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嫡女重生之一赌倾城 > 第 158 章

    第三十七章 为鬼为魅情难了

    慕容瑾颤抖着,身下流出鲜血。忽然那大门被猛地踹开!慕容漆抬头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儿子——司徒弈棋!

    慕容漆脸色变了又变,终于是笑了笑道:“小乖乖,你怎么来了?”

    司徒弈棋一脸迷茫,可是看到慕容瑾身下一滩血之后,猛地哭了出来!“娘,娘……我疼……”

    慕容漆心里一慌,就是跑过去抱住他,抚摸他哄着他:“弈棋乖啊,娘在这里啊……弈棋我们一起……”

    她话还没说完,就忽然没了声音,她只看见怀里的男孩子侧着头诡异地笑着,血红色的眼睛里似乎有血液在转动!然后,慕容漆低下头,只看见自己的胸口有一只小小的藏刀……那是司徒远准备送给儿子的礼物……竟然被插在了自己的胸口!

    “弈棋……你……”她喘着粗气,惊慌不已,像是溺水的人!被人刺中胸膛已经是让她大脑停止运转,而那个人还是她的儿子啊,亲生儿子啊!

    小男孩摇摇头笑道:“真不乖,我是在喊我娘,不是在喊你。”

    小男孩手里的刀猛地扎得更深了,他残忍的旋转着刀柄,那血肉模糊的样子就是慕容家趴在地上都忍不住涂了出啦!

    “你不乖,就要受到惩罚哦……”小男孩,拔出了血淋淋的刀刃,从她的衣领随意擦擦,轻轻踩住她的头发。

    慕容家一脸吃惊地看着小男孩,苍白着脸问道:“你是什么人?”

    虚体的司徒远只看见小男孩那血红色的眼睛里流下眼泪,然后那鲜血染红了他的七窍,七窍都在流血,可是他笑了,笑得很可爱又很腼腆,露出两个小小的犬牙。

    “娘……娘怎么不认得我呢?我是娘的乖宝宝啊……”小男孩走过去,趴在地上,把头埋在她的肚子上,伸手抚摸着那一滩血,脸色痛苦地轻轻呢喃道:“娘,我好疼,娘,为什么我连活着的机会都没有呢?娘……可是我不怪娘,娘对我那么好,是这个女人,是她毁了这一切!”

    小男孩又一次高高举起那把尖锐的小藏刀,阴测测走过去,挑眉笑了,白希的小脸蛋上洋溢着光芒:“坏女人,你不是说我长得像姨姨吗?你怎么会知道……我就是姨姨的孩子啊,只是……可惜,我终究是来晚了,我还是要走了……”

    小男孩猛地高举那把刀就要扎进慕容漆的心脏,慕容漆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恨不得有人告诉自己这是在做梦!

    “如果……那个油走的人杀死了本不应死的人……等待他的就是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碧玺幽幽的声音回荡在空中,慕容瑾猛地跳下去,就是推开大门,风,冷冷的风吹进房间里。小男孩却是笑着不管不顾只是看着将要死去的慕容漆,笑得欢欣极了!

    “你……没有死……真好……”

    小男孩的刀猛地停住了,他颤抖着抬起头,就看见在站在光中的女人,她的浅紫色衣裙在风中飞扬,绫罗腰带露出修长的腰身,身上御寒的大红色华裳,乌黑若墨的长发飞舞。

    那……是他的娘啊……

    “娘……”小男孩带着哭腔猛地撞过去,就要抱住她,可是慕容漆却是猛地坐起来紧紧搂住小男孩,疯狂到:“弈棋,我才是你娘,你对着那院子发什么疯?”

    谁知到小男孩傻愣愣地看着她,慕容漆这才觉得疼,疼得昏天暗地!

    她低头一看,脑海中眩晕起来,原来那把刀插进了她的心脏……

    慕容瑾嘶吼一声:“不……”

    就看见那白白净净的小男孩伸出肉肉的小手,嫩嫩地软着嗓子喊道:“娘……”他的脸上留下两行泪水,身体在风中一点一点消散了……容流茫抖头……

    他走过来,忽然笑了,笑得很腼腆很温柔,他很认真的说:“娘,我要走了……你放心我会求阎王保佑你的。”

    慕容瑾忽然就是哭了出来。

    “娘,不要哭,我会托梦给你的,专门托好梦!娘,你到时候不要怕呀……”

    碧玺默默走了过来,他低下头看了眼慢慢变得透明的小男孩,“去吧……安息吧。”

    小男孩抬起头,露出一个阳光的笑脸:“我娘……就拜托你了,暗皇……”

    碧玺皱皱眉头,小男孩低头道:“圣山上的人……想对你不轨……你好自为之。”他消失前的最后一秒,那饱含深意的眼神让碧玺的双手猛地收紧。

    来了吗?圣山……

    慕容瑾闭紧了双眼,泪水流下来。她想要冲过去,被碧玺紧紧抱住,碧玺小声的安慰她:“不要难过过了,你相信应该高兴才是,他可以去投胎了,可以再世为人了……”

    慕容瑾猩红着一双眼睛,猛地推开碧玺,吼道:“才不是!你骗人!是你亲口和我说的,他会魂飞魄散,魂飞魄散你懂不懂?就是什么都没有了……他再也再也不能……回来了……”

    她颓然跌倒在地。就在此刻,司徒远一步步走了过来,站在她面前,低头看她,碧玺侧身当着他的视线。

    司徒远苦涩地开口问道:“阿瑾,你……不要难过……”

    慕容瑾却是忽然抬头,一双眼睛盯着他,冷哼一声道:“将军,让我不要难过,将军知不知道那永世不得超生的人是谁?那是我的儿子啊……我盼了那么久的孩子……我原来以为,永远也见不到他了,没想到我还有这样的福气可以亲眼看看我的孩子……”

    司徒远从没有听过她如此冰冷入骨的口吻,他的话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我,我不知道……你……”

    慕容瑾站起来,走到一旁已然是死去的慕容漆身边,踢了她了无生机的身体一脚:“司徒远,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司徒远急急问道。

    “知道我原来想要的是你们两个人的命……”

    可是她的声音太小了。司徒远往前走一步,只隐隐约约听见“知道我原来想要……”

    他赶忙开口:“阿瑾,我知道你想要我陪着你的,阿瑾我发誓我再也不离开你了!好不好……”

    慕容瑾站起来,挥了挥袖子,冷笑一声,转头对碧玺道:“走吧……”

    司徒远伸出手,竟然一脸惊骇地发现自己被困在慕容漆的尸体身边,动弹不得!而慕容瑾被暗皇搂在怀里,低着头脸色阴沉。

    “慕容瑾,你是什么意思?你怎么被被他抱着呢?他是这世上最,是他强行把你从我身边掳走的啊!”司徒远像是被人活活塞下一坨狗屎一样,脸色难看至极!

    更尴尬的是,慕容瑾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埋着头在碧玺的怀里,一言不发。碧玺冷哼一声,随手撕裂空间,就是带着这小女人跨进了那再一次出现的五彩光芒中!

    司徒远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被那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带走,她甚至都没有回头一眼!

    “慕容瑾!你站住!”响彻云霄的一声嘶吼让整个琅琊都在震动!

    就在此刻,一脸狼狈的宋远征忽然出现,他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将军,快随我走!这个空间要塌陷了……”

    司徒远愣了一下,被宋远征抓住,就是冲着他来时候的那被撕裂的空间跑过去!

    “那其他人呢?”司徒远忽然开口。

    “都在等着将军呢!”宋远征带着司徒远进入那光芒之中的一刹那,遥远的圣山上,那冰蓝色眸子的男人握紧了自己的权杖,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

    “好戏要开始了……碧玺,阿瑾……你们准备好了吗?”

    再说,那一日碧玺带着慕容瑾跨进回到原本空间的光芒之中,天色晴好,无雨无风,可是慕容瑾却是哭得天崩地裂,直到面前的碧玺陪着她哭起来,她才是抽抽搭搭问道:“你……你哭什么?”

    碧玺不理她,只是继续哭。

    慕容瑾又是哭了一阵子,可是她暗自好奇地看看碧玺。“你怎么哭得比我还要伤心?”

    碧玺抬起一双红肿肿的兔子眼,又是哭了出来:“阿瑾,你为了那个男人的孩子凶我,还不给我哭吗?”

    ……

    碧玺,真是懂得何为以暴制暴啊……慕容瑾脑海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就在此刻,两人忽然发现有些不对,自己这是在帝伏都?那白胡子老校长一步步走过来,他的表情带着几分严肃,碧玺心下一动,这老东西不会也是圣山派下来的吧?

    他微微心神一动,就是化作那一只小小的白色猫咪,用尾巴缠在慕容瑾的手上,蹭着她的手撒娇。

    慕容瑾一脸诧异,泪痕还没有干,就看见老校长走到自己面前,正色道:“是你啊……不该啊,他呢?他怎么不在这里?”

    慕容瑾也是心思极为细腻的,她抬起头,核桃一样肿着的眼睛瞪大了看他,“校长?你怎么在这里?你说的他是谁?这里还有谁?”她一脸小心翼翼地环视四周,缩了缩身子。

    校长这才挠挠脑袋,笑道:“没什么……没什么……丫头啊,你怎么在这里?怎么还不去舆殿?”

    “舆殿?”

    “你不知道舆殿?”校长真正诧异起来了!

    慕容瑾眨眨眼睛,“那什么东东,可以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