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媚术撩情,总裁求复合 > 第 160 章

    44  一物降一物(大结局)

    凌心悠醒来的时候,恰好见黎轩从外面走过来。

    他迈着稳健的步伐慢慢走到她的身边,大掌伸出覆在她略显冰凉的小手上,“刚才徐姨来给你诊断过,她说你怀孕了,让你多休息。”

    “怀孕?”她刚刚醒来,就听到这个震惊的消息,一时之间,她根本反应不过来。

    他轻轻点头,握紧了她的小手,“嗯。”

    得到这个肯定的答案之后,她的心情非但没有被欣喜覆盖,反而愁云惨淡起来。

    有了前车之鉴,她不得不顾虑一些东西,她不无的担忧的说,“我刚才好像晕倒了,会不会对腹中的宝宝不利。”

    他听罢,也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胎死腹中的孩子,深邃的瞳孔浮过心疼和疼惜,“暂无大碍,徐姨有你注意休息,你晕倒是因为情绪不稳,身体底子又太薄,以后该注意了。”

    听他这样说,她才放下心来,将头偎依到他的肩胛处,轻轻闭眼,低声的开口,“我不恨你,也不怨你。”

    黎轩涔薄的唇勾起些许弧度,“心悠,谢谢你。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过几天我们一起去看望爷爷,他说很想你。”

    在给她看那封信之前,他曾经担心她承受不住那个事实,甚至怨他、恨他!

    可现在看来,她已经调整过来了,也许是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也许是因为恩怨算尽!

    无论因为什么,结局总算是好的。

    “你顺利通过了接 班考核,所以要接管L.D财团了,是吧?”他们为了这个结果努力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也该算是苦尽甘来了吧。

    “我会争取早点接 班,也好对财团的事务早些上手,忙过这一阶段,我就能认真照顾你和宝宝了。”刚毅深邃的脸庞透着真诚,双眸蕴着认真。

    “谢谢你,在生宝宝的之前,我真的很需要你的陪伴。”经历过失去的痛苦,她不想再尝试第二次。

    这次,她不会再矫情,她愿意全心接受他的照顾。

    他是她全部的依靠,她要全心全意的依赖他。

    久久,都没有等到黎轩的回应,凌心悠清了清喉咙,重复着说,“我说要你照顾我。”

    柔柔的声音里透着些许的尴尬,貌似,这是她为数不多的几次求他。

    “我听到了,我很感动。”他低头,轻轻在他额头印下一吻。

    “你听到了,那你答应了没有?”她现在不想去理智的思考他接 班的压力多大,只想要他好好陪着她。

    似乎,这样的她,有点任性呢!

    “我答应,你说什么我都答应,孕妈最大。”说着,他还暧昧的瞅了瞅她的小腹位置。

    她同样注意到了他这细微的动作,忍不住羞羞的将脸埋进他的胸膛处。

    “心悠,我好像忘记了,林子辰还在楼下等着。”太多的浓情蜜意,让他忘记了林子辰这个人。

    “啊?”

    “我把保险箱钥匙给了他,他应该已经了解到真相了,他在楼下等着,说想要见见你。”黎轩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外有人敲门。

    想必是林子辰等急了,所以上楼来一探究竟了。

    “我请他进来,你们聊聊。”黎轩起身,给她盖好薄被,才转身开门。

    林子辰走进来,西装外套脱下挂在手肘处,他优雅的踱到她的床边,坐在旁边的矮凳上。

    凌心悠凭着多林子辰的了解,能看得出来,他的神色微有暗淡,看来他的心情并不好。

    难道是因为真相的刺激?

    “辰,伯母的死因,你知道了?”她试探性的低声问。

    林子辰垂下眼睑,低落的说,“嗯,她的死,和黎家无关,是我太过偏执,被误导了。”

    曾经,在他被带回林家的时候,林父告诉他,他母亲的死和黎家有关。

    无非是黎轩的父亲和他母亲后来相恋,却始乱终弃。

    可当他翻开保险箱所记录的黎家暗史后,他根本没有看到一点一滴关于他母亲的秘事。

    这种情况,只能证明是林父骗了他。

    他回林家,质问林父真相的时候,林父却向他伸手要那把钥匙。

    通过那番激烈的交谈,他才知道,林父想要的,从来不是一纸真相,而是黎老爷子的珍藏品。

    而林父骗他和黎家作对,只是因为私利!心恰了来伐。

    凌心悠抬眸,看着他脸上浮现出的痛苦,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劝。

    林子辰低沉着声音,歉疚的说,“心悠,我做了错事,对不起两个人,一是你,二是白露,白露因我涉嫌绑架,好在黎轩让人为白露开具了精神不正常的证明才使她脱罪,而对你,我似乎没有办法弥补了。”

    “辰,你给我的已经够多了啊,海蓝之心,还有那张印着太阳花的卡片,我都很喜欢。”说着,她打开靠在床边小柜,伸手,从最里面掏出了一个金色的锦盒。

    锦盒打开,那颗“海蓝之心”恰好躺在太阳花的花心上。

    水晶面折射出淡淡的蓝色,和花心的金黄交相辉映。

    她取出那颗“海蓝之心”,轻轻地掰开林子辰的手掌,轻置在他的手心,“这颗海蓝之心对你意义重大,我还给你,至于这朵太阳花,我想永远珍藏。”

    林子辰看着手心的海蓝之心,犹豫不决。

    这颗海蓝之心,是他特意送给她的,本不该收回来,可这又是自己母亲留给自己的唯一念想,他也有些不舍。

    凌心悠看出了他的犹豫,轻轻掰他的手掌,让他将海蓝之心握在手中,又挥了挥手中的太阳花卡片,感慨的说,“我有它,已经足够了。”

    她想,那段记忆,将永远凝缩在这张小小的卡片里。

    “心悠,谢谢你,你那么的优秀,没有海蓝之心,你会有更好更珍贵的心。”林子辰不禁感慨道。

    他被林父迷惑,走错了路,所以已经不配拥有她了,所以,他值得更好的人来珍视,比如黎轩。

    凌心悠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又想起自己腹中的宝宝,忍不住勾唇笑着说,“我很好,我以后会过的更好,你放心。”

    她和黎轩,以后会更好的吧!

    ****

    数日后。

    飞往法国的飞机上,黎轩坐在凌心悠的身侧,扬眉,递给她一份晨报。

    “晨报?”凌心悠刚刚拉下遮光板。

    “A8版块。”黎轩声音低哑,微微有点不自然。

    凌心悠却没有自在,只是左顾右盼,用手肘抵了抵他的胳膊,“为什么不是私人飞机?”

    “什么?”黎轩抬眸,视线依旧停留在那份报纸上。

    “小说上都写,你们这种人,出门都是私人飞机的,为什么你没有?”凌心悠有点不服气的问。

    他轻拍了一下她的额头,瞅瞅她的小腹,别有深意的说,“以后少看这些,不利于胎教。”

    “为什么?”

    “自己去想。”

    凌心悠吃瘪,抚额,才想起来他没有回答她任何一个问题,再次问他,“为什么没有私人飞机?”

    “如果你想,下次提前告诉我。”他不咸不淡的说,又指了指她手上的报纸,“A8版块。”

    凌心悠这才听话的打开,首先看到的是他的一张照片。

    她看了看他现在的发型,又看看照片上的,突然对这份杂志没有了什么好感。

    她指着杂志,埋怨道,“这张照片,很久以前的吧,真落后。”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很认真的说,“黎太太,请看一下正版文字,不要管陪衬照片。”

    凌心悠听罢,只好认真一字一句的看起来上面的文字。

    这是黎轩的一个私人专访,前半段,大都是关于L.D财团的现状和未来展望问题,到访谈的四分之三处,支持人 才隐晦的提出了几个关于他的感情问题。

    其中有一点尤为显目。

    Q:最近听说黎总即将奉子成婚,这是真的吗?

    A:奉爱成婚,是最准确的答案。

    她满意的将这个对话看了又看,后又很郑重的凝视他,“你对我表白了。”

    “你可以这样理解,只要你愿意。”黎轩说的不卑不亢。

    “我就是愿意这样理解,而且事实也是这样。”凌心悠心情愉快,她非常自然的将这认为是他的表白。

    他微笑,低头轻吻她的头顶,“婚礼要尽快举行。”

    凌心悠明显反应不过来,指上一阵冰凉,低头,正好瞧见他正在往她的无名指上套戒指。

    “你趁火打劫。”凌心悠羞恼不已。

    “你心甘情愿。”黎轩低首,亲了亲她的无名指。

    一个趁火打劫,一个恰好心甘情愿,这世上还有比这更和美的事情吗!

    ****

    两年后——

    豪华游轮的婚礼现场,黎轩和凌心悠相携并立在一旁,看着一对新人面对璀璨生辉的庙岛海景,海誓山盟,将誓言纸放入漂流瓶,并在伴郎和伴娘及浪漫大使的簇拥下抛下大海,让大海为爱作证。

    接着,两架直升飞机旋于众人头顶,倏尔,花瓣雨从天而降。

    海风裹挟着玫瑰花瓣的芬芳而来,碧波荡漾,飞舞的海鸥,所见之处皆是浪漫的元素。

    “啊——”随着玫瑰花雨的降落,婚礼进入高 潮,众人一片惊呼。

    凌心悠方才从浪漫的花雨中抽过身来,抬眼望去,只见新娘正羞涩将头埋入新郎的胸膛,两人低低的柔声细语。

    “轩,我们该去敬斯爵一杯。”黎暖心款款而至。

    作为季斯爵多年的旧有,自然也在受邀之列。

    这是季斯爵的婚礼,纵然新娘不是她,她也要强行撑着出场。

    黎轩轻拉起凌心悠的手,低头对她耳语,“黎太太,我们一起过去吧。”

    凌心悠抬眸,对上他的墨眸,知他不是想要她随意离开他半步,轻轻点头,随着黎暖心和黎轩一同走向前去。

    黎暖心笑着向前,朝着新人举杯,“斯爵,恭喜,苏伊,恭喜。”

    “黎董,谢谢。”苏伊微笑着刚要和黎暖心碰杯,却被季斯爵一把拦下。

    只见季斯爵低笑着对黎暖心说,“暖心,该改个称呼了吧,伊伊现在是季太太。”

    黎暖心知这是季斯爵的发难,存心给她难堪,好要她知难而退,她偏偏不让他如意,忙说,“我和苏伊一向亲近,那些繁琐的称呼就免了吧。”

    季斯爵听后,却是不以为然,“这种场合,有些礼仪,还是免不了的。”

    看着这两人的互动,苏伊被夹在中间,举着酒杯,进退不得。

    凌心悠抚额,主动和苏伊碰了碰杯,笑着说,“季太太,恭喜你。”

    苏伊笑着回应,刚欲喝下半杯香槟,却被季斯爵一把拦住。

    他轻手为她换上一杯柳橙汁,还歉疚的跟凌心悠示意着说,“我太太最近嗓子不太舒服,所以不适合喝些带刺激性的饮品,还望海涵。”

    凌心悠笑着点头,心想季斯爵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男人模范,温柔又体贴。

    苏伊别扭的将柳橙汁接过来,和凌心悠重新碰杯,然后喝下。

    黎暖心看着这一对对的互动,心中颇有不甘,却又发作不得,只好在客套过后走掉。

    季斯爵看着黎暖心走掉的身影,轻轻的唏嘘,“看来她还是有点不甘心呢。”

    苏伊听后,身子一怔,疑惑的看向季斯爵。

    季斯爵将嘴唇轻轻靠近她的耳边,低声说,“季太太,你还是存在竞争对手的,以后还是要小心的,切勿掉以轻心啊。”

    苏伊一听这话,恼了,攥起凌心悠的手,对黎轩和季斯爵示意,“我和心悠一起聊聊,你们聊。”。

    两人私聊,苏伊开口第一句话便问,“你家的小默默呢?”她早就听季斯爵说凌心悠为黎轩生了一个可爱儿子,今天没有见到,隐隐有点小失落。

    凌心悠笑着解释,“小默默适应不了气候变化,所以没有带他过来,欢迎你去我家做客。”

    “哦,这样。”

    凌心悠捡起一片红色的玫瑰花瓣,放在手中,“苏伊,恭喜你,你很幸福。”

    即使看不到他们的亲密互动,单看这场婚礼的规模和轰动效果,季斯爵对苏伊的真是程度,便是可见一斑。

    苏伊苦涩的笑笑,凝神看着远处的人群,忧伤的说,“因为我嫁给了新加坡顶级富豪,大家都说我很幸福,都说羡慕我。”

    “至少我不这样看,季斯爵能寻到你,是他的福气。”

    又一阵花雨来临,苏伊轻轻伸手,接起几片花瓣,“刚才下这花瓣雨的时候,我感动的哭了。我还记得两年前,我非常不情愿的跟着他来到这里,我疯了似的摔东西,发泄自己的不满,而他就只是心痛的微笑对我,这种情况整整持续了半年,我才真正的回到原初的生活轨道上,我还是他的秘书,他还是我的老板。”

    “那后来呢?”苏伊和季斯爵经历的那些,她能够想象出来大概。

    苏伊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拨弄手心的花瓣,轻柔的说,“后来,黎暖心来找我,说我和他不合适,让我离开他,她来找我的时候,我就不愿意做唯唯诺诺的苏伊了,我和黎暖心辩驳,我告诉她,我和他是合适的,后来,他就冲了进来,直接求婚了。”

    “他很关心你,当时他不放心你,一直跟着你的吧!没想到,她竟然可以算是你的半个媒人。”说着,凌心悠的目光不自觉的扫向远处的黎暖心。

    “这样说的话,黎总也算是我的半个媒人。”当初黎轩找她去插足于凌心悠和季斯爵之间,造成了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局面。

    “哦,这个,我知道的,美人计,是吧。”

    “黎总对你说了?”苏伊惊诧问她。

    凌心悠点头,“婚后他才告诉我的,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的,比如斯爵竹林遇到的那个吹长笛的女孩是你,而不是她,你对他说过吗?”

    苏伊摇头,“她在他心中是完美的,我不想破坏那些美好。”话毕,苏伊抬眼探向季斯爵和黎轩那边,又问她,“是黎总告诉你这段故事的吗?”

    凌心悠没回答,静静的看着头顶的花雨。

    千里姻缘一线牵,说的不正是苏伊和季斯爵吗?

    他俩所经历的,应该比这玫瑰花瓣雨要浪漫的多!

    其实,这个故事,是季斯爵讲给她听的,季斯爵说自己不会让苏伊知道他知道那些,因为那些是他永远欠苏伊的。

    季斯爵曾说,保留着这些歉意,他会对苏伊更好,给她加倍的好。

    凌心悠想到苏伊和季斯爵对此事的态度,心里了然,原来,爱就是从心底为对方考虑的真心!

    眼见季斯爵和黎轩向这边走来。

    黎轩揽住她的腰肢,低声问她,“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

    凌心悠笑着,和苏伊对视,特意清了清嗓子,对这两个男人说,“我们在讨论,爱情是什么?”

    “什么?”黎轩和季斯爵异口同声问她。

    她浅笑着回答,“所谓爱情,就是一物降一物。”

    苏伊点头,唇间绽放出灿烂的笑意,“是啊,我赞同,所谓爱情,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本文已完结,该交代的应该都有交代。谢谢大家的捧场和阅读。

    扇子加油赶紧去码“厚黑男+狡黠女”了!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