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天价缠绵,绑架总裁生宝宝 > 第 116 章

    【035】魔力香水

    “我改变主意了。”顾兔兔倏然一笑,那嘴角微勾的风情,让他一时失神。

    他的松懈,让她丝毫不困难地从沙发上翻了个身,下一刻,顾兔兔亲手解开了宽松的黑色白色浴袍。

    雷庭眼神微眯,这个女人的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

    “你也不想和一个脏兮兮的女人做。爱做的事情吧!”顾兔兔眉头微挑,那隐隐颤抖的指尖,在讲述只有她自己知道的紧张。

    “有点意思。”雷庭随意地靠着身后的柔软沙发。

    视线不经意地落在地面上那一堆白色浴袍,他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那动人的曼妙身影。

    他在来之前已经沐浴了,看到浴室那扇带着光亮的半透明玻璃门,他一阵口干舌燥。

    拔下客户服务电话,不到一分钟,雷庭就挂断电话。

    浴室中,顾兔兔一脸紧张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经过水雾模糊的镜面,让她的人影有些模糊。

    温热的水流流入浴缸,下一刻,水面上慢慢浮现出一层薰衣草,细碎的花瓣,带着独特的点点芬芳,不浓,却是让人宁神。

    她慢慢蹲下,感受着水中的温度。

    相比省事的精油,她更喜欢纯天然的植物花瓣。

    白纱总是说她浪费,能够让自己享受的事物,她怎么能错过呢?

    今晚也不例外。

    浅紫色的薰衣草花瓣沾染上她的手臂,背部,脖子上,就连可爱的脚趾上,也没有错过。

    她静静地感受着这股淡淡的沁鼻芬芳。

    那是自由的香气。

    一刻钟后,她缓缓起身,宽松的白色浴袍已经被她扔在外面了,全身赤果果的她,在镜子前站立。

    下一刻,她慢慢拿起手中的那一小瓶试用包装的NX香水。

    这是D&K的右护法花解语最新研发的一种特殊香水。

    暂时并没有上市,不过只是不小心听到NX香水具有的魔力后,她竟然鬼使神差的偷了一瓶。

    只要将NX香水轻轻涂上女人的xiong部,腰部,yin部,只需要三滴,就可以让和你做|爱做的事情的男人,比平时更加凶猛,更加持久,也更加狂野。

    脸颊微红,顾兔兔伸手将镜子上的水雾拭去,看着镜子中那张略显稚嫩的脸,两抹红云沾染上双颊。

    她真的要承受一次疼痛吧?

    站在门口,她有些不确定了。

    握紧NX香水,深呼吸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视线不经意地落在手中的透明小玻璃瓶上,咬咬牙,从衣柜中随意套上一件单薄睡衣,慢慢推开了浴室的门。

    本来打算用在柏原滕身上,现在看来,恐怕要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上,提前试试药效。

    她一步一步,迈着波斯猫一般的优雅步伐,静静地在黑暗中行走。

    看着空无一人的客厅,顾兔兔的心底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失落。

    他……还是走了吗?改倏庭意神。

    推开卧室的门,她细细地叹了口气。

    “怎么,你失望了?”一抹轻佻的男声在她耳边倏然响起,顾兔兔猛然抬起头,昏黄的床头灯下,那一抹欣长身形带着三分you惑,轻轻摇晃着他手中的高脚杯,浅啜着杯中的殷红液体。

    “你看错了。”

    顾兔兔一脸冰冷道。

    雷庭审视着主动送上门的小女人,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笑意。

    “怎么,终于发现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败倒在我的西装裤下了?”

    轻佻的语气,让人实在是高兴不起来。

    顾兔兔说:“我只求你技术不要那么差。”

    “吼,怎么说你也是D&K的秘密武器,你就给了一块三毛的夜渡资,也太小气了吧?”那不满的语气听起来,真的像做生意吃亏的商人。

    “好,这一次,价钱任你开!”顾兔兔在离床还有一米的距离时,停下了脚步。

    她努力伪装着自己的坚强,不让眼前的男人发现任何不对劲。

    手,有些紧张地覆盖住羞人的地方,滴了NX香水的部位,让她的身体开始变得有些奇怪。

    该死!

    不是说只是对男人起作用的香水吗?

    为什么……

    为什么她的身体竟然开始觉得有些热?

    是因为房间内的灯光,气氛太过于暧昧了吗?

    “过来。”他命令道。

    顾兔兔上前一步。

    他盯着眼前似乎带着一层柔光的女人,吞了吞口水。

    这个小女人,身材虽然稚嫩了点,不过味道感觉合他的胃口。

    畅儿太小,又有气喘的毛病,他实在不愿意让这方面的需求宣泄在畅儿身边。

    现在,既然顾兔兔愿意做他的床伴,他为什么不要呢?

    如果他没有看错,上次在酒店,是她的第一次吧!

    身体还算干净,玩弄她,也正好从她嘴里套出点关于D&K这个神秘组织的信息来!

    他会让这个女人对他死心塌地的!

    没有女人可以抗拒他雷庭的男性魅力!

    “我才是出钱的金主。”虽然不自在,可是顾兔兔此时冷漠的伪装,还是有一股女王气势。

    雷庭不可置否。

    不管是他先出击,还是她服侍他,后果都会一样。

    她会被他撕成碎片。

    等到他从她身上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后,她也就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这段时间,他就陪她玩玩吧!

    “需要借助什么特殊道具吗?”雷庭漫不经心地问……

    顾兔兔的脸上难得泛出一丝红晕,慢慢摇了摇头。

    什么S*M,重口味的还是算了吧!

    她对那种BT的东西没有什么兴趣。

    “那好,开始吧!”

    雷庭的语气同样的冷漠。

    如果不知道他现在要做什么,绝对会以为他在对下属发布命令。

    那股浑然天成的领袖气质,几乎让她失神。

    那一刹那,她仿佛看到了他,柏原滕。

    如果是柏原滕,她应该要费更大的力气,才能将他拐上床吧!

    一抹苦涩的笑容在她嘴角慢慢荡漾。

    嘴唇猛然一疼,她倒抽了一口冷气。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大手已经慢慢爬上了她的脖颈,薄唇在她的上唇上,轻轻婆娑着。

    有人曾说,薄唇的男人十有八九都是薄情汉。

    她记得告诉柏原滕这句话时,他还笑话她,说她不务正业。

    现在,这冰冷的薄唇,几乎让她心冷。

    酥酥麻麻的,似乎觉察到她的不专心,他猛然重咬。

    略微拉开两个人的距离,薄唇微抿,轻笑道:“女人,专心点,我可不希望你在我身下欢愉,心底还惦记着其他的男人,我可是会吃醋的哦!"

    那撒娇卖萌的口气,让她的心情放松了几分。

    “我认识你,你是木村家的雷庭。”顾兔兔将自己知道的事实道出。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兔兔,也就是顾雪漫勾搭上的?

    他轻轻捋着她的发尾,这个亲昵的动作,他丝毫不觉得有任何不妥。

    “对不起,无可奉告。”

    对于陌生人,她不会将自己的任何涉及到公事的秘密公开。

    哪怕是她的枕边人。

    雷庭浅笑,指腹轻轻婆娑着她的嘴角,“我倒要看看你的小嘴究竟是软的,还是硬的!”

    说罢,他一个翻身,继续了之前的那个亲密动作,将她完全覆盖在身下。

    她浅吟出声,却是紧张地伸出手,几乎开始迎合眼前的男人!

    雷庭意识到他的主动,他的额头隐隐露出青筋,那因为吻后,而微肿的唇,释放出you惑的致命气息。

    她任由身上的禽兽惹火上身,无力地轻咬住那粉唇。

    雷庭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亲亲啃咬着她的唇,嘴角含起一抹浅笑。

    “要叫就叫出来,没有人会笑话你。我喜欢女人真实的反应。尤其是你的——”

    雷庭的声音如同D大调一般好听,不过吐出的言语却是让顾兔兔从酥麻中惊醒。

    他是想告诉她,她不是唯一一个上他床的女人吗?

    她不在乎!

    骨子里的倔强因子轰然爆炸,她要用自己的身体告诉他,她也不是非他不可!

    “是吗?别的男人好像比你更专心哦?”她缓缓探起头,印上了他冰冷的唇。

    一抹危险神色从雷庭眼角闪过,双眼微眯,这个没有任何经验可言的女人!

    居然把他和其他男人相比!

    她就别说大话了,上次她还是一个chu子!

    不过,要是她真的找了别的男人 呢?

    一种莫名不安让不禁加重了手掌的力道!

    她会为她说出的话承受相应的代价!

    “好,那就来看看,究竟是谁的功夫更好!”

    雷庭几乎是按捺不住,急切地想要靠近一个女人。

    他不知道一向自制力惊人的自己,为什么在她面前如此脆弱,脆弱到想要将她完全揉进骨子里!

    “呜………嗯……”低喘夹杂着闷哼声,两个人的身体顿时紧绷。

    他紧紧咬住牙,感受到她的紧Z,低头狠狠咒骂一声!

    该死的!

    他就知道,她只是嘴上比较厉害!

    其实,根本就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人!

    还有,她那是什么表情!

    那张粉脸绷得这么紧,仿佛自己要被吃掉一般。

    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女人,我不会再让你不舒服的。”

    顾兔兔还没有完全理解他话语中的含义,就被瞬间充实。

    她的利牙紧紧嵌在他的结实肩窝处,他让她不舒服。

    她也不会让他好受!

    ……一更送上,二更一个小时后估计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