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诱宠娇妻,总裁来势汹汹 > 第 182 章

    182  我爱你

    楚仲帆倒是不关心这两个小鬼搞了什么名堂,白浅浅没有和墨伊斯有订婚的打算,这点他倒是很高兴,修长的手指灵巧的探进白浅浅的幽深之中。

    “楚仲帆,你做什么?”白浅浅娇羞的嘤咛一声,娇嗔的对着呼吸急促的楚仲帆问道。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的好儿子搞的鬼,难怪他一定要自己和白浅浅离婚,就是为了这出戏吗?

    “小东西,你说我做什么?”已经感受到那丝滑的触感,楚仲帆更进一步的探入,那低沉黯哑的声音中带着丝丝的沙哑。

    “楚仲帆,先说正事!”白浅浅不自觉的弓起身子,楚仲帆没有和那个什么凯茜公主订婚,原来都是两个小鬼在捣鬼,本来还是很气愤的心情,此刻倒是说不出的感觉,楚仲帆,本是来砸场子的,没砸成不说,反倒被他给压在了身下。

    “说什么?我现在正在办正事呢!小东西!”楚仲帆现在哪有心情和白浅浅说事,他现在就是在办正事,湿润的唇在白浅浅那雪白的丰盈上恣意的摩挲着。

    “楚仲帆,你……啊……”白浅浅那削薄的身子不住的颤抖着,楚仲帆在不住的撩拔着她最敏感的地带,白浅浅知道他是故意的。

    “真香!”楚仲帆的大掌在白浅浅的身上不住的摩挲着,带着炙热的急切,黯哑的声音中有着迷情的沙哑。

    “别这样,放开我,都是一场误会了,我们先说正事再做!”白浅浅真的有话想对楚仲帆说,经过这么一个虚假的订婚事件,她好像明白了一些事情,她想说清楚。

    “做完再说!”楚仲帆没有精力去说事情,他想要白浅浅要发疯了,大掌挑起白浅浅蕾丝内库的边缘,轻巧的便将内库给褪下去,有些粗粝的大掌在白浅浅紧致的臀部不住的摩挲着。

    “说完再做……嗯……”白浅浅的坚持有些虚弱了,她的身子已经背叛她了,那娇柔的身子仿佛是水一般的瘫软在床上。

    “说你爱我,小东西!”虽然这次的事件是两个小鬼搞出来的,但是却让楚仲帆更加的确定白浅浅在他心里的位置,不止是在乎而是那个他最不愿意去碰触的那个字眼,此刻一直在他的脑中徘徊着,他想不去想都不行。

    “为什么要我说,你有说过吗?你一次都没有说过,楚仲帆!”一听到楚仲帆那带着命令的口吻,白浅浅不悦的回了回去,楚仲帆从来都没有说过他爱她,可是每次都要她说她爱他。

    “乖,说你爱我,我就松开你的手!”  楚仲帆的手在白浅浅那茂密的地带不住的徘徊着摩挲着,楚仲帆此刻很想从白浅浅的口中听到那三个字。

    “不说,不要弄了,楚仲帆!”白浅浅躲闪着,楚仲帆邪恶的只在那里摩挲着,却再也不深入,他这是有意的折磨着她,白浅浅不悦的瞪着美眸对着邪恶的楚仲帆说道。

    “真的不说?”楚仲帆不认为被绑了双手的白浅浅还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他非要听到她说出那三个字,低沉着嗓子楚仲帆邪魅的问道。

    “楚仲帆,你若是敢用卑鄙的手段,我就鄙视你!”白浅浅还不了解楚仲帆,他往往一说出这句话,他绝对是用挑|逗来威胁她,这是她惯用的手段。仲这咛是墨。

    “小东西,你这张小嘴儿真是不乖!”楚仲帆修长的手指不住的摩挲着白浅浅那娇艳的红唇,阴柔的说道。

    “快点放开我,不要闹了!”白浅浅躲闪着,她实在是不喜欢这种被绑着的感觉,极度的S|M。

    “小东西,此景是不是很熟悉,那天你说这是什么?S|M是吗?现在谁是S谁是M?嗯?”楚仲帆禁锢住白浅浅的下颚阴柔的问道,那邪肆的表情十分的妖孽。

    “楚仲帆,你少变|态,你会玩吗?”白浅浅嗤笑着问道,楚仲帆是霸道,是阴狠,但是他绝对不会玩这么变|态的游戏。

    “这样还是这样?嗯?”楚仲帆邪恶的毫无预警的将停留在白浅浅茂密出的手指猛然探入,邪佞的问道。

    “唔,楚仲帆……”白浅浅倏然的弓起身子,水漾迷情的眼眸怒瞪着一脸坏笑的楚仲帆,但是身体传过阵阵酥麻的感觉,让她的身体也背叛了她,那不自觉申银出来的销|魂的声音,让白浅浅不由的羞红了小脸。

    “说你爱我!”阴柔的在白浅浅的耳畔低语道,楚仲帆邪恶的在并入一指。

    楚仲帆说话时那温热的气息扑打在白浅浅的颈窝处,那丝丝痒痒的感觉,让白浅浅的更加的沉迷,她拒绝不了这样邪肆狂佞的楚仲帆。

    “不……要……”白浅浅轻咬着下唇,她一定不要说,楚仲帆从来都不说爱她,她为何要说,倔强的别过头去,拼命的想要忽略掉身体传来的异样快|感。

    “嘴硬!”楚仲帆的大掌倏然覆上白浅浅那饱满的柔软,狠狠的揉捏着,他知道白浅浅最受不了的就是上下齐手。

    “混蛋……唔……”白浅浅用力的挣扎着,手腕处传来火烧板的痛感,这反倒更加的刺激了她的身体感觉,她似乎更加的兴奋着,那是身体本身带来的感觉,是她无从控制的。

    “说你爱我,不要耍脾气,乖,说你爱我,我就松开你!”在白浅浅的耳畔沙哑着嗓子低沉的诱哄着。

    楚仲帆也是忍得要发发疯了,他的宝贝已经叫嚣不已了,需要好好的释放出来,可是他还要忍着。

    手指灵巧的在那紧致丝滑的穴中不住的刺入,另一只手不住的揉捏着,楚仲帆的额头已经渗出细汗,他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

    “我……爱你!”白浅浅终还是抵不过楚仲帆的you惑,娇柔的声音中有着难掩的颤抖,她的身子在不住的颤抖着,楚仲帆邪恶的在全方位的撩拔着她。

    “真乖!”听到这三个字,楚仲帆的心好像是安定了不少,嘴角微微上扬,邪魅的笑着,那笑仿佛是有着魔力一般,让白浅浅不禁的有些看的痴迷了。

    “我对你的笑依然没有招架的能力!”喃喃的开口,白浅浅迷离着双眸傻傻的说着。

    “小东西,认真听好了,我只说一次!”看着白浅浅那有些傻乎乎的样子,楚仲帆轻轻的刮了一下白浅浅的鼻子,邪肆的说道。

    白浅浅眨了眨眼睛,不明白楚仲帆要说什么?只是他突然抽出手指,让她感觉到那湿热的细小里面很是空虚,

    “小东西,我……爱你!”这是楚仲帆第一次说出这三个字,虽然是他心里想要说的,但是那冷峻的脸上还是出现了一丝的不自然,竟还带着一丝的闷红,就连声音都带着颤抖,那是紧张的缘故。

    “楚仲帆,你说什么?”白浅浅讶异的瞪大眼睛她听到了什么?她确定自己是听到了楚仲帆说了,但是她又不相信自己耳朵所听见的,楚仲帆说他爱她?他真的是在说爱她吗?

    “小东西,我说了只说一遍,让你认真听的!”楚仲帆看着白浅浅一脸的茫然,不禁不语的低吼道,他是怎么说出这三个字的,她竟然没听见吗?

    “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白浅浅晃动着身体,因为双手被绑着白浅浅只能用身体来充当手,有些撒娇的对着楚仲帆说道。

    “不说直接做!”楚仲帆看出了白浅浅的不方便,他也没有玩S|M的癖好,利落的解开禁锢着白浅浅双手的领带,楚仲帆直接将白浅浅压在身下,让她感受他的宝贝儿已经肿胀到什么程度了。

    “看来它还是很好用的!”感受到那粗大的肿胀,白浅浅不禁一动也不敢动,羞红着小脸说道,浑身的燥热让她不禁的舔着娇唇。

    “还敢说?”一想到白浅浅对他做过的事,楚仲帆就想狠狠的修理她,她还好意思说。

    “楚仲帆,你真的爱我?”白浅浅双手环住楚仲帆的脖子,娇媚的问道,那水漾迷情的眼眸中有着浓浓的爱意。

    “明明听见了,还要我说?”楚仲帆不悦的皱着眉头,这个小女人明明有听见还装作没听见。

    “回答我!”白浅浅将楚仲帆的脖子揽的更紧,楚仲帆突然说爱她,让她的心里很复杂,她想要听到肯定的答案。

    “说假话我会说那三个字吗?”削薄的唇紧抿着,楚仲帆那冷鸷的眼中有着不悦,他能说出这三个字,她还敢质疑他?

    “再说一次!”白浅浅微微的笑着,楚仲帆确实不会用那三个字说假话,她还想要听他说爱她,刚刚她虽然听见了,但是因为太过于突然了,她都没有好好的感受一下……

    “不要,我说了直接做!”楚仲帆那冷峻的脸上尽是闷红,有些尴尬的解开自己的腰带,他要直接做,不说。

    “你再说一次,就换我主动献|身如何?我的前夫!”  白浅浅魅惑的冲着楚仲帆眨着眼睛,无限娇媚的撩拔着楚仲帆,那娇柔的声音中带着无尽的挑|逗。

    ps:楚老大终于说出了那三个字,说了一次是否还会乖乖的说第二次呢?浅浅想要主动献|身是否能如愿呢?亲们下一更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