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霸宠腹黑狂妃 > 第 160 章

    160.人狗恋?(呜呜,停电了现在才来)

    属于尔雅的东西不多,没一会便在书儿画儿的监督、王府丫头的帮助下收拾好。

    申时时分,派去查探消息的诗儿回来暖阁,告知云欢,尔雅此时在书儿画儿的陪同下正往王府大门而去。她忙披了件大氅,带了诗儿琴儿也朝王府门口走去,竟比尔雅她们还早些到王府门口。

    尔雅见到云欢,心情依旧激动,竟要冲上去扭打她,被书儿画儿毫不客气的一人架住一条胳臂。

    “云欢,你这个坏女人,跟容月那贱/人一起设计我,你们不得好死!”尔雅被架着,手不能动,只能踢蹬着双脚,嘴里不依不挠的叫嚣着。

    云欢轻轻抬起右手,嘴角挂着无比歼邪的笑意,趁着她嘴巴翕合的当口,将早便准备在手中的一粒豌豆大小的丸子弹进了她的嘴里。

    “呃……唔……嗯……咕……”

    尔雅嘴里发出几个断续的音节之后,随着一个吞咽的动作,丸子被她吞入肚腹。

    尔雅直觉不是什么好东西,想要吐出来已是来不及了,一双眼睁大到极致,恐惧的瞪着云欢,“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

    云欢走近她,在她耳畔轻声细语的道:“不就是你想让容姐姐给我夫君下的臣服啰。”

    无比诚恳的说完这一句,云欢骨碌着大眼好奇宝宝似的望着尔雅,好似那味道好的话,她就会为自己来上一粒:“怎么样,滋味好不好?”

    尔雅的表情慢慢由愣怔变着惊讶,再换着惊恐,而后竟发狂尖叫起来。

    “啊啊啊——”

    尔雅凄厉的叫声堪比杀猪,双脚疯狂的就要去踢云欢:“云欢我要杀了你!”。

    云欢轻松往后退了一步,笑盈盈的站在她触不到的距离望着她,也不制止她,任由她叫着。

    许是叫累踢累了,尔雅才停下来,冷静下来后,尔雅颓然的问道:“你在里面加了谁的东西?”

    她自然不会相信云欢会好心的加了萧夜离的头发或者血液进去,所以,她只希望这个人不是太过见不得人,不要太过寒碜!

    “你真的想知道?”云欢跳前一步,笑问道。

    琴棋书画见了自家小姐那不整死你不罢休的表情,心中暗道:亲爱的尔雅郡主,你自求多福吧!

    尔雅真想咬烂她的脸,可是她够不着,只得忍着心中将要喷薄而出的怒火,点头道:“快告诉我!”

    只要不死,哪怕从此再也不能喜欢表哥,她也一定要跟云欢斗到底!

    “好吧,是你自己一定要知道的,我就告诉你吧。”云欢十分不情愿的道:“不就是我夫君养在兽园的那只大狼狗的口水了!”

    琴棋书画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云欢,眼前出现着尔雅天天追着一条硕大的狼狗,在它后面喊着“狗兄,我爱你”的画面……

    呃,小姐,你能不能别这么邪恶啊?!

    “啊——啊啊啊——”

    短暂的愕然之后,又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天际,响切在睿敏王府上空,久久没有散去……

    云欢心中直叹:这一声,叫得比刚刚那声销/魂多了。

    尔雅头一次觉得云欢是真的毒,真的狠,真的够禽/兽,什么恶毒的事情在她做来,不过是小菜一碟!自己连做她对手的都不够资格,她要怎么跟她斗?她身边有那么多的能人异士,随便走出来一人,半个指头都能要了自己的性命,她拿什么跟她斗?

    罢了,她认输了!

    过了好久,尔雅似乎慢慢接受了现实,不哭不叫也不闹了,只一双眼睛淬毒的瞪着云欢,嘴里说出来的是着世间最恶毒的话语:“云欢,我以我灵魂的名义,诅咒你被表哥抛弃,诅咒你未老先衰,诅咒你没孩子送终!”

    “呃,不是你自己非要知道的吗?怎么又怨起我来了?”

    云欢状似委屈的样子让尔雅觉得她好似有些怕了自己的诅咒一般,脸上竟有些得意。

    可下一瞬,云欢的话让她气促!

    “不过不好意思啊,我从来不相信诅咒发誓,就是你们信奉的天神在我眼中也是个屁,所以这些对我来说,没用!”云欢神色轻松,一脸无所谓的道。

    “你……”尔雅气结,从牙根里挤出几个字来:“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这一句,她就要咬向自己的舌根。

    云欢意识到她要自尽,手快的点了她颔下两处穴道。

    尔雅此时嘴巴张开成一个“O”型,想要咬舌自尽却连嘴巴都合不上,那种想死都死不了的感觉,给了她一种连生死都被人掌控着的错觉,别提有多憋屈、多难受了。

    “想死,也别死在我的睿敏王府!”云欢望着她,神情霎时冷凝:“书儿画儿,送她去侯家!”

    几人刚踏出王府,云欢又喊道:“对了尔雅郡主,我明儿就派人将那条大狼狗给你送去,想来你今后的日子也不会寂寞了。”

    尔雅想到自己整日跟条畜生卿卿我我的画面,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目送她们走远,几人才往暖阁走去,路上,琴儿诗儿终于憋不住心中的疑惑,问道:“小姐,你不会真的在臣服里面加了王爷那条大狼狗的口水吧?”于多而的助。

    云欢表情一如既往,淡淡的让人看不出情绪,只道:“想要知道,自己派人去探探不就了然了?”

    诗儿琴儿对视一眼,脸上都有着意兴盎然的兴致,琴儿当即一个轻跃,人已不见了影子。

    云欢无奈摇头,驻足问道:“诗儿,小姐我在你们心目中有那么缺德么?”

    诗儿点点头,又摇摇头:“小姐,你那不是缺德,是邪恶!对待敌人,就要打击到她无力还手为止,否则等她缓过气来给咱一击,那可就不好了!小姐从小对咱们的谆谆教诲,咱们可是没有一日敢忘却!”

    云欢淡淡一笑,倨傲的到:“你也太抬举尔雅,你觉得她够得上做小姐我的敌人么?”

    漫说尔雅,这世间,又有几个人够得上做小姐的敌人呢?

    诗儿笑得温婉。

    几日后,琴儿派出去的人传回消息,简明扼要的说出了尔雅的情况——

    侯家虽说不怎么待见尔雅,但是慑于帝王的yin威,还是为尔雅安排的一处环境不错的院子。萧皇将她原先欲带进睿敏王府的十多名丫头都派人送了过去,侍候她的起居生活,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只是现在的尔雅郡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日里呆在自己的屋子里,随时随地手上都拿着一面铜镜,含情脉脉的看着里面的人影,可以大半天不说一句话,偶尔意识到有旁人,还会问:“我美吗?”

    琴棋书画这才了然自家小姐并不是真的把狼狗的口水混于“臣服”中,而是将计就计,混进了她自己的头发灰!

    哎,她们还想看“人狗恋”呢,可是……

    看来自家小姐还是不够心狠!

    听琴棋书画汇报了尔雅现在的状况后,容月觉得自己这次自服毒药赶走尔雅的举措是对的!

    云欢拍着自己的心口,心中第一次有了一丝后怕的感觉!

    “夫君,想不到这‘臣服’的药性竟然这么强、快、狠!还好我的防备心强,若是那日真被你服下,那我只能找个地方后悔去了。”

    萧夜离听了却有些不以为然,抓住云欢的手放在自己心口的位置,深情款款的道:“卿卿,我怎会吃别的女人做的东西?就算有朝一日,我真的不小心服下‘臣服’,也决计不会忘记你的!因为,你早就深深的植根在我的心里,任何人都不能将你从我这里拔出!”

    没来由的,云欢坚信不管在什么外因下,自己的男人一定不会忘记自己,就像自己今生今世也不会忘记他一样!

    他们彼此交付真心,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云欢回望着他坚定的眼神,刚刚产生的那一点点害怕,完全被他的深情给化去了,回以他柔情似水的眼眸,殷虹的唇瓣更是不由自主的凑了上去:“夫君……”

    “咳咳。”画儿不知死活的道:“小姐,姑爷,你们是不是该看看地儿再决定要不要亲热啊?!”

    云欢脸一红,萧夜离恨恨的瞪了画儿一眼,抱着云欢就飞出了暖阁,朝自己的栖凤阁而去。

    画儿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怕怕的道:“姑爷那眼神,要吓死我了。”

    “呵呵。”容月笑道:“看你这小妮子以后还敢不敢口没遮拦的乱说话!”

    画儿噘着嘴道:“再也不敢了。”

    “小丫头,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咱们就该悄无声息的退下去。”容月安慰道:“不过没事的,阿离他就是想做爹了,他盼着跟妹妹生个孩子可是盼了好久了。”

    “孩子……”书儿两眼顿时放光:“小姐跟姑爷的孩子,一定是这世上最漂亮的孩子。”

    “啊,好想快些抱上小姐跟姑爷的孩子。”画儿也兴奋说着,刚刚的插曲,早被她丢九霄云外了。

    琴儿红着脸道:“我昨儿守夜,可是听见……”

    后面的话,她一个未出阁的丫头也说不下去了,不过众人心里都是明白得很。

    诗儿望着院门口,希冀的道:“按姑爷如此勤奋的播种,说不定咱们很快就能抱上小主子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