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穿越小说 > 调教女王 > 第七百九十七章 永恒的帝国

第七百九十七章 永恒的帝国

    “臣遵旨……”

    将这一批高级战俘都安排了较好的营帐,而那些被俘来的普通将士,却也获得了很不错的待遇。不论是在吃食方面还是在休息方面,都跟我军将士没有什么差别。

    而大批的教导员开始进驻到了战俘营里,开始给这些降卒讲起华夏帝国大沙文主义,华夏帝国民族主义。总之,要尽快的让这些夏军降卒能够认识并认同自己其实也是华夏民族的一员。

    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王世充没有给下属答案,但是下属们的行动,却已经隐隐的给出了提示。那就是一票又一票的文武大臣开始私下里窜联,而对于这样的行为,就算是王世恽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些头头脑脑都没有了战斗的欲望,更别提下面那些被临时征召来的将士,逃兵已经开始出现,有些士卒乘着晚上出去偷粮食的机会,直接就跑到了我们的大营门口举起了白旗。

    然后吃饱喝足,换下了身上那又臭又馊的布衣纸甲之后,开始抄起大喇叭劝说起了自己的战友袍泽也加入到有吃有喝的享福大军行列。

    最终,在第二天深夜,代表着王世恽前来的特使进入了我华夏帝国围城大军的北大营里。与其说是王世恽的特使,还不如直接说是王世充这货默认的特使。

    希望我华夏帝国能够退兵,郑国愿意向我华夏帝国称臣,年年进贡。对于他们的条件,本公子直接就当成了放屁,我很爽快的告诉那位来使。无条件投降,才是他们的选择,没有什么条件可以讲的。

    当然,本公子也不是残忍好杀之辈,只要他们愿意归顺,本公子会酌情处理。

    这样的密谈持续了两天,而本公子当然不会于坐着期待王世充乖溜溜的自缚出城,除了在跟那密使瞎扯蛋之外,还悄然的命令刘宏基动手。

    第二天清晨,在洛阳皇城外的一处墙根下,发现了左武卫大将军刘赋的尸首,还有他的十来名护卫也全都呃屁在那里。在皇城墙上还写下了留言。言及这个家伙置洛阳城外数十万军民的性命于不顾,支持王世充宁死不降,这样的行径,已经激怒了广大的洛阳军民。

    另外还提醒,还有胆敢置洛阳数十万军民性命于不顾执意不降者,请小心洛阳城数十万军民的怒火,随时会倾泄在他的脑袋上。

    这下子,弄得王世充身边那一票死忠也变得心有揣揣,哪怕是出动了大批的人马,却愣是没抓着一个杀人犯,而且,老百姓还有那些临时招募来的将士的眼神,让这些意欲负隅顽抗的家伙的内心也在发生着变化。

    最终,在窦建德被押至洛阳城下的第五天,洛阳城的北城门缓缓打开,一身素白麻衣的王世充面容枯槁的举着代表着郑国江山社稷的印绶,跪拜于吊桥北侧。

    十数万华夏帝国将士整齐划一地举起了手中的刀枪剑戟,朝着那冬日难得一见的晴朗苍穹,发出了欢呼与狂吼。

    华夏帝国万胜之声向彻天地之间,看着这高大巍峨的洛阳城上的郑国王旗犹如坠落的烟云一般黯然落下,而我华夏帝国的国旗冉冉升起,在烈阳之下,仿佛也显得更加的耀眼。

    那些交出了武器,不但没有沮丧,反而是如释重负,喜笑颜开的郑军士卒,还有那已经被押入困车的王世充,目光死死的盯着那洛阳城头上飘扬的华夏帝国旗帜,嘴里边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或者,他正在为自已已经穷途末路的未来祈祷。

    被押下去的,除了王世充父子,还有王世恽父子以及一于犯事的走狗。而刘宏基这货,终于正大光明的走到了我的跟前,朝着我深深一礼。“臣刘宏基,参加吾皇。”

    在那些刚刚归顺的郑国大臣们震惊的目光中,本公子疾步上前,扶住了要拜下去的刘宏基嗔道。“兄台切切不可如此,今次华夏能得一统,我华夏帝国能得以付出极小的代价,就拿下郑国,兄当为首功……”

    “多谢陛下不罪之恩。臣与一于同僚,皆是受了王世充协迫,若非如此,早就开城归降陛下了。”刘宏基冲我挤了挤眼后,假马鬼日的又重施了一礼大声地道。

    那些刚刚归顺过来的大臣们哪里不明白他的意思,纷纷拜下,七嘴八舌的向本公子表达了敬仰之情,当然也都痛斥了王世充那厮卑鄙无耻的协迫行径。

    本公子笑眯眯地一面听一面颔,把这些人安抚好之后,我华夏帝国大军,已然进往洛阳,接手城防。

    离洛阳时,尚是一懵懂少年,而今再回洛阳,却已经改朝换代,更已经儿女双全。看着那些欢天喜地从华夏帝国军人手中接过一袋袋粮食,千恩万谢的携妻带子朝家赶去。

    那些已经放下了刀枪的将士,也同样扛着粮食,带着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与即将能够吃上饱饭的幸福期待感,朝着各自的家中走去。

    “共有三万战俘暂时被我们看押了起来。其他被临时征召来的将士,都已经被我们放了大假,发与粮食和一些饷钱之后,先行回家去了。”房玄龄手指头翻着手上的资料。“老百姓们的情绪都不错,再加上我军军纪严明,所以,洛阳城内目光显得很是安定。”

    “治安乃是重中之重,多派警备部队巡城,在不打扰老百姓生活的情况下,严防一切破坏和谐安宁的行为。”我点了点头之后又郑重地嘱咐道。

    接下来的日子,可不光光只是处理一个洛阳的善后问题,窦建德的被俘归降,给河北山东之地带来了极大的震动。而大败之后,数十万夏军逃散了大半,只有左仆射齐善行率领着数百精锐护着窦建德之妻曹氏逃回了洛州。

    之后窦建德余部本欲立窦建德的养子为君主,不过,还没来得及立,或者说尚在犹豫争论的当口,几名被遣返的窦建德心腹回到了河北。

    他们带去的消息,以及我给出的条件,让目前正在当家作主的左仆射齐善行赶紧喊停。与窦建德的妻子曹氏相商之后决定将库存的财物分布给将士,将他们遣散,之后,

    而听闻窦建德只是受俘,却未受任何虐待,并且还遣回了几名窦建德心腹,齐善行这才跟窦建德的右仆射裴矩、行台曹旦以及窦建德的妻子带领夏国的官员属吏进献山东的土地,交出夏国的八枚印章向唐华夏帝国投降。

    至此,华夏帝国除了山西北部地区之外,业已经大一统。而华夏帝国的大批军队,开始向着山西开进,一副以力压人的态势,吓得李密差点神经错乱,一个劲地向颉利可汗苦苦祈求。

    希望至少带上三五十万大军来援,不然,就凭他现如今临时拼凑出来的十来万大军,根本不是华夏帝国二十余万精锐之师的对手。

    而颉利可汗也很为难,华夏帝国精锐的战斗力,在上一次进攻河套以及山西北部地区时,他就已经狠狠地领教了一回。而现如今,窦建德因往援王世充而被俘,使得山东河北之地尽数落入了华夏帝国之后,这令他始料未及。

    窦建德这个极具实力的中原诸侯,可是他想要好好的全力支持的重要力量,结果却突然一下子没了,而今,占领着山西之北的李密,不但实力差了很多,而且地处山西之北,高山深磊,地势难以令突厥人的骑兵展开,更重要的是接近华夏帝国腹地。

    想要反攻,那等于是直接面对一个已经几乎完全的强盛中原帝国,这是任何一位游牧民族首领都最不想看到的画面。

    而今的吐谷浑,不论是慕容达昔又或者是慕容伏允,现如今已成两败俱伤之局,莫容达昔已然接受了我华夏帝国的任命,成为了东吐谷浑总督,而慕容伏允多次请和之后,被迫割地千里,如今,已经退到了青海西南方向。

    而这一大片的肥美草场,尽数归于我华夏帝国所有。而这里,每年可以为华夏帝国提供超过十万匹优良的骏马,再加上河套地区的话,华夏帝国目前已经拥有了两大片辽阔的草场。

    而在河套那个小套内,一水的养育着大宛马,也就是汗血宝马。而现如今的韩城的那些山谷,全都在继续培养着韩城巨马。至于东吐谷浑一带,则饲养着波斯马。

    蒸汽机械的大量使用之后,使得畜力的重要性比之过往下降了一个层次,而现如今,已经有专业的饲养食肉用牛出现,当然,牛肉的价格还是相对较高的,而且屠宰也需要官府认定是肉牛方可屠宰,审核十分的严格,所以,想要私偷耕牛来屠宰的话,那可是不轻的罪名。

    我们目前随时可以组建一只超过二十五万数量的骑兵队伍,也可以组建出两个军的纯火器部队,至于火炮,目前已经配备到了师级单位。那种甚至连敌人都还没有看到,就已经倒在了犹如地狱烈焰一般的炮火下的可怕威力,是最让颉利可汗忌惮的。

    可惜的是,我堂堂的华夏帝国皇帝,却不能亲临战场,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现如今的华夏帝国之强大,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御驾亲征,什么样的敌人,都完全可以消灭掉。

    天空是那样的碧蓝,城中的碧水,缓缓地向东流淌。洛水面上,一艘艘造形悠美的船舶,正载着游客,朝着河岸两侧指指点点。而一座漂亮而又高大的桥梁,更是让所人人都啧啧称奇不已。

    这是一座跨度超过了一百五十米,高过河面超过十二米的拱桥。桥面之宽,足足可以容纳十辆马车并排通行。另外,在洛阳城的东侧和西侧也还各有一座这样的水泥拱桥。

    如今的洛阳,距离王世充归降已经过去了三个来月,现如今的洛阳城早已经恢复了喧闹。无数的人流往来穿梭,大批大批的货物往来于洛阳与长安之间。

    而借助着运河的水运,南来北往的货物使得洛阳得以飞速的繁荣。跟几个月之前的凋零相比起来,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河北山东之地,已经归属于我华夏帝国治下,窦建德甚至被我派了过去安抚这两地的百姓,当然,陪同他一起过去的可是有两个军的华夏帝国精锐,还有大批的工作组和后备官吏。

    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已经让山东与河北恢复了安宁,而窦建德手下的不少文武大臣,都被朝庭择优录用,不论是裴矩,又或者是刘黑闼,或者是苏定芳,超过了三十名夏国的臣子,成为了华夏帝国基石中的一员。

    在另外一个时空,李渊把窦建德宰了之后,结果惹得夏国余臣愤忿之下,又再一次起兵反叛,又闹腾了好些年,老百姓们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而我自然吸取了这个教训丨所以,山东河北之地才能够得以在最短的时间安宁。

    现如今,华夏帝国可以说是歌舞升平,不对,应该说是兴兴向荣才是。如今统计下来,华夏帝国的总人口数约为两千七百多万,相比起全盛时期的隋朝而言,至少有一千五六百万人口消失在了战乱的漩涡当中。

    这还是因为华夏帝国占据了大量的地盘,使得这些地盘未受太多的战乱波及的缘故。不过还有个原因就是,厘清人口这件大事在华夏帝国这里是一个极为重大的任务,而且十分地严格,所以,光是从那些世家门阀内厘清出来的人口数量就达到了数百万之巨。

    这也是为什么战乱之后,新建立的朝庭会人口急剧减少的原因。因为那些恒久的世家门阀都经常乘着这样的机会,收获大批的土地和佃户。但是因为国家对于人口政策的严格执行,使得这些世家门阀极难以像过去一般与朝庭明争暗斗。

    还有就是舆论的导向,使得他们再难以与地方官勾结来欺上瞒下,单是从华夏帝国在关中建立至今,受到处置的官员超过了千名之数。吏员更是不计其数,而严格的执行下来,使得意欲官商勾结又或者是与门阀世家做交易的官员越来越少。

    虽然不能完全杜绝,却极大的压制了这种现象的产生。

    洛阳,成为了华夏帝国的中都,而长安,则成为了华夏帝国的西都,至于东都在何方,本公子直接就告诉他们,未来,华夏帝国的东都,至少要修建在琉球岛链之上,而华夏帝国的北都,将会修建在如今颉利可汗的金帐王庭处。

    至于南都,将会建立在吕宋岛上,这番话激得一票武将一个二个的嗷嗷叫,恨不得亲率大军,将这几个地盘周边全都拿牙齿清理一遍。

    如此豪情万丈,如今不令那些老兵痞激动?

    “夫君怎么了?看着外面都看了这么久了,还没看够呀?”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从我身后边响起,回过了头来,便看到了青霞那张容光焕发的俏脸。

    “大好河山,百姓安居乐业,如此盛世之景,又怎么能看得够呢?”我笑呵呵地捉住了她的手,青霞姐柔顺地挨在了我的怀中,听得此言,不由得娇笑道。“夫君自吹自擂的本事可是见长啊。”

    “为夫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我华夏有史以来,有何朝能如如今之华夏一般兴盛?”本公子洋洋得意地吸了吸鼻子骄傲地道。

    “说来还真是,这些可都是夫君您的功勋呢。”青霞姐轻笑了一声,将我揽住她丰臀的手上移,摆在了她的小腹

    “那当然,唉,我说青霞,希望你这一胎,再给为夫再添个闺女吧,也好让大丫二丫多个伴。”

    “男娃不好吗?”青霞姐撇了撇嘴,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打量着我。“就你喜欢闺女,儿子好像都不受你待见。”

    “没听过一句话吗?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知冷暖,会疼人,哪像铁蛋这样的笨蛋,本公子前些日子扭了脚,这傻小子连关心的话都不会说,气得为夫都快胃疼了。”

    “夫君,夫君,快过来看,那边正在放烟花呢。”正在向青霞姐发牢骚的当口,听到了隔壁船舱传来的呼唤。

    “来了来了,我们就来。”我高声地答应了一声之后,轻搀着已经怀上了第三胎的青霞,朝着另外一个船舱行去

    那里,瑶光妹子犹如小孩子一般,跟两个闺女一齐正看着那喷吐的五彩烟火,发出了阵阵地惊呼声。

    远处,人潮涌动,不知道是哪家迎亲了。

    呛人的烟火味飘散了过来,也在这里看热闹的娘亲不由得一阵咳嗽,我赶紧给娘亲捶着背。“该死的烟火,早知道就应该禁放才是,现如今三天两头洛阳城里边全是这股子味,娘您好些了没?”

    “没事,不许瞎说,禁什么禁,真要禁了,小心老百姓戳你脊梁骨。呵呵,四郎啊,娘想了想,觉得还是先不去交趾,咱们先在洛阳住一段时间吧?娘就喜欢这种喜庆劲,刚回到住了十来年的洛阳,还真舍不得离开。”

    “成,那就等入秋了,咱们再去吧,反正现在去那里也近得很。火车也就是一天多功夫的路。”看着娘亲那斑白的鬓角,我用力地点了点头笑道。

    “奶奶、奶奶。那个毛胡子的大坏蛋伯伯又来了……”就在这个时候,大丫子夜指头船外,朝着我们这边大声叫喊道。

    我一扭头,靠,不光是刘宏基这个经常拿胡子扎俺闺女的大坏蛋,还有一大票的昔日好友都嬉皮笑脸的提着美酒带着佳肴,朝着这边过来了。

    华夏帝国立国第七年秋末,韦云起为主帅,另徐世绩、韩世谔、苏定芳等人为将。出兵二十一万,出河套,直扑定襄城,大破突厥部落十七座。

    而李绩为另一路兵马主帅,汇同李孝恭、李世民、秦琼诸将,连破山西北部十七城,将措不及防的李密生擒。

    之后,两路大军合击于碛口,颉利可汗大败,率残军万余逃往阴山北峦,被苏定芳率军追上,最终生擒。

    颉利可汗被押往长安,而其部二十余万战俘,大多数都变成了铁道工人,开始修建从河套地区向北伸延的铁路。

    华夏帝国九年夏,长孙无忌出巡交趾,并亲切地会见了当地的百姓,而此时,中南半岛近半,已然尽入华夏帝国之手。

    华夏帝国立国十年春夏之交。已经被围城超过三个月的高句丽国主开城门出降。

    而新罗王之女,被指婚与我华夏帝国太子,新罗国,自然也并入了我华夏帝国。

    华夏帝国立国第十三年春,第一艘蒸汽轮船,开始在内河航行。到这一刻,华夏民族的命运,已经完全随着长孙无忌的步伐,而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