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邪少桃妻:豪门灰姑娘 > 第 305 章

    第62回 回国

    见到齐孝轩的身影,关小桃稍微愣了愣,却也觉得在情理之中,毕竟孝轩是喜欢淘淘的,他十分关心她,两个人也算很知心的朋友,淘淘能把回国的事告知他,也在情理之中

    关泽宇戴着一款黑色墨镜,人很酷,身后还跟着保镖,小桃一眼就认出他,因为很多人都在为帅气的关三少爷驻足

    怎么他也知道淘淘今天回国吗?是淘淘告诉他的?

    有这个可能,也许,淘淘认为自己虽然和关霆宇已经分开了,可和他的弟弟也还算是朋友

    当小淘拎行李从出口走出来的时候,齐孝轩和关泽宇开始并没认出来她,关小桃一声惊呼,才把两个恍惚的人从梦中拉起来

    “淘淘,你留了长发,真漂亮!”

    关小桃上前和她拥抱,一边抚摸着她已经及肩的柔顺头发。她的气质没有变,仍然那么清丽美好,就像是一朵荷 塘中的睡莲。但是她的身体较之从前却丰腴了很多,之前是太瘦了,而现在很健康,又像是多了一种特别的韵味在里面。

    皮肤也很白,只是在鼻梁处多了一点点的斑,应该跟之前怀孕有关。小桃的脸上也有,只是她今天擦了些粉遮盖住了,而淘淘脸上没有化半点妆容,她仍然像以前一样喜欢以素颜示人

    关泽宇走过来,摘掉墨镜后便皱眉看她,“看来在国外过的很滋润嘛!那干嘛还要回来?瞧你,都快把自己吃成一只小肥猪了!也不怕嫁不出去没人要!”,说完,伸手就弹了下她的脑门

    他就是这样,一向口无遮拦,而和她在一起斗嘴早已成了家常便饭,小淘对他也毫不客气,每一次都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尽管八个月都没有联系过,她人在国外,到底去了哪里,他也毫不知情,可是感觉时间并没有让一切改变

    没有生疏的感觉,小淘还和以前一样立刻拍开他的手,犀利道,“你才是肥猪!你才没人要!”

    “我很漂亮好不好?有很多人追求好不好?”,她白了他一眼,却让人感觉这样的王小淘是健康的王小淘,也是快乐的王小淘

    究竟是什么使她变得快乐,关泽宇不知道,而齐孝轩和关小桃,却隐隐的已经感觉到。

    “切…”,关泽宇不屑,冷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小淘的脖子上戴了个小吊坠,关泽宇斜眼冷哼的时候正好瞥见,感觉那绿油油的东西挺幼稚的,可又没看清是什么东西,下意识的伸手一抓,却被小淘一下拍开手,“关三少爷干嘛?别动手动脚的,我可真是有很多人追求喔,小心我男朋友来揍你”

    举举拳,不是没看到泽宇眼中的将信将疑,好像还有点失望,她却决定不再理他,转身向齐孝轩看过去,“孝轩,好久不见了”

    面对齐孝轩时,小淘的语气分明就变得温柔了,或许是因为有一些愧疚吧,毕竟在曾经离开时,他一再的挽留过,也向她提出可以接受她肚里的小孩

    只是他不懂,这辈子,她不会再爱了,更不会再接受其他男人。也许以后,只守着女儿,直到终老。

    到关款轩毕。走出机场的时候关泽宇挺郁闷的,不大在愿意讲话,却霸道的一个人拎着小淘带来的行李,虽然有保镖,而且小淘的行李根本不多,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小箱包,可关三少爷仍然很BT的甘愿当苦力。

    齐孝轩的话也不多,基本上都是在听两个小桃(淘)在讲话,男人有时会悄悄把目光移向小淘,那目光中有深情也有失落

    关泽宇和齐孝轩都有亲自开车, 不过小淘却没有选择坐上任何一个男人的车,而是被关小桃拉着手,走向一辆奔驰房车

    倒不是小桃虚荣和高调,实在是莫二少爷怕自己儿子受委屈,而专门为出门的妻儿配了辆房车

    “难道是……宝宝在里面吗?”,看到关小桃冲自己嘿嘿一乐,小淘指了指房车

    关小桃就点头,“在里面,保姆抱着睡觉呢”

    “太好了,我要看宝宝”,小淘喜悦的拍手,正要打开车门

    而这时,忽然感到身旁一阵劲风飞过去,一辆红色的雷克萨斯停在了她们的前面

    刚上车的泽宇从车里探出了头,“她怎么来了?”

    开车的女人下车,一身干练的西服,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小淘,我们能谈一谈吗?”

    王钟珍很直接,下车便直奔小淘而来,弄的身边的关小桃直尴尬,“淘淘……”

    如今王家因为转让股权的事而早和关家莫家决裂,在夷城的名声也很臭,小桃一出声,身边的保镖便上前几个人

    小淘却对她一拦手,“等我一下,我和她说两句话”,随后,看了王钟珍一眼,便先独自走远了一些

    *************

    “我已经半个月没有他的消息了,你是不是知道他在哪里?他是不是曾和你联系过?”。

    王钟珍仍然没有拐弯抹角,面目上焦急的表情能看得出,她是真的很在乎商天义。陈世安败落,商天义逃跑,对她的打击不小

    小淘点了点头,却没有解释太多

    “可不可以,把他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我正在努力帮他……”,王钟珍乞求的上前一步

    小淘望她,皱了皱眉头,缓缓道:“你怎么帮他?”

    “我……”,王钟珍不知道说什么,现在就像一只无头苍蝇,哪里能打探一起案件的消息她便叮哪里,她手里准备了很多的钱,希望可以帮商天义逃过劫难。可是,目前已经不是钱的问题,商天义若是知道钱能救自己,他也不会逃

    “我去求过关霆宇,可是他根本不理我,他要的是商天义死,所以之前他做过很多,在我们大家都以为关家要在他手里败落的时候,其实,那才是他对别人下的最大一个陷阱,这陷阱就是you惑,天义一掉进里面就再也出不去了……”

    小淘没说话,只是默默的听着

    “你为什么不去求关霆宇?你干爹现在在里面,听说都被动刑了,而关霆宇手上可能还有证据,只是他目前没有全拿,如果全都拿出来,这案子结了,判你干爹死刑都是轻的,天义也完了,二三十年是免不了了……”

    “小淘,我求求你,救救你干爹,救救天义吧,在关霆宇没把那些证全拿出来之前,一切都好说……”

    “关霆宇他……他会听你的吧?你们分手以后,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他身边都没有任何女人的,我打探过了,小淘……”

    “我知道你恨我,恨我们王家,可是天义他不是王家的人,如果你真很在意这个,我以后可以离开天义,我……我也可以给你当牛做马……”

    “小淘……钟睛……求求你了……”

    王钟珍的双手相握着,抵在自己的下巴,她一直乞求的紧紧望着小淘

    而小淘却一转身,用侧身对着她,低头望向了自己脚面,“你先回去吧,我心里有数,你不用操心……”

    “爱天义,就默默等着他,如果他心里有你,一定会主动联系你的……”,说完了这句话,小淘便头也不回的走开,摸了摸自己颈前的坠子,眸光中有一丝复杂和哀落

    ********************

    尽管关小桃一再邀请,王小淘还是没有随她回莫家,而是选了一家比较便宜的宾馆下榻。

    关泽宇将行李搬进小淘所定的单人房间里,一屁股坐上简单的单人床便嘟嘟囔囔起来

    “现成的大别墅你不住,偏偏喜欢到这里来遭罪,我名下的公寓也很多呀,大的小的舒适的”

    泽宇所谓的‘大别墅’小淘明白,是指于慧现在住的地方,从关家搬出来后,女人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我哥又不住我妈那,你有什么好担心的……”,知道她在避讳什么,关三少爷继续抱怨了一句

    小淘打开行李包,随手翻了两件衣物挂起来,回头看他,“总不能一直住别人家吧,我得找房子,然后自力更生”

    她这样对关泽宇解释着,而泽宇一挑眉,忽然开心地摸摸下巴,“你不是在那边有男朋友了吗?怎么?这次回来打算常住了?”

    “是啊,准备常住一段时间,直到我干爹的案子宣判”,她继续整理着行李,毫不在意在关泽宇面前实话实说

    泽宇便因为她的话沉默下来,静静的一直没有说话

    直到半分钟过去,他佯装咳嗽了一下,“咳 ,小淘…也…你,是不是挺恨我哥的?”,试探性的问着

    “不恨”,小淘头也没回,很自然的回答

    额?

    关泽宇有些意外,却因此莫名的窃喜起来,“那,那,也就是说,你……你可以……”

    吞吞吐吐了半天,关三少爷也没能表达出来自己想说的话,小淘却突然回头,伸手对他摇摇食指,就好像是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泽宇,不可以,我们之间,只可以做朋友,你是我的好朋友,知道吗?”

    被这么直接点破了,有些脸红,可更多的是受伤,泽宇攥拳到嘴边佯装又咳了一下,“为什么?你和他,又不可能了,除非,你还想跟他……”,只是,这一次,不太敢看小淘的眼睛

    “不管我和他可不可能,我和你都不可能在一起,我想,即便他现在不会再要我。可是他若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你想,他会怎样对你呢?”

    小淘走过来,直视泽宇的眼睛,关三少爷便戳戳鼻梁,目光瞥向别处

    “关泽宇,你扪心自问,你是更爱你哥,还是喜欢我多一点?”,小淘步步逼近,似乎让关泽宇无路可躲

    “你干嘛问那么直接?谁喜欢你啊?长得那么丑……”,可能是被逼急了,像头小豹子的关三少爷忽然站起身直腰,居高临下的望她

    “哈哈……”,小淘被逗笑了,捂着嘴瞥他,就好像是在说:关三少爷你好可爱啊

    不过发现关泽宇望自己的眼神越来越犀利,知道再不能把这头豹子惹毛了,于是伸手捶了他一拳,“好了关三少爷,不和你开玩笑了,你会找到让你心动的那个女孩的,不过这个人肯定不是我这样的”

    “切,你怎么知道?”,关泽宇冷嗤了一声,白了她一眼

    可是,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再和她讨论下去,一抹烦躁涌上来的关泽宇挠挠头,“你快点收拾吧,晚宴在富贵林,我给你洗尘,另外你的好姐妹晚上还要约你唱K去呢!”

    “呃……”,王小淘扁了扁嘴,没说话

    *******************

    晚宴很丰盛,人却还是只有四个。而两个小桃(淘)因为好久不见,餐桌上好像一直有说不完的话

    泽宇觉得和齐孝轩没什么好说的,坐着陪了一会便觉得坐不住了,索性其间母亲来了一个电话,憋不住的关三少爷,便当着三人的面接起了电话

    “嗯……嗯,我也正劝着他呢,我哥不太喜欢那样的女孩吧?……嗯…那罗家大小姐我看了,的确是挺温柔漂亮的,大概哥会喜欢吧……”

    或许有一半是不经意的,有一半是故意的,关泽宇口中的那个‘哥’,当然谁都知道,什么罗家小姐,什么温柔漂亮的,是个人也能听出来几分了

    关泽宇挂上电话便冲愣住的关小桃笑笑,解释,“啊,昨天我哥去相亲了,罗家大小姐,夷城的KTV,有一半都是她们家开的”

    餐桌上有点安静了,为避免尴尬,孝轩忽然拿起桌上的红酒瓶,“来,小淘,我敬你一杯酒,这次回来,希望你不要再走了”

    齐孝轩应该是开心的,只是当洒瓶刚刚递到小淘的面前时,女孩却伸手拒绝,“孝轩,我不能喝酒”

    “呃……瞧我,差点忘了!”,他摇摇头,拍拍脑门收回手坐下

    “为什么不能喝酒?这日子多难得啊?你怎么了?生病啦?”,关泽宇挑眉,好奇宝宝似的看她——

    迷糊,吐了一天,今天暂4000给大家,明天补回来吧

    明天霆淘一定见面,是你们猜不到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