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总裁大人,轻一点 > 35 最终章

    似是听到脚步声声音,袁麟恺转过头来,淡淡的朝她笑了笑,“起来了,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

    “我没事了。【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s/c/o/m】”走上前,有些尴尬的看着他,偏着头微微眯着眼,“昨天晚上是你给我换衣服的”

    搁下手里的东西,他抬脚朝她走了过来,半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如果我说是,你会不会让我负责”

    宁萌一抬眸,无惧的和他对视,眨着眼点点头,“会”

    在爱情这件事情上,她曾经不够勇敢,但是对他,她却赌上了自己所有的自尊和勇气,为的就是不让自己有后悔的机会。

    “那我们结婚好不好”他柔柔的抚着她的脸,眸光溺而深沉,“我为你负责一辈子。”

    “”似是没想到他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宁萌一也是愣了下,僵着脸好一会儿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见她盯着自己愣愣然的模样,袁麟恺笑得无奈,“宝贝,难道你没听出来我是在跟你求婚么”

    “你是在跟我求婚吗什么都没有,哪个女孩子会答应你啊一点都不浪漫”

    她着实也被他突如其来的求婚给吓着了,硬着头皮回了一句话,说完连自己都没记着自己说了什么。

    “想要浪漫随时都可以有,钻戒仪式那些随后补给你,而现在,我有的只有大活人一个,还有我作用的商业帝国,我用这些来求婚,你会答应吗”

    乍一听到这话,宁萌一有片刻的怔忪,这男人,还真是敢做这样的事情,就连求婚也是如此霸气侧漏

    拿他整个商业帝国来求婚,他还是第一个,果然很土豪

    “嫁给你的话,是不是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她半眯着眼,笑着跟他兜圈子,不动声色的消化着他刚刚说的话,还有他的求婚。

    “当然,我的一切都是你的,连我也是你的”他轻笑着搂上了她的腰把她往怀里带,“怎么样,考虑好了吗”

    宁萌一想了想,点点头,“考虑好了,但是我现在还不想结婚。”

    这么一句话如同一盆冷水,直接泼在了袁麟恺头上,原本自己最期待的事情,所有的期待和喜悦一瞬间跌入谷底。

    “为什么”他不解的看着她,“为什么不想结婚因为昨天的事情,你还在生我的气是吗”

    他从没想过她会拒绝,可是她的拒绝,却让他有些难受。

    “也不是,我只是觉得结婚是大事,需要你我都考虑清楚,毕竟我不想进两次民政局。再者,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我对你可以说一点都不了解”

    “你想了解的我都可以告诉你,这些都不是问题。”

    “可是有些事情需要时间磨合,和相互了解。”

    “结婚以后再慢慢磨合不也是一样吗你在担心什么”

    “结婚以后如果真的出现问题,发现我们之间不合适的话,那就晚了”

    “那我们先订婚”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拧着眉想了想,“先订婚好不好你可以给我考察期,等过了考察期,你想结婚了,我们再办婚礼,这样你能接受吗”

    他说过不管她做任何选择都不会拒绝,如今真是应了那句话,自作孽不可活

    可是即便是这样,他也不后悔,只要她在他身边,那比什么都重要,结婚只是一张证一个仪式,而她和他在一起,要面对的却是每一天每一刻。

    宁萌一点点头,不可否认他的这个建议也确实是自己心里所想的,只是

    她抬眸看着他,心里多少也明白,这么做无疑是委屈了他。

    他堂堂袁家少爷,凭什么要听她的,无非是仗着在乎她罢了。

    不是不感动,也不是不心疼,只是在这件事情上,她也需要好好考虑清楚,毕竟事关一辈子的幸福。

    “这个考察期是个未知数,你会不会觉得很委屈”

    她抬手摸上他的脸,心里头酸酸涩涩的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不忍心委屈他,可又不忍心勉强自己。

    她是爱他的,可是对未来,对他们之间的一切她都没有自信,甚至没有安全感。

    “傻瓜,怎么会你不是还在我身边吗只要你在我身边,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结婚对我来说只是个仪式,我要的只是你,只是和你在一起。”

    他的坚持让她动容,也让她有些不忍。

    似是看出了她的犹豫,他淡淡的笑了声,“你不愿意的事情,我不会勉强你,先订婚也好,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好好筹备婚礼,一辈子就一次的事,我不能委屈了你。”

    “好我们先订婚”咬着唇,她最终妥协。

    不是不愿意嫁给他,而是现在的自己,连在爱情路上都磕磕碰碰的,她实在没有足够的自信去经营一段婚姻。

    “真的你答应了”从紧绷的神经里松懈下来,他高兴得搂紧了她,俊脸满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宁萌一点点头,倒是不明白怎么订个婚也能让他这般高兴,她还以为委屈了他。

    “宝贝”满心抑制不住的欢喜,他压下头凑了过来,抱着她狠狠的亲着吻着。

    被他抱着双脚悬空,她没好气的紧紧抓着他的衬衫,“不就订个婚,瞧把你高兴地”

    “订婚我也高兴,反正你是我的了”像是得了礼物的孩子似的,高兴得停不下来,而她也不由自主的沉浸在他的喜悦了。

    就在这时候,餐厅外突然传来一声:“麟儿”

    乍一听到这声音,袁麟恺倏地停了下来,宁萌一也回神过来,僵着脖子看向站在外头的贵妇人,顿时尴尬的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看到袁夫人,袁麟恺倒是比她淡定多了,笑着把怀里尴尬的丫头按在胸口,眯着眼喊了声:“妈,您怎么来了”

    “我”袁夫人这才反应过来,看着宝贝儿子怀里的身影,似乎明白了什么,一脸和善的笑了起来,“我就是过来看看你有没有吃早餐。”

    没想到,倒是让她撞上了这个看似有希望成为她未来儿媳妇的女孩了

    “正好,我也有事要跟您说”袁麟恺摸了摸怀里人儿的头,偏着头凑到她耳旁,“宝贝,臭媳妇总要见公婆的”

    宁萌一抬起头,无语的白了他一眼,最终只能硬着头皮看向一旁一脸好奇和善的袁夫人,“阿姨您好,我是宁萌一。”

    “你是宁家的丫头吧”袁夫人看着眼前娇俏可爱的丫头,想起前些日子听到的一些传言,本以为是自家儿子为了忽悠自己搞出来的事儿,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这下子,她要抱孙子的愿望可就有盼头了

    “嗯,我是。”紧紧地抓着袁麟恺的衣角,宁萌一紧张的应付着这个即将成为自己未来婆婆的贵妇人,说不紧张也是假的。

    预料之外的是,这个未来婆婆倒没有自己想的那样严肃,反而看起啦很和善。

    “原来真是宁老三的女儿,丫头你跟你妈妈真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宁老三还真是好福气”

    袁夫人直勾勾的打量着宁萌一好一会儿,笑着上前来,满心的越看越满意。

    “早前就听说你们俩在交往,我还以为又是这小子忽悠我呢没想到是真的,那真是太好了”

    自来熟的袁夫人,见着未来儿媳妇有了着落,压根把自家宝贝儿子晾在了一遍,拉着宁萌一顾自的说起话来。

    宁萌一为难的看了袁麟恺一眼,见他也只是耸了耸肩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个未来婆婆虽然很和善,可是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压根就应付不来啊

    “我家这小子平日里不大懂得表达,他要是欺负你了你告诉阿姨,阿姨替你做主”

    “嗯嗯,谢谢阿姨,他对我很好不会欺负我的,您别担心”

    未来婆婆这是要拉拢阵营吗可她明显就不是这块料

    端着早餐从厨房出来,袁麟恺半笑着打趣:“妈,有话等会再说行吗萌萌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吃东西,等会饿坏了怎么办”

    “瞧我把正事都忘了,萌萌你先吃早餐,等会我们再聊”

    “好,阿姨您吃过早餐了吗”尊重长辈的美德她倒是时刻没忘。

    “我在家里已经吃过了,我就是过来看看这小子起来没有。他呀,一个人不懂得照顾自己,忙起来的时候连吃饭都顾不上,我这个当妈的看着都心疼,隔三差五的就得看查个岗才行以后他要是结了婚,有老婆管着了,我也就不用操这份心了”

    “妈,瞧你说的我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自己会注意的。”倒了杯蜂蜜水过去,袁麟恺一屁股坐在袁夫人身旁,“妈,我和萌萌打算先订婚,您看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这是好事啊”乍一听到有戏,袁夫人笑眯着眼看着宝贝儿子,很快又意识到有些不妥。

    “我说儿子,你这先斩后奏可一点诚意都没有啊,这见家长都还没走程序,你这样你宁伯伯怎么肯把女儿嫁给你你啊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想事情也不动动脑子”

    “孩儿这不正跟您商量着么今天我就和萌萌回去见家长,人您已经见着了,就不用再回去一趟了吧”

    “说的什么呢我可没那么大权利能代表全家,回家见长辈还是需要的,等见了长辈们后我再找你宁伯伯谈订婚的事吧你想娶人家姑娘,怎么能委屈了人家”

    他们可都是大户人家,虽然没有那些老封建的思想了,可在礼仪和仪式上还是遵循着传统,不能委屈了双方。

    袁麟恺点点头:“好吧,那听您的订婚的事就劳您安排了”

    袁夫人抬眸看向对面乖乖吃着早餐的宁萌一,笑得一脸温柔:“萌萌啊,订婚的事阿姨会约你爸妈出来好好谈,毕竟这也不是小事,阿姨可不能委屈了你”

    “嗯,谢谢阿姨”宁萌一点了点头,乖巧的应了下来。

    双方见家长这事回头还得折腾一回,既然是订婚,肯定避免不了的,她抬眸看向温柔的看着自己的袁麟恺,心念一动,回了个安抚的笑容过去。

    得到了个好消息,袁夫人也不好留下来当电灯泡打扰这小俩口,找了个借口匆匆回袁家报信去了。

    总算送走了未来婆婆,宁萌一不由得松了口气,挽着袁麟恺的手臂,“你妈妈看起来好像也不难相处。”

    “嗯,她就是偶尔性子急,平日里还是很好相与的,有我在,不用担心她会给你脸色看。”

    “说什么呢我看起来像是会受婆婆气的人么”

    “嗯,确实不像”他柔柔的看着她,轻抚了抚她的头,“宝贝,如果要订婚,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比如,跟你回家见长辈。”

    “今天吗会不会太突然了”

    “今天周六,人齐了省了再约一次,反正你也是要回家吃饭的,顺便把见家长的事办了。”

    “”宁萌一抬眸,笑得一脸狡黠,“你这是临阵怯场了么没关系,有我在,他们不敢给你脸色看的”

    她把他刚刚说的话原封不动的送了回去,一副我护着你的架势,倒是惹得袁麟恺忍不住压过头来狠狠的吻了上去

    “唔”被偷袭了一口,囧囧的瞪眼,却让他趁机攻城略地。

    在温柔的两人,突然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惊醒,袁麟恺半笑着松了口,搂在她腰上的手却怎么都不舍得松开,一手拿了手机接起电话:“怎么了”

    “东西已经让人给你送过去了,我就先不去见你了,倒了时差再说”

    “好,先谢了回头再出来聚聚。”

    挂断电话,袁麟恺垂眸看着怀里眨巴着眸子盯着自己的人儿,轻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我们可能还要等一会儿再出门。”

    “有客人来吗”

    “等一个刚刚漂洋过海回来的东西,应该在路上了。”他拉着她坐回到客厅里,拿着手机给秘书传达任务,准备好去宁家的礼物。

    没一会儿,外头便传来门铃声。

    宁萌一忙站起身来,“我去开门”

    瞧她那热心的样子,袁麟恺也不拦着,抬脚跟了上去。

    送东西过来的是袁麟恺的助理,看到宁萌一开门,微微愣了下,还是礼貌的问好:“宁小姐,我们boss在吗”

    “哦,他在你进来吧”

    “不了,我把东西送到就得回公司”助理礼貌的笑了笑,抬眸看向走了过来的男人,抬手把手里的礼盒送上,“boss,这是江先生让我给您带过来的东西”

    “好的,麻烦了”

    “应该的,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公司了”

    助理一刻都不敢多留,袁麟恺目送他离开后,这才拆开手里的礼盒,从礼盒里拿出个黑色的丝绒盒子。

    宁萌一看着他手里的东西,隐隐猜到了什么,没等她回神,便看到他执着自己的手,深情的单膝下跪,“萌萌,嫁给我吧”

    宁萌一看着眼前的男人,再看看送到自己手指边的米分色钻戒,愣愣然的反应不过来,“你”

    “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满足你,你要的求婚,也许没有太过浪漫的仪式,但是这是我唯一的诚意。”

    他已经不是少男少女的那个年纪,没有那么多的梦幻,有的只有实际行动和一颗真诚的心。

    “我”她不过是随口一说,他竟然真的当真了

    她低头看着他把钻戒套到了她的中指上,最终还是坚持先订婚的原则,给了她考虑的空间,也没有勉强她做任何不愿意做的事情

    有那么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对他,似乎苛刻了一些。

    爱情里本没有那么多的斤斤计较和算计,她也不过是想坚守本心,可最终好像还是沦陷了。

    “你起来”她拉着他站起身,低头看着中指上代表了订婚的钻戒,不解的抬起头,“这个好突然”

    “不突然,这只是我想做的事情。”他执着她柔嫩的小手,眉目情深,“我等着把它换个位置的那一天”

    等那一天,这枚婚戒到了无名指上,那也就是结束考察期的时候。

    “可是”她无奈的对上他坚持的眸子,“你这是准备了多久啊怎么连钻戒都准备了”

    “昨天就想好了,只是没想到你会给我考察期,不过也没关系,我有这个自信。”

    她还真是败给他了

    手上多了个甜蜜的束缚,她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手里那闪烁的玩意儿,很漂亮的一枚钻戒,设计独特精美,米分色的钻戒周围有一排心围绕着,一克拉的尺寸不大也不小,恰到好处的设计每个角度都能看到这个钻石耀眼的光芒。

    “这个钻戒好漂亮,你选的”她不解的抬起头,似乎还有些不大习惯自己手指上价格不菲的钻戒。

    “我的一个发小昨天晚上接到电话就坐了飞机给我送回来的,这是他这个季度设计的作品,全球只此一个,等你愿意让它挪位置的时候,我们到时候再换一个自己设计定制的婚戒。”

    “你真是太奢侈了”她猛地收手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米分脸娇嗔。

    “给你的一切就是要最好的,钱我不在乎,只要你高兴就好。”

    “土豪”

    “那也是属于你一个人的”

    见家长这种事对于袁麟恺来说游刃有余,可对于宁萌一来说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明明在宁家的时候,她看到他轻松应付各位长辈,可轮到她应付袁家的长辈了,她这个菜鸟显然就没有他那么好的气魄。

    虽然全场他都在她身边,还体贴的替她解围说话,袁家上上下下一众长辈应付下来,她也还是累得够呛的

    让她意外的不是家里头长辈多,而是袁家的长辈们似乎都很好说话,没有大家族那高不可攀的架子,对她也都是疼爱有加,一个两个的全都把她当成了自家人。

    这让她这个外人刚一踏进这个家庭氛围浓厚的家庭里,便能深深地感受到这个家的接纳和温暖,

    和当初孟雪云反对她和徐子泓那样的剧烈反差比起来,这里真的让她有家的感觉。

    回家的路上,宁萌一看着手里一叠厚厚的红包,无奈的转过头,“怎么办,收到这么多,我要不要还礼”

    “傻瓜,这些都是给你的,你就拿着吧长辈们的一点心意,图个吉利而已。”

    “可是这里头有好几张支票啊支票上的数额全都不少,这见面礼也太厚重了点吧”

    “那也留着,你要是觉得太厚重受之有愧,等哪天长辈们那边有喜事了再换个方式还回去就是了。”

    “好吧那我先收着”收好手里的一叠红包,她这才转过头看向驾驶座上的男人,“我跟着你回家见家长,那你的红包呢”

    “我也需要吗”他不解的笑了声,被她那呆萌的样子给萌到了。

    “当然了,你不也是袁家的一份子吗”

    “好吧”他点点头,前方红灯路口把车子停了下来,他从兜里拿出钱包取了一张黑色的黑金卡递给她,“这张是主卡你拿着,密码是我的生日,你知道我生日是哪天吧”

    “知道可是你给我这个做什么我又不差钱”

    她怔怔的看着手里的黑金卡,她突然不敢去猜测卡里头有几位数。

    她当然明白拥有这个卡意味着什么,这是他所有的身价,他这么一个潇洒的决定就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她

    “老婆管钱我放心,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还没嫁给你呢”没好气的轻哼了声,她摩挲着卡上的纹路,心尖上却被他那老婆两个字给触动了什么,红唇不经意的上扬在好看的弧度。

    嫁给他,她会变成什么模样她不知道,她只是莫名的开始有些期待起来。

    “迟早的事情,所以我的一切你以后都要管束起来,可以查岗,也可以提要求,这是你的权利。”

    “怎么你这一说,我突然觉得嫁给你好处多多”

    “当然。所有你能想到的一切,都有可能”

    “那你爱我这件事呢”

    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顿了下,他似乎是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轻笑着转过头,柔柔的看了她一眼,暗眸沉沉,弥漫着她看不懂的深意,“回去了再告诉你”

    车子刚再车库里停下,袁麟恺便解开安全带从车里下来,绕过车头走到副驾驶座旁体贴的替她打开车门,快速的动作里隐隐带着几分的急切。

    宁萌一坐在车里,偏着头直直的看着他,有些不解他今天意外的体贴,“你怎么了不高兴我刚刚问的问题吗”

    他爱她这件事,如果没有可能的话,那么所有的一切于她来说毫无意义。

    “不是,我很高兴你问了。”

    他的小傻瓜在感情上不够聪明,有些话不说,她就会胡思乱想也没有安全感。

    那些他从来没有说出口的事情,还有他对她隐忍的感情,如果不说,也许她真都不会知道。

    既然如此,那么说上一句又有何难

    只是,他更喜欢用行动来证明

    “你要是不问,你这个小脑袋瓜子里都还不知道会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更担心”

    他溺的笑了笑,伸手把人从车里捞了出来,紧紧地搂在怀里,“宝贝,我以为我爱你这种事不用说,你应该能感觉出来,只是我家宝贝看起来笨一些。”

    “你才笨呢我又不是傻瓜,我能感觉得出来”

    他打从非洲回来以后对她确实不一样了,她总能在他眼里看到只属于她一个人的柔情似水,温柔得足以让她溺毙其中。

    “是吗如果能感觉出来,那刚刚就不会问了,所以”他倏地收紧了手,压低了头咬上她的耳根:“我打算换个方式告诉你,我有多爱你”

    话落,他猛地压下身把她抱了起来,快步往屋里走。

    宁萌一愣了愣,很快回神过来,抬眸的时候便看到他眼底染着的火焰,整个一下子都懵了。

    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虽然没经历过男女情事,可两个人在一起相处久了,他这个眼神她还是能看懂的

    没等她回神,他已经松了手把她放在柔软的地摊上,刚一站稳,迫不及待的男人已经压过头来狠狠的咬了上来。

    极具掠夺性的吻几乎是在瞬间就让她有些窒息,许是已经知道他要做些什么,她整个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张,全身的血液全都朝脑子里奔涌过去。

    她紧张的瞪着眼,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后背已经抵在了冰凉的墙上,退无可退

    而抵在她身上的男人,强烈的气势和动作,全都让她觉得无处可逃

    她今天见家长穿了见裸米分色的水溶长裙,柔软而立体的花朵挡去了她身上柔软的触感,已然迫不及待的男人,利索的摸到了她颈后的拉链,撕拉一声拉了下来。

    微凉的大手从腰后探了进来,她被他一深一软的吻着,紧张得有些颤抖。

    胸口突然一松,他解开了她的扣子,就在她倒抽了口冷气的时候,他已经低下头朝她胸口咬了过去

    轻柔的触感,如同带电一般瞬间传遍全身,她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

    身后是冰凉的墙壁,身前的男人却像一把火那般,熨帖着她

    她被他的霸道撩拨得有些情动,虽然不懂也没经历过这方面的事,可是此时此刻,她却有种空虚的感觉拉扯着她,让她不想拒绝他的靠近。

    在就要失控的时候,他突然抱起她,带着她上了楼。

    后背刚一沾到柔软的大,她这才睁开眼,红着脸看着他,挣扎着正要起身,黑影一落,再度把她压回到上。

    霸道而强势的男人,耐心极好的在她身上点火,脱了她身上所有遮掩的衣物后,暗眸深邃无垠的落在她娇羞的脸蛋上。

    “宝贝,这里”他拉着她的手落在自己的胸口位置,然后继续往下停在滚烫的小腹边缘,“还有这里,它们都只对你有感觉。”

    认真起来的男人总有些可怕,只是这时候,她却并不怕他,反而有几分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的期待和向往。

    被他的柔情蛊惑着,宁萌一的意识开始有些涣散,双眸迷离,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节奏颤抖。

    异物冲进来的时候,她突然有种撕裂的感觉,身上所有的神经在那一刻全都绷到了几点,疼得她连喘气都觉得是件困难的事情。

    “疼”上一刻的紧张无措,全然在这一刻的痛苦中烟消云散,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推着他。

    她的不配合,让原本就怜惜她的男人急的满身大汗

    他刚刚就已经知道她是第一次,无比温柔怜惜,可终究还是有超出他预料之外的事情。

    看着她疼得煞白的脸,他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只能半撑着柔柔的吻着她,让她松懈下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耐心,都快被火焚身了还能耐心极好的安抚她,哄着她,倾尽所有温柔。

    一整晚,宁萌一都不知道自己身处天堂还是地狱,混乱的状态里仅剩的意识也被不知餍足的男人给掠夺得一干二净。

    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他带她去了浴室,暖暖的水温泡着,总算不觉得难受了。

    就在这份安逸舒适里,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餍足的男人尝过了一次肉的味道,就像是解开了封印一般,难以控制的在浴缸里又要了她一次。

    看着她身上自己发疯的证据,他心疼而怜惜的细细吻着,有些不忍。

    心里的某个地方,仿佛被什么填满,满满的快要溢出来一般,弥漫着一股不可思议的甜。

    靠在上,他伸手搂紧怀里沉睡的人儿,一下一下在她裸露的后背摩挲着,和着这静谧的夜一起入睡

    宁萌一第二天一早醒来,浑身酸软无力,刚睁开眼便看到近在咫尺的俊脸,轻轻动了下,全身的骨头就跟散了似的,难受得她忍不住轻哼了声。

    浅眠的男人听到声音猛地睁开眼,紧张的看着怀里的人儿,暗眸里弥漫着几丝睡意和紧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全身上下都不舒服”总算想起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红着脸几乎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缩着头,她恨不得把自己都埋在薄毯里,当一只鸵鸟,不用面对他,也不用尴尬

    “抱歉宝贝,是我弄疼你了”他低下头,把人从薄毯里挖了出来,俊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哪里疼,我帮你看看”

    “不用”她抬手推开他凑近的脸,在他的掌控区域里她真是想逃都没法逃,最终还是被他捞回到怀里。

    两人yi丝不gua的贴合着,她隐隐感觉到某个地方开始不受控制的升温滚烫

    “你别乱来”

    “我不乱来,你也别乱动,大清早的男人容易失控”

    他抬手抚开她脸上杂乱的头发,笑得温柔的蹭着她的脸颊,“宝贝,现在你还对我爱你这件事有所质疑吗”

    “”她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种事有什么可质疑的

    质疑的后果她昨天晚上已经领教过了,被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嗯”没听到他的回答,他使坏的凑了过去。

    “没有质疑”

    魂淡他可还真是直接,用这种方法告诉她没见过这么耍赖的

    “如果还有质疑,我不介意你来找我要个答案。”

    “闭嘴”送上门被吃的傻丫头只有她,有过一次就不会犯傻第二次。

    气不过的她,微微眯着眼,张口就在他脖颈上狠狠咬了一口

    吃饱喝足的男人此刻心情甚好,丝毫不介意她的小虎牙,溺的笑着任由她为所欲为

    打从订婚后,袁麟恺便软磨硬泡的把宁萌一拐到了自己的别墅里。

    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他唯一的且不用解释的借口,那就是以老师的身份教她怎么适应职场规则,怎么处理如此庞大的集团事务。

    宁萌一也很好学,似是真的有心要接下德合集团,就算每次屡试不爽的被骗被吃,也还是被他的才华给折服。

    毕竟,跟这个歼商谈条件,她也就只有一个美色可以作为筹码,其他的他都看不上。

    后来她也想明白了,牺牲美色算什么,只要美人计能达到她的目的,应付起某人来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只是吃饱喝足的男人也有自己的顾虑,一想到自己的考察期遥遥无期,他就忍不住把怀里的女人吃干抹净再吃干抹净

    “宝贝,有件事我觉得需要跟你坦白从宽。”

    “说”宁萌一瘫软无力的靠在他怀里,某人最近这段时间的不知节制,她的老腰都快断了

    “我应酬的时候今天见到苏千乘了,听说她怀孕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原本就昏昏欲睡的宁萌一顿时清醒了,睁开眼抬起头看着他,深吸了口气拖过他的手臂枕了上去,“怎么,你这是悔不当初还是觉得遗憾”

    “都不是”看着突然紧张起来的丫头,袁麟恺淡淡的笑着,两个人如此近距离的相互对视,他还是觉得他的宝贝最好看。

    对于过往的曾经,他都已然放下了,和她在一起的这一年的时间,是他这辈子里最幸福的。

    有她在身边,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惬意和自在,也让他终于有了活过来的感觉

    “那你有什么需要跟我坦白从宽的”她不解的看着他,希望能从他眼里看出一些别的情绪来,可最后还是让她失望了。

    这双暗沉的眸子里,除了温柔眷恋之外,其他的全都是对她的无线纵容和无奈。

    他的眼里只有她一个人,仅此而已。

    这样的认知,让她莫名的愉悦。

    “嗯,就是告诉你,我碰上她了,看到她的时候,我就想起你了,所以应酬都没结束就过来找你了。”

    难怪她会挑中午这个时间来接她回家,刚一回到家,鞋子都还没来得及换就对控制不住在玄关上要了她一回,那姿势让她现在都还觉得腿有些抽筋

    “看到她就想起我,你这个顺序不对吧”

    “看到她,想起我家宝贝,我才明白,有些人纵然有千般万般好,不是自己心头上的那一个,那就什么都不是。”

    “那现在谁是你心头上的那一个”这个答案已然不需要再问,可她还是没控制的问出了口。

    他也知道她没有安全感不够聪明,能说出口的答案,也从来不会不说。

    他柔柔的抚着她的头,凑了过来在她唇上吻了一口,笑得格外愉悦:“嗯,是这一个。”

    她静静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轻眯着眼笑了声,唇上还残留着他淡淡的温度。

    仿佛有只猫爪儿在心口上挠着,挠着,细细密密的麻痒在心尖徘徊。

    在他的眼里只能看到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过去如何,曾经又如何,只要他心里只有她一个人,把她视若生命,那就够了。

    她缓缓的挪着爪子抚上他的脸,毫不客气的翻身把他压在上,整个人把他当成人肉垫子垫着,磨磨蹭蹭的在他脸颊边磨蹭着。

    不明所以的男人眯眼笑着,顺势搂住她的腰,的亲了亲她的脸颊,“宝贝还想再来一次”

    “讨厌”她没好气的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

    好一会儿才笑眯着眼,“我就是告诉你,你的考察期结束了,我们结婚吧”

    再不考虑这事的话,恐怕袁夫人就真的要跟她急了

    “真的”讶异着听到这话,被当成垫子压着的男人,倏地坐起身来,紧紧地抱着她,俊脸上难掩喜悦。

    “真的”

    “那我们现在去就领证”

    “今天不去,没力气了”

    “没关系,我抱着你去”

    “不要像什么样子袁麟恺你做什么,放我下来”

    “宝贝,我不会给你机会后悔的”等了一年才等到的机会,他才不会给她反悔的机会

    “我没后悔”

    瘫软在他怀里,她半眯着眼享受着他免费的人工服务。

    打从爱上他的那一刻起,她就没有了退路,也从来不曾后悔。

    他把她放在流理台上,近距离的看着她,温柔而愉悦的男人,此刻就像个大男孩一般,面目清俊耀眼。

    “打从爱上你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后悔过感谢老天把你赐给我,让我不再空欢喜,也不再孤单一人”

    “我也要感谢老天把你赐给我,让我的人生从此得以圆满,再无遗憾。”

    “亲爱的,下半辈子,我陪你走。”

    “好下半辈子,不离不弃。”

    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