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修真小说 > 青帝 > 第二千五十八章 无怨无悔

第二千五十八章 无怨无悔

    叶青明悟这点,抚掌叹息:“我才发现自己喜欢敌被自己逼到走投无路,不得不自杀的壮烈……很好,更多些才好。”

    这样反复挑逗,明知道对方是想要自己暴露意图,元伶也忍不住最后再说话,就好像所有反派在滚蛋时都忍不住喊一声自己会回来的一样:“自杀是自杀,但只要不是形神俱灭,在概率上存在可能发生的事情,那最后一定会发生,唯一的条件是对自己有没有意义,只有寿命周期长才有意义……世界之心是已知寿命最长,比先天梧桐木、大荒铁树等等都要长……”

    芊芊皱眉:“你还可以说凤凰卵呢,或比世界寿命都还长,可是不醒来没有意义……难道你就一直沉睡下去?就算妹妹你权限压过夫君,也没有意义。”

    本源海里一片安静,再无回应,星核消失,似乎是融入了整个世界。

    哗的水浪,在轻轻震出了一层层细小的波澜。

    舰灵少女终于回到了她原最抗拒的出身,世界之心的泛意识,且如鱼得水,物我两忘,化入自然……所有高贵的死亡和低贱的死亡,在最后这一点化入自然,也许并无多少本质区别。

    …………

    紫色的光在世界本源里再一次绽放,潮水一样涌过界膜,垂降甘霖,化暴雨清洗净化大地上的菌毯残余,也弥补着黑洞留下的巨大空洞,山石水土,空气灵气,全涌现出来。

    只是植物和动物重新遍布,还要由大陆一半保存生机的区域慢慢迁徙。

    几道青色的流光在天空飞来飞去,青鸾她们在调整天罗地网的重新布局,还不知道世界正在发生什么。

    这是一个人的陨落,一个造物主的新生。

    但事情悲哀的是,她陷入了沉睡。

    “想醒来可以,多等一段时间吧,强到我能大东亚共荣。”

    叶青听多了封印魔鬼哪天封印破裂需要英雄拯救世界的故事,他所要的不是事后防堵,而是直接在元伶最自信世界本源权限上暴力破局!

    …………

    轰!

    一道紫色光柱自天空垂降,带来了新一股溢流,涌入世界本源海洋……这时对世界来说,还是战争阴影未消,非常短暂,最后仅剩一次进场机会。

    简单直白的对话在继续。

    “身份确证……青谨世界。”这一次接触世界本源,似乎智能化一点,直接判断出曾经记录过的合作对象,哪怕对方换了个分身马甲重开世界,在世界本质上都没有别样,询问:“战争?和平?”

    “先富带动后富,实现共同富裕。”叶青又开了个同样的玩笑。

    “注资确认?”世界本源的反应确实强了不少,能在模糊意图中领会出倾向。

    “确认……”

    叶青眯起眼,或这与伶的沉睡有关系,拉高了世界本源的基础智商,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完成初步校验接触,上层时空投射下来高能紫气,就涌入了青帝世界的海洋:“加注合作条款,仅提供世界晋升,用完了找我。”

    而上层时空青谨世界的能量来源,又源自芊芊。

    芊芊低首看了看自己手里巴掌大的星炉,小小星核在里面一闪一闪,又是来源于叶青手里,那不仅仅是窃取自方舟世界五十次溢流能量,还有后来叶青在黑洞盘面汲取了比元伶更多的资源——还免去了元伶那样控盘损耗,也就是说……

    “夫君你要压过元伶妹妹的五分之一比例?”少女的神情微妙,轻轻:“可即便那样,她也已沉睡了,又不知道你已完完全全压倒了她,就算压她一千万年都没有意义。”

    “谁说的,看着吧,压倒她的权限,她就好好歇着……”叶青淡定,也不在乎对方是否泉下有知。

    “夫君这样大手笔,用整个世界当封印来镇压一个人?”

    芊芊想了想,说:“那就雷峰塔倒,白蛇出世,这个世界哪天破灭……难道夫君决定将这个世界永远发展下去?”

    “哪有什么永远,又不是特意去追求救世,或灭世,一切顺其自然……哪天世界灭亡了,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就喊着分我一杯羹,在废墟上重新开始……”叶青拍拍手,表示没有压力:“别看现在是大海捞针遍寻不着,那时海枯石烂,水落石出,那时元伶份额就凸显暴露出来,星核与她的元神都会凝聚重现,那就是总清算时了。”

    芊芊抿嘴微笑:“怎么清算?没有世界本源支撑,她还可以躲在星核里,还是无敌啊……”

    “哪有真无敌?大星核和小星核一起放在芊芊你星炉里激发就好,正好那时遭遇危机,需要征调星核激活手里本命灵宝方舟……废物利用一下,用光星核里面的能量,等是抽干水塘,里面优哉游哉的鱼没有氧气还不出来蹦跳?芊芊你说我是把她红烧了好,还是清蒸了好?”

    “清蒸不好……等等,那是人家妹妹,夫君你问人家这个,真是够了。”芊芊怒瞪。

    叶青摊手,安静守着青帝世界的这片本源海洋,未来几百年,几万年,几百万年,甚至更长些的时间或都有事情干了,不会特意去想一个沉眠的人。

    但偶尔记得这样事情,还是非常有趣。

    片刻。

    “消耗已尽,注资确认?”

    “确认。”

    “增权完成……”

    过了会。

    “消耗已尽,注资确认?”

    “确认。”

    “增权完成……”

    又过了会。

    “消耗已尽,注资确认?”

    “……”

    叶青黑着脸色,转过去对芊芊:“我怎感觉自己在养一只宠物。”

    “对,你还想着以后哪一天怎么捞鱼出来,把她清蒸了,还是红烧。”芊芊没好气说,就差说这是你自己选的。

    叶青摸摸下巴:“晒干做咸鱼也行,咸鱼不能翻身,哪怕她运气再好,对吧?就当粮食备,养猪肥了待宰。”

    “打你……”

    命运长河还在奔流,世界在向上,向上,向上。

    …………

    一百年

    哗——

    应州南沧郡平寿县南廉山下的小院,青年推开了床帏,醒来时天还远远没有亮,但是见得白光映窗,寒梅开在窗前,映着天空飘下皑皑白雪,在窗前洒一片白光,映着月光。

    “夫君醒了?”一个少女在被子下探出首,淡紫色的长发散在雪白肩上。

    “嗯。”

    青年靠着床坐起来,拥着怀里少女柔软**看向外面大雪,夜色亮如昼,一笑:“原是下雪了啊……回想到了当年……”

    “很得意么?偶尔下来怀念一下故居是有意思,完事了还不偷偷回去,鸾儿今晚就在天上轮值……”

    “偷什么,就是要光明正大让她知道你是我的。”叶青神情不以为然。

    “好啦……”少女抓起床边的衣裙,眸子里闪过一丝微嗔:“你看,她真的扑上了。”

    脚步声在外面停住!

    “啪!”房门推开,一个少女冲进来,入目就看到,顿时怒气冲冲扑上去:“叶青——又和我抢帝君!说好今天谁都不占!你又偷着——”

    “喂,作青帝的男人,夜宿不是很正常,与你何干……”

    “咬死你——”

    过了会,小小院子幽宁,越过了大劫而终得到长久平静。

    青帝世界的故事在这里开始,在这里结束……不,不是结束,它在无尽时空能级阶梯旅程还在继续。

    叶青视线上升,越过云气,下方是漆黑大地,灯火星光一样闪亮,汇聚成长龙横亘整片大陆,越过大陆海岸线,更深东海,甚至黑水洋深处,远航舰群,还在捕捞着鱼群。

    有鲛人并不怕人,在浪涛里歌唱,声音婉转,似乎歌颂水域的王者,不时有银白色的修长龙影出没,是两个少女的轻笑。

    再目光所及,看见整个大地笼罩着龙气,及至帝都,以前不一样,隐隐一层青气,现在化成浓郁青云。

    云中一条青龙盘着欲眠,正是青汉气相。

    “所谓青龙,就是青汉本身。”

    “国家机器作战,才会显出进取之相,现在天下承平,四海安宁,龙相自是昏昏欲眠,可龙气氤氲,浓郁远胜早期。”

    “隐隐钟声,是第三代皇帝登基罢?”

    叶青一笑,胜利后,任命叶真为太子,自己再担任了十年皇帝,而叶真为皇帝九十年退位。

    下面就是凡人的皇帝了。

    青汉已经统治世界,世界并不因这事本身而变得特殊,就过去许多个普通族群骤起骤亡一样,要很久很久才能看得出不同。

    叶青的视线透过大地,隐隐通向世界暗面黑水的涟漪,安静无波,并无多少沉积。

    视线投向天幕,夜空中悬挂着两轮月亮,恰是芊芊过去梦中那样,一轮皎洁银白,一轮纯浓如乳,正是高悬青谨世界——源自内部隐藏不显的方舟母舰。

    这艘战舰已给叶青修改面目全非,藏在青谨天里,看上去只是庞大的宫殿,天庭的象征。

    除了常驻方舟内廷青脉十大天仙,没有人知道叶青的这件本命灵宝,让它能轻松摆脱青帝世界的引力,正在新一轮陨石远洋捕捞中回归,带着四面八方云集星舰和仙天一起归来输送陨石提供世界之心消化。

    经过黑水、下土、地上龙气、天庭转化,化成了资源,大部分滋养世界进入种田环节,小部分由仙人采集者分配,还有部分是方舟自行消化,天庭统治中心已转移到了方舟,不再现于人间。

    并不依靠叶青手里仅存的那一点小星核……那是用来某一天克制元伶。

    也不是暗中修复完成的五莲圣山母巢,也不是某颗栽培在莲池中的青色莲子——它们已洗去了一切印记,烙印上叶青印记,哪一天需要时……战争烈度到失控时,需要这样一只猛兽。

    五莲仙族的特性并非没有意义,哪天要是在这片蛮荒陌生空域中,受到了敌视和包围,叶青会很乐意放出大杀器。

    但这些并不可依靠,一个世界需要常规稳定力量来可持续发展。

    方舟天庭、青制汉运、下土黑水,这是三匹挽马拉动着马车,牵引世界上升。

    于是方舟宫殿现在名‘青乾宫’,理所当然放在青谨天里,取代过去道门紫宫,而成世界统治的中心,让人唯一奇怪是——这个天庭主宫,常年随着青谨天飘荡在世界外带头捕获陨石。

    而里面最值得说的就是一群特殊的少女——人称舰灵少女。

    颇有些天子守国门的意味。

    “青谨陛下作风真很独特……与大劫前所有文献记录都不同,这样道行,难怪成整个世界的主宰。”

    “那自然,目前仅剩的至境帝君。”

    “不过要是哪天帝国崩塌……会不会导致境界跌落而无法压制天仙?”

    说话的仙人有些忧虑,语气听来向着叶青,明显都是汉臣出身新仙人,但目前最多也只到真仙,并不知道主君早超过这个境界。

    除了他们,还有一些五脉存留上一世代地仙,在世界内部永远无缘天仙,他们只有去外面世界寻找机会。

    且条件也很苛刻——锻造仙天,围绕世界!

    青谨天,就是带头这样做,连统治核心天庭都带出了世界外,无人可以指摘。

    仙天一接入世界,就会大肆汲取资源,增加世界负重和减少资粮,这种分配,其实某种意义上是参考道天方舟。

    不过世界大清洗过去百年,现在没有仙人听过道天和方舟了,一切淹没在历史的长夜中。

    在整个凡间的大地上,更没有人知道,有这样一群人,在长夜里默默守护世界的安宁,没有人知道叶青未雨绸缪,没有人知道这世界本身就是雷峰塔一样镇压着某种底层时空难以消灭的力量,更没有人知道虚空阶梯一路攀登的凶险。

    和平,并非理所当然,而战争,时刻准备着。

    叶青目光扫过芊芊,扫过曹白静,扫过江子楠(貂蝉),扫过龙女姐妹,扫过别的自己女人,扫过女娲她们,扫过名臣良将,扫过青汉,扫过下土,扫过世界。

    “想起来,多么坎坷的过程。”

    “今天,我的传说拉下了幕。”

    “可我无怨无悔。”

    ————

    全书完

    这本书完结了,既放松又遗憾,完本后会休息一段时间,在公众号上写点番外,并且发布新书信息,至于公共号,微信搜索荆柯守,木字旁的柯就行,然后添加,关注就行,感谢各位的支持!

    下本我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