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农门桃花香 > 546

    第五百四十章大结局(三)

    “等会儿哥哥给你杀去,这会儿可莫说话了,叫老板娘发现了,就麻烦了!”香草往外看了一眼,抄手笑问道:“哎,蒙虚怀(小布谷),你又干了啥事怕叫你们家老板娘给发现了?躲这儿来能稳当吗?只当你们家老板娘不会找这儿来呢?”

    “大姨娘和外婆都不会出卖我的,对不对?”许氏笑了:“躲个娘,这还拉上人情干系了?五岁小屁娃儿还懂这些?外婆问你,你又惹了啥事啊?说出来,外婆跟你娘求个情儿,也就过去了。”

    “外婆,您不懂,”蒙虚怀抱着小百灵坐在自己膝盖上说道,“老板娘不讲理的时候很不讲理,我爹说的。”

    香辛和许氏都笑了起来。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蒙虚怀条件反射地抱着小百灵起身就要跑,这人笑呵呵地说道:“小少爷,不用跑了,少奶奶有事回去了,不打算追您了。”

    “原来是宝儿叔啊,”蒙虚怀吓了一身冷汗出来,“真的吗?我娘回蒙香楼去了?”

    “嗯,成都来人了,有事找她呢,就回去了,”宝儿看着他饶有兴致地问道,“我说小少爷,您这是打算带着小姐一起跑啊?弄个兄妹亡命天涯啥的?我看您还消停点吧,横竖少奶奶这火儿也发不到您头上。只是您往后可真得下手轻点了。”

    许氏忙问道:“咋了?小布谷还打人了?”宝儿笑道:“少爷前些天心情好教了他两招,今天他说要跟良坤家的大葫芦比划不比划,谁晓得,他找错人了,找了人家家里的小葫芦。那小葫芦向来就斯斯文文的,哪儿像大葫芦那么好动。结果,我们这小祖宗两拳把人家给打出鼻血来了。少奶奶真发火了,连带着把少爷骂了一顿,正到处寻他呢!”

    蒙虚怀委屈道:“谁叫他两兄弟长那么像的?我以为是大葫芦嘛,谁晓得是小葫芦。”

    “哎哟,还委屈上了?”许氏笑道,“你把人家给揍了,躲我这儿来,行吗?乖乖地,回去给人家小葫芦赔个不是。”

    蒙虚怀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对怀里抱着的小百灵说:“我们不回去,好不?让老板娘着急去!”小百灵咯咯咯笑道:“不回去,我们不回去,吃鸡。”

    宝儿道:“我看您还是莫挣扎了,少奶奶说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您自己回去还好说,要给她抓回去,那就不好说了。没准您爹,我少爷说话都不管用了。我少爷让我给您带个话,乖乖回去,认个错不就完了吗?”

    “你躲这儿也是白搭,”许氏接过小百灵说道,“赶紧的,吃完饭带着你妹妹回去,兴许你娘就消气儿了。”她又对宝儿说道:“跟香草说,布谷在我这儿呢,叫她放心吧,一会儿我给她送过去。才多大点事啊,劳烦她大老板娘亲自来抓人吗?用不着,你先回去吧!”

    宝儿点点头笑着往外走去,在院子里看见听雨便问道:“你啥时候上这边来了?你也不在家歇着?”听雨抱怨道:“叫我一个人歇着,我能歇得住吗?上这儿来还热闹些呢!我搁这边吃了饭玩会儿再回去。”

    “那你得当心点,可莫叫这几个小少爷小小姐撞了你的肚子,那里头可有我儿子呢!”宝儿笑道。

    听雨害羞地笑了笑说道:“赶紧去跟少奶奶回话吧!我玩会儿就回来,伤不了你儿子的,伤了我赔,总行了吧?”“可莫说那不吉利的话,我先走了!”宝儿看了听雨肚子一眼,就出了月圆居。

    刚走出客栈大门,宝儿就撞上了个四岁左右的孩子。他拦下来低头笑问道:“上哪儿去啊,小韩少爷?”

    “找蒙虚怀去!宝儿叔,你让开!”

    “找我家小少爷干啥啊?都午时了,不回家吃饭,你那郡主娘不得收拾您吗?”。

    “她没空,去蒙表叔家了。”这孩子说完从宝儿咯吱窝下面钻了过去,往里跑了。

    宝儿回头看了他背影一眼,摇头笑道:“这才多久呢?一个个都能跑能跳了,我儿子也快了,嘿嘿……”回了蒙香楼里,宝儿一进门就看见了亭荷,十分吃惊。亭荷正跟雨竹在那儿说笑,见了宝儿,便忍不住笑道:“哟,这是宝儿爷吗?这才两三年不见,瞧着,不太像了呢?”

    “亭荷姐,你咋来了?”宝儿打趣道,“不对,现下不该这样称呼你了吧?该改口要啥夫人来着?还得行个礼儿吧?”

    “啥夫人都不是了,”亭荷指了指楼上说道,“小声点,楼上在说话呢!”

    “咋了?你家罗杉辞官了?”

    “算是吧。”

    “他舍得?”

    “主子都辞了,他做属下的还不辞吗?”

    宝儿惊讶地问道:“这当皇帝还能辞?”

    二楼上,罗杉递给蒙时的那封信已经被蒙时重头到尾的看了两遍。

    韩铭念在对面着急地问道:“哥,到底写什么了?得让你这个一目十行的人看这么久?”

    “这小子,”蒙时一边把信递给韩铭念一边笑道,“还真有点无耻呢!”

    “无耻?什么意思?”

    “他退位让贤了,把皇位传给了铭坤,你现下是皇叔。”

    “啊?”韩铭念,千合以及香草都大吃了一惊。

    “他说要退隐江湖了,呵,退就退呗,临走前倒把我姐给带走了,你说他无耻不无耻?”

    “他……他把思宁表姐带走了?”千合睁大了眼睛问道。

    “上面写着呢,”蒙时转头问香草,“你说我要不要发个寻人启事啥的?这也太没谱儿了吧?这算私奔啊?他对私奔有瘾啊?我姐能这么久跟着他跑了吗?”

    “那你还咋的?”香草笑道,“你抓回来也生米煮成熟饭了,等着过年多备两个红封子吧!没准下回再见着你,就该一大群娃儿叫你小舅舅了!”

    韩铭念一边看信一边咯咯笑道:“这倒是缘分呐!唐贤竹没能娶着小姑姑,唐贤竹的养子倒是拐跑了小姑姑的女儿,你们说这是不是缘分?我说哥——”他把信塞回到蒙时手里道,“这姐夫你就认了吧,横竖一点都不吃亏了,前皇帝做你姐夫,你脸面上光鲜着呢!”

    “嗯,”蒙时点点头笑道,“你脸面也光鲜,前皇帝还是了你表姐夫呢!”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蒙时抬头问罗杉:“你现下和亭荷有啥打算?”

    和烦草只。“我们已经在城里安顿下来了,与镇上来往也方便。少爷说了,过段日子他会回来找我们的。”

    “有脸回来?行,他有胆儿回来,我非叫他给我姐补回亲不可!”

    “补啥亲啊?”韩铭念笑道,“横竖得给我们这些小舅子,小表舅子把红封子补齐了才算是吧!思宁表姐那么好娶吗?候着吧,等那小子回来,可不得一齐收拾收拾他!”

    聊了一会儿后,千合和韩铭念回去了,罗杉也下楼找亭荷去了。蒙时把信折好了放回了信封里,正要起身走时,香草叫住了他问道:“蒙少爷,就打算这么装无辜走了吗?”蒙时转身回来坐下,笑道:“你不都已经骂过了吗?等布谷回来,领着他上良坤家,跟二葫芦认个错不就完了吗?”

    “我跟你说过吧,”香草戳着蒙时肩头说道,“叮嘱过你吧,千万莫这么早教布谷招式,你倒好,憋不住你那点花花功夫,迫不及待地教了他,想让他成超人还是战神啊?”

    “没那么严重,”蒙时忙哄着她道,“那男娃本来就皮多了。你瞧瞧往常小鹿和良杰,还不是漫山遍野地跑,像俩野猴子似的,可现下呢,一个做了琼邀馆的大厨了,一个做了姨夫的二掌柜了,不照样出息吗?布谷跟他们也差不离儿的,你总担心那么多干啥呢?不摔跟头能晓得啥是疼吗?摔几次都利索了。”

    “可现下不是他摔跟斗,是他在外面冲老大呢!你没瞧见,一从学馆下学,那一群小家伙就跟他混一块儿,良坤家的大小葫芦,韩铭念家的韩天棋,再有司璇那小子香橙,卢兴家的卢笙,汪嫂子家那麻宣儿……”

    “莫数了,莫数了”蒙时忙捏着她的手点头笑道,“横竖这镇上也就这么几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能不玩到一块儿去吗?你真没必要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他往后不能靠着你一辈子的。我娘小时候就没咋管我,我不照样活得好好的,娶了个漂亮媳妇儿,开了间八星级客栈,还有一对儿女吗?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要忧心,那是忧不完的。只要他们好好长大,不敢违反律例,不干缺德败行的事,孝顺父母,你就该谢祖宗保佑了。”

    “我一句话倒顶了你这么多句出来,就晓得护着你儿子是吧?”

    “我也是替你想啊,少忧心,你不也开心点吗?布谷才刚满了五岁,百灵也才两岁多,你说吧,你得忧心到哪儿才是头?到他们长大,到他们各自成家,到他们各自有儿女了,又或者他们的儿女也有儿女了?”蒙时搂着香草的肩头说道,“那样的话,能有个头吗?人得活在当下。”

    “烦死了,”香草捶了蒙时一拳道,“说白了,还不是为蒙虚怀那小子说情吗?你只当我听不出来呢?行,今晚天黑之前他要自己能回来我就跟他说理儿,要是天黑之前他要不回来,我就跟他动黄荆条了。”

    “放心,放心,”蒙时忙揉了揉香草的心口说道,“我一定在天黑之前把他带回来,交给你严厉地处置,行了吧?”

    “就算你带不回来我也晓得他躲哪儿去了!一准是躲我娘那儿去了。等着吧,不回来,我有他好看的。”

    “都顾着我儿子了,也没想着顾顾你相公?我快饿死了!赶紧去叫雨竹摆桌吧!”

    “哦,我忘了,这就去!”“叫她多拿两瓶好酒出来,我跟罗杉得喝两杯。”

    “晓得了!”

    香草蹦蹦跳跳地跑下了楼,蒙时看着她的背影摇头笑道:“自己都还像个娃儿,忧心那么多做啥呢?往后生更多,有你忧心的。”

    没想到,香草听见了,后退了几步台阶,冲他扮了个鬼脸笑道:“想得美呢!蒙时,你娶着我算你福气了!”

    “嗯,”蒙时故作一本正经地点点头道,“被媳妇饿了肚子的相公算有福气的吗?也只有我能受得了你,下辈子你还是得嫁给我,这就是你的福气。”

    “瞧把你美的吧!”香草趴在楼梯杆上笑道,“下辈子没准我变男的,你也要吗?”

    “那我就变女的。”

    “说好了哟!”

    “嗯,说好了!”

    这天傍晚,蒙虚怀在许氏那儿吃完了晚饭,对许氏和香附说道:“外公外婆我带妹妹回去了。”许氏忙道:“让二舅舅送送你们?”

    “不必了,”蒙虚怀说道,“天都没黑呢,又不远,我自己回去。”

    “行,这才像个男娃儿嘛,”香附点头笑道,“好好带着妹妹回去吧,明早再把妹妹送过来。”

    蒙虚怀蹲在小百灵跟前,说道:“百灵,回去了,赶紧趴上来。”

    小百灵丢下正在跟小茯苓抢的木头积木,高高兴兴地趴了上去。蒙虚怀背着她起身跟院子里的人打了声招呼就走了。出了客栈大门后,斜阳只剩下小半边儿脸了,余晖正洒在他脚下那条通往回家路的青石板上,柔柔的,散橘红色的光晕。

    “百灵,”蒙虚怀晃了晃背问道,“你睡着了?小瞌睡虫子?”

    “嗯?”小百灵动了一下,两只手紧紧地扣住蒙虚怀的脖子。蒙虚怀一边笑一边说道:“想勒死你哥哥啊?把手松一点,我都透不过气儿来了。”

    “小燕子……穿花衣……”小百灵忽然用她那不怎么清晰的语调唱了歌。

    “谁教你的?是老板娘吧?小时候我也唱过。”

    “娘教的。”

    “百灵,娘说我们是穿二代,穿二代是啥意思呢?是穿衣裳的二代吗?她还说她去过一个地方,叫迪斯尼乐园,很好玩,可惜她都不带我们去。有一天,我要是能到娘说的那个未来世界去瞧一瞧该多好啊!”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小百灵又改曲目了。

    蒙虚怀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他越笑,小百灵唱得越高兴,嗓门更大了:“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没有没有……”

    “一只没有耳朵,”蒙虚怀附和着小百灵的歌声唱了起来,“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两兄妹的歌声清脆嘹亮,惹来了旁人微笑的注目。他们唱得更起劲儿了,迎着余晖,踏着轻快地步伐往家的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鄯善,一对双人墓碑被立了起来。一对夫妻站在墓碑前,黯然默哀了很久。男人说:“爹,娘,这虽然只是一个衣冠冢,可总算是让你们俩合坟了。愿你们泉下有知,心里多少有些安慰。你们不必担心,我和思宁游历一阵子就会回去找蒙时,放心吧!”

    最后一丝余晖尽去时,夫妻俩上了马车,沿着蜿蜒的小径渐渐消失在了慢慢降临的黑夜中……明早迎来的又会是一轮崭新的太阳!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