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敢动楚少媳妇,金子砸死 > 第 96 章

    原来太子可以这样玩

    96章

    楚战烦躁的扔下手上的工作,派人去宫里叫了轩幕远,两个人相约在陌上楼的魅惑包厢!

    楚战前脚刚到陌上楼喝了一杯茶的功夫,轩幕远就到了,手里还提着些东西!

    轩幕远坐下倒了杯茶,有些疑惑的看着楚战,这个时候叫他出来做什么啊?不过也好本来等下也是要去看看意欢的,给她带了些自己做的桂花糕!

    楚战放下茶杯,幽幽的开口:“轩晴好像知道的很多”

    轩幕远蹙眉:“比如···”

    “她知道素轻的存在”

    轩幕远白了他一眼:“知道就知道,那个女人你打算怎么办啊”

    楚战怋着唇没有说话

    轩幕远无奈的摇摇头,也不再说下去了,只要威胁不到意欢就好,若是让她受了伤害,他必然不会放过他的。

    “我大哥的军队得了瘟疫,好像是有人故意而为”

    “恩,这个魏叔已经说了,他也动身去那边了,现在就是不知道轩钦是站在那一边的,还是他自己想做一边”楚战把玩着手上的茶杯。

    轩幕远也不确定轩钦是站在那一边还是准备单干的,反正只要他不站在丽妃那边,事情就好办多了 。

    “他不是现在跟烟清在一起,让烟清去试探一下”

    “好”

    两人又商量一下边关的布局,碰杯喝了一杯茶就一起去了楚府。

    意欢休息了一会也早就醒来了,轩晴正坐在一边给她剥橘子吃。

    两人趴在院子里的桌子上猥、琐的不知道在说什么。两人一会捂着嘴巴笑,轩晴一会娇嗔的拍意欢一下。

    楚战回来的时候伙计递给他一份很急的报告,他匆匆去了书房,轩幕远撇撇嘴提着桂花糕自己去找意欢!

    看着门牌上爱欢两个字,每次轩幕远看见一次就要心疼一次,这辈子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机会对她说出这两个字!

    轩幕远看见桌子上好像有一张纸,意欢在纸上指指点点的,她每指一个地方,然后小声的跟轩晴说几句,轩晴就笑的不行,有时候还娇羞一下。但是隔的远,他听不清楚他两说的啥,挑挑眉,悄悄的走到两人后面

    兴许是两人讨论的太激烈了,都没有发现后面站着个大男人!。

    意欢指着纸上的裸、体美男子打了马克赛的小地弟处:“我跟你说,男人全身上下就这个地方好玩,能大能小,能长能短,还会跳舞呢,你要是拿手套弄一下,还能喷、你一脸口水”意欢暧昧的冲轩晴眨眼。楚手看躁相。

    “咳嗨,那不是口水,是牛奶,美容养颜的,你刚刚说过了”轩晴矫情的捏了一把意欢的脸!

    “去,男人啊,最敏感的地方就是小豆豆,胸前的小豆豆你只要含住一吸,舌头打转挑、逗,立马的,他就全身软下去了”

    “啊,全身软下去,那是不是小地弟也软下去了”轩晴惊讶的叫到。

    “哎,你···”然后意欢抬起头看见轩幕远似笑非笑的操着手臂看着她。看的她心虚的缩缩脖子!

    “嗯哼”意欢马上把美男图折好收了起来。

    “两女人说悄悄话,你一个大男人的偷听什么啊 ”意欢不满的嘟嘟嘴,她正在炫耀呢。

    轩幕远倪一眼意欢,把纸包打开,捏了一块糕点塞意欢的嘴里,堵住你这张什么话都说的小嘴巴。

    意欢拍掉轩幕远的手,皇宫的糕点味道是真的不错啊!

    “哟,爱心糕点啊”轩晴一副酸溜溜的口气!

    “那是,也不看看我意欢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超级宇宙无敌美少女,像你这样的庸脂俗粉能比的吗,你就羡慕妒忌恨吧”意欢得瑟的捏一块糕点喂进轩幕远的嘴里,以前在现代的时候那些闺蜜,都是这样你喂我,我喂你的,一杯奶茶两人还一起喝,还是一根吸管呢!

    意欢没那意思,这个动作在轩幕远来说就意义非同寻常了,他将糕点含在嘴里迟迟不肯咽下去,他跟意欢虽然经常打闹,但是意欢很少喂他吃东西,就算有时候他厚着脸皮问她讨,她也是假装要给他吃,等他张嘴的时候又掉转方向自己吃了!每次都恨的他咬牙咬牙再咬牙啊!

    “切,你就是再美的不可方物,你也是飞机场”这段时间跟意欢腻歪在一起可是学会了很多新鲜的词啊,老是让她打击,现在也要打击一下她才行!

    意欢撇撇嘴:“就你那一抓就消气的,容易下垂,我们这纯天然的永远都这么挺”

    “咳嗨”轩幕远被呛到了,以前跟意欢老是斗嘴,也说些调戏的话,但是她跟轩晴说这样露骨的话,他还是第一次听,所以他喷了!

    两女的很有默契的转头看他一眼,然后同时切的一声,又继续说她们的!

    两女的每次说到胸这个话题,意欢就想捶胸口,这个古代也没有隆胸这么个技术活,然后自己还要天天对着这么个大波妹,真心很内伤啊!

    两女的关于胸这个话题那是争论的唾沫横飞,她说她就是飞机场,妒忌她才说她的胸是假的。

    意欢说:“你胸大无脑”

    轩晴说:“你胸小也没瞅见你多有脑子,还不是挑了那么个烂男人”

    嘿,意欢一听轩晴说楚战是烂男人就炸锅了,手插着腰,瞪着轩晴:“你才是烂男人,我们家战战那是绝世好男人”

    轩晴冷哼一声:“好个屁,烂男人一个”

    意欢眯起眼睛,不对,她拉住轩晴的胳膊:“你知道什么?”

    轩晴顿时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她那是话赶话,一时之间就那么脱口而出了,她摸摸鼻子:“她不是烂男人是什么啊,有我这么个未婚妻,居然还天天在我面前这样的宠着你,在我面前秀恩爱给我看,不是烂男人是什么”这个借口应该可以吧,轩晴再心里做个鬼脸,以后再也不那么激动了!

    轩幕远也是惊的出了一身汗,走过去,搂住意欢的肩膀让她坐下,柔声的说:“别站的太久”然后拿起一块糕点塞进她的嘴里!

    “哼,你就是妒忌羡慕恨”虽然意欢觉得这个理由也有些牵强,但是也是合情合理的,毕竟轩晴还是很喜欢楚战的,可没让她少赚银子啊!

    “哼,你别得意,说不定我那天找个比楚战还好的男人,羡慕死你去”轩晴邹邹鼻子,像个小孩子一样!

    轩幕远警告的看她一眼,又自顾自的捏起糕点喂意欢吃。

    再吃了好几块以后,意欢终于忍不住了,捏了一把轩幕远的脸:“你丫的想撑死啊我,一块一块的往我嘴里塞”

    “啊,欢儿你轻点疼的”其实意欢根本就没有用力,但是轩幕远就是想撒娇,讨点便宜!

    “一个大男人这点疼都怕”听轩幕远这么一叫唤,意欢就更来劲,两只手一起上场,一手捏住一边,把轩幕远的脸搓成各种形状。

    “啊,欢儿,好疼啊”轩幕远伸出双手轻轻扶住意欢的腰,生怕她一个激动磕到桌子上。

    “哈哈,啊远变成大怪兽了”这个时候意欢把轩幕远的嘴巴扯的大大的,都快贴到耳后根了!

    轩晴一看也来劲了,今天搭着意欢也好好的整整这个二皇兄,意欢拉他的嘴巴,轩晴就把他的眼皮往上翻,露出白眼,这个时候轩幕远的整张脸看起来有恐怖又滑稽。

    两个女人还玩上瘾了,放开,然后意欢把轩幕远的鼻子往上顶,做出个猪鼻子的摸样,轩晴就大力的把他的耳朵往两边拽。

    “哈哈,猪八戒,我们家阿远变成猪八戒”意欢笑的嘴都合不拢了!意欢一边说还一边扭动着腰,轩幕远只能无奈的用了点力扣紧她的腰,生怕一个扭的太激动就磕桌子上了!

    轩晴也放肆的大笑起来,哇靠,原来这个太子哥哥还可以这样玩的啊!今天真是见识了!

    突然意欢放开轩幕远,转身咚咚的跑去花圃折了两支花枝,把叶子拔掉。

    “你慢点别跑”手上的温度突然消失,轩幕远的心里一阵失落!

    轩晴疑惑的看着她,拿两花枝干嘛啊?但是她刚想完,意欢已经告诉她答案了!

    她将两根花枝慢慢的插进轩幕远的鼻孔里,然后转过头义正言辞的对轩晴说:“装象”

    看着轩幕远滑稽的鼻子插着两根花枝,轩晴愣了片刻,随后就爆笑出声了:“哈哈哈啊哈,人才啊···”

    四周的暗卫本来憋着笑的都快要内伤,见轩晴都带头狂笑了,他们也就不憋了,顿时四周爆笑连连。

    魏叔说欢儿心中有郁结之气,他也就随她高兴怎么玩了,可是他们笑什么。轩幕远气的脸都青了,伸出手就赏了轩晴一个爆栗子。疼的轩晴硬是把大笑憋了回去,她冤枉啊,又不是她把花枝插到他鼻子里的,干嘛要打她啊!

    轩幕远铁青着一张脸瞪了眼四周,那些个暗卫活生生的把大笑就咽了下去,差点就内伤、

    轩幕远看着意欢眨巴着无辜的小眼睛。一副坚决认错打死不改的表情,他就想当场吐血身亡。

    捞过意欢准备打她屁股以表惩罚的,但是可能是他用力过大,意欢就这样把他扑倒在地上,然后唇贴上了一个很柔软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