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的交易情人 > 第 124 章

    每一步都是鲜血

    一名临床医师拿着拿这个药品盒看了又看,表情有些凝重。

    慕立夏焦急的问道:“医生,这个药品是治疗什么的?”

    “这是一种治疗抗抑郁和安定类的药品,属于抗生素。在临床上我们一般从不用这种药剂,因为它--”

    “会怎样?”

    “长期注射这种药物机制,会导致人体白细胞低于4.0×109/l,在医学上这样也称为白细胞减少,久而久之就会造成白血病--”

    嗡--

    慕立夏只觉得一阵耳鸣,身体内所有的血全部冲到头顶。不敢相想,这一年来,梁俊伟给童童折射这种药剂之后,会产生多大的副作用。

    “我怎么这么傻,童童突然流鼻血,或许是因为天气干燥的原因,我怎么就这么容易听信梁俊伟的话,认为童童有白血病。如今,他给童童注射这些药剂,童童的白血病怕早已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慕立夏不晓得自己是如何走出医院的,可是事实再一次证明,不仅她是梁俊伟用来复仇的工具,就连童童,也成了他的一个棋子。

    突然之间,慕立夏有种发疯的冲动。童童那么小,还是个孩子,梁俊伟怎么可以下得了手。

    茫然中,她恨不得一掌掐死他,可是她又那般的无助。仔细想想,自己实在是太傻了,一直被他玩弄于掌间,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一整天,慕立夏就像一个幽灵一样游荡在这所城市,直到傍晚,她才回到那所公寓。只是,梁俊伟跟童童已经回来了。

    对于她的出现,梁俊伟似乎没有多大的诧异,依旧波澜不惊,倒是一旁的童童,看到久违的妈咪,瞬间眼泪盈眶的扑了过去。妈咪妈咪的喊个不停……

    “你怎么回来了?”这是见面后,他问她的第一句话。

    “我想孩子了!”

    梁俊伟没有接话,慕立夏又道:“我准备让童童一起回国。”

    “你不怕被苏浩发现?”

    “发现又如何,反正童童是他的孩子,这是铁证的事实。”

    “怎么?你打算让他们父子相认。”

    “我只是觉得,如果我的童童真的没救了,那我必须好好地珍惜他最后的生命,哪怕陪他死去。”

    梁俊伟还想说些什么,慕立夏没有听,直接抱着童童走进卧室,紧紧的搂着他,知道童童睡去。

    慕立夏靠在床头,看着夜空,回首那些往事,眼泪“啪嗒”的流了下来。

    *************

    我叫慕立夏,我来到澳洲还不到一个月,竟然意外的收到苏浩跟那个陆欣媛订婚的消息。

    我实在是太震惊了,一切都像一阵狂风袭过风暴风月一样,让我应接不暇,疲惫不已。

    苏浩订婚那晚,我把自己锁在阁楼里整整哭了一天,我真的不相信在我离开之前,苏浩跟陆欣媛之间是清白的。不然,他们俩怎么会这么早就订婚了。

    我哭了很久,眼睛哭肿了,泪也仿佛被我哭干了一样,怎么也挤不下来。

    凌晨两点的时候,我走出阁楼,准备去客厅的酒架找瓶红酒。

    可是,在我开门的那一刹,我看到梁俊伟静静的站在对面。

    一开始,我惊呆了。漆黑的走廊上,突然出现的人影,让我差点扯开嗓子大叫。

    可是,梁俊伟却一把扯过我的手腕,紧紧的搂住我,并在我的耳边轻柔的说:“我在你的门口整整守了一整天了,你知道吗,我担心坏了。立夏,为了那个负心汉,不值得。”

    我摇头,一个劲的摇头。

    可是,他突然用手捏住我的下巴,用一双憎恨的眼神看着我,“干嘛这么折磨自己,他苏浩算个屁,立夏,你要是觉得痛了,我可以立刻为你去杀了他。”名这用医夏。

    “可是我不希望他死。”那一刻,我毫不犹豫的说出我的心声,“可我,也不想让他过得这么安逸,我更不想让他整天跟那个女人在一起。”

    “我有一个办法让他们分开。”

    “什么办法?”

    “让他坐牢--这样,苏浩就跟那个女人分开了,即便那个女人选择等他,那也是几年后的事。可我敢担保,苏浩坐牢的这几年,他们俩都不会过得舒坦。”

    “真的可以吗?你想到办法了吗?”

    “嗯,相信我--”

    其实,梁俊伟之前的想法就是想让苏浩坐牢,让他名誉扫地。这样,苏老爷就会为了苏家的声誉,就会想起他这个私生子,或许就有机会让他重返苏家。

    只是,事情的发展并没有我们俩想想的那么顺利。

    我们调查过。

    苏浩虽然跟陆欣媛订了婚,可是苏浩依旧每天嗜酒成性,醉烂不已。而陆欣媛因为放心不下苏浩,就每天跟在他的身后,紧紧的定住他。

    依照梁俊伟的安排,我偷偷的来到大陆,找到了一个叫卢新的男子。

    这个卢新很爱他的妻子,可是她的妻子得了坏血病,需要一笔很大的资金给她的妻子治病。

    因为没有钱,他甚至卖掉了自己的一颗肾,可是拿在手里的那十几万依旧不能解决燃眉之急,妻子在医院做了几次血透析那些钱就花尽了大半。

    我就是看重了这点,才找到他。我对他说:“我给你五百万,买你一条腿,你愿意吗?”

    卢新问我理由。

    我说:“我有一个仇人,我想让他坐牢,所以希望你配合我演一场交通事故。事成之后,我会再给你2百万,我想这七百万应该足够给你妻子换肾和你们这辈子的生活支付了。”

    卢新想了又想,最后还是抵不过金钱的you惑,答应了我的要求。

    第二天晚上,苏浩依旧醉醺醺的开着他的跑车,去酒吧喝酒,之后还是在原先的路线反回。

    我让卢新守在一个有电子眼的地方,当苏浩路过的时候,他就走上去。

    精心设计的事故还真的发生了。

    苏浩因为喝酒太多,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撞了人,油门踩得很大,直接从卢新的左腿上压了过去,而且没有停车。

    我只听到车厢内的陆欣媛一阵惨叫,估计是吓坏了。

    我仰头看了下对面的电子眼,“呵呵,苏浩,撞了人,还逃逸,你这次牢饭是吃定了。”

    卢新躺在地上一阵惨叫,我快速的跑过去,并拨打120急救,然后就离开了。

    经过那场车祸,卢新的左腿粉碎性骨折。

    只是,当卢新在法院提前刑事诉讼的时候,我彻底的愣住了。

    来自首的人,不是苏浩,而是陈兆波--

    原来,那天晚上,苏浩将车开回家后,直接倒在床头就睡了。他还真的喝大了,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撞人这事。

    陆欣媛将车开进车库,自己从浴室里搬来水,把车上的血迹冲的一干二净。

    之后,她又自己开着车回到事故发生地点,发现事故周围拉起来警戒线,那里不仅围满了警车,而且救护人员正在帮卢新进行紧急抢救。

    看到这个场面,她彻底的惊呆了。她担心苏浩会吃官司,会坐牢,于是就走过去,准备自首。

    只是,她往前走了没几步,就被一个人扯住了手腕,抱在怀里。

    陆欣媛刚要尖叫,却被陈兆波用手捂住了嘴巴,“是我--”。

    听到他的声音,陆欣媛瞬间镇定了许多。但是,眼里依旧满是惊恐。

    陈兆波问:“你要干嘛?”

    陆欣媛的眼里满满的全是紧张,“我已经怀了苏浩的孩子,我不能让孩子的爸爸坐牢,这样苏浩的一生都就毁了。”

    “那你想怎样?”

    “我是孕妇,我替他去坐牢,我想警察一定会对我照顾的。”

    “你疯了?”

    “对,我就是疯了,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他了,我不能让他坐牢,不能。”

    “可是你也不能替他,你有为自己想过吗?将来孩子一旦知道自己母亲曾经坐过牢,你觉得他会看得起你吗?”

    “可是我没有别的选择,苏浩的事业才刚刚起步,这场事故只是一场意外,我不能让它把苏浩给毁了。你放开我,我现在就去自首--”

    “媛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为了那个男人不值得。”

    “你放开我,放开。”

    “媛媛……我替你去,成吗?”

    陆欣媛彻底的愣住了,“你……”

    “对,你是为了苏浩,可我是为了你。我不能让你去坐牢,好好照顾自己,记得要幸福。”

    就这样,陆欣媛回到家,第二天就在报纸头条上看到陈兆波撞人的消息,紧接着法院就将这个案子悄无声息的给结了。陈兆波背叛了5年……

    没过多久,陆欣媛就跟苏浩结婚了。在这期间,陆欣媛一有时间就去监狱探望陈兆波。

    而我就派人将陆欣媛跟陈兆波之前是恋人的消息告诉了苏浩,还将最近这几天陆欣媛出入监狱的照片一同送给了苏浩。

    在我的指点下,苏浩果真误会陆欣媛跟陈兆波旧情未了,他们之间就此产生了隔阂。

    据可靠消息称,苏浩甚至对陆欣媛大打出手,害的陆欣媛六个月小产。之后,苏浩就很少回家了,每天在外面花天酒地。即便是回家,也会带着别的女人回家。

    他们之间的感情,在我的挑拨下,算是彻底的给毁掉了。

    可是,苏浩不爱陆欣媛之后,我却一点都不快乐。因为苏浩每天都在不同的女人之间徘徊泄yu,那只不过是他“报复”女人的一种手段。我知道,他的心已经彻底的被掏空了。

    可是,我还来不及忏悔,就意外的收到陆欣媛去世的消息。

    柳妈告诉我,说陆欣媛是割腕自杀,可是我感觉,是我逼死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