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一宠成瘾,豪门新娘太撩人 > 第 246 章

    第246章:一丝线索

    粉雕玉琢的小人儿,脸上挂着晶亮的泪水,身上穿着白色的长衣裤,脚上连袜子都没穿,那双粉.嫩的小脚和双拳蜷缩着,蹬着。看起来很不好的样子,她的心在滴血,“给她穿袜子,喂奶啊!她饿了,嫌冷!”,她激动地叫道,小宝贝身底下的毛毯吸引了她的注意,那是五彩斑斓的很有民族特色的手工毛毯……

    “啪——”就在此时,屏幕暗掉。

    “宝宝!”,她激动地吼道,然后,视频已经被杜泽铠掐断了。愤怒地转身,看着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杜泽铠,“我女儿现在的情况很不好!杜泽铠!你这样对待她,让我怎么跟你合作?!”,擦掉眼角的泪水,她气愤地低吼。

    杜泽铠放下腿,站起身,走到她的跟前,要拿过她怀里的文件,被她躲开,“在我看来,那小东西还活着就成。”,他幽幽地说道。

    “人渣!你是不是从没打算把孩子还给我?!”,她不怕惹怒他,愤恨地说道。

    杜泽铠笑了笑,伸手要勾住她的下颚,她退后,防备地瞪着他,杜泽铠笑了笑,“你要是真心顺从我,不就不受这么多罪了?瞧瞧你,一个女人,好不容易生下了女儿,还没法见面,现在,心爱的男人又对你绝情了。浅浅,从了我吧,我说不定会把那孩子当成自己孩子一样对待的。”,杜泽铠睇着她,半是嘲讽地说道。

    唐浅央眸色闪了闪,复杂地看着他,像是在挣扎,“你是毒枭,跟你,没前途的。”,她颤声道,才不会为他这样的话而动心,杜泽铠不会那么好心的。

    在他眼里,心里,利益,永远大于一切!

    杜泽铠却十分自信地笑笑,“女人,千万别小瞧了我的实力。”,杜泽铠隐晦地说道,唐浅央神经紧绷着,“你的实力?你实力再强,能够操作全球吗?”,她嘲讽道,十分地不相信,也是在存心刺激他。

    杜泽铠笑笑,“不要小瞧就是了!”,他说完,趁她不注意,一把抢过她手里的文件,然后,离开。

    “我答应爸爸今晚回家吃饭的,可以吧?”,她问道,杜泽铠转身,看了她一眼,“可以。”

    没想到他会答应,松了口气。

    ***

    董嫂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今晚柯羽茜也来了,一家四口难得地聚在一起吃饭。

    “茜茜,你现在还在医院上班吗?”,唐浅央盛了碗汤,对她问道。

    “是的。”,她淡淡地说道,也不敢跟唐浅央多说些什么,也相信她是个嫉恶如仇的人,不会跟杜泽铠那样的坏人搅合在一起的。

    “茜茜,你爸这几天帮你看了看几个很不错的男孩,你看你有没有时间跟人见见面啊?”,女儿的终身大事似乎是每个做父母的最关心的事了,董嫂十分小声地问道。

    唐浅央听了她的话,看着脸色僵硬的柯羽茜,笑了笑,“是啊,茜茜确实该恋爱了。”,她也搭腔道,柯羽茜白了她一眼,又看向他们二老,“为什么非要我嫁人呢?你们知道我的情况,又不能生孩子,哪家愿意要这样的媳妇?”,忍着剧烈的心绞痛,说道。

    听她这么说,一家人沉默了,唐浅央喉咙也梗了梗,“茜茜,不一定恋爱就得生子,如果你找到那个真心爱你的男人,对方是不会在乎这些的。你要试着跟人交往——”,她劝道。

    柯羽茜摇摇头,笑了笑,“你们的好意我都理解,我现在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很快乐,有些快乐和幸福,不一定就非得是爱情所带来的啊。你们不要为我担心了!”,她苦口婆心地说道。

    唐振德没搭话,其实想攀上他们唐家的人家多的是,也都是那些人上门来提亲的,他觉得有人品不错的,可以给茜茜介绍介绍,不过显然,她还是——

    “好了,不说这些了。顺其自然吧——”,董嫂说道。

    吃完饭后,一家人在客厅看电视,国际新闻频道的一则新闻令心事重重的唐浅央打起了精神。

    “最新快讯,北京时间下午十九点零五分,阿富汗发生6.1级地震,震源深度二十千米,地震发生在尼姆鲁兹省……”

    “又地震了,还好那地方地广人稀……”,柯羽茜看着新闻说道。

    “是啊,那个地方盛产罂粟,要是把那些罂粟给震了就好了!”,提起毒品,唐振德愤慨地说道,他的话,教失神的唐浅央,猛地回神。

    刚刚失神是因为下午才看到地震云,这会儿就真的震了,而且她预测的地点就是,印度尼西亚,阿富汗或者新疆地区交界处,现在,她更震惊的是,那片罂粟。

    “爸爸,董嫂,茜茜,我先回去了。”,唐浅央这时起身,说道。

    “我也要回去了,姐,我跟你一块吧。”,柯羽茜说道。唐浅央点点头。

    一路上,她仍然心事重重,有一搭没一搭地答复柯羽茜,将柯羽茜送到了住处后,她在路上漫无目的地开着车。

    杜泽铠让她判断地震云方向,是不是在暗示什么?

    阿富汗,罂粟……

    脑子里又在回旋着女儿的样子,那张有特色的毛毯,她拍了下头,找了个地方调转车头,然后朝着濠南路驶去。雕脸了的连。

    杜泽铠那阴魂不散的电话又响了,她气愤地接起,“怎么还没回来?”

    “在回去的路上,不过突然想起一个朋友要过生日,想给她送点礼物,现在去挑选。”,唐浅央不耐烦地说道。

    “戒指随时处于无遮挡状态!”

    “怎么,遮挡了就没法监控了吗?”,唐浅央问道,然后,一把捂住了戒指。

    “拿开!”,杜泽铠厉声道,她才松手,“杜泽铠,你这样累不累?”,她嘲讽地说道,这会儿已经上了濠南路,杜泽铠没回答,挂了电话。

    成天监视着她,到底累不累?

    真是变.态。

    凭着记忆,来到濠南路最东面的一家专门卖毛毯的店铺。

    下了车,一阵夹杂着合欢花花香的晚风拂来,循着花香看去,只见路边的合欢树上满是粉红色的毛茸茸的花,她忍不住上前,摘了一朵,然后放在衬衫胸口的口袋里。

    故作悠闲地进了店,店员十分热情地招呼她。

    不远处,裴亦修坐在轿车里,悄悄地看着她。

    她这么晚,来这家毛毯店干嘛?

    唐浅央在店里逡巡着,店员给她介绍各种各样的毛毯,什么欧式风格的,地中海风格的,英伦风格的,中国民族特色风格的……

    “小姐,这个是什么风格的啊?挺有特色的。”,在一块毛毯边顿足,她问道,看着那花式,觉得挺像的。

    “这个是阿富汗风格的。您喜欢吗?这一款很畅销的……”导购十分热情地介绍道,唐浅央摇摇头,瞥了眼戒指。怎么办,如果她买了阿富汗风格的,杜泽铠会不会怀疑?

    心里忐忑着,在店里不停地转悠,在想着办法。

    “欢迎光临!”,这时,又有客人进来,她看了过去,怎么也没想到会遇到卓君天,而且,他身边跟着个女孩,那女孩打扮地很男性化,很面熟。

    “哟,这谁啊?”,卓君天看到唐浅央,十分不礼貌地说道。

    “这不是裴大嫂吗?”,那郝爽扬声道,上前,十分客气地跟她打招呼,唐浅央点头,微笑着跟她打招呼。

    “什么裴大嫂啊,甭给我大哥招黑啊!”,卓君天上前,拉开郝爽,睇了眼唐浅央,说道。

    “你怎么说话的!”,郝爽气恼道,唐浅央讪讪地笑笑。

    “卓哥,你看这块毛毯不错吧?给我家小帅帅垫着正合适!”,只见郝爽走到那块阿富汗风格的毛毯边,欣喜地说道。唐浅央心一紧,上前,“那是我看中的,小姐,这毛毯还有其他的吗?”,唐浅央说道,将戒指躲在背后。

    “对不起,只有一款!”,导购说道。

    “既然嫂子喜欢,就让给你吧,我再挑其他的。”

    “不成!小爽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谁都甭跟我抢!”,卓君天睇着唐浅央,扬声道,故意刁难她。

    “你们喜欢就让给你们好了,卓君天,我跟你没仇,你不用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唐浅央气恼道,说完,快步地朝着门口走去。裴亦修呢?今天有没有跟着她?

    心口酸酸的,就怕裴亦修今晚没跟着她,如果跟着她的话,就可以知道她来这干什么的了,会不会有什么联想?

    “你丫对女人态度给我好点!”,唐浅央走后,郝爽冲着卓君天气恼道。

    卓君天白了她一眼,叫导购把那块毛毯包起,两人出了毛毯店。

    回到家,裴亦修已经在那等了,“到底什么情况?”,他上前,对卓君天问道。

    “小爽看中了这块毛毯,她说是她先看上的,我没让给她,她就气得走了。”,卓君天对裴亦修说道,裴亦修连忙去看那块毛毯……

    “这毛毯有什么特别的?”

    “有什么特别?没什么特别啊,就一破毛毯,小爽要给她儿子铺床用。”,卓君天回答裴亦修的话。

    只见裴亦修还在那仔细地研究,还看了发票,“阿富汗风格毛毯,纯手工制作……”

    “是阿富汗的,店员还说是最后一块,而且阿富汗今天地震了,这毛毯以后还可能涨价呢!”,郝爽这时说道,裴亦修蹙眉,英俊的脸上,染着复杂的表情。

    只见裴亦修沉默地上了楼,卓君天诧异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是怎么了。

    裴亦修给京城的孙大飞打了个电话,书房里,他看着笔记本电脑屏幕上,一幅阿富汗地区种植罂粟的新闻图片,“我怀疑,孩子在阿富汗地区,是我妻子提供的消息,我做了猜测。另外,那里盛产罂粟,也可能是杜泽铠的毒品来源地。”,裴亦修沉声道。

    孙大飞笑了笑,“兄弟,以前不会也是在部队混过的吧?哟,不对,您是医生来着!”,孙大飞那不正经的声音响起,裴亦修明白他的意思。

    “只是猜测,也是小小的可能,但作为一个父亲,哪怕是0.01%的希望能找到孩子,也要试试!哥们,拜托了!”,裴亦修无比真诚地说道,想起还没见过一面的女儿,心便如在滴血……

    那孙大飞也是两个孩子的爸了,平时不正经惯了,但此刻听着裴亦修的话,也着实是感慨的,“我立即,马上,就叫人去阿富汗找!放心吧,凌北寒、顾亦宸拜托我的事,就是我的事!”

    “那谢了!阿富汗今天刚地震过,你们要小心。”,裴亦修感激也提醒道。

    挂了电话后,他靠近座椅里,心酸地闭着眼,不停地想象着小宝贝的模样,“宝贝,爸爸对不起你——”,他在心里喃喃地说道,心口一阵绞痛。那一带才地震过,孩子会不会有事?

    一百多天的孩子,多娇.嫩。

    唐浅央回到杜泽铠的住处,心里也十分地难受,担忧,那里才地震过,如果孩子在那,会不会受到伤害?!

    一颗心,痛苦不堪,刚进门,只见穿着睡袍的杜泽铠端着一杯红酒,站在客厅。

    看着他这么悠闲,难道他们的据点不在阿富汗?心又慌乱了……

    “礼物买了么?”

    “没买,遇着卓君天了,被他羞辱了一番,心情很乱,我去洗澡,能把戒指拿下吗?”,她淡淡地说道,一脸的平静,那平静中,似乎又带着绝望。

    杜泽铠以为她是思念孩子,“怕什么,今晚,我们——”,他不放过她,说道。

    “好,我今晚就给你!你让我洗个澡先!”,她咬牙道,一脸的决然,杜泽铠锁了她一眼,以为她玩什么花样,不过,还是给她解开了那戒指。

    手机,被他没收,她去了浴.室。

    浴.室的门被她反锁上,她泡在浴缸里,仰躺着,落着眼泪,无声地哭泣,宣泄心中对宝贝女儿的思念。

    两次差点流.产,怀胎九个月,没到预产期,她就提前出来了。只喝了她一百天奶,她还没名字,等着和她爸爸一起给她取名字……

    那么一个可怜、可爱的孩子,她这个做妈妈的,居然让她一个人漂泊在外。

    与此同时,裴亦修坐在他们家的婴儿房的地板上,同样陷入思念的痛苦里,他握着那小毛线鞋,放在嘴边,不停地亲吻。京城的此时,一辆直升飞机起飞……

    PS:今天七千字啊,出门办事!看文别忘投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