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冷宫强宠,废后很萌很倾城 > 第 139 章

    没心没肺

    伸手拢了拢自己单薄的身子,脚禁不住朝紫曦宫的方向走去。

    ***锦绣宫***

    瑾妃看着那抹渐渐走远的身影,晶莹的泪随即收回,嘴角露出了一丝轻蔑。

    身边有她的贴身婢女走上前来,皱眉道:“娘娘,您怎么就这么轻易就把她放走了?”

    瑾妃轻刮了那婢女一眼。“你不懂!”她这次定要那佟雪颜永无翻身之地!

    她害得她小产,自己怎么会放过她?手中的丝帕被她撕扯着,长长的指甲陷进了掌心,只听得“撕啦”一声,那丝帕瞬间裂开成两半。

    扬起了手中的丝帕随处一丢,那丝帕在空中旋了一阵,随即落在了地上。美目流转。“馨儿随我去趟锦华宫。”

    被称为馨儿的婢女应了声“是”。

    雪颜经过锦华宫的时候,忍不住停住了脚。里面的灯光微亮,她隐约能猜出,里面那案上堆满的奏折和那个正低头审阅的人。

    那人即使受了伤,仍是不忘记拼命工作的。

    自从这位年轻的帝王登基以来,政绩便不断。他仅仅用了不到四年的时间,东陵的国土便扩大十之有三。

    他对内提倡文武兼修,实行科举制。对外倡导农民耕作,开荒种粮。此外,还加强了对商人的重视,允许各国商业贸易往来。

    不得不说龙天陵确实是个明君,不管他对父亲对自己怎么样,但对天下的百姓来说他的确是一个好皇帝。

    站立许久,忽听高墙之内隐隐有声音传来。“皇上有令,即刻封锁城门活捉废皇后……”

    雪颜收心神,快步离开了那处,急速朝紫曦宫的方向奔去

    一路躲过了那巡视的侍卫,雪颜捏紧了手中的物件,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紫曦宫里黑灯瞎火的,似乎一个人都没有。在经过那扇门时脚步微微一顿,虽然她在上一次受了极重的伤,但听觉不坏。她依稀能猜测得出这紫曦宫里,埋伏着不少人。

    只是她不知道那些个人到底属于太皇太后还是龙天陵!原本她还想偷偷回去拿点东西的,看来她是无法进去了。

    瑾妃说若是自己不相信她,还能去找太后,太后一定会帮她的。到底是她糊涂,怎么把姑姑给忘了呢!虽说睿王被关押在天牢,但姑姑毕竟还是太后,要进入天牢那也不是什么难事!

    想着,脚步一旋随即往凤鸾宫的方向走去。可不想迎面撞上了一个人,雪颜定眼瞧去,面上一鄂,这人不是谁,正是内务府总管沈万青!心下懊恼!

    刚想装作没看见,却叫他拦了下来。

    雪颜立刻觉得头皮发麻,心里只暗暗祈祷着,千万别给他认出才好。“禀公公,奴才是瑾妃娘娘宫的,娘娘刚从寒池殿回来发现随身戴着的发簪不见了,谁知那簪子是皇上亲赐的怕到时皇上问起怪罪下来,这会儿便急着让奴才过来找找。您瞧这是瑾妃娘娘的手信。”

    雪颜胡乱编了个理由,然后从兜里拿出那副瑾妃给她的信物,献宝似地拿给了他。

    那沈公公上下打量着她,然后接过她手中所谓的手信,却什么也没说!

    雪颜心中暗想,该不会被他发现什么了吧?正想着,忽听他道:“抬起头让本公公瞧瞧!”

    雪颜微闭了眸,心想这下死定了,虽然和这个沈万青不常碰面,偶尔几次见到总是在极不合宜的情况之下。

    与兰妃婢女交手那次,他那时就跟在龙天陵身边。还有昨日夜里在陵墓中,他匆匆看她的那一眼,她的样子在他眼里一定很狼狈吧!虽然隔得远些,但她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目光里的同情!

    她想着如果被这位沈总管发现了自己,她还能逃得掉吗?一咬牙,算了,她豁出去了。立刻堆起了嬉皮笑脸,笑米米地看他。简直一副李全平日讨好皇帝的模样!

    那沈万青一愣,又道:“行了,下去吧!”

    雪颜心中雀跃,她竟然想不到她竟然成功了!

    告别了沈万青,雪颜一直朝前走去。脚步未停。

    她饿了一天,头有些晕,在锦绣宫里瑾妃让人端来吃食给她,她只道没胃口。其实她不是没有胃口,而是根本不稀罕那所谓的“嗟来之食”。可是现在真的好饿,而且很冷!

    她抖了下身上的雪,出来的太久,脚冷得有些麻了!她好想停下来休息一下,可是不能停的呀~她知道多一份停顿就多一分危险。

    太后姑姑知道她会去找她吗?她定然是知道的,她现在只有投靠她了呢!雪颜心里委屈又难过,想起爹娘,泪更是禁不住地就流出来了。

    雪颜仰头胡乱地擦去了脸上的泪,她才不哭!只有弱者才会流泪,她是想变强的。自父亲出事以后她发觉自己只想要变得更强,不单单能保护自己,还能保护身边的每一个人。

    脚踩在堆满白雪的石阶上,发出轻微的刷刷声。仰头望向那一片黑暗,依稀能够辨出太后姑姑的寝殿就在数步开外。眼看离太后姑姑的凤鸾宫只有几步之遥!身后便传来一声冷沉的声音。

    她缓缓地转过身去,然后看到了那个人!她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他一向最爱干净,可是现在他却连头发都不及梳,长长的发披散着,下巴冒出了青色的胡渣,双目赤红,眼里尽是血丝。虽然如此,但仍旧掩盖不了他给人的光华,那么的遗世独立。

    他问了她一个极为幼稚的问题,他说:“为何要走!”

    她想他和他的那位皇祖母要通缉她,难道她不想办法离开在这宫里等死嚒?可是她却一时回答不上这个问题。虽然是那么简单的问题她仍是不懂回答。

    瑾妃此刻就站在他身边,面色楚楚。他们看起来委实是男才女貌,一对绝世璧人。雪颜心中苦涩,有什么酸涩了眼睛,叫她强制压住。这一刻她或许可以肯定瑾妃的心思并没有她外表所显露的那么单纯!。

    就在瑾妃看她的那一眼,她深深切切地感觉到她眸中的憎恨。原来是她天真了。瑾妃到底是恨她的,但是这不怪她,是她傻!

    那天她问敏毓刺客的事,敏毓公主明显不知道刺客是谁,而瑾妃又怎么知道是睿王被关押住了?当时她也蒙着脸,根本没有人会知道睿王所救的人是她,而瑾妃又怎会说睿王因她而受困?

    难道事发当天,瑾妃就在现场?可是,这有一点解释不通。瑾妃那天明明也是出现在御书房院子里的,她关心那个人都来不及。如何走得开去理一个小小的刺客?!若不是她又是如何得知了那天睿王所救的那个人是她呢?

    她看到那人忽然捂住了胸口,然后看到瑾妃苍白的脸色。她低头和他说了什么,一脸关切。她微撇开了目光,忽地迎上了那双深如寒潭的眸。她想他是恨不能要将她杀了的吧?

    作为一个君王怎能容忍被人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忽略。龙天陵似极不耐烦她的沉默,咬牙切齿地又问了一遍。“为何要走,回答朕!”

    不容拒绝的霸道,她只是笑,她说:“走了不是更好吗?”

    后来他又问她是否因为睿王,连那女人最高的权力都不要的时候,她明显的感觉到他心中的介怀。

    他真的会介意吗?为什么?他早已心有所属,又何必纠结她心中所向!她没有否认,睿王确实因她受累,她如何能不管。

    他身边都是一群看热闹的人,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看她会怎么样死!

    她听到李全宣读了那道圣旨。“佟妃私自出宫,勾结乱党,意图谋害圣驾。今押入天牢,择日…问斩。”

    斩首嚒?雪颜听完那道圣旨,并没有太多的悲伤。她只是绝然的笑了。为什么还要悲伤呢?结局是早就想好的。反正是死,怎么个死法已经无所谓了。

    可是当他的手握在她喉咙的时候,身体还是忍不住颤抖。呼吸很紧,喉咙很痛,可是仍不觉心中的痛。

    虽然到处都很痛雪颜仍忍不住在心里破口大骂。龙天陵你果然是个没心没肺的主!手的女自绣。

    那次她被那西突太子挟持,若不是看到你肯我姐我卸下一臂来救我一命,姐姐我才不会为你挨上那一刀。

    那西突太子的那把刀明明是向着你龙天陵射去的,可是她那时候竟会不忍。她向他跑去的时候,由于脚步的偏离,替他挡下了那一劫。

    或许没有人会知道那一剑是朝着他的,可是她很清楚,西突太子的野心有多大,他不单想统治西突还想统治东陵,甚至整个天下!

    他若能成功射中东陵皇上,届时整个东陵大乱他便有机可趁。可龙天陵是什么人,他岂能这么轻易就让那人歼计得逞?他的武功深而不露,她向来清楚。

    既然注定那一剑伤不到他,那她为何不让他承自己一个情呢?所以她毫不犹豫地替他挡了!——

    农夫回老家了~~~更新可能会不及时,请亲们见谅~~~尽量能快点更新,只是家里忽然有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