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欢喜田园,我的小冤家 > 第 123 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 生事端

    旁边李庄头见二儿子没有跪下见礼,忙偏过头去看,这一看可了不得,自家小子那眼珠子直直地盯着东家夫人,而旁边那位爷,脸色已经黑了下来,于是连忙大力地扯了他一把,拽着他跪下。

    “死小子,小心你的狗眼,夫人跟前岂容你如此无礼?”他低骂一声。

    李二虎这才回过神来,脸上染上一层红晕,被他爹这一提醒,才知道这就是自家的东家郁夫人,忙慌慌张张地磕头跟着他爹和大哥喊了声:“小的李二虎见过爷和夫人!”

    采青自然是听到父子俩的话,并没有生气,端起茶来抿了一口,假装没有注意到父子俩的动静。

    顾卓寒脸色这才缓和了些,采青放下甜白瓷茶盏,看着父子三人,淡淡地问道:“李庄头,你这两个儿子多大了?”

    “回夫人,大虎十六,二虎十四了。”李庄头老实答道。

    “可曾识字?”

    “大虎只识得几个字,二虎上过一年私塾,倒会得多些。”

    “哦?是吗?”菜青来了兴趣,这乡下能识字的可不多见,转头看向二虎,问道:“二虎,你会些什么?”

    二虎很想证明自己,听她这样一问,急急地大声道:“回夫人,小的读过三字经,百家姓,还有千字文!”

    采青觉得有些好笑,这孩子的表现欲挺强的,点点头道:“不错不错,会算账吗?”

    “会的会的,家里种了点菜,每次都是我上街去卖!”

    采青对这个老二很是满意,将来可能派得上用场。又问了他几句,果然能说会道,看来他刚才所言还是谦虚的了,这孩子挺不错。

    “以后让他去见周管事,跟着学学,如果合适的话,以后这庄子上的账目就让他做了。”

    二虎激动起来,他一直不喜在地里干活,若是能进账房做事,那他往后就不用做那些又脏又累的粗活了。

    说了阵子话,采青让李庄头一家退下,王妈妈就过来问:“爷,夫人,晚饭已经做好了,要摆在哪里?”

    采青此刻有些累了,不想挪动,看了眼顾卓寒便道:“就摆到前面来吧,另外把庄头和田里的管事们聚集到一处,送一桌席面过去,丫鬟婆子们也置一桌。”

    “爷已经吩咐过了,刚刚送过去了。”王妈妈笑米米地道,“那些管事们高兴得像过节似的,都说爷和夫人菩萨心肠,比之前的东家好了不只一星半点。”

    王妈妈很是高兴,自己侍奉的主子都是慈善之人,这都是良善的老祖宗遗传下来的呢,以后他们会更显贵,自己也老怀安慰了。

    “这里没有外人,妈妈也坐下来吃吧!”采青忽然道。

    王妈妈一惊,连忙摆手道:“不可不可,主子面前哪里有奴才们的座位?不可乱了规矩!”

    “妈妈,这里又没有旁人,还有喜鹊也一起来。”采青没有那么多的尊卑观念,但王妈妈和喜鹊说什么也不肯,对于她们来说,主子就是主子,奴才就是奴才,这一点,喜鹊也学了个十成十,就是不肯入座。

    最后顾卓寒笑着道:“好了,你强拉着她们也不自在,这样吧,这一桌子菜只我们两个也吃不完,将这道辣子鸡丁和蟹肉撤下去,给你和妈妈加菜了。”

    二人连忙谢恩下去,搬到外面的矮桌上吃起来,还有两个仆妇,两个小丫鬟和灶上的一对母女俩,也热热闹闹地坐了一桌子吃起来。

    采青瞥了眼顾卓寒:“懂得倒蛮多的!她们也是一番好意,你不是挺喜欢吃辣的吗?”边子把头得。

    顾卓寒夹了个鸡腿放进她的碗里,好笑地看她:“我吃了你还不得眼馋得慌?我问过郎中了,你不能吃辣,还有蟹肉,性寒,你不能多吃。”

    “唔~”采青脸微微一红,前几天她觉得口里没有味道,想让厨房做些开胃的菜,其中就有这道辣子鸡丁,刚动筷子,顾卓寒回来了,二话不说就命人撤了下去,害得她好生下不了台,还跟他怄了一晚上的气呢。最后他使出了“顾氏家法”,不得不迫使她投降了。

    这些事情,没想到他都还记着呢。采青瘪瘪嘴,小心眼!

    顾卓寒也不管她,只是不停地往她碗里夹菜,采青小声抱怨:“你这是要将我养成母猪吗?”

    “母猪?”顾卓寒愣了片刻,笑道:“好啊!一生就是一窝,省得你一个一个地生,我看着都提心吊胆!”

    “顾卓寒!”采青涨红了脸,可是这母猪是她自己说出来的,于是索性抓起那块鸡腿塞到他嘴里,狠狠地道:“食不言寝不语,这些古训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还让她生一窝呢?真把她当母猪了?

    顾卓寒享受地啃着那只鸡腿,不停地朝采青眨眼睛。采青干脆不看她,闷着头扒饭。

    里面嬉笑声传到外面,庄子上几个仆妇从未见过那家夫妻是这样相处的,不由竖着耳朵听里面的动静,等里面没有了响动,悄悄地窃窃私语起来。

    “这位顾爷真是好脾气,把媳妇儿都宠上天了!”

    “是啊,要是我家那口子,敢这样说话,还不一马鞭招呼过来,声儿都不敢吭!”

    “得一个这样的女婿,夫人家的祖坟上冒青烟了!”众人不无羡慕地小声附和。

    “王妈妈,顾爷和夫人在家里也是这样的?老夫人都不说什么?”一个容长脸肤色有点黑黑的仆妇大着胆子开了口,她家男人姓马,也是给庄子上赶马车的,就是她说得罪了她家男人就要吃鞭子的。

    王妈妈脸色一沉,没有说话,只是正了正身子扫了几人一眼,众人意识到她不高兴,连忙低下头吃饭。

    可是毕竟憋不住好奇,过了一会儿肚子填得饱了,又有人说起来。

    “也不知道夫人是不是个好相与的,若是哪家姑娘跟了两位好主子,定然能得大造化。”那个容长脸马婆子又低声说起来,显然是有些顾忌王妈妈,几乎是贴着旁边妇人的耳朵说的。

    那妇人正是厨房里的厨娘,她看看自己低头吃饭的女儿,水葱似的,刚好十四岁了,正在相看人家呢。庄子上有两个年轻的小子,但她又看不起他们奴才的身份,李庄头家倒是脱了奴籍,可是人家两个小子有本事,李庄头眼界极高,想要替儿子说个出身清白的姑娘,看不上葱花,倒是他家二小子对葱花有点意思。

    眼珠子一转,今儿莫不是个好机会?于是轻咳一声,扯了扯自家女儿道:“葱花,去看看早上煨着的香菇鸡汤好了没,快给爷和夫人送过去。”

    那叫葱花的女孩立即站起来往厨房跑,微低着头,脸色有一丝可疑的暗红,明显是听见了刚才那两个妇人的话。

    王妈妈只觉得忍无可忍,原想着爷和夫人都吩咐过了,对庄子上的底下人都随和一些,没想到这些人蹬鼻子就上脸,不提点提点,还真当自己是一盘菜了!凭一个庄子里的奴才也敢打爷的主意,这还有没有点规矩?

    撂下筷子,王妈妈沉声道:“马六家的,葱花娘,爷和夫人虽是和善之人,可是咱们做下人的,这脸面还是要讲的。哪有主子在里面用饭,下人却在外面吵吵嚷嚷,以后要记住分寸!”

    “是是是,妈妈教训得极是!”两个仆妇面上堆着笑,王妈妈是夫人跟前得力的,她们不会轻易得罪。

    “哼,那就好!”王妈妈也不再多说。

    那葱花很快从厨房出来,端了个很大的盖碗,里面盛的正是煨了两个时辰的香菇鸡汤。

    喜鹊见她进来,脸色臭臭的。方才那几个婆子说的话她就很不舒服了,不过有王妈妈在,她一个姑娘家不好说什么,这会儿见葱花果真端着鸡汤要往里面闯,立马从位子上站起来。

    “喜鹊姑娘,你怎么不吃啊?”葱花娘忽然叫了一声。

    喜鹊回头瞪了她一眼,有其母必有其女,这婆子真可恨!

    踢了凳子就离开了座位,葱花已经抬手掀开帘子,就要跨进门槛了,喜鹊低喝一声:“葱花你给我站住!”。

    葱花被她这一喊吓住,连忙加快了脚步,喜鹊大步走过去,伸手就要夺她手中的盖碗。

    “哐当——”不知是谁不小心,盖碗掉在地上摔得粉碎,汤水溅到两人身上,同时惊叫一声。

    外面几个人连同王妈妈,都向这边跑来。

    “葱花,我的儿,你怎么样?”葱花娘一把推开喜鹊,抱着女儿就叫起来。

    喜鹊一时没注意,被她推了个趔趄,脚上被鸡汤泼了,这下痛得不行,冷汗都流出来了,不由得倒吸一口气。

    “喜鹊姐姐,你干嘛推我?”葱花被烫得不轻,眼里含了泪水,幽怨地看着喜鹊。

    “来娘看看,手都被烫红了!”婆子见女儿一双细嫩的手一片红肿,心疼地喊道:“我可怜的女儿啊……”

    “怎么了?当我们不在了吗?”采青眼看着眼前演这一场闹剧,沉了脸道。

    葱花娘连忙停了,几步跑到采青面前跪下,哭诉道:“求夫人替老奴母女俩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