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强制索爱,总裁你轻点 > 第 130 章

    一百三十章 圆满大结局

    冷亦宸看到贺小贝的时候,错愕的站在那里,半天才走过去,把她拉到一边“你怎么来了?快回去。”

    他的表情很僵硬,其实这个应该是贺小贝问他的话,他急冲冲的就是赶来看周蕊,这太不合乎情理了,她的死活,按理说关冷亦宸什么事啊!

    “那你呢?”贺小贝看着他。眼神里的疑惑在加大、

    “我”冷亦宸挠挠头“周阳非让我过来。”他实在是找不出更好的理由了。周蕊是贺小贝的妈妈,那就是他的丈母娘,他能不来吗?

    ……

    这边正争持着,那边董晚晴拉着医生哇的一声大哭出声。董卓,周阳立刻进了手术室,显然人已经出事了。“不,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妈妈…”

    “已经尽力了,进去看最后一眼吧。”医生也很难过。

    看着他们刚才的表情还有医生的对话,贺小贝心情也很不好,拉着冷亦宸的手,“她,她是不是要走了。”

    冷亦宸看着他心中酸涩,那个她,你可知道是你的亲生妈妈吗?小贝,我该不该告诉你。

    “小贝,我们也进去看看吧?”他望着贺小贝,小心的征求她的意见。

    “我们?”贺小贝看着冷亦宸,不知道他们为何要进去,有什么好看的呢,他们的关系是那样的,有看的必要吗?不过,这个时候贺小贝倒是想到了李欣悦。

    “宸,我倒是希望能让李欣悦出来,看她姨妈最后一眼的….”她还想在说什么的,却被冷亦宸拉着她的手,朝手术室走去。

    “妈妈,妈妈,你别走”董晚晴拉着周蕊的手,泪珠滚落。

    周蕊微微睁开着眼睛,一句话不说,只是她的嘴唇却是一直蠕动着,没有人知道她要说什么。

    手被董晚晴拉着,她却一直想往出挣脱,周阳站在董卓的身旁,一下子就明白了姐姐的意思,转身往出走,刚好冷亦宸拉着贺小贝推门进来、

    “晚晴,让一下”周阳往旁边闪开身子。

    冷亦宸拉着贺小贝的手站到了周蕊的窗前。只是那一眼,就一眼,周蕊灰蒙蒙的眼里却盈满了热泪。

    唇哆嗦着,手朝贺小贝伸来。只是贺小贝有些麻木,有些僵硬,她被周蕊这样样子有些吓到了。人往后退了一步。

    “小贝”冷亦宸拉起她的手往周蕊的手里放,只是周蕊的手却在半空中垂落下去,而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她的女儿终于来了,她终于看到了她最后一眼,孩子你一定要好好的,妈妈走了,妈妈对不起你。

    “妈妈,妈妈”董晚晴拉着妈妈的手哭着跪在了地上。

    ………

    周蕊走了,走的很匆忙,叱咤商业的奇女子,就那样的悄无声息的走了,走的很悲凉,出殡入土那一天,并没有来多少大人物,葬礼办的很简单。

    这是周阳一手操办的,姐姐这样的走,一定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那就低调些吧。他本想让贺小贝出席葬礼的,可是最后还是没有张口要求……

    冷亦宸一身黑衣的参加了葬礼,他和周阳董卓一样,并排站在一起,大礼每一个都没有落下,这让好多人都感到奇怪,却也没有人问。

    “小贝,对不起,你不会怪我没有告诉你吧”他站在那里一直的问自己。却是没有答案,他不知道这个决定对她是不是对的。

    不过在若干年后,他觉得是对的,因为小贝的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好,虽然她心里没有说,但是他知道,她还是有埋怨的。

    …………….

    “宸,没有什么话对我说嘛?”晚上独处的时候,贺小贝站在他身后淡淡的问道。

    “有”冷亦宸回身,深情的凝望着她。“我只想这一辈一直一直对你好,请你一定给我这个机会。”

    一双湛蓝的眼睛带着迷人的笑意,可是他明知道自己问的话是什么意思,偏偏要岔开话题。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的,宸”她笑着推开他做坏事的手,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知道,我这个就不正经吗?小贝,晴儿问我什么时候给她买一个弟弟。我现在就想这个重大的事情。”

    他依然赖皮的笑着,不如主题,气的贺小贝瞪眼睛,耗着他刘海前的碎发,身子往后缩。而他却直直的欺上来。

    吻,一个个密集的落下,甜蜜的吻,带着宠溺带着霸道。“小贝,什么都别问,你只要记得,我爱你就好。”

    男人的甜言蜜语总是能让女人忘记一切,沉醉在他们的温柔l里,贺小贝自然也不例外。脑海里那些疑问都么有了。

    只记得他说,小贝,我爱你,我爱你,于是她就那样的急切的配合着他深入的深入的缠绵缠绵着、

    室内风光无线旖旎,两个打得火热的人从客厅到卧室,最后躺在大床上,只是就在冷亦宸在贺小贝身上啃的正欢,探手撤掉她的小内内,脸色就变了,绛紫色的。

    气的他瞪眼,恶狠狠的看着一脸笑意的小女人,那揶揄的笑,带着满眼的捉弄,内内里的卫生巾是彻底把冷亦宸惹毛了,打败了。

    “你,你,你个坏丫头!”他有种想哭的冲动,这个被玩耍的,一身的欲/火,该如何发泄。“不早说?”

    贺小贝却无线委屈的翻身伏在他坚实的肌肉上,手一下下的抚摸着,画着圈圈“大姨妈来,不准吃,有没有说不准摸啊…”

    这是什么逻辑思维,明显的是整自己吗?还整出一堆理由,还无线委屈,还在挑/逗自己,那火烧火燎的滋味,让他要欲/火焚身了都!

    她还火上浇油!

    “可是,可是很难受,你知道不?光摸不吃,这不是要命吗!”气氛的瞪眼睛,兜头一盆凉水浇得他有火无处发。

    大姨妈来的真是时候啊!大口的喘息,压抑着体内然然升起的火苗、

    贺小贝趴在她的身上,瞪着一双猫咪一样温柔的眼睛小声的问道“亲爱的,忍得很辛苦?”

    他把她从身上往旁边一推,让她离自己远点。“你说呢?哼!”翻身拿枕头把自己的脸蒙上。眼不见心就静了,那双娇滴滴的媚眼太撩人,烧的他无法忍受。

    贺小贝却从身后爬过来,软绵绵的身子贴在他的身上,柔柔的唤着“亲爱的。”

    “别,我不是你亲爱的,请你离我远点,谢谢了。”把她那滑嫩的身子费力的推开。使劲的闭着眼睛。在不推开他就要壮烈的牺牲了。

    吓体已经叫嚣的让他承受不了了!

    贺小贝却再次翻身趴在他的胸前,仔仔细细的端详着他,抚摸着他性感的下巴,然后吻就那样的落在他的喉结上。

    嗷嗷!冷亦宸拼命的忍着吞咽着,喉结滚动,贺小贝却“扑哧”一声呵呵的笑了。“小样,色鬼!”

    翻身躺倒一边“忍着吧,今天第一天,最少要一周的时间。”这个是对他刚才不照掉的惩罚。没有想和他这样亲密的,只想问问那件事,他却甘愿的上来,那就顺便整整他吧。

    “啊啊啊!出人命了!”冷亦宸扯着嗓子在和贺小贝的耳边喊。这小妮子就是故意来折磨他的。

    大爷这个气受得啊!……

    贺小贝的身子每次来月事都会疼的不行,浑身发冷。这个对贺小贝是身体精神的摧残,同样对冷亦宸也是极致的折磨。

    每次看到她这样,心里就愧疚感到过意不去。似乎这一切都是他害的,以前的她身体是多么的强壮啊。如今。

    于是他四处寻医,终究是黄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找到一个专门治疗这样病的老中医,不过对于喝汤药。贺小贝真心扛不住。

    “许姨说,你今天又没有喝药?”

    “额?没有,喝了。”

    “许姨说你把药偷偷的倒入了卫生间。”他依旧不依不挠的,就那样的站在她面前质问,高大的身躯挡在她的前面,真的好有压迫感。

    “许姨”看着她一步步退后的身子,回身喊了一声,许姨端着药进来了,闻到那个味道贺小贝就想吐,捏着鼻子往后退。

    许姨推门出去后,冷亦宸长长的叹息一声,然后端起碗自己抿了一口“嗯,不苦的。”

    贺小贝瞪大眼睛,张着嘴巴“你又喝?”

    冷亦宸手里的碗迅速的灌倒她嘴边,一碗药她咕咚咕咚的吞了下去,苦的贺小贝直咧嘴。“谁说不苦的?”

    “你知道这是对你身体好的,为何不喝?”放下碗,把早就准备好的一颗糖果塞进她的口中,然后拥她入怀。

    “小贝,你不知道你的身体健康就是我们全家最重要的事情吗?晴儿很想一个弟弟的。”

    “哼,不知道”她气的撅嘴巴,然后嘟着嘴巴坐在他的腿上。对着窗外的月光露出了笑意“宸,我的病若是一直不好,你就会内疚一辈子吧?”

    “为何非要让我内疚啊”看着她,不知道这个小脑袋里哪里来的这些谬论。

    “恩恩”她仰着头看着他,嘿嘿的笑着“因为那样,你就会一直对我好,一直一直的爱我。”她总是觉得他对她的爱,起源于内疚,对她的亏欠,才会这样对她好的。

    冷亦宸气的抬手打她的屁股,然后大力把她压在身下,手指探如内衣,用力的揉捏着那柔软,带着小小的惩罚。

    他对她的身体早已经非常熟悉了,知道什么力度,什么地方才是她最敏感的,只是不论手上的力度和表情在凶狠,在进入的时候他还是会轻柔的,缓慢的放下力度,轻轻的推进,只有在她情迷意乱的时候,才会肆意的压在她身上,那个时候她才能承受他的重量

    于是一番翻云覆雨之后,他邪恶的坏坏的压在她的身上,邪魅的笑着到“其实吧,让你的身子早日康复,我的私心是想好好的狠狠的辣手摧花,去吃你,”

    贺小贝气的瞪大眼睛,对他做出各种鬼脸,却是极其可爱的。“催花就催花吧,这些年已经被你催成了残花,我已经认了。”

    话是这样说的漂亮,随后又是一声叹息“哎”

    可见女人对自己的容颜是有多么的在意。

    “你是不是嫌弃我了,嫌弃的我身子不能让你满足,不能任性妄为,不能”

    下面的话被轻柔的吻堵了回去,真是不知道这个脑袋到底什么思想都。

    “有你是我最幸福的,除了你在我眼里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女人了。”他笑着点她挺直的鼻尖。

    生活是美好的,甜蜜的,搂着妻子女儿每天都是丰富多彩的,这样的日子,让冷亦宸很惬意,似乎他的人生再也没有什么缺憾和失落了。

    只是好日子总会那么短暂,记得那次出差回来,晴儿拉着爸爸的手,一双眼睛好奇的看着爸爸。

    每次只要妈妈去旅游,爸爸都会跟去的,这回爸爸为何一个人回来了?“妈妈去旅游,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那妈妈是不是又像我小时候一样,在不回来了?”

    冷亦宸莫名的看着女儿,什么状况,他提前三天处理完事情,日夜赶时间的,就是为了早点回来和她相聚。亦的周到她。

    她怎么走了/

    “哦,爸爸,妈妈不是旅游,那是离家出走了吗?”晴儿一脸不解的看着爸爸。

    “啪”冷亦宸手里的行李落在了地上,他就想火箭一样,飞出了家门。

    一个小时后,他赶到了机场,贺小贝正坐在候机室的咖啡屋里喝着咖啡,看到悠闲的小女人,冷亦宸倒抽口冷气,而在看到一旁瞪眼看着小贝的男人,他虎目圆瞪。这些色鬼,

    气的他走过去,使劲的敲桌子,贺小贝这才收回视线,然后对着他悠悠3开口。“这不是冷总吗?咋了,谁招惹你了,看你发这么大的火!”

    装吧,除了你谁还有本事让他生气,敢惹他啊!

    “哪里,没有生气,看到你高兴的。”气在心里,却是敢怒而不敢言,讨好的笑着。“亲爱的,这是要去哪里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没有我这个保镖出去是有危险的。”

    他笑着坐在贺小贝一旁的椅子上。现在真是什么都调过来了,以前总是贺小贝受欺负,也许是那些年被欺负的太多了。

    现在风水终于轮回来了,只要贺小贝一发脾气,就耍性子,要离家出走,。而他明知道她也就是那么一说。刷点脾气。可是他就是害怕、

    大家都看的很清楚,贺小贝能走哪里去。女儿都那么大了。就是想吓吓他,可是他就是紧张,就是害怕。

    这就叫关心则乱吧,真的是那一年失去的让他害怕了,他害怕她真的就那样的一声不响的就走掉,然后他满世界的招人都找不到。

    他不要那样,他不能失去她,自己的老婆自己惯着,怎么了!他就惯着,老婆要星星他绝不给月亮。

    都说煮熟的鸭子飞不了,可是他就是怕。

    笑嘻嘻的讨好的到“亲爱的,你这是要去哪个国家旅游啊,不过这个时候去日本最好了,樱花盛开的季节。”

    “冷先生,我有请你跟我一起吗?让开。”贺小贝冷冷的看着他。这个人犯了那么大的错误,绝对不能就这样原谅的、

    “乖,有什么事情咱回去说啊。晴儿会想你的,我也离不开你,老婆”冷亦宸是豁出自己的脸皮了,死缠着不放。

    贺小贝真是无语,这人啊,怎么变得越来脸皮越厚呢。以前那个高傲的冷亦宸哪里去了呢?

    要知道在爱情面前,都是弱智,在敌人满前,会变得更睿智,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爱情容易让人变傻。

    他爱她,爱的那样的深,那样的真、

    被拖着出了咖啡馆坐上了冷亦宸的车子。贺小贝一直都是默默的没有说一句话,直到要拐入三线的时候。她才开口。

    “冷亦宸,带我去看看妈妈吧。”开车的冷亦宸一愣,妈妈,哪个妈妈?她知道了什么呢?

    “小贝,我”冷亦宸不知道该怎样说了。

    “周蕊是我妈妈,宸我知道了,不怪你的隐瞒”贺小贝轻轻的说着。

    那一天李欣悦出了监狱之后,犹豫了好久还是想来看看贺小贝,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很亲密的。

    以前的那些事情她也都放下了,她对不起贺小贝,她想来当面说声对不起。再有就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亲人,周蕊。

    “小贝姐,以前我做了很多错事,希望你看在姨妈的面上能原谅我,毕竟这个世界上我们是最亲的人了。”

    她的话让贺小贝感到纳闷。疑惑的看着她“你的话什么意思?为何我要看在周蕊的面子上我们是最亲的人吗?”

    李欣悦这才发现原来贺小贝还什么都不知道,那她就把一切都告诉她吧。于是说道

    “小贝,还记得那次我姨妈绑架你的事情吗?”贺小贝点点头:“记得,怎么不记得呢。”

    “那天她本来是打算把你送给那些男人的,可是她却发现你居然是她的女儿,而我刚好听到,当时嫉妒的犯了混,就想你若是姨妈的女儿,那我以后怎么办,冷亦宸不会在属于我,姨妈的爱也不会在分给我了,不行,我不能让姨妈说出来,所以就捡了旁边的一根棍子打晕了姨妈,记得你胸口的梅花烙印吗,那是姨妈亲自印上的,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贺小贝有些无法消化,有些蒙,有些发傻,她怎么也想不到她会是周蕊的亲生女儿,那些年一起生活的父母,却不是亲的。

    “不,这不是真的,”她无法相信,不记得她是怎么回去的,可是过后仔细的在回忆那些事情,一切又都是那样的真实,。

    她能完整的从周蕊手里出来,这不合理,而李欣悦为何要打晕周蕊,。而这些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是周蕊的孩子。

    而这些冷亦宸也是知道是。所以才会有后面的那些事情,只是他隐瞒了自己。不过她也能理解他隐瞒的原因。

    如果那个时候知道,她真的无法接受,也无法面对吧,不过现在冷静下来,她都能接受了,可是人已经不在了。

    那时候,她一定想我喊她一声妈妈吧,可是自己犯浑的却说了那些话,她当时一定很难过吧。妈妈、

    于是等到她知道冷亦宸要回来,就上演了这一出,她要给他一点教训。不要什么事情都要替自己做主

    周蕊的墓碑旁,冷亦宸和贺小贝并排站在那里,“对不去,小贝,我不该隐瞒你,都是我不好,当时她一定很想让你叫一声妈妈吧,可是临死都没有听到。是我太自私了”

    “妈妈,女儿来看你了,你听到了吗,我叫你妈妈,过去的我不怪你,你自己在那边要好好的”

    这就是亲情,真的好伟大,在这怎么样都无法隔断的亲情,听着贺小贝喊妈妈,冷亦宸的眼睛湿润了、

    (全书完)

    推荐非凡的完结文《老公:我才十八岁》《家斗:宠妾别嚣张)(宠婚:勾心小娇妻)(步步惊心:庶女谋略)都是很不错的完结文啊

    十八岁的简介:18岁的林夕,还没有来得及恋爱,却已成为人妇。多可笑。都以为她林夕是吃素的!切。一切都是表面的。她就是一只披着猪相的小狐狸。叛逆是她的座右铭。

    一个呆板木讷的老男人搞不定,她林夕两字就倒过来写!可是,一切又和她想到和看到的完全不一样了。那个人其实还蛮帅滴。迷彩服下英姿飒爽。酷酷滴!又霸道的那样有味道,小心肝在慢慢地沦陷了。

    经典对白:“大叔,我们离婚吧”林夕端着酒杯,有些微的醉意。

    “你很能喝,叫老公!”有些醉意的林夕脸儿酡红,可爱极了。

    “一般,经常小酌”她醉意中也不叫老公。

    “大叔,我知道你到了思春的年纪,我才十八岁,不能陪你玩造人游戏。”

    “叫老公”他软语呢喃。

    “你离不离婚?”林夕突然大怒。男人冷眸微眯。一把抱起小妻子。所有的不满都含在嘴里。原来大叔是行动派滴。大首长会怕一个小丫头!怎么可能?

    爱来的那样的让林夕措手不及,军人大叔却走进了她的生活,只是这样的爱,她能要的起吗?他睡梦里还一直有个念念不忘的旧爱——该何去何从?

    (http://www.56.com/p51/v_MTE1NDczNTUy.html

    http://www.56.com/p51/v_MTE1NDczNTUy.html

    http://www.56.com/p51/v_MTE1NDczNTUy.html

    http://www.56.com/p51/v_MTE1NDczNTUy.html,本文视频)

    非凡在此感谢一直支持所有喜欢非凡的亲们,因为有你们所以才会坚持把强制索爱这个文写到最后,真的很爱你们,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