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悍妇,本王饿了! > 第 319 章

    318 野战!叛徒!(推荐票48000加更)

    “好猖狂的口吻!在本王面前岂有你一介妖蛮女子放肆的权利?”世王心里知道要大势不好,但却一如既往的镇定,只是她的心里是恼怒和狂躁的。

    勾魂术不比其他,若论人海战术,那么她琴银世不惧怕,大不了她屈尊降贵亲自上阵,为了自己的妹妹那也值得。据算现在是勾魂术她也是不怕的,但是这里的人不是都如她一样知道勾魂术,能够抵抗勾魂术的。

    勾魂术一类精神攻击的绝密高等武功,类似于幻术,却还在幻术之上,意志力薄弱和内力低下的人都会轻而易举的被控制,然后人就变成如同傀儡一般,被人控制和操纵。如今看来,身边的人已经有诸多被勾魂术控制的。

    “妖蛮女子?世王难道不也是妖蛮女子吗?哦,不仅是您,就连您宠爱有加的王妃不也是妖蛮之地的人吗?那一身毒攻和美股,可当真是举世无双呢,不然怎么可能将世王迷惑的如此癫狂?甚至不惜等待几十年?我们妖蛮之地的人能得到世王如此抬爱,实乃三生有幸啊。”那女子又再度开口,声音更加甜腻勾魂,娇笑着说着世王的秘密……

    世王震惊,震怒:“你究竟是什么人?”没几个人知道楼云的真正身份的,世俗之中没有人知道毒圣是妖蛮之地的毒族王子,如今这女子竟然能说出来,那么来头一定不简单。可是她为什么要琴银衡?

    “奴家是什么人世王不用管,您只要将那洛芷珩的奶娘交给奴家,奴家保证,你们今天这里的人我一个不会碰。”那女子娇笑着道,却非常执着。

    “不可能!”世王的声音已经有种雷霆之怒:“要战便战,你当本王是怕了你?”

    好不容易找到琴银衡,这丫头现在还不愿意和她回去,虽然不清楚当年事情的具体过程,但琴银衡那么痛恨银月国和母皇,只怕是彻底被伤心了,如若今天她这个做姐姐的在不将她保护好,还有什么脸面说自己是她的姐姐?

    “世王好气魄!既然您这么护着这个贱婢,那说不得我就要不客气了。”那女子话音刚落,一阵尖锐的笑声便骤然响起,紧接着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马车周围的一些侍卫瞬间倒戈,将兵器对准了自己的同伴,他们的攻击迅猛而突然,几乎是瞬间发生的,几乎是不可阻拦的就这样发生了自相残杀的一幕。

    瞬间侍卫们死伤一片,而剩下来的除了拼命抵抗的,就是骤然背叛的。情况大逆转,那埋伏的一方甚至不费一兵一卒,就用这样的手段将他们钳制住。

    奶娘一直护着洛芷珩的马车前,见到这一幕二话不说的加入了战斗,她并不敢立刻暴/露自己的战斗力,因为眼下这个女人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但她一直与世无争,唯一有可能让人来劫杀她的,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当年设计谋害诬陷小主人外祖和母亲的那个人!

    那个幕后黑手按耐不住了,知道了琴银衡还活在世上,于是想要继续赶尽杀绝了,发动了攻击。她不怕,最主要的是,也许她可以通过这一次的劫杀找到那个幕后黑手的蛛丝马迹。从而为皇后与主人报仇!

    奶娘隐隐兴奋,骨子里沉埋的仇恨终于被掀起,撕裂的恨意无法阻止和掩藏。时隔多年,当那个凶手再次出现,奶娘是这么开心的,身体里嗜血的因子完全被炸出来,她杀人的速度明显比以往更快,更狠辣。

    洛芷珩瞪大了眼睛拿下穆云诃的手:“刚刚是怎么回事?”

    穆云诃眼底划过一丝震惊,不可思议的问道:“你没有感觉到不适应吗?”

    洛芷珩摇头:“没有,只是刚刚那个女人说话的时候,我觉得很讨厌,很欠扁。她竟然想要我的奶娘?”

    穆云诃就是个和各种高级精神攻击打交道的人,他是占卜神官,手中掌握的类似勾魂术的东西不计其数,自然不怕。可是洛芷珩一个凡人,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也丝毫不惧勾魂术?

    穆云诃心头震荡,他抬头看向小喜子七碗,只见二人虽然没有攻击别人,但是神色上却有些飘忽和痴傻。这还是他提前就让他们堵上耳朵,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你干什么去?”感觉到洛芷珩从怀里起来,穆云诃一把将她拉回来,紧张的问。

    “我要去看看,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敢来要我的人。”洛芷珩磨牙霍霍,她不会不自量力,但人家已经欺负到头上来了,她就没理由不管不问了,更何况他们要的是她的人,玩意世王一个丧心病狂,将奶娘交出去换取不麻烦怎么样?

    “那女人不是个简单人物,你出去就能阻止吗?更何况奶娘武功高强,世王也不会将奶娘交出去的。”穆云诃信誓旦旦的道。猖王论口世。

    “为什么?世王那个人能信吗?”

    穆云诃闭上了眼睛,再睁开,声音很低:“你难道没发现最近世王对奶娘很不一样吗?她似乎很在乎你的奶娘,奶娘为你当奴隶,世王看见都会暴怒不已,好几次都故意找你麻烦。她在乎奶娘。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奶娘在世王那是不一样的。世王不会将奶娘交出去的,你信我。”

    洛芷珩愣住了,猛然间想起来世王千方百计的想要奶娘,可是世王为什么那么在乎奶娘?奶娘有高超的武功,有莫名其妙的可以找来一切她想要的东西的能力,她应该想到的,奶娘是个不简单的人物。难道世王是看上奶娘这些了?

    洛芷珩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她的奶娘在为她承受一切。

    外面的打斗声越发严重了,世王竟然真的加入了战斗,并且是和那个女人交手。

    他们现在等于是自相残杀,先用勾魂术控制他们自己人,等自己人将自己人杀的差不多了,那如同豺狼虎豹般隐藏在四面八方的人,便会开始进攻了。好恶毒刁钻的手段。

    小喜子和七碗两个选择已经不顶用了,两个人都是极其单纯的人,这种勾魂术他们完全没有抵抗力。奶娘脱离了马车,被傀儡纠缠住,马车失去了防守,很快就有傀儡挥舞着钢刀,砍烂了车帘,爬了上来对着洛芷珩二人一刀砍来。

    刷地一声,洛芷珩出刀更快更狠,电光火花间一刀将那人砍成两半。

    “你安安稳稳的坐在车里,我去外面守着。”洛芷珩眉宇间都是坚毅和刚强,那个杀伐果断的洛芷珩又回来了。

    可是穆云诃不放手,他脸色阴沉:“你就在我身边,哪也不准去!外面还有人能守着,本王也不会让你出事,你不用管。”

    “都已经这样了我哪里还能坐的住?”洛芷珩蹙眉,说话间又有人挥舞着钢刀冲了上来,她二话不说的一刀将那人击杀,用力甩开了穆云诃的桎梏冲了出去。

    穆云诃的脸色瞬间难看至极。他厌恶极了眼前这种状况,讨厌这种被人限制和麻烦不断的状态,那一瞬间,他甚至想要毁掉这个黑夜。没有人看见,这一刻的穆云诃,因为怒火,他的眸子里出现了蓝色的光,仿若有一双深蓝色瞳仁一般深邃而神秘。

    洛芷珩就守在马车边,因为她要守着穆云锦,而奶娘就在不远处的地方,见奶娘无事,洛芷珩才微微放心,可旋即耳边就传来一道若有似无的冰冷声音:“因为你,队伍陷入了危机,你还不快快将你的奶娘交出去,也免得在这里祸害整个队伍。”

    声音是穆云锦,让洛芷珩厌恶和恶心。

    她砍翻了眼前冲上来的傀儡,慕然回头,一刀已经抵在了穆云锦的脖子下,阴冷的道:“你最好给我闭上嘴,,若然你敢出卖我奶娘,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穆云锦却丝毫不惧,夜幕下他的表情在火光下忽明忽暗,显得尤为阴晴不定:“那么你就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么多无辜的人,因为你的奶娘而已?果然是够自私啊,为了一个人牺牲数百人,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能做到,我可不能。”

    在洛芷珩深感不妙的时候,穆云锦骤然厉喝一声:“让他们停下来,我将奶娘交给你!”

    杂乱的声音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语而安静,但下一刻那女子娇媚的声音忽然响起,在夜空下诡异的回荡:“咯咯咯,果然还是哥哥体谅奴家呢,打架什么的最累了,哥哥快将那贱婢交给奴家,奴家一定会好好感谢哥哥的。”

    世王一脚踹飞了这个妖蛮之女,回头已然是雷霆暴怒的吼道:“穆云锦你好大的胆子!”

    穆云锦震惊于世王的态度,但他只想让洛芷珩失去左膀右臂,这个奶娘实在是太碍事了,如今能不费吹灰之力的除掉她,以后他收拾洛芷珩就会轻松多。于是压下不安,穆云锦大声的道:“王爷还是别糊涂了,没必要因为一个贱婢而牺牲这么多人。那奶娘就在这里,你自行来取她性命吧。”

    穆云锦说的仿若奶娘是他的私有物一般的随便。这个态度,彻底的激怒了洛芷珩。

    “我杀了你这个叛徒!”洛芷珩暴怒,凶狠的一刀对着穆云锦的胸膛狠狠的扎来,她是要一刀活劈了他!!

    二更到啦,吼吼,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贝们,今天又不能出去逛街了,唔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