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穿越小说 > 唐砖 > 烛龙的眼睛——能量守恒

烛龙的眼睛——能量守恒

    李二在外面和霸下战斗的昏天黑地,云烨和囚牛在长孙的羽翼空间里也同样厮打的不可开交。

    对于这个满嘴谎言的小家伙,云烨只想好好的代替他爹烛龙好好的教训一下。

    把自己老爹形容成一个刻薄寡恩不管儿子死活的吝啬鬼也就罢了,还装模做样的浪费了自己很多的水。

    李二吃米饭那是因为他需要一种心理安慰,长孙喜欢啄食大米那是因为她是凤凰,凤凰即便是神鸟她也是鸟,生活习惯是改不掉的,神话传说里凤凰喜欢吃竹实,也就是竹米,云烨已经在想办法把自己带来的竹子弄开花了,只要开花就能给长孙送一些竹米吃。

    囚牛这个小混蛋本就是神兽,依靠天地元气生活,应龙和白鹤童子比他还要低等也从来没有要过水喝,这家伙装扮的可怜兮兮的一定有什么阴谋。

    云烨现在一拳头能砸开石头,所以他一拳下去,瘦小的囚牛脑袋上就会出现一个大包,不过转瞬间就会消失,因此他打的很来劲。

    长孙皱皱眉头,两个家伙在自己的翅膀底下闹得不像话,不过这时候她没心思理睬,反正囚牛就是一个窝囊废不担心他弄出什么花样来,她这时候帮着李二观察霸下背上的那座小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蓝色的光芒化作一个个实质性的光团漫天飞舞,李二化作的黄金龙在蓝色的光团里飞舞,四只恐怖的爪子不断地从霸下身上撕下大块的皮肉来,这一点囚牛没有说谎,半龙对上真龙确实没有多少占便宜的地方。李二拼着挨了两记光弹,欺进霸下的身边,一只锋利的前爪牢牢地扣在霸下的脑袋上,炸雷一样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投降,或者死!”

    囚牛的小拳头奋力的向云烨身体上招呼。把云烨的身体敲得咚咚作响如同擂鼓一般,直到云烨一记重拳砸在他硕大的鼻孔上的时候,它竟然哇哇的大哭起来。

    他的哭声很古怪,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好听韵律,如果非要云烨做一个形容和认定,他一定会肯定的认为这家伙是在唱歌!

    “求求你。不要杀霸下,他是一个傻瓜,不会投降的,我说,我说。求你不要杀霸下!”

    这家伙根本就不是在为自己哭泣,而是担心李二杀掉霸下,这种明显带着艺术夸张的哭泣果然能够感染人,李二暴烈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说,再敢欺瞒,杀无赦!”

    战斗结束了,长孙的羽翼也就消失了,云烨非常狗腿的将满满一锅热米饭举到半空。李二探过一只爪子抓了过去,连锅丢进自己的嘴里,然后就把锅吐了出来。金黄色的巨大身躯看起来真的如同黄金铸就的一般,不愧是龙中的霸王。

    此时的霸下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凶恶,浑身破破烂烂的有好几处都是龙爪子抓出来的凄惨的伤口。

    囚牛抱着霸下的大脑袋依旧用带着音律的语句劝说兀自蠕动身体的霸下劝他投降。

    云烨没工夫理会囚牛说了些什么,满地都是霸下散落的肉块,云烨见他的本体是神龟,下意识的认为他的肉应该是难得的大补之物。必须全部收集起来。自己家里需要大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好东西就不该浪费掉。

    所以他用李二刚刚吐出来的那口锅检视地上的肉块。长孙见他收拢了一大锅,眼看着就要装不下了。那个羽毛变化的包袱皮就自己飞了出来,很快就把所有的肉块都包裹在里面打成一个包裹丢在云烨的身边。

    在囚牛不断地劝说下,霸下原本高昂的头终于低了下去,于此同时它的身体在不断地变大,相对的,他背上驮着的稷山也迅速的变成了一座绵延千万里的大山。

    囚牛带着颤音道:“我们很久没有见过烛龙了……”

    听了这句话,已经回归本体的李二和长孙对视一眼脸上的神色非常的难看,云烨也没有了刚才捡拾神龟肉时候的欢乐。

    四处看看,李二和霸下战斗过的痕迹还在,地上布满了深不见底的大坑,霸下背上的山峰也有好几处折断了,这样激烈的战斗难道还不足以惊醒烛龙吗?

    靠近山峰,人就越发的渺小,李二再一次化身黄金龙,巨大的身体盘绕在最高的一座山峰上,一声悠长的龙吟在群山间回荡,他这是在宣告主权,如果烛龙还在稷山,他无论如何都要出来应战的。

    主峰下有一个巨大的山洞,漫山游走的黄金龙毫不犹豫的一头钻进了山洞,长孙也化身五彩凤凰,追随黄金龙进了山洞,只留下云烨一个人背着一个包袱站在高山的脚下一言不发。

    “烛龙不见了,烛龙不见了,烛龙不见了……”

    囚牛咏叹调一般的歌声让云烨烦躁不堪,瞅瞅不怀好意的霸下只好坐在地上等长孙夫妇出来。

    等了很久,李二不见出来,长孙却飞了出来,两只爪子粗暴的抓住云烨的胳膊就把他也带进了山洞。

    进了山洞才会发现这座山洞到底有多么的大,烛龙为了营造自己的洞府几乎掏空了稷山。

    看到了一只巨蛇,或许是龙,有鳞甲,有爪子,但是铅灰色的身体上看不到半点生气,如同生铁铸就的一般。

    巨蛇的身躯非常的长,按照长孙飞行的速度来计算,当云烨看到站在一个山峰一样巨大的头颅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足足飞行了好几千里。

    李二背着手站在蛇头的前面,在他身体的上方有两个巨大的血洞。

    如果说这具尸体是烛龙的话,那么他的眼睛已经不见了踪影……

    “谁拿走了烛龙的眼睛?”云烨急忙问道。

    李二举起一只手重重的劈在烛龙的脑袋上,似乎凭空响起了一声巨雷。一个痛苦的声音夹杂在巨雷声中云烨还是听得很清楚。

    “一切罪孽归于我身……”

    这声音就像是一个疲惫的旅人,就像一个渴求得到饶恕的罪人,在绝境来临之前发出的无望的绝唱。

    “一切罪孽归于我身……”

    第二声和第一声截然不同,充满了光明,充满了悲悯,充满了赎罪之后的解脱。

    李二木然的说道:“这就是地藏自己去了无间地狱之后地狱依旧光明大作的原因。”

    长孙叹息道:“这就是地藏给自己争取的时间,他想借用肉身在人间显圣,作一番旅行,建立自己的道场,支应地狱光芒的就是烛龙的眼睛,如果烛龙活着,他的眼睛自然会永远的发光,如今烛龙死了,他的眼睛也只能发光数百年,现在,烛龙的眼睛之光就要熄灭了。”

    李二哈哈笑道:“从今往后,地狱里唯一能有光芒的恐怕只有你的小山谷了,我们好像只能躲在那里苟延残喘了。”

    云烨笑道:“没有那么惨,我们的皮肉如今变得强大无比,按照物种进化的规律来看,没有光,我们的眼睛就会退化,然后说不定我们的身体就会出现一些新的变化来适应黑暗的地狱。

    比如说蝙蝠的功能,比如说点灯鱼的功能,前者会发出一种声波来探测世界,从而使自己在黑夜中乱飞不至于碰到别的东西,后者脑袋上会长出一个发光体,自己为自己照明。

    生命是伟大的,不管是地面上的那些有血有肉的生物,亦或是地狱里这些只有灵魂却没有肉体的鬼魂,都会逐渐适应自己将要面对的严苛的环境。”

    李二笑道:“这需要漫长的时间。”

    云烨笑道:“在地狱里最不值钱的就是时间,不过听您说烛龙已经死掉很久,很久了,那么我们就该去问一个小骗子,到底是谁告诉他烛龙睡觉前所说的那一番话。

    这里面一定有古怪!”

    长孙叹息道:“烛龙死了,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云烨嘿嘿笑道:“其实是有的,囚牛自己并没有创造谎话的能力,我刚才才想通,他能说的话,必定是别人对他说过的,我很想知道欺骗囚牛的人到底是谁。

    另外,我们至少需要得到烛龙的眼睛,我们需要研究一下烛龙的眼睛自行发光的原理是什么,如果雷电能让烛龙的眼睛发光,地狱里不缺少雷电,如果在火山上炙烤能让烛龙的眼睛发光,我们就把眼睛放在火上炙烤,如果烛龙的眼睛需要幽冥气才能发光,我们就给他供应幽冥气也就是了,很早以前大唐人就发现能量是不灭的。

    能量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它只能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其他形式,或者从一个物体转移到另一个物体,在转化或转移的过程中,能量的总量不变。

    既然如此,我家里的玉牌能够如此,烛龙的眼睛估计也逃不脱这个规律,如果我们能够自己控制了光明,才算是真正的控制了地狱。”

    云烨看着李二夫妇大笑道:“事情到了这一步,我总算感觉出一点趣味来了,我总是认为,改造自然,创造自然才是最有趣味的事情,只有自己倾注了心血的东西,才是真正我们想要的东西,如果只是简单地重复,生命该是多么没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