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草根王妃,为自己代言! > 第 140 章

    第一百四十章     蓝蓝不是你叫的

    他吐出的气,吹得云蓝耳朵痒痒的,她把头偏了点,避开那道热气。欧阳律的嘴唇正好碰到她的耳垂。没有耳饰,没有耳洞,白嫩,小巧,那般精致。

    到了嘴边,没有道理不吃,含在口中的柔软不亚于她的唇。

    云蓝想推开他,却因为人在后面,双手用不上力。只能保护自己的耳朵,手指刚碰到他的唇,便被吮了进去,牙齿轻咬着指间,让云蓝心颤了颤。

    “什么味道?”云蓝说了句很不应景的话

    “只属于蓝儿的味道”

    “好吃吗?”她要回想一下,方便后有没有净手。

    “朕想吃更好吃的”他的唇覆了上来,不容退缩。

    云蓝双手抵在他胸前,“好了!好了!”

    欧阳律见她喘不过气来,才放开。

    “走了!”云蓝气恼,跨门而出。

    “你就这样出去吗?”欧阳律淡淡笑着

    “不这样,还怎样?”

    “朕送你出宫。”

    “你这么好心?”云蓝一点都不相信

    “走吧”欧阳律牵起她的手,漫步在宫道上。

    两人并肩走着,云蓝感觉似乎这并不是古代,而是她与男朋友一起逛故宫。

    她一路说着两个小宝贝的一些糗事,更多的是宝贝们的可爱,初初在语言方面的天赋,幕幕对推理有着天生的热爱。还有他们曾经旅游过的地方,还拍了很多照片。

    欧阳律一直听着,脸上是宠腻的笑。

    南宫门很快就到,侍卫看见皇上牵着一女子的手走来,恭敬而整齐的跪下,“皇上!”吐蓝亚气阳。

    这声天子的称呼,让云蓝回到了古代,心中又不免失落一把。

    “好了,谢谢你送我出来,再见!”云蓝挥了挥手

    “朕怎么放心蓝儿一人行走,也不是多远,送你到上水阁。”

    云蓝想想,黑灯瞎火的,有人送也好。“好吧!”

    两人这路没有再说话,看到上水阁的灯笼,云蓝眉眼带着笑意。

    直到欧阳律拥着她进了上水阁,才感觉不妙。

    “你不是说只送到上水阁吗?”

    “来都来了,不请朕进去坐会?”

    “改天吧,今天太晚了,我要休息。”

    “恩,确实有点晚了。朕就在你这将就一晚吧。”

    “什么!你疯了!有龙床不睡,来睡我这木板。”上水阁一大家子人呢,云蓝一点不想他进去。

    “朕在上水阁留宿让你很没脸吗?”

    “是啊,我再怎么说现在也没名没份,要被人看见,还不知道怎么说呢!”

    “恩,朕站在门口,看你进屋。”欧阳律似乎妥协了

    云蓝走到自己的卧房前,看着欧阳律真的还站在那里,对他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然后没再管他,进屋,关门。

    灯刚点上,门像被一阵风吹开又关上,定睛一看,人己经到屋内了。

    “你你不是回宫吗?”云蓝不敢相信,他晚上真要睡这!

    “想进来看看”他真的四下走着,看看。

    “看完了,可以走了吧?”

    “三小姐!三小姐!”云霞急急拍门,她看着屋里有灯,就知道是三小姐回来了,怎么都没听到声响呢。

    云蓝看着屋里的欧阳律,慌了,屋子就这么大,她推他上床,然后把帷幔放下,再脱了自己外衣。

    欧阳律很无奈,他就这么见不得人吗?

    “霞姐姐”云蓝收起脸上的惊慌,平平淡淡的开门。

    “真是三小姐!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儒竹说你没事了,我们都宽心,怎么这么晚才回呢?”

    “皇上硬要留我用膳,拒绝不了。”

    “恩。初初在将军府,明早我让人去给信。”

    “先让她呆在那吧。很晚了,就不要惊扰大家了,嫂嫂还带着孩子呢。我也正准备就寝。”

    “三小姐,您休息吧。有需要喊我。”

    “好的,谢谢霞姐姐!”

    关上门,云蓝嘘了口气。

    “人走了,出来吧!”云蓝从桌子上给自己倒杯水,桌面上还放着未整理完的帐册。

    三杯水己下肚,帐里的人没有半点反应。

    云蓝走过去,男人己经四平八稳的躺下了,使劲往床下拉扯着,“欧阳律,你脸皮太厚了点吧,我允许你睡床了吗?快下来。”

    男人手臂稍微用力,女人己经趴胸堂上了,“吵死了”

    “还敢说我吵死了!起来,滚出去!”

    男人一个翻身,位置己经调了个。

    双手撑在云蓝的两边,上面是他的胸膛,下面是床,正好把她固定在那里。

    “朕想一直把你含在口中,让你说不出伤人心的话来。”

    头低一点,再低一点,她的芳泽就在自己口中,带着她独特的气息。这一次,她是清醒的,她的唇清甜。

    云蓝被这样的情况搞得不知所措,被人固定住,有一种被**的感觉,但眼前的他却是温柔的,每一个动作都那么轻柔。

    “蓝儿知道你有多美吗?”她主动说~要~的时候,会让人发疯!

    这种时候,任何女人都拒绝不了声音低哑的赞美,赞美会让你身子变软,警惕放松。

    云蓝感觉自己被他蛊惑了,细细的吻落在唇角,眉梢,鼻尖,耳垂,肩胛

    “蓝蓝~蓝蓝~”飞宏声音有着隐忍的紧切

    欧阳律看着身下女人绯红的脸,心神荡漾,怎奈屋外的敲门声太不识趣。

    云蓝着急起身,却被欧阳律按住。

    “乖乖等我!”

    唇被啄了下,欧阳律起身拉开一半门。

    “皇上!”飞宏显然有点不敢相信

    “蓝儿今晚想在上水阁就寝,朕便陪她回来。”

    飞宏微皱着眉,原本急切的心瞬间麻木了,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感觉。

    “飞宏陪朕走走?”虽是询问,却是命令。

    “是”

    两人并肩走在小道上,前方就是那个小池。在密密的树影下,他们都看不表对方脸上的神色。

    “飞宏,朕不计较你在边城的所为。只是不要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有太多的非份之想。蓝儿不是你该念的!”上次,在小池边,他明确告诉过飞宏自己的想法,为的就是希望他不要对蓝儿有其它念想。今天这样的话,是他最后一遍出声提醒,看在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

    飞宏没有说话,他从开始就知道,与蓝蓝相处的时间,是他偷来的。做为臣子,他该告诉皇上,但是他没有!他一直都告戒自己,有蓝蓝的倾心信任,有小公主的依赖,他该知足的!可是,人心就是这样,得到了这样,还会再想要更多!

    “朕或许曾经做过一些伤害蓝儿的事,但一切都过去了。你应该看得出来,蓝儿心里只有朕一人。”他说得这么自信,是因为就在刚刚,他的吻迷惑了她。如果未动情,再好的气氛,再高的技巧,都无法带动她,迷惑她!

    飞宏看到他嘴角扬起的笑,似乎他想起了多么美好的事。痛又回到了全身,让人清晰身体上每根神经的脉络。

    “皇上是不是要顾及蓝蓝的想法!”退一万步讲,他是云蓝最信任的朋友,比云家兄弟都要亲近的朋友。

    “她会是朕的皇后,即使朕退位为律王,她也只能是本王的律王妃!你应该叫她皇后,或者律王妃。”

    他受不了别的男人那么亲密的唤她蓝蓝。如果他今晚不在,飞宏是不是就直接进了屋?大半夜的,孤男寡女,会做什么!

    “至少她现在还不是!”在感情方面,退缩的还叫男人吗?

    “飞宏将军!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逾越了吗?”欧阳律提高了声音

    “飞宏虽无福份,却得蓝蓝倾心信任,站在朋友的产场,飞宏有权过问她的幸福!”这次,他说得理直气壮。

    两人僵持了一会,欧阳律笑出声,“很晚了,朕若回屋晚了,蓝儿该怪罪了。飞宏早些回将军府吧。”

    说完,笑着朝云蓝的卧房走去,独留树影下的男子心慢慢变冷。

    “蓝儿,这么晚还看帐册呢,早些休息吧。”欧阳律以为她己经入睡了。

    “把事情做完,才能安心睡觉。”云蓝头都没抬,只是张了张嘴。

    “唉!真是倔强的女人!”欧阳律坐在她对面,欣赏着她认真的神情。

    “不要吵!”云蓝低呵了一句。

    “这么多,你看到明日清晨也不一定能看完,我来帮你吧!”

    “不敢,您的金手向来都是批阅奏折的,一句话可以定生死,这种粗活,哪敢劳烦您啊!”

    “我是不希望你太辛苦!”欧阳律叹息,他的心意,她何时能懂!

    “身体上的辛苦可以换取精神上的自由。我一向不喜欢依靠别人!”

    “蓝儿,我可以让你拥有至高无尚的权力,你想要什么?如果金钱可以给你安全感,我可以让云家成为大汉第一大家族。”

    “别!我要的是自己赚钱的块感,一息升天的事从没想过。从小老师就教导我们要脚踏实地做事,我不想飘在空中。”

    “蓝儿”

    “别在这跟我说教了。你以为我想看这些帐本啊!在我们那,直接办公软件,什么都齐全,这些小帐目,分分钟就搞定,唉~现代文明真是方便!”

    随便的一声感叹刺痛了欧阳律,她一直想要回去,回到她的现代文明!即使自己贵为天子,在天外飞仙般的云蓝眼里,什么都不是!她的心里,根本没有天子高人一等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