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媚骨香,妃本蛇蝎 > 第 287 章

    286,不速之客

    冷如瞳回到太和偏殿又查探了一番仍然一无所获,难不成是鬼杀的夜向浩,她宁愿相信是鬼杀的,也不相信是夜凤琊杀的。

    可该死的她查一下番下来,也难免怀疑真是夜凤琊杀的了,可是她更相信,夜凤琊会遵守对她的约定,不会自己动手杀夜向浩,绝对不是他杀的,就算没有约定,夜凤琊也不会这么蠢,选在两人单独在场的时候杀,被人抓住把柄。

    冷如瞳真是恨不得派个人去把宁婉婉给杀了,都是因为这溅人给害的,若不是她蛊惑夜向浩唤夜凤琊回来,一切都不会发生,留着她想用她来对付孝德皇后,结果没想到把夜凤琊自己绕了进去。

    回家的马车上,冷如瞳问青灯和酒绿:“皇宫里有没有你们血杀门的人?”

    青灯点了点头回道:“有,皇妃有何吩咐。”

    冷如瞳托着俏丽的下颚想了想:“派两个强壮的男人装成太监过去伺候宁贵妃,记得她有什么要求都满足她。”

    宁婉婉现在肯定没男人已经忍耐到快崩溃了,夜淮和肯定不敢在这个时候与她乱来,侍卫入不得寝宫,何况还有孝德皇后的人随时监视着她,铁定宁太傅也一定吩咐了她,这关键时期要忍耐。

    唯一能在现在给她满足的就只有跟在身边服侍的太监,派两个太监过去一个做一个抓,正好搞定宁婉婉这溅人,她倒要看看宁太傅如何收这个场。

    到时来个先皇尸骨未寒,宁贵妃便与太监苟合,诛连九族,把姓宁的全部给灭了。当然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要真这么简单就好咯……

    不管怎么样,能出口恶气也好。

    回到府里,冷如瞳前脚刚下马车,赵管事马上跟了出来:“皇妃,府里来客人了。”

    “谁?”冷如瞳好奇地问,能被赵管事称为客人的绝对不是一般人。

    “花汐儿。”

    冷如瞳一愣:“她怎么来了?”不是说过巫女除了巫女村哪也不来的嘛,这又是为何进了夜歌城,难道与夜凤琊这次失忆有关?想到这冷如瞳加快了步伐。

    花汐儿一身天蓝坐在客厅里静静地喝着茶,冷如瞳踏进来时,她也只是微微地抬了一下头,又陷入品茶的乐趣之中。

    “不知花姑娘这回进城有何贵干?”冷如瞳坐了下来,开门见山的问。

    “我若不来,宠七怎么被你害死的,我都不知道。”花汐儿身子未动,说的话却冰冷无比。

    冷如瞳不觉有些冤,夜凤琊失忆就失忆,怎地就怪到她的头上来了。“哦……花姑娘不如说说我是如何害到夫君的。”冷如瞳不动声色,毕竟这个人掌握着夜凤琊身上的仇恨之心。

    “我一再警告过,诅咒解除前,他身子要保持干净,而你呢,一直蛊惑他,致使现在仇恨之心失控,名单上还有一个人没死,就先把破关的皇上给杀死了。”

    “你的意思是夜凤琊现在的仇恨之心还没解除?”

    “仇恨之心名单上的人还没死完,如何解除,可是他已杀了最后破关的人,致使他失忆了,仇恨之心还能不能解除已不在我掌控之内了。”花汐儿不自觉提高了音量,看样子是十分气恼仇恨之心失控。

    冷如瞳听得纠结了,她的意思就是说夜凤琊被困在一个屋子里玩杀人游戏,必须把屋子里的人都杀了才能通关出来,可是夜凤琊没有照游戏程序指定的走,小兵都没杀完,直到冲到了最后的BOSS,结果BOSS死了,游戏结束了,可游戏里还有一个人没杀,于是他拿不到任何奖励。

    甚至他现在想再返回游戏里去把那个人杀了,都找不到返回的路了,因为他失忆了!

    这招直捣黄龙,违反了游戏规则,让一切都变得没了意义?

    “有没有别的补救的法子?”冷如瞳不死心地问。

    “没有。”花汐儿回答得很干脆。

    冷如瞳倒在椅子上叹了口气:“合着你进城来,就是为了责备我出口气?”

    “我要见宠七。”

    “见他不难,不过说实话,你见也没用,他完全忘了一切,你去了,他也只会把你当成陌生人。”冷如瞳如实地说。

    花汐儿站了起来:“看过之后,我才有对策。”语气依然高傲不可一世,但话里却是关心。

    冷如瞳嘻笑地站了起来:“早说嘛,花姑娘果然还是好人啦。青灯,酒绿,你俩回据点等白织黑兽的消息,我与花姑娘去天牢。”

    “皇妃,现在非常时期,还是多派两个人跟着你一起吧。”赵管事在一旁有些担忧,青灯酒绿也走了,那皇妃身边就小碧和幻影了,小碧毕竟是个女孩子,功夫也没青灯酒绿高,现在爷在牢里,他可不想皇妃再出任何闪失。

    花汐儿冷哼了一声:“赵管事,你还怕她跟着我有何闪失不成。”

    赵管事微微一愣:“花姑娘误会了,我只是觉得小心驶得万年船。多派两个人跟着总归是好的,万一出什么事,至少也有个跑腿送信的。”

    “赵叔,不必了,有小碧和幻影就够了,幻影一个能抵十个。”

    幻影听到冷如瞳夸张的说话,忍不住嘴角抽了抽,抵十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倒是可以,来十个顶级杀手,他可没那能力,皇妃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进天牢真的变得很容易,因为现在夜圣朝是没人能做得了主的状态,那儿谁想去,段正崇还真管不了,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这些主子们,谁想去就去了,只要别把人从天牢带走就行。

    冷如瞳很高兴段正崇的识实务,冷如瞳带着花汐儿进去的时候,夜凤琊正半吊在锁墙之上打着嗑睡,发生均匀的呼吸声。

    冷如瞳走近他,伸长纤长手指挑起他的下颚看着他安然的睡颜,曾几何时,他能睡得这么香沉了,就是关在天牢里也能如此淡定闲雅,真不知道他失忆是坏事还是好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对他来说是好事。

    当然是要仇恨之心解除的话。

    “他怎么睡这么沉。”花汐儿不敢置信地伸出手从腰间拿出一副木制的十字架,右手拿出一颗蛋大的水晶球,左手的十字架对着夜凤琊的胸口便刺了进去。

    冷如瞳大叫一声:“你干嘛,不许伤害他。”

    “闭嘴。”花汐儿冷冷地喝住了她,抬起右手就着唯一窗户射地来的光线看着鸡蛋般形状的水晶球,脸色一会悠一会喜,眼神一会迷惑,一会豁然,不知道她到底看出了什么端倪。

    冷如瞳在一旁看得干着急,夜凤琊这货竟然受了这么大的刺穿也没有醒。十字架不是镇吸血鬼的么,怎么能把夜凤琊给镇得不醒人事!

    就在冷如瞳快受不了住要发问的时候,透明的水晶球里闪过一丝暗红的光芒,水晶球瞬间变成了鲜红,吓得冷如瞳瞪大了眼,为什么会是血的颜色。

    花汐儿却在这时把水晶球收进了袖挽,抽出了十字架,那十字架扎进夜凤琊的胸膛,再抽出来时没有带一丝血,夜凤琊的胸膛也完好无损,这尼玛真神奇,这种巫女还是少惹为妙。

    冷如瞳接过夜凤琊拍了拍他的脸颊:“他怎么还没醒?”

    花汐儿没有理她,掏出已经恢复透明的水晶球怔怔地沉思着,冷如瞳掐了掐夜凤琊的脸颊,他“啊……”地大叫一声响了过来,劈头就无辜地哭诉起来:“娘子,刚刚有人扎我,用木头扎我,好痛。”

    冷如瞳扯了扯嘴角,合着他刚刚是有知觉的。冷如瞳安慰他:“乖啦乖啦,没事了,现在不是挺好的嘛,你刚肯定是做梦了。”

    夜凤琊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没有任何被伤害的痕迹这才喃喃地道:“难道真是做梦了?”然后他这才注意到站在旁边的花汐儿又害怕地叫了声:“娘子就是她,她刚扎我的,不是做梦。”

    “好啦好啦,别怕,她是帮你检查一下身体,没有恶意,你看你现在不是都没事嘛。”冷如瞳像安慰小孩似的安慰他。

    “她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夜凤琊对花汐儿满是防备,眼底里闪烁着冷冽的光芒,一会儿从害怕的小孩就变成了骇人的斗士。

    “她是来帮你查查你为何会失忆。”冷如瞳解释着,然后转向花汐儿担忧地问:“是不是情况不乐观?”血红一般是凶兆,不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吧。

    花汐儿却瞪向她疑惑地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意思?有话直说,别拐弯抹角的。”冷如瞳不爽她的问题,她这一问,她心情更好不美丽起来,她也是个人啦,虽然是几千年后穿来的,心脏承受能力也是有限的。

    如殿自到鬼。“娘子,她是不是很讨厌,我帮你杀了她。”夜凤琊也似乎很不喜欢花汐儿,其他人来,他都没有如此抗拒过。

    说到底,花汐儿虽然对他有恩,但她给他施的仇恨之心让他打心里就防备花汐儿,谁又愿意自己的命运掌控在别人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