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恶魔强宠,情人不乖 > 第 124 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粗暴发狂的男人

    :“宝宝,我们去吃宵夜吧。”坐在车上,看着洛夕雾有点闷闷不乐的脸,刘景瑞一边开着车,一边说着:“我知道有一间火锅店不错的,不大,但是味道很好,只有在晚上开。”

    :“穿这个怎么去吃火锅。”洛夕雾今天被在是被气得不行,那对恶心的男女,她在心里不止诅咒过一百次,让他永远是“软和”的。

    车子很快便停在一间服装门口,人们吃惊的看着两个人好像是从红地毯下来的似的,刘景瑞说:“你随便挑一下换上就可以了,今天哥哥我大出血了。”他一脸壮烈牺牲的样子让洛夕雾不禁轻轻的笑了一下:“景瑞哥这衣服都不够你月薪的一个零头,你也好意思让我随便挑?”

    刘景瑞捉了捉头发:“你知道,我可不能比你那哥哥,钱跟 开了水龙头似的,哗哗的来。赶快挑完走人。”

    两个人再从店里出来时,已经换上了休闲装了,一样的黑色开司米的宽松外衣,和简单的牛仔裤。我坐气吃刘。

    :“我们这样都快像情侣装了。”洛夕雾看着两人这几乎相似的衣服,有点哑然失笑。

    :“可别,你这大小姐我可要不起。你别告诉我你暗恋我,有你家那两个BT哥哥,谁要娶了你,谁还不得给整死呀。”刘景瑞一脸被吓到的样子,他女神谁不爱,关键是不实用呀,他这样的还是觉得家乡里找一个年轻力壮的,头脑简单的比较舒心。这样的女神只能仰望呀。

    :“走了,我真是饿了,介于你大大的伤害了我的自尊心,我决定今晚要好好的吃垮你。”洛夕雾假装一脸伤心的样子,坐了上汽车。

    火锅真是不错,鱼骨高汤,切得薄如纸片的几乎透得过光的鱼片,还有各式手打的丸子,青菜。总之现在什么都不去想,好好吃一顿回家睡觉才是王道。今天不要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了。

    热热的汤喝下两碗,顿时觉得全身舒畅得连刚刚紧闭着的毛孔都一一打开。手机正在欢快的唱着,一遍又一遍,非常的固执,可是她不想理会,乱了的心绪不想再去接电话,她不用去看也隐约猜 得到电话是谁打来的。

    聂修不知道这两个小时他是怎么过的,发了疯一样的冲到顾家才发现那个小姑娘根本就没有回来。屋子里她的房间的灯是暗的,保全说小姐没回空家。他一个人坐在车子里,打开了一瓶酒,对着瓶口狠灌,溢出的酒液沿着他粗矿的喉节一点一滴和往下滑,消融在黑色的衬衫里。

    他们去了哪里?他们在干什么?这是他一个晚上脑子里想的问题,各种可怕的画面就像是走马灯似的在脑子里一次又一次的划过,他却无能为力的只能在这里喝着酒,等着她回来的时候。暗了灯的房间就如同他的心一样,没有一点光明。只有那可怕的恐惧与嫉妒在这样的黑夜里疯狂的滋长着,以最快的速度缠满了他痛苦不堪的心脏。

    他的汽车隐藏在黑暗的角落里,如同一只随时准备待机而出的吃人的怪兽般。黑夜里他猩红如血的眼睛如妖瞳般 的让人觉得狂暴而可怕。手上的伤只只简单的手他的领带缠着,玻璃刺进了肉了他都没有痛觉。可能 是心脏痛得麻痹了就再也感觉不到手上的痛了吧。

    远远的传来汽车的声音,她回来了。聂修迷离的醉眼立刻有了一丝警觉,小女孩下了车,开心的冲车子里的男人挥了挥手,笑着说再见。

    刘景瑞发现她放在车子后座的打包了一推种子那家火锅店特制的丸子没有拿,这丫头是没打算放过他呀,整整两袋,她说煮面好吃。

    :“宝宝,你的东西没有拿。”刘景瑞跳下了车,从后面拿出了两个袋子,走上前去递给了她:“回家要先放冰箱知道嘛?”

    :“你当我是生活白痴呀。”洛夕雾无奈的摇摇头,这男人真的当她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不知道食品要放冰箱嘛?

    :“那你自己小心,我先回去了,明天事情还很多呀。”工程刚开始方方面面的事情多如牛毛,一点也是马虎不得。

    :“去吧。”洛夕雾站在铁门前跟他挥着手。

    暗处,聂修看着那一幕,心仿佛被蚀了个大洞般,剧烈的疼着,他们穿着一样的衣服,是情侣装嘛?他们刚刚消失的两个多小时里却干了什么?做了什么事才会需要换衣服?难道她今天 说的不是气话,她是说真的,那个姓刘的是她的朋友?这人他是见过一次的,在洛夕雾回英国的时候是他拿着文件来找他签字的,那个时候他怎么就没发现呢?

    昏黄的路灯下照着两个年轻的身影,聂修再灌下一大口酒,然后打开车门,脚步有点踉跄的走了过去。谁都不会知道他现在的感觉的多差,有多不好。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和那犹如来之地狱里最烈的嫉妒之火烧着他的心,烧得好像连走路都有点走不动了。

    洛夕雾刚要走进去 ,便被人死死的扣住手腕,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鼻而来。手腕上传来几乎灼伤人的热度,她吓了一跳,几乎想尖叫时,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低沉的,压抑的,充满的磁性的:“是我,洛夕雾。”

    她回过头去,那个男人高大的身影被拉得长长的,显得无比的孤寂。锐利而冷竣的眼神因为喝了酒变得有点迷离,好像是带着哀伤般看着她。洛夕雾里心一紧,他这又是在闹什么?今天他们夫妻联手给了她难堪,再想还喝了酒跑到她面前来,真是奇怪了。

    :“你干什么,我很累了,要回去休息,你也赶快回去吧。”看着他的样子有点怪怪的,洛夕雾不是没有领教这个男人可怕之处,特别是这个男人现在好像是喝了酒,她想着还是赶紧先回去有什么明天他清醒了再说,看他的样子满满都是危险呀。

    :“很累,你干什么很累了?你们刚刚都去干嘛了做了什么事还要换了衣服?”聂修狠狠的捉着她的手,心痛的问着。

    :“你又发疯了是吧,我们去干什么?干什么是你管的嘛?你是我谁呀?我哥都支持我去谈男朋友,我轮得到你管呀。”洛夕雾用力的想要挣脱开来,这个男人的力气真是大,让人连挣都挣不开呀,手腕像是被铁钳钳住似的,硬生生的发痛。

    :“你是我的女人,谁敢要你,他妈的都得去死。”聂修狠狠的说着,一副就快要吃人的样子。

    :“要疯你自己疯,我要上去了。”洛夕雾使劲的想要推开他,这个男人真是醉糊涂了。

    :“不行,我要检查一下。”聂修觉得自己都快要疯了,他要好好 看看她的身体是不是留下了别的男人的痕迹,如果是他会毁了那个男人,毁得干干净净的,一点也不剩。

    温热的气息来夹杂着浓烈的酒意,扑面而来,她被这样强烈的气息刺激得浑身打了个哆嗦。

    她抬起清冽如水眸,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那魅惑人心的面容,语气里夹杂着些许的无奈:“你总是这样无理的纠缠嘛?你有家庭,你有没有想过我,你想要怎样便怎样,喜欢的时候是这样的,不喜欢的时候呢?你有没有想过我和感受,我愿意不愿意配合你这么疯着,我已经二十二岁了,聂修,我不想再与你这样的纠缠下去了,我们没有结果的。”她不是瞎子,她不会看不出来叶心蓝爱这个男人爱得快要疯掉了,那个恶毒的女人做出了那么多的事,但都是因为爱,因为爱疯了所以才会这样。

    她不想成为那样的妒妇,因为一个男人而变成一个可怕的女人。这个男人呀,是女人的毒。她已经尝过了,那不堪回首的过去都在一次又一次的提醒着她,不能泥足深陷。

    聂修攥着她的手腕的力气更是大了,眸色猩红欲滴,看着她像是眼不得一口把她吞下去般。锋利的薄唇透着淡淡的水色,在月光下性感诱人冷冽魅惑到了极致,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卖相相当好的男人。:“有没有结果我说的算,我想我是给你太多的自由了。你要清楚,给你这样的自由是因为我爱着你,如果这样自由会让你的胆子变得这样大,当着我的面去找男人的话,那么我就是折了你的翅膀也要把你困住。”

    咬牙切齿的话从他的嘴里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他的手指轻轻的抚摸过她的手腕上细嫩的肌肤,慢慢的往上,他继续说着:“不要以为你哥哥能护得了你,他做的黑道生意不是一点痕迹没有留下来的,必要的时候,我们就来一起来个鱼死网破,我相信顾阳的结果绝对比我惨。我顶多是不做议长了,但是他就得洗干净屁股在牢里坐一辈子。”

    洛夕雾小脸倏然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全身仿佛都失去了力气般,连挣扎都不想再挣扎了。

    :“你为什么总是这逼我?为什么?”想起以前的种种,想起今天,想起刚才他说的每一句话,强烈的愤怒让她如水般清灵的眼睛沁出了晶莹的泪。:“你不用吓我,我一点都不怕,顾阳也不会害怕的。你这种人从头到尾都没有改变过,你真不是个男人。”

    秋夜的风有点冷得慑人,:“我不是男人”他的眸子里冷冽的寒气汹涌澎湃,他咬牙切齿恨恨的吐出这几个字,没等她探反过来,猛然搂住她的腰将她抱了起来,洛夕雾吓了一跳,手上的两个袋子跌落地板,一个个小小的圆滚滚的娘子掉了一地。

    :“你放开我。”她纤细的手想要去推开他,想要从他那令人窒息的带着浓烈酒味的怀抱里挣脱开来,可是聂修根本就不允许,只是攥紧了她的腰,毫不费力的走向了他的汽车。

    :“你知道嘛,我放不开,我没办法放开。”聂修的眼眸里闪烁着深遂的光,带着嗜血痛入心肺的渴望狠狠盯着她:“我想跟你慢慢来的,我想好好疼爱你的,我想给你时间和自由的。可是洛夕雾你都做了什么?你把我给你的纵容拿去找别的男人,你这算是玩弄我嘛?”他的眼睛里讲到了别的男人时,带着凛冽的杀气,阴寒得令人觉得害怕。

    洛夕雾被吓到了,长长的如同蝶翼般的翅膀不停的颤抖着,她不敢看他那可怕的样子,仿佛两年前那个犹如魔鬼般可怕的男人又回来了。

    聂修打开了车门,洛夕雾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重重的丢进了车子里……

    她心里颤了一下,一种莫名的感觉升了起来,清冽的眼眸猛然回了过来,看到了已经俯过身体的聂修,浓烈的酒味夹杂着他强悍的男性的气息扑天盖地而来,瞬间充塞满整个车子的空间。

    突如其来的危险的感觉让她下意识的想要爬起来,聂修看见了她眼底的反抗,伸出大手狠狠压住她的肩膀,把她压在了座椅上。

    :“你想要干什么?”她嘶喊着,伸手去挡着他的身体,可是根本没有办法阻止他健硕的身体压了下来:“这种感觉你还不熟悉嘛?我要做什么还要想嘛?二年多前我们做过好多次了,不久前也做过一次的”他的薄薄的唇覆盖在了她的耳朵旁,声音暗哑得如同沙石划过石磨般。

    她的小手胡乱的挥动着,真是不乖。聂修邪魅的勾唇笑着,解开了缠在他手上的领带,一只大手捉住她那比不听话的手,把她的手反剪到背后,结结实实的绑了起来。:“我是不是男人,你真该好好体会一下。”他低哑的话刚说完,手开始在她身上游动着,想起刚刚的场面他就嫉妒得想要发疯。

    :“刚刚你们去干什么了嗯?”聂修一寸一寸的掀起她的衣服:“我要好好检查一下,如果你胆敢让别的男人在你身上留下记号,我就杀了你,不对,我不会杀了你的,我会做到你饱到永远都不想再去找男人。”他醉眼迷离的看着那一寸一寸如美玉般的肌肤慢慢的呈现在他的眼里。

    话音刚刚消失,岑薄的嘴唇便吻上了她的肩膀。洛夕雾不敢相信过了两年多以后这个男人还是敢这么做,上一次她算是半推半就的,可是这一次她根本就不愿意,她不愿意。

    她吸了口气,浑身微微颤抖着,往后缩:“不要,不,你放开我”她嘶喊来起来,可是他整个人压了下来,她反剪在背后的手臂疼得像快要断掉一般。他喝醉了,洛夕雾看见前面的一支空的酒瓶子,那是产自俄罗斯最烈的洋酒哥哥也喝的,他已经喝下了整整一瓶,他醉得如同一只发狂的野兽般。

    他的吻越来越激烈,温热的舔弄过他的整个莹润的肩膀,最后咬住了她的耳垂轻轻的厮磨着。

    太过敏感的部位被他那样的含住吸吮着,酥麻刺痛的感觉如电流般席卷了她的全身。聂修不顾她的挣扎与哭喊,健硕的身体压紧她,舌尖用着更大的力道摩挲着她的耳垂。

    :“你不知道我这两年是怎么过的,你不知道我想你想得都快要不行了。”低低的说着,用胀得发硬的地方在她的腿窝轻轻的顶了一下,暗示着他那如烈火般不可熄灭欲.望。说完他一个大力,便将她身上的衣服撕开,扯到旁边,:“疼”胳膊实在是疼得受不了,她的小脸苍白,细细的汗珠沁满她的额头。

    :“等会儿就不疼了,我好好疼你”酒意浓烈,一阵阵的眩晕让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许是清楚的,他只是着这样的酒意,狠狠的疼爱她,他已经忍不住了。猩红的眼眸如同吃人的兽般盯紧着她,狠狠的捉住她的一只丰盈,洛夕雾被这样的动作吓得惊叫了一声。

    :“不要再跟任何男人有来往,谁都不行,你答应我”他咬牙切齿恨恨的说着,不顾她的颤抖,更加大力的抓着她的柔软,狠狠的,点燃着侵占与激情的火焰。

    浓烈的欲望燃烧着他全身的血液,这个他爱得发狂的女人就在他的身下,她柔美的娇胴有着最令男人着迷的曲线,压着她时可以感到他与她身材的每一寸不可思议的贴合,她的柔软刚好溶化了他的坚硬。他的呼吸持续的加重着,变成了难以抑制的粗喘。抓着她丰盈的力度更是不受控制的带着点狂浪与粗暴,疼得她微微的发颤着。

    她的小脸苍白如纸,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这么晚了,这条路上根本不会有人。她逃不掉了,洛夕雾绝望而悲哀的想着,紧咬着的嘴唇都快要渗出血来了,四下尽是他灼热的带着强烈酒气的呼吸,胸前传来他的大掌揉捏时带来的刺痛与块感。聂修完全没有理会她的挣扎,这个时候他的理智早已经都消失殆尽了,今晚他只想要好好爱疼她。

    发现她的小脸带着冷汗:“宝贝,没事的.你不要跑我就不绑着你”他解开她了束缚在她手上的领带,把她的手放开,洛夕雾倒吸了口气,手才被压着这么一会儿,早已疼得不行了。:“不好,还是要绑住,你总是跑掉,我好难受”聂修低低的自言自语着,虽然是醉了酒,可是动作却一点也不慢,他再度捉起她的双手,绑了起来不过这次没有绑在背后,只是抬高了手绑在了头顶把她固定在她座椅上。

    他毫不费力的扯下了她的裤子,洛夕雾浑身剧烈的颤一下,尖叫了起来,聂修狠狠的堵住了她的嘴巴,将所的的尖叫吞进肚子里。他凶猛的捏住她的小脸,撬开了她的齿缝,她的柔滑的丁香小舌被他瞬间捕获,他强而有力的吸.吮着,将他所的有气息带碰上刺痛的块感狠狠的逼入她的感观里,她颤抖着被迫仰着脸,接受他狂浪的侵袭。含住她的如花般香甜的小小唇瓣:“你真好吃.真够味宝贝”强烈的充满刺激的话充斥着她的耳膜,她摇着头想要躲在开他,可是聂修轻轻的笑着,这个小东西,怎么跑得掉,今晚她跑不掉了,

    他的大手带着炽热的温度,按住了她的白玉般的大腿,往两边用力的分开。

    她的身体本来就有点虚弱,刚刚的猛烈挣扎让她剧烈的喘息着,他的炽热的气息就喷洒在她的肌肤上,她虚弱声音细如蚊纳,带着哽咽:“不要好不好,我们不要这样好不好?”

    :“不好。”聂修如同一只兴奋的猎豹般在她的身上嗅来嗅去,高蜓的鼻子轻轻的蹭过她的每一寸肌肤,他的手伸向她的背后,侵占着她柔软的脊背,这个女人是怎么长的,就这么勾人勾得他整天整夜的受不了只想着她。

    他的手激动得有点发颤,扯开那条小小的裤子,坚定的往里探:“好紧,怎么总是这么紧”他嘶嘶的倒吸着气。猩红的眼眸最已经迷离得不像话,:“宝贝,你有没有发现,你这里好紧,怎么会这样?都怪我开发得不够”他伏在她的耳边上说着这样的话,舔弄着她的小小的耳蜗,引得她颤动得犹如风中瑟瑟的落叶般。

    聂修带着闷闷的声音低喘着,感觉自己的手指被她绞得紧紧的,快要绞断了似的,她还有点干涩,可是他却不顾一切的把手指继续的往她的内壁推进。

    撕裂般的疼痛还是不可避免的从她的身下传来,她疼得哭了起来,整个肩膀都蜷缩着,这样的事情为什么总是会发生在她的身上?苏圆有一次说既然不能反抗强.暴,那就享受强.暴,聂修这样的男人,被他上了也是种享受,可是她现在只是感觉到疼,什么享受什么的都是骗人的,这种情爱之事,一开始她便被弄怕了,以至于到了现在,他一靠近她就怕,身体自动的抵抗起他来。整个人僵硬得像块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