯,非但没走,反而双手直接搭在沙发背上,居高临下看着她,“我说过,你以后做什么事之前都要跟我商量,为什么不听?为什么擅自把视频放在网上?我年柏彦还没沦落到让女人出卖尊严来保护自己的地步!”

    素叶抬眼看着他,她就知道他是聪明的,这点小伎俩怎么会瞒得过他?

    年柏彦低喝完这句话后有些后悔了,因为她的脸色看上去如此苍白,目光看上去那么柔和,扯得他的心都在叫嚣着疼,低叹了一口气于她身边坐下,将她搂入怀中低喃,“叶叶,听我的话什么都不要做好不好?你放上去的消息我会想办法处理,我不能也不允许你为了帮我践踏自己。”

    他的气息依旧甘冽好闻,好闻到足可以令人落泪。

    素叶想哭了,却又怕哭泣时引起的哽咽少闻了他的气息,就这样静静地窝在年柏彦的怀里几秒钟,在这几秒里,她深深记住了在他怀里的感觉。

    所以,很快她便将他推开了。

    起身,“你走吧,还有,过两天我会向你提交辞职信。”

    年柏彦先是微怔,紧跟着目光一肃,冲着她的背影喝了句,“站住。”

    她顿步。

    “你刚刚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他的语气不悦,起身冲着她走过来。

    素叶顶住了迎面而来的不悦,轻轻扬唇,“年柏彦,你不会天真地以为我这么做是为了帮你吧?”

    话说间年柏彦已走到了她的面前,阒黑的眸底隐隐翻腾着暗涌。

    “我知道你喜欢我,这点我早就清楚。”素叶淡淡笑着,“我更知道你始终在等着我的回答,对我的心思也一猜再猜,对我的行为也一纵再纵。你是聪明的,所以一早就知道我有心接近你的目的,所以你一直在耐心地等,希望有一天我能放下仇恨,放下怨怼来完全接纳你。”

    “关于这点,我从来未隐藏。”年柏彦低头看着她,冰凉的语气落于她的鼻骨。

    “你是个有自制力的男人,所以我才敢大胆地毫无拘束地来骗你的心。”素叶用力地笑着,搭在腿侧的手指却僵直地挺着,“就是明白你在没等到我明确心意之前不会碰我,我才会无所顾忌。”

    “你想说什么?”年柏彦的脸已经沉了下来。

    素叶转身,自顾自地倒了杯水,背对着他,“将视频放上网不是我要帮你,而是帮我自己。说实话我也觉得对你很过分,所以才造成今天不可逆的局势,我不想对你愧疚,也不想欠了你什么,如果这段视频能令你回到从前平静的日子,那么也算是平了我对你的内疚。你我之间,以后就互不相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