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穿越小说 > 盛唐夜唱 > 尾声:岂言史书可当真

尾声:岂言史书可当真

    “今天带了一个新朋友来,这位李贤弟,他是自流求回来的,亦是史学同好。”

    华亭“谈笑楼”的雅间里,聚着十余个人,其中刚刚进来的两人里,年长的一位向众人介绍道。

    年轻的那位抱拳团揖:“诸位好,在下姓李,名纨,见过诸公。”

    屋里人起来见礼,态度都很亲和,他们这些人,都是历史爱好者,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在此小聚,大伙交流一些史家秘闻,讨论历史得失。

    “听闻今日诸位要讨论叶畅之事,后学不才,在流求颇见一些史籍资料,勾陈揽幽,得见一些如今人所不知的秘闻,愿与诸公分享。”在众人落座,有侍者奉上茶水点心之后,李纨迫不及待地说道。

    因地理位置之便,华亭如今已不再是初设时的那个小县,而是整个长江流域的龙头之地,华亭港也是如今世上最繁华的港口之一,其货物吞吐量,早在二十年前,便超过了北方第一大港旅顺港,十五年前,更超过了广州港。经济的繁荣,也带来了文化的昌盛,华亭拥有大学十二所,此前李纨就打听过,来此的这些人,都是在华亭有相当影响的人物,若得他们认可、举荐,他没准可以进入某所大学,将自己所得的历史真相,传播于课堂之上。

    在场诸人,都微笑着看着他。一个年纪比李纨稍大些的道:“不知是些什么史籍资料,还有,称呼叶公,即使不以贤祖、圣宗称之,也当以卫王敬呼…

    “你这是被洗脑了,那个篡位者,阴谋家,算得上什么贤祖圣宗,就是卫王,他也不配”李纨激烈地说道。

    众人互相交换眼色,都没有出声。

    此时距离叶畅去世,已经过去了六十年,民风开放,便是如今当政者,依然有人面刺其过,何况逝去六十年者。

    “李兄说的我不赞同,叶公终其一生,亦未称帝,他去世之时爵位,也只是卫王。贤祖、圣宗,乃是两代君王的追谥,说他是篡位者阴谋家,未免太过。”别人不作声,有一个人看不过去,他年纪与李纨差不多大,但说话却完全没有李纨的激烈,声音和缓,态度也温和。

    “你这亦是被洗脑之言,他的妻子当了皇帝,他的儿子当了皇帝,他的孙子还是皇帝,如今大唐之主,仍是他的血裔,这不是篡位,这是什么曹操亦不曾活着称帝,但是谁能否认曹操是篡位者?”

    这一点上,李纨倒是没有说错,寿安在当了二十五年女皇之后,在一次宫廷内部的矛盾中退位,她与叶畅的长子继位为皇。

    “执此言者,又是姓李,来自流求……你应当是李唐宗室后裔吧。”与李纨反驳的人似笑非笑地道。

    “我……我虽是李唐宗室后裔,但这与我批评叶畅是篡位者何于?”

    “全天下,也只有李唐宗室后裔,才会在这个时候还说叶公是篡位者。”那人笑了笑:“只是如今高祖、太宗、玄宗三位先皇,如今还在皇家祭祀之中,李氏后裔嫡脉,国家亦有优容——不知李家为帝时,杨氏先皇,是否还在太庙之内,而杨氏族人,是否仍受礼遇?”

    这话让李纨顿时红了脸。

    若说叶畅篡位,那么唐高祖的帝位,也是从隋朝杨氏的孤儿手中夺来的,那才是真正的篡位。李家对杨氏一直怀有猜忌之意,即使到了唐玄宗李隆基之时,仍然以此为由杀过不少姓杨之人。而现在的皇帝虽然已经姓叶,国号却仍以唐为号,李家的几位杰出皇帝,仍然在太庙中享受祭祀,李家子孙无论是经商还是出仕,都与叶氏一般,并没有太多约束。

    即使是乾元二十五年时,心怀不甘的李氏后人在李泌的暗中策划下试图复位,闹到寿安女皇退位的地步,叶畅也不是将之斩尽杀绝,而是以其未至人死伤为由,从宽处置,将李氏中参与密谋者流放流求。

    “李氏流放流求,叶公宽厚仁慈,心念旧情,可见一斑。”有人道。

    “你们还是被洗脑了,流求是什么地方,海外荒岛,瘴疬之地,叶畅如此,分明是不怀好意……”李纨试图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攻击叶畅。

    “不对,此前流求虽是流放之地,但叶公之时,先后有四次人口涌入流求的浪潮。第一次是寻金热,那一次有一万多人涌入流求寻找黄金;第二次是设流求府时,约有三万人进入流求;第三次是在流求建橡胶园,此次涌入者足有八万;第四次是最近的一次,流求设郡治,又有四万余人入流求。加上自然人口滋生、流放的犯人,乾元二十五年时,流求在籍人口已经有三十万以上,比起开元年间黔中道人口都要多。”与李纨对辩之人道:“当李氏入流求时,流求已经不再是蛮荒之地了。哦,方才我所引用数据,可在《大唐人口变迁》一文中得见,作者是柳宗元。”

    李纨没有想到,对方对于详细数据是信手拈来,一时之间,不禁无声了。

    在场的诸人里,有善意地笑者,也有露出不快神情者。顿了顿之后,李纨想起一件事情,冷笑道:“便是再多理由,也改不了叶畅为国民之贼的事实

    “这倒是奇了,叶公当政四十年,自乾元元年至乾元四十年他自请去相,这四十年里,大唐人口从九千万增到两万万一千万,疆域北至北海南及占婆罗,新罗、渤海与土蕃纷纷献土内附,百姓平均寿命增至五十九岁,在乾元三十年普及五年制初小教育,每人口二十万便有一座医院一所中学……”与李纨辩论者又是一连串的数据引了出来,末了道:“为国民之贼若为成这模样,真不知道古时圣人会是什么模样了……哦,对了,高祖、太宗与玄宗,岂不是连民贼都不如?”

    “哼,你说来说去,不过是被朝廷编造的数字蒙骗了,哪里有那么多的增长,况且便是有些增长,也不过是因为人口自然增长而造成的财富增加,与叶畅何于?我只知道,他自家富甲天下,天下财富,半数都属于他私囊之中。当初他分明是造出玻璃,却诳骗产自傲来国,如此骗子手段,官修史书都无法隐讳,你还为他洗地?”李纨驳道:“这一个坑蒙拐骗出身之辈,所作所为,必是为了骗人”

    “你说的玻璃之事,是事实,叶公富甲天下,是事实。”这一次不是那个年轻人出面与之辩驳了,而是另外一个年纪稍长者,大约是见李纨这模样有些不顺眼,他不紧不慢地道:“只是你却忘了,叶公并未将这些财富藏起来,而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方才顾贤弟所说的医院、学院,尽来自于此,除此之外,大唐三纵三横六条铁路主于道,其资金亦来自于此,其余修桥铺路,养老育孤,更是许多来自于此。哦,我记得乾元十五年前,叶公制定了二十年扫盲计划,决意用二十年时间,令成年百姓,无论男女,皆识字能算,这笔开支,亦是来自于此。另外,从乾元二年开始,叶公就在不停地将自身产业国有,基本上每一个产业他做大了,便将之献与国库,如今安东钢铁、旅顺船舶、岭南糖业、四海轮船、北海机器、华夏织造,还有安东银行,这些产业可都是叶公捐给国家的”

    “这些原本就当属国家,叶畅窃取其利达数十年……”

    李纨还要强辩,看到众人一脸似笑非笑的讥嘲模样,心知这个问题再辩下去,也只是无理取闹,没有多大意思。在座之人,包括他自己,其实都很清楚,叶畅能将富可敌国的家产捐出来,而不是全部留给子孙,这其中大气魄,便是古之圣人,亦难匹敌。

    他心念一转,情知不拿出点真的内容是不成的。

    “你们看的,都是官方所做宣传,其实是用来洗脑的,你们要知真相,唯有寻那些有良知的历史学家,从他们那里,才知道叶畅此獠思谋之深、着眼之远。我这有本书,建议你们去看看,《注事未必如烟——卫王亲募秘谍回忆录》,写此文者,乃是叶畅安插在长安的一个秘谍,他受叶畅鹰犬,在日本制造了数万人屠戮的卞平所辖,亲自策划了挑动李亨、安禄山之乱,还有废帝李俅之乱——这些人的倒行逆施,尽是叶畅背后策划,他才十余岁初入长安时,便曾杀害当时公主府的管事”

    李纨说得热烈,起身手舞足蹈,神情万分激动,仿佛是发现了什么重大的历史真相一般。但他发现,自己的热情换来的却只有冷场,他滔滔不绝地说了好一会儿,却没有一人回应。

    把他带来的那个朋友拉了他一把,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李纨却觉得,自己总算是能震住诸人,哪里肯停。若说最初他是想利用这些人打入华亭史学界,那么现在,他已经觉得,这些人被“洗脑”洗得太过,需要他这个深知真相之人来指点迷津了。

    “诸位,要多读书,不要只看那些官方给你们的史料,那些东西,都是造假了的唯有多读书,才能揭破这些谎言,才能发现历史的真相,不至于被人蛊惑”

    “咳,说起历史造假,太宗皇帝看起居注,开了一个极不好的头啊,倒是叶公,虽然组织人编史,却不曾过问过起居注吧?”与李纨对辩那人轻轻咳了一声道。

    “你……你不要转进,我们说的是这本书揭示的历史真相,不是太宗皇帝,与太宗皇帝没有任何关系”李纨气愤地道。

    “你是说《注事未必如烟——卫王亲募秘谍回忆录》此书吧,卢杞所著,对不对?”与他对辩之人似笑非笑地道:“不好意思,我也看过此书,而且,我还看了《从渔夫至秘谍——卞平传》、《杜鸿胪自传》、《长安梦华录》,哦,还有最重要的一本那几十年史的书《盛唐夜唱》,其中对卢杞其人,都有交待。此人根本不是叶公秘谍,他乃是叶公政敌,所谓秘谍,不过是叶公当政之后他为自己涂脂抹粉之语。对了,此人还有一本书,名为《至圣宣道录》,只不过他化名卢木子,其间对叶公吹捧之肉麻,就是官方文宣,都比不上啊。

    那人连说的几本书都比较冷门,但几个人物李纨大致都知晓,卞平是叶畅早期的秘谍头目,后来派到了日本,在乾元十八年的征日之战中,他带人火烧日本平京,屠戮甚重,二十余万平京百姓,死者逾万,余人亦多发为矿奴。如今日本国早已消失,变成了海东道四行省,当初战事,史籍中多有掩饰之言。

    至于杜鸿胪自传,乃是杜甫个人晚年的回忆录,记载了他与叶畅、李白、高适、岑参等人交往,特别是天宝至乾元年间一些重大的历史事件,比如叶畅在辽东的崛起、天宝十四年的民乱、天宝十五年李亨与安禄山的叛乱与败亡。因为杜甫的身份关系,许多事情都是第一手的史料,也被许多史学爱好者认为是信史。

    《长安梦华录》,李纨不曾看过,《盛唐夜唱》他倒是看了,可惜感觉平平。他见自己曝露出来的历史真相,竟然是对方早就知道的东西,心中羞恼,忍不住又道:“你们就是被洗脑了,所以才不信卢杞……别的不说,叶畅私生活甚为不检点,早年为求富贵,与奸相李林甫联姻,后来富贵易妻,遗弃李林甫之女,其行径,让人作呕”

    众人神情不免有些古怪,总与李纨对辩者,提起此事亦不能说什么。过了一会儿,有一个人慢慢道:“大伙知道,封某是自旅顺来的,我家在旅顺有数代人,有一件事情,一直没有对大伙说,我家曾祖,曾在叶公帐下效力,后来因为娶了我曾祖母,她是一个契丹贵女,故此去了军职。他曾有言,卫王壮年之时每年都要回辽东一两次,倒不仅仅是看看自己崛起之地,很大程度都是去见离缘了的前妻。我依稀记得,曾祖曾言,如今大唐十富家之一的辽东卫氏,便是卫王与前妻之后。”

    “辽东卫氏”这个消息,倒是让众人吃惊。

    李纨却涨红了脸:“胡说,你这是胡说,叶畅与其前妻分明没有后裔史书上明明载着的,他们无后裔而离缘”

    众人看着他,齐声道:“你这可是被洗脑了,岂可尽信史书”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