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总裁,我要离婚 > 第 347 章

    惊蛰·345 被逐出顾氏(4000字)

    见到门外的来人,唐淮南的眼神瞬间便阴冷了起来。

    刚刚才从电视屏幕上见到的男人现如今真实的出现在自己眼前,那般的意气风发成熟沉稳,与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形成最鲜明的对比。

    此时的顾泽恺刚从‘宝贝天使基金’的启动仪式现场赶来,剪裁合身的深色手工西装将他健硕的身形映衬的更为伟岸,深邃刚毅的五官倨傲绷紧,给人不近人情的感触,而墨黑的发将他骨子里的狂肆彻底彰显出来,薄凉的唇见到唐淮南出来微微勾起,带着意味很深的嘲弄。

    顾氏会议厅当中的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来,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样场合与时机与顾泽恺见面,更何况会议厅的超薄电视上还难堪的卡着个水晶烟灰缸。

    “怎么?顾氏的现任总裁就是这么欢迎我顾某人的吗?”尴尬气氛中,反倒是顾泽恺率先低沉开口,用着众人都能够听到的口吻。

    其他人这才如梦初醒般迎了过来,态度热络的像是找到了救星般,顾氏的老股东们原本就对唐淮南不满,借着这样的机会更是话里透着话的讽刺唐淮南。

    唐淮南额头上的青筋因着隐忍暴起,他身上所穿的白衬衫还带着泥土与斑斑血痕,顾泽恺屹立于众人恭维的表象里,冷傲的黑眸安静的注视着站在不远处的唐淮南,眼底透着深不可测的嘲讽。

    受到这样刺激的唐淮南倏然转身似乎想要离开,可站在会议室门边的影却面无表情的拦住他的去路,只听到沉闷的巨响声,会议室的门当着唐淮南的面被影从外面带上。

    接下来这场好戏的主角是他,少了唐淮南这场戏还怎么唱下去呢?

    唐淮南垂于身侧的大拳蓦然间攥紧,甚至发出骨节咔哒咔哒的声响,众位股东就像是没听到似的像以前那样将会议室内正主席的位置特意留给顾泽恺,而这五年这个位置都是唐淮南坐着的。

    “顾氏的现状我看了很痛心,今日我顾某人既然来到这里,便不能够让大家多年的心血付之一炬,我相信在这一点问题你们都能跟我感同身受!”

    在这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情况下,顾泽恺能够站出来当那个领军的人物,想必心里已经有了解决办法,众位股东与高层闻言纷纷点头,心里自然是很相信顾泽恺能力的。

    “所以我自愿出资帮助顾氏赔偿这单生意的违约金,并且会想尽办法挽回顾氏的名誉!”顾泽恺靠在真皮椅背上,看也不看依旧站在门旁边的唐淮南,字里行间透着冷静果断的气势。

    而顾泽恺话音落下瞬间,股东们忍不住的哗然起来,自愿出资赔偿违约金,这可是一笔天文数字,他独自一个人就可以拿出来?

    顾泽恺从口袋里掏出支票簿在空白处写下数字,随后撕下推到面前的桌子上,动作一气呵成不带任何停顿。

    “不过……”顾泽恺俊美的脸上突然透出深沉,似乎是在审度着什么,而最简单的不过二字却瞬间揪住了这些刚刚松了口气的股东的心,生怕顾泽恺会反悔似的赶忙开口!

    “不过什么?”众位股东迎向他犀利的视线,心底均是一颤,此时在他们的心中顾泽恺便是顾氏还能否存活下去的救世主,不论此时他提出怎样的条件他们都不会有任何异议的!

    “不过我只能够以我个人的名义,众位也知道我顾泽恺已经离开顾氏很多年了,能够做的事情毕竟有限!”

    男人的声音里透出惋惜,深邃的视线缓缓划过众位股东的脸,明明就是最简单不过的眼神,却被众位股东刻意的曲解其含义。

    唐淮南尽管颓废可脸上的表情却依旧处在绷紧的状态,他原本以为之前被那些受害者家属袭击已经算是最难堪的,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最难堪的原来等待在了这里!

    “泽恺,那么以你的意思,我们现如今应该先做些什么来处理当下的危机?”顾氏股东内资历最老的率先开了口,现在违约金的问题暂时已经解决,剩下的自然就是最近连篇的负面报道,如果顾氏的名声在这么臭下去的话,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也没办法挽回局面了。

    “该处理的人处理,该负责的人负责,难道这还需要我来说么?”顾泽恺锐利的视线扫视过去,股东顿时噤声,其实他们心里自然是明白的,不过事发突然大家心里都没了主意。

    既然顾泽恺放话出来,他们自然也是不会客气的。到淮样的屏。

    会议还在继续下去,不过暂时已经没有顾泽恺什么事情,他双手闲适的环绕在胸前,深沉的视线缓缓落在从刚才他一进门开始便没有在说话的唐淮南身上。

    两个人的视线相互碰撞在一起,一个像是捕猎的猎手,另一个则更像是等待宣判的猎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顾氏的高层会议还在进行当中,顾泽恺修长的手指缓慢的敲击在硬实的桌面上,冷硬的脸部线条略微透出不耐,顾氏现如今的办事效率如此之差,真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两个半小时之后,所有股东终于做出一致的决定,这个项目的直接负责人顾淮南在整件事情的处理上负有不可推卸的重大责任,董事会全票通过将顾淮南逐出顾氏的决定,并且要求他交出名下顾氏百分之三十八的全部股份,期间有老股东打电话给还在住院的顾弘文,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之后等待他决议将顾淮南名下的股份交给谁来处理。

    电话那头的顾弘文沉默许久,最终冷冷的抛出三个字。

    顾泽恺!

    这场仗,唐淮南输得彻彻底底,连翻盘的机会都不在留下!

    他依旧沉默的坐在角落里,眼神凝视着这会议厅四周的熟悉摆设,唐淮南觉得自己似乎是在用接近六年来诠释了一个笑话,彻彻底底的笑话!

    ********    *******   *******  *******

    黑色流线型房车内。

    顾泽恺手中把玩着手机,涔薄的唇角勾着淡笑,幽深的黑瞳并不见胜利者的喜悦,出人意料的平静。

    车窗外,唐淮南刚刚收拾完自己的东西从顾氏走出来,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人手中攥着鸡蛋重重的向着他砸去,嘴里还叫嚣着些什么,想必是受害者的家属。

    他并没有躲闪的意思,任由那些人发泄着自己的怒气,顾泽恺浅饮口红酒,高脚杯在车厢内折射出奇异的光芒,手机铃声倏然的响起在车厢内,屏幕上显示着的乔胤二字令顾泽恺眉宇间的淡漠褪去。

    “用自己的钱赢回自己的股份有何感觉?”电话刚一接通,乔胤低醇的嗓音便从话筒那边传来。

    顾泽恺随意的将身体倚靠在座椅上,唇角勾起狂狷的笑意!

    “感觉还不错,不过如果没有你的鼎力支持恐怕事情的进展也不会那么顺利,毕竟要去哪里找一个那么和我心意的新兴企业来给唐淮南做这个局呢?”

    他的声音很低沉,可话语里透出来的含义却着实能让人吓一跳。

    如果是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纵观整件事情,可能会这样的猜测,从一开始顾泽恺便给唐淮南设了一个局,他了解唐淮南急于证明自己能力的迫切,所以利用之前好友乔胤在T市所开的隐秘洗钱企业做幌子来引唐淮南上钩,或许顾泽恺早在之前帮林盛夏调查姜橘生父亲受贿一事时便已经了解到前任姜市长将那块犹如烫手山芋般的土地批给了唐淮南,从那时起他就在筹备着整件事情。表面上来看顾泽恺吃了亏花了自己的钱来帮唐淮南赔偿巨额的违约金,可换个角度来看,实际上他不过是拿自己的钱陪给了那个新兴企业的幕后老板乔胤,说白了,那钱最终还是会回到他的口袋里。

    当然,这不过是旁观者的猜测,至于事情的真相是如何的,那就只有顾泽恺与乔胤两个人自己清楚了!

    “你就不怕到时候钱我独吞了?要知道这可是一笔天文数字!”电话那头的乔胤淡漠的开着玩笑,有细细的笑声透过听筒传进顾泽恺的耳中,似乎是长安。

    “无所谓,就当我送给未来干儿子的见面礼!”他们兄弟二人多年,感情自然是旁人不能理解的深厚,就连玩笑都开的如此自在,或许可以这么说,在这个世界上顾泽恺相信有两个人不会背叛自己,一个就是乔胤,而另外一个自然就是他放在心上的顾太太。

    “顾。”突然,乔胤话音里的玩笑退去,徒留下认真。

    顾泽恺眉头一挑,似乎有些不太明白乔胤缘何会突然用这样的语气开口对他说话。

    “长安很喜欢你家的顾太太,吵着让我带她去,时间随你定,你知道我拿长安最没辙了。”乔胤的声音里透着淡淡的宠溺,甚至还有些无可奈何。

    “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但是前提不能让你们家长安长时间缠着我的顾太太,除了我之外,谁都不能够霸占她!”

    顾泽恺只当是什么事,一脸无所谓的模样,不过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嫉妒的。

    自从长安发病之后,一开始如果不是用强迫的手段就是连乔胤也近不了她的身,虽说现如今她在乔胤的怀里乖的像是只猫似的。

    而盛夏却有本事能够让长安喜欢上她,他家的顾太太,果然有招蜂引蝶的本事!

    “长安之于我,就像是顾太太之于你!”电话那头的乔胤顺势揉了揉长安的脑袋,那双干净的眸子抬起头来看着他,唇角勾着笑,似是很享受,手中却把玩着乔胤不知从哪里给她找来的夜明珠。

    细细白白的手指与莹亮的夜明珠形成鲜明的呼应,不过很快长安就像是孩子似的玩厌了,只听到清脆的一声细响,那价格昂贵的夜明珠滚落在地上瞬间就摔碎了。

    长安摆弄着手指怯生生的看着乔胤,她听过佣人说那东西很贵,是他们一辈子都买不起的,所以她是闯祸了么?

    “胤,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电话那头的顾泽恺似乎还在说着些什么,乔胤只是淡笑的将长安拥入怀中看也不看地上摔碎了的夜明珠,薄唇落在她眉梢处,淡淡的清香味从长安的身上传来。

    长安似乎意识到乔胤并没有生气,窝在他怀里阖上纤长的睫毛,打了个哈欠随后便睡着了……

    顾泽恺挂断电话,手肘的位置撑在车窗处,眼神落在外面,唐淮南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车子缓缓发动,影按照顾泽恺所言先将车开回恺夏集团取些东西。

    顾泽恺下车进了集团大厅搭乘专属电梯来到总裁室,秘书小可刚刚从楼下取来快递,见到顾泽恺又折回来,将刚刚快递来的东西交到他手上。

    总裁室内,顾泽恺从抽屉里取出早已经准备好的手机,想象着回家之后应该放到哪里给他的顾太太个惊喜!

    随手碰到密封严实的快递,他的表情里似乎带了些深究,从桌上抽出把拆信刀将快递拆开,里面有什么东西就这样滑落在地板上。

    顾泽恺弯腰捡起的瞬间,原本涔薄唇角含笑的表情瞬间凝结在脸上,刀刻般的俊逸面容犹如冰封般阴沉,那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所呈现出来的内容是他在熟悉不过的!

    可也正是因为这张照片,在顾泽恺的世界里掀起轩然大波,危险的瞳孔瞬间眯起,就连空气里也渐渐的渗透出令人惴惴不安的冷意……

    ********    *******   *******  *******

    回程的路上,顾泽恺不发一语的拿稳那张照片,他薄唇紧抿着,没拆封的手机盒放在身体一侧,空气几乎是凝滞的。

    很快,影将车驶入别墅区的雕花大门内。

    直到下车,顾泽恺都没有说一句话,临进门之前将那张泛黄的照片塞进大衣内衬的口袋内……

    晴好的天气渐渐转了阴,空气里似乎夹杂了几许潮湿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