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六宫无妃,独宠金牌赌后 > 第 157 章

    vip87:跳崖(求月票,月票)

    冥婆婆突然站起身,看着潇溪四人:“好了,天色也不早了,你们先下去休息,晚上好好吃顿饭,老婆子累了,不需要你们在这里陪着了,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话落,转身进了文殊阁,转首吩咐一旁的丫鬟:“书儿,将各位小姐带下去休息。”

    名唤书儿的靓丽丫鬟走过来,朝明潇溪福了福身:“各位小姐,请这边走。”

    潇溪、刁刁看着冥婆婆上了楼,两人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跟着书儿离开了文殊阁。

    “咱们在落日山庄的事,你不要通知一下冰凝吗?”刁刁边走边问潇溪,潇溪沉吟了一下:“今天晚上我写信告诉她。”

    “倒是没想到你师傅是蓝凤凰?看来我之前说你无才的话,果然是踢到铁板上了,你不但会赌、有财,还有能力啊!”看着刁刁一脸的谄媚相,潇溪横了她一眼:“少在这里打哈哈,你认识蓝凤凰?”婆着吩站去。

    “自然,听我那不争气的师傅说过。”刁刁想了一下,忽然看向潇溪:“哎?你说,我师傅既然是这个冥婆婆的儿子,那他的武功怎么那么怪异啊,和你身上的武功似乎很不一样。”

    潇溪眸光一闪,迟疑的看着刁刁:“这就不好说了,可能是你师傅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吧?”

    刁刁撅着嘴巴点着头:“也唯有这个可能存在了。算了,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不是我们能化解的了的,还是赶紧去看看白爷爷他们做了什么好吃的吧,中午到现在还没好好吃过东西呢!”话落,蹦蹦跳跳的朝前跑去,明潇溪看着她的背影,水润的眸子里闪过一道亮芒。

    南疆凤凰山附近的树林中,一群蓝衣卫被埋伏在附近的黑衣人突然围了起来,蓝灵翻身下马,看着眼前一袭黑衣,面色冷冽如冰的南风玄翌,嗤笑道:“不知皇上这是什么意思?嗯?欺负我们人少吗?”

    “告诉朕,明潇溪在哪里?”南风玄翌身形一闪,转眼间就出现在蓝灵的面前,修长有力的手掌登时掐住她的下颚,他的笑透着寒意,让蓝灵无端的打了个寒颤,却咬着牙关不松口:“不知道。”

    南风玄翌用力的往下一卡:“不说吗?不说的话,你这个下巴可就要脱臼了,嗯?说,明潇溪在哪里?”

    蓝灵杏眼圆睁的怒视着南风玄翌:“今天,您就是砍了我的脑袋,也还是那三个字‘不知道’!”

    “她不是你家主子吗?她去了哪里,你会不知道吗?”明潇飏唇角勾起的笑太过邪魅,让蓝灵忍不住在心底咒骂:“死妖孽,那还是你的娘子呢,你还找不到,本姑娘哪里找得到?”

    “朕问你话呢?闭着眼睛算怎么回事?”眼瞅着蓝灵闭上眼睛,南风玄翌彻底怒了,用力的摇晃着她的身体。

    蓝灵冷冷的抬眸看着他:“主子去哪里,如何会与我们汇报?要杀要剐随便您,总之,我们不知道。”

    “你还挺有骨气!”南风玄翌看着蓝灵紧蹙的眉头,突然之间松开了她的下巴,“既如此,你们走吧!”话落,朝黑雾一挥手,手下的黑衣卫训练有素的退出包围圈。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蓝灵有些莫名其妙,刚想要开口询问,猛然想起刚刚的惊险,朝身后的手下猛然招手,瞬间消失在黑衣卫面前。

    “爷,要不要上前追?”黑雾躬身上前,看着南风玄翌冷如寒冬的脸。

    “蓝灵不会这么轻易就上当,算了,既然凤凰山没有,那就去南疆的京城,有冰凝在的地方,她总会出现。”南风玄翌看着远方的雾气缭绕中的山脉,目光逐渐明亮起来:“明潇溪,不管你走到天涯海角,朕也要将你追回来。”

    ***。

    经过一整夜的休整,潇溪和刁刁一大早卯时便起了床,闲来无事的二人想到了彼此的实力,痛痛快快的在花园中对打一翻,浑身是汗的回房沐浴后,恰好到了吃早膳的时间。

    白眉见二人精神头极好,便委以重任:“今天开始,你们去文殊阁报道。”

    刁刁、潇溪想到冥婆婆,不由精神一震:“报告首长,保证完成任务。”

    白眉、黑晴满脸笑意的看着二人:“冥婆婆最近一两年一直将自己关在文殊阁,任何人不准靠近,昨日将你们带过去,本身就是冒险的,却没想到你们两个丫头这么本事,她不但没有怪罪,还说让你们今日去一趟,好孩子,你们就多花点心思陪陪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潇溪、刁刁何等聪慧,立马明白白眉、黑晴的意思,连连点头应承下来:“放心吧,包在我们身上。”接着,两个人就开始交头接耳的计划一会儿表演什么节目,白眉、黑晴看她们讨论的热烈,招呼着下人一起退了下去。

    两人商量好后,一起到了文殊阁,开门的小丫头却领着二人到了悬崖边,指着那深不见底的崖底到:“婆婆说了,若想跟她学本事,先跳下去,一个月后,再上来找她,前提是,不能借助外力,凡是你们必须亲力亲为,否则,就不用去见她了。”

    “什么?又是跳崖?有没有搞错啊?”刁刁反应激烈的看着小丫鬟,真不愧是母子俩啊,连这种BT的方法都能想得出来?这是让她们下去玩儿命的好不好?这后山山脉下是什么,谁知道啊?万一是深潭可怎么办?

    明潇溪看着额头上青筋暴露的刁刁,不由伸出手抚平:“怎么?吓住了?怎么不换个角度想一想?婆婆许是想看一看咱们的底线在哪里呢?如若我们连这个崖都不敢跳,她又凭什么指点我们呢?除非我们有征服她的理由,对吗?”

    刁刁听完此话,原本暗淡无光的眸子突然闪耀着亮晶晶的光芒:“你说得对,那还犹豫什么?走起吧?”

    明潇溪促狭的看着她:“上次你被你师傅踹下去是什么感觉?”

    刁刁横了她一眼:“能是什么感觉?不爽的感觉啊,妙手芊芊,你这个该死的丫头,你跟老娘玩儿阴的?”明潇溪活动着手腕脚腕,看着被她一脚踹下悬崖的刁刁,不由心情极好的道:“姐送你一程,你不该感恩吗?”话落,笑米米的张开双臂,闭着眼睛,纵身往下那么一跃,耳边‘嗖嗖嗖’的凉风吹过,伴随而来的,还有刁刁时近时远的咒骂声

    明潇溪此时的心情堪比现代的跳伞爱好者,既紧张又刺激,眼看着身边各种景象刷刷刷的从眼前飞跃而过,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刚刚在上面说的那一顿冠冕堂皇的话,在跳下来的那一刻已经被紧张所代替,这谷底究竟有多深,她们不知道,这谷底下面是深潭?是石头?是树林?都是未知数,若是不小心砸到石头上,她会不会再穿回现代啊?昂?

    越想越紧张的潇溪,不由紧张的往上看,清晨的天空湛蓝湛蓝的,不知道下一秒,她们还能不能见到这么美的天空了?

    为什么半天了仍然没有落底的迹象,就连刁刁那家伙也失了音信儿?

    下坠的压力让她浑身都在颤动着,本就不十分清晰的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但只要想到下面是石头,心里面就腾腾腾的跳动着,硬逼着自己往下看,当看到越来越清楚的植被时,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马上就要落底了?她这一会儿要选择哪里更安全呢?

    眼看已经没有时间思考,偏偏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难道这下面是溪流?如若是这样,安全系数可就提高了几个层次啊,四下一瞧,看清楚了这里的地势后,她暗自运力,在距离地面约十米的时候,纵身一跃落在那几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上后,而后又被巨大的冲击力反弹出去,为避免落到硬邦邦的地面上,已经身上半空中的她翻了个身,好巧不巧的就这么落在了身下潺潺流动的溪流中,随着‘噗通’一声巨响,水花四溅,被水流砸的生疼的她,顾不得疗伤,快速的浮出水面,疲累的爬上了岸后,这才四仰八叉的躺着喘气,拭去脸上的水渍,看着蔚蓝的天空,听着周围鸟儿愉快的叫声,呼吸着干净无尘的空气,感受着大自然的真实存在,她突然高声感叹一句:“活着,真好啊!”

    “妙手芊芊,你快给本姑娘滚出来,死丫头,你居然敢踹我?还是那么高的悬崖,你想让我死吗?昂?”听到潇溪高喊的刁刁因为捉摸不透她的具体方位,只能扯着桑在在附近喊,潇溪勾起唇角,心情愉悦的接口:“我在这里呢!”

    刁刁听清楚她的方位后,瘸着腿恨恨的走了过来,看到躺在地上的潇溪,额头上蹭的一下青筋暴露,紧了紧拳头后,凶神恶煞的朝她走过去,刚刚坐起身正擦着眼角水珠的潇溪咽了咽口水,忙伸手阻拦:“哎哎哎,你冷静点,我那是帮你呢,帮你呢,你怎么还好心没好报了啊?”

    “帮我?去你丫的,你那是帮我吗?要不要咱们再上去,我踹你一脚试试看?还帮我?我踢死你!”刁刁锤了她几拳仍旧不解恨,干脆骑了上去,猛地朝她头发上揪去,可怜的潇溪阻拦不住,就这么被刁刁狠狠的揍了抓了一遭,半晌后,两人虚脱的躺在草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喂,接下来怎么办?去哪里?这怪婆婆让咱们来这谷底,却什么指示也没有,还要历练一个月,这下面可真冷啊,我们要历练什么啊?”刁刁望着四周郁郁葱葱的大树,有些无力的揉了揉太阳穴。

    明潇溪盯着鸡窝似得头发坐起身,狠狠的瞪了刁刁一眼:“死丫头,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梳洗一下吧,刚刚又是冒冷汗又是跳溪的,还被你这么一翻蹂/躏,我的形象全毁了啦!”

    “你的形象?你有什么形象?就你那德行,放心吧,这里没有人能看到的。”刁刁头也不抬,恶毒的鄙视着。

    明潇溪懒得跟她计较,利索的翻起身,看向刁刁:“对了,你刚刚从哪个方向过来的?”

    刁刁无力的伸手一指:“西边儿,我将周围五十米的距离都看过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存在。”

    潇溪点点头,用力托起她:“那咱们去东边看看,反正要一个月的时间,总要先观察观察地形吧,这种地方,你说会不会有温泉池那样的好地方啊!”

    刁刁嗤笑一声:“美得你,怎么净想好事啊?”

    “我敢肯定,冥婆婆来过这里,不然怎么会让咱们在这里历练,走,先瞧瞧去。”昨天晚上她从白眉的口中得知,这冥婆婆可是武林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其武功之高,恐怕是现今武林第一人,她那一身精奥的武功,听说深不可测,若不是她性格怪癖,不喜收徒,恐怕武林中早已桃李满天下了。即便是她的首位徒弟蓝凤凰,也未必习得她一身绝顶的武功,如今已接近百岁高龄的她,武林中人都以为她已死去,鲜少有人知道她隐居在红楼楼主明潇飏为她建造的落日山庄内。没想到她能够瞧得上她们两个,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能白白浪费,不管前面的路有多难走,她也要咬牙坚持一下,经过安陵王的事件后,她才发现与南风玄翌那厮的武功相比,还是相差甚远,哎,她就不明白了,那家伙什么时候武功那般的深不可测了?

    “你想什么呢?脚下那么大一块石头,你没看到啊?”就在明潇溪垂眸思索的时候,被刁刁突然扯到一边,指着脚下的大石头瞪着她。

    潇溪撩开被刁刁扯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望了望前方被草丛掩盖住的地表:“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除了树就是草,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刁刁冷哼一声:“刚刚我说什么来着?你就是不相信,现在信了吧?”

    潇溪四下张望着,不理会刁刁的冷嘲热讽,她相信冥婆婆不会平白无故的让她们跳下来,这里面,绝对有好地方,或者是那种大隐隐于市的世外高人。

    走着走着,潇溪被正上方山腰上那突然多出来的一片垂流直下的绿植吸引住了,她拽了拽刁刁,惊喜的指着那里:“快看,你快看那里!”

    刁刁没好气的抬眼望过去:“哎呀你这个女人,一惊一乍的做什么?那片草有什么好看的?无非就是悬挂在山腰上而已。”

    “死丫头,你看仔细点,那明明是一个山洞行不行?山腰上就算悬挂草丛,也不会多出几米长的峭壁吧?那里是个山洞,我敢肯定。”电视剧中多少好地方都是隐在半山腰上的,这丫头,怎么就不相信呢?

    “山洞?半山腰上的山洞?有点意思,走,瞅瞅去!”经潇溪这么一说,刁刁也来了兴趣,不过看着足有三十米高的山腰,两个人有些欲哭无泪:“那么高,咱们怎么上去啊?就算是轻功再高,没有借力点,咱们也上不去啊!”

    潇溪垂眸思考了一下:“这样,今天我们太累了,先四下转转吧,看这谷底还有没有别的出路或者特殊的地方,明天咱们养精蓄锐后再想办法。”

    刁刁赞同的点点头:“听你的,今天的确没什么力气了,光是你那一踹,就让我魂飞魄散,看到我的腿没,全是拜你所赐,若不是你,我也不用哗啦到树枝上了,这么长的伤口,你可要负责除疤,若是留下疤痕,老娘跟你没完。”

    潇溪看着她将裙子扯到大腿根处,这才注意到那个疤痕居然延到了大腿内侧,不由暧昧的看着刁刁:“在现代咱们出任务的时候,天天受伤也没见你这么矫情啊,敢情原来是伤到了这里啊?哈哈,放心吧,就算我的医术不精,不是还有冰凝的吗?绝对不会让你未来的老公看到你这个难看的疤痕的,放心,亲!”

    “践人,谁是你的亲,在现代有高科技,自然不怕留疤,古代有什么?将你那满脑子的龌龊思想赶紧收起来,本姑娘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好不好?哪里敢跟你这结过婚,生过孩子的人比较?哼!”话音刚落,她身体猛地一颤,紧张的上前拉住潇溪的手:“对,对不起,我忘记你,呃,不对,溪儿,哎呀,我说错话了,你可前往别往心理去啊!”

    潇溪看着她一脸的紧张,刚刚的讽刺之情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由感叹死妮子变脸变得快:“行了,过去的事我已经释怀了,不用这么紧张兮兮的,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我若是一直活在过去,那我岂不是要呕死啊!”

    “释怀?不可能吧?冰凝不是说你还躲着你家相公的吗?要我说,人家既然都追过来了,你该松口的时候,就松松口吧?若是太死板的话,可是会把男人吓跑的!”虽然她在古代还没谈过恋爱,但是男人的心里并不代表她就不知道,相反,她还十分的了解,不然,怎么能做神偷呢?

    ***

    第三更五千字奉上,已经更了一万五千字,剩下一更,能更多少更多少,十点前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