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总裁,总裁,爱恨缠绵 > 第 130 章

    完结倒数第22章——死迅

    震锐伸手将黑月揽入怀中,打趣道:“有什么关系?只要在我身边不就好了?”

    听到震锐说这话,动作如此温柔,在场旁观的夸张的直接倒地,都无法相信这个人真是那个混黑道杀过人的冷血总裁震锐吗?难道说这块千年冰,已经被黑月融化了????

    众人忍不住稀疏不已,却在震锐锐利如刃的眼神下,收敛,皮肤开始紧绷,原来只针对黑月一人的啊!主管们在心里惨叫。

    “一会秘书会将我的工作分派给你们及明天的工作量,今天必须完成,”震锐冷酷的说。

    管事们在心里惨叫,“你对黑月那样,对我们如此,你太惨无人道了”,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叫出声。

    黑月尴尬的埋首在震锐怀里,听到一群猛地倒抽冷气的声音,偷窃看到主管们发青的脸色,忍不住道:“这样他们会不会太累了?”

    主管们感激涕零的看向黑月,纷纷投以附和的眼神。

    “他们拿到的钱比别人多,做比别人多的事再正常不过,”震锐勾起嘴角,似笑非笑的看主管们一眼。

    这里每个主管,哪一个不是开高级轿车住别墅的?

    主管们如墙头草,急忙转方向:“谢谢夫人关心,就像总裁说的,这是我应该做的,我本分。”一群人你一句我一句,意思全是这个。

    黑月惊讶的看着这群主管,不解他们的脸色怎么越来越青了。

    “……”

    “就是啊就是啊。”

    主管们自己说自己在边上附和。

    黑月收回视线,想脱离震锐怀抱,却被震锐有力的臂膀抱住,无法离开。

    “就这要在我怀中,”震锐声音轻柔如春风。

    主管们看着震锐如此,果然不习惯,纷纷离开。

    主管离开,秘书进来。

    黑月觉得秘书看她的眼神怪怪的,可她又不能凭白无故的问。

    震锐井然有序的将工作分配下去,秘书拿笔快速记录,然后离开。

    黑月见震锐把工作都分配出去了,便好奇的问:“那你今天要做什么?”

    震锐伸手宠溺的勾勾黑月的鼻尖:“当然是陪你。”

    “……”黑月愣了下,心,涌出感动,注视着震锐,她说:“工作才最重要,我……只要能呆在你身边就可以了。”

    “别说得那么委屈,”震锐心疼的伸手,将黑月抱紧,用空出来的右手,托起黑月的下巴,低头吻了吻黑月的唇。

    “没有,我怎么会委屈呢?”黑月动容的看着震锐,眼泪含在眼眶:“我感动还来不及呢。”

    “我不要你感动,”震锐板起脸。

    黑月僵起身、体:“……”

    见黑月如此,震锐忍俊不禁的笑指黑月心脏部位,说:“我要这个。”

    知道震锐是在逗她,黑月想到自己刚才的认真……“轰——”脸瞬间如爆、炸一样炸红,黑月嘟起嘴:“放开我,我不要继续呆在你怀里。”

    震锐眼神意味深长的看向前方,用力抱着黑月:“小朋友,要听叔叔的话乖乖哦。”

    “……”震锐又在逗她,黑月低头。

    黑月并不了解,震锐在别人面前并不是这个样子,是扑克牌脸,根本表情,更不会流露任何情感,唯独在黑月面前,才这样。

    “对了,怎么不继续睡?突然醒来?”震锐低头,看着黑月。

    黑月不敢说,她又梦见一个不属于震锐的背影的男人的背影,而她告诉自己选择震锐,可就是忍不住追,结果又是扑空,令她哀伤的醒来。

    见黑月透露出忧伤,震锐急忙伸手托起黑月下巴,仔仔细细打量黑月的脸:“……还有什么不能跟我说的吗?”

    “……”黑月回神看着关心自己的震锐,犹豫了下,最终还是选择说出来:“我梦……”

    南宫集团总裁办公室内——

    知道一切原由的南宫杰,虽然气南宫镜,却忍不住担忧他。

    “你够了?你这样伤害自己,想证明什么?”南宫杰看着已经五天五夜没休息埋头工作的南宫镜,怎能不急?

    南宫镜视线专注在文件上,眼神依旧是炯炯有神,可脸色却一片苍白。

    原本应该恢复的伤,却比常人恢复得慢,这不就是证明他没休息过的最好的证明吗?

    南宫杰见自己的声音没有传达到南宫镜耳朵里,忍不住冲上前,夺过南宫镜手里的笔和文件,可南宫镜不以为意,重新拿起桌边另一份文件和另一只笔。

    南宫杰看不下去,迅速夺过全部的笔,让他没办法签字。

    南宫镜这才抬头,锐利的鹰眸注视着与自己拥有同样鹰眸的南宫杰,不怒而威道:“把笔还我。”

    南宫杰回神南宫镜,大声道:“办不到!”

    南宫镜不想跟南宫杰冲突,于是拿起对讲机,叫秘书送新笔进来。

    秘书拿着笔才进入,就被南宫杰夺过去,秘书不知所措的看着南宫镜,南宫杰可是南宫镜最疼爱的弟弟,不是他能得罪的。

    “秘书,难道你不知道我哥已经多久没休息了吗?更何况他手臂上还有伤!”南宫杰用力的秘书说,希望他别在配合南宫镜的行为。

    “……可是……”秘书小心翼翼的看南宫镜一眼,说:“工作能让总裁忘记一些事,等过些日子就好了。”

    “就好了?”听到这三个字,南宫杰想笑,想到自己晚上见到南宫镜吐血的画面,忍不住轻颤,吼道:“他因为长期不休息,引至体内细小血管破裂吐血,你难道还想说让他继续下去吗?”

    秘书震惊的看向南宫镜,万万没想到竟然有这种事!

    “总裁你……”秘书想到南宫镜是为黑月让自己落得如此下场,忍不住愤怒的说:“有必要为一个女人如此伤害自己吗?难道这世界上女人只有她一个?”

    听到秘书这样说,南宫镜抬头,意味深长的回答:“世界上女人很多,但我只有她。”

    心,徒然一阵触动,秘书无法继续说下去:“总裁,我会把工作分配出去,请你好好休息。”

    “秘书,你可以回家休息了,”一听不让他工作,南宫镜立马作出反应。

    秘书咬牙,虽然很怕丢工作,但是凭他跟在南宫镜身后八年的情分,就算被南宫镜开除,他也要这样做。

    “好,”秘书将工作证放下,转身潇洒的走掉。

    南宫镜皱眉,他并没有要开除秘书的意思,只是秘书不让他工作,不就是在折磨他吗?只要停下手上的事情,脑子里就会出现黑月的身影,黑月的一切一切如树根盘踞在他心里脑海里。

    锐入信将边。南宫镜想到黑月悲伤的脸,他伸手支着头,脸上显露出挣扎与痛苦:“都是因为我……”

    南宫杰看这样的南宫镜,于心不忍,但他必须休息,哪怕是用上安眠药也再所不惜。

    南宫杰拿一杯水,将安眠药偷偷的参在里面,放到南宫镜面前,说:“喝杯水,别再想了。”

    其实这五天不是南宫镜不想睡,只要他一闭上眼睛,黑月痛苦的脸就出现在他眼前,深深的折磨着他,令他不敢闭上眼睛。

    南宫镜毫不怀疑的拿起南宫杰送来的水喝下去。

    昏昏欲睡的因意袭来,脑海里黑月痛苦的脸,如海浪一样不停拍打着南宫镜内心,他皱眉,看向南宫杰:“你在水里放了什么?”。

    “一颗安眠药,”南宫杰诚实的回答。

    “你……”南宫镜悲怒,过去的画面,无法控制的浮现,飘过……顿时他心犹如上刀山下火海似的发出剧烈的疼痛。

    “我只想你休息一会儿,”南宫杰皱眉,不太明白为什么快睡着的南宫镜,脸色反而更新,双眼也变得无神,甚至像是灵魂要飘走似的?!

    当南宫镜睡着,南宫杰才明白,自己做了多么多么过分的事情!

    沉睡的南宫镜,嘴里不停念着黑月的名字,脸上……身上……全是冷汗……脸色渐渐发白,毫无血色,像生重病快死掉的人似的。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南宫杰痛心的感叹,南宫镜的情况,不容乐观,于是他叫来医生和看护守在南宫镜身旁。

    南宫杰有些怕南宫镜就此睡去,果然,如南宫杰所想,安眠药效果已经过了一个星期,南宫镜还是没醒!

    时间不知不觉又过了一个星期,南宫杰再也忍耐不住了。

    天空,下着大雨,南宫杰什么都顾不了,冲向震锐的别墅。

    站在雨中,南宫杰双手在颤抖,想到自己做的事,害南宫镜死去……颤抖的手就无法停止。

    佣人将落汤鸡似的南宫杰迎进别墅。

    大厅内,黑月正倒在震锐怀里,医生正在为她诊脉中。

    医生眼中闪过惊喜,恭喜的话还没说,就被抢白。

    “月!”南宫杰一见黑月,不顾一切扑上去。

    医生跟南宫杰说,南宫镜再这样下去撑不过一个星期了,害怕的全身颤抖。

    黑月不明白自己怎么了,看见南宫杰这样,心,一下子吊了起来。

    “月,哥哥快死了!”

    黑月吓得弹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