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豪门有狼,总裁强索欢 > 第 149 章

    卷二 007.爷爷

    “爷爷,这件事情,能不能……”

    “不能!自己犯下的事,就必须面对!我顾家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孬种!”

    极其严厉,顾老爷子狠声打断顾亦城,盯着他的眼神也极严厉,说实在话,这还是长到这么大,顾亦城头一次被爷爷用这种眼神盯着,所有的玩闹心都收了起来,站的笔直,顾亦城也是难得的严肃。

    “不,爷爷,我没有逃避,我只是想说,这件事情,我们能不能。”

    顿了一顿,眼波流转到慕兮年,深深看了她一眼,顾亦城转而又看回向顾老爷子:“我们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这件事情一解释的话,必然是要提到孩子,那个已经流失掉的孩子,可她不知道,他一辈子都不想让她知道!

    深深的看着顾亦城,从他眼睛里面读到了从小至今都没有过的坚持,斟酌片刻,顾老爷子没有言语,只摆摆手,率先走进了书房。

    “你在这里等我。”

    “好。”

    点点头,慕兮年面色清浅,那一对清澈足可见底的眸色却在这一刻变的深刻,轻声一笑,俯身,在她脸上摸了摸,顾亦城捧着她吻了一下:“不要这么紧张,那是我爷爷,绝对不会伤害我的。”

    这是在老爷子的地盘,慕兮年觉得应该收敛一点,于是没敢让顾亦城多吻,微微嘟起唇,主动贴了他一下,她立刻就把头往后仰。

    “我是怕你会跟他闹起来,就你这脾气,急起来根本不管不顾的,记着,千万别急躁,好好跟老爷子解释。”

    “恩。”

    “快去吧。”

    在顾亦城手臂上轻拍了一下,慕兮年催着他快去,至于她,也在之后被老管家引到了后厅。

    ◆

    书房。

    顾亦城才刚踏进去,迎面就又有东西砸来,这一回老爷子可是半分都没有收敛,直接照着他脸上砸!

    “你自己看看!这就是你做的孽!”

    “啪”的一下,被砸中,虽然只不过是报纸,那样狠的力道却也是疼的,迅速捞住,顾亦城还来不及抖开看,迎面老爷子就又是一拐子!

    “你说说你,以前爱玩爱闹也都无所谓,反正也没做出过什么太出格的事情,可是这一次,怎么就做的这么过头!?你知不知道这事现在闹的有多大?亦城你虽然也还年轻可到底也不算小了,都知道找女朋友了,怎么连这么一点忍性都没有?!”

    脸色发青,顾老爷子气的嗷嗷直叫,那吼声,连屋顶都要被掀翻了,若是不知情的人远远听去,绝对会误以为是个中年男人在吼,足以见的顾老爷子到底有多生气了。

    刚才有慕兮年在,他多少还是忍着的,这下就爷孙两个,他那脾气,会收敛才见鬼!

    握着拐杖狠狠的抽,顾老爷子一下又一下照着顾亦城背上砸,边砸边吼:“元家虽然不是什么特别有来头的,可到底我跟元老爷子还算有几分交情,你这么一闹,让我怎么跟他交代?”

    “你说说你,脾气暴躁点用拳头砸砸人,随便揍元家那孙子都无所谓,怎么会直接把人整个都废了?你废就废吧,也不知道收敛一点,竟然还敢堂而皇之的登在报纸上?”

    从顾亦城手中抢过报纸,抖的“唰唰”响,顾老爷子看到那么一行黑粗字体他就更气了:“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你做的是吧?还敢特意标注好出来,登上你顾亦城的大名?!”

    “怎么,觉得你顾亦城的名字很有脸么?这样无法无天?还、还什么是你顾亦城做的,冲你来就行?你做都做了,到这种时候来表明什么立场?你以为你这么一句话元家就不会跟我们顾家闹了?”

    “爷爷,您消消气,别一会血压又高了。”

    完全不闪躲,由着顾老爷子砸,顾亦城只是担心老爷子的身体状况,伸手过去,他想扶住他,却被狠狠甩开!

    “血压高还不都是你气的!”

    这个混账东西!简直是想气死他!

    用力攥着报纸,狠狠往顾亦城身上甩,顾老爷子继续怒吼不休:“你自己说,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你教训元家那孙子,又为什么要牵扯到江家那女娃,你不是跟江家小子情同兄弟么,你这样一闹,人女孩子以后还怎么找婆家?”

    “她还想找婆家?”

    讥讽一笑,顾亦城那表情,别提有多轻蔑了:“就那么一个千人枕万人骑的骚  货!”

    “爷爷您还是别抬举她了。”

    一噎,顾老爷子差一点没被气乐……

    臭小子,竟然还不知悔改?

    勾唇一笑,掌心抚在顾老爷子背上,轻拍着,顾亦城趁机哄道:“爷爷,您气发完了吧?要是差不多了就别再吼了,您这么一把老骨头了,还是保存点体力比较实在。”

    “你敢嫌我老?!”

    顾老爷子不干了,拐杖砸原木地板砸的“咚咚”响,恼火之余就又想要去抽顾亦城,他却笑着往后躲,闪的快极了,泥鳅一样。

    顾亦城从小就调皮捣蛋,被顾老爷子抽也不是一两次的事了,每回都把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睛,拎着根拐杖追着他满屋子跑,他还笑哈哈的,故意回头做鬼脸逗他,顾老爷子就更恼了,追个没完,到最后直接变成玩了,一老一小乐的尽兴。

    这是顾宅从来就存有的一道风景线,但是近几年却再没有过,老爷子甚至这几年连笑声都少了,突然重现这一幕,他自己都忍不住有些感慨。

    “城儿啊……”

    实在揍不下去了,重重叹口气,顾老爷子就着沙发坐了下去,在他面前蹲了下来,握住他的手,顾亦城不再嬉皮笑脸,异常的正经:“爷爷。”

    “城儿啊……”

    方才那么一番狠怒狂砸,顾老爷子早就体力不支了,气喘吁吁,他坐在那,看着自己最得意孙儿的那张脸,他重重叹了口气:“爷爷知道你不是个没有分寸的孩子,这些年军队的磨练你更是稳重了不少,什么事情该忍你懂,你好好跟爷爷说,做的这么过,到底是为的什么?”

    “爷爷。”

    紧了紧顾老爷子的手,顾亦城眸色微微变暗:“爷爷,您的重孙……没了。”

    “什么!?”

    霍的起身,转瞬就又跌了回去,顾老爷子脑袋直发晕,眼看着是血压上来了,一下没扛住,急坏了,顾亦城立刻帮他顺着气,扶他躺下,顾老爷子却不肯,直接挡住他:“你别管我,你说,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都是怎么一回事!”

    “我会说,但是爷爷您先躺下。”

    强硬将顾老爷子按住,喂他服下药,直到他缓的差不多了,顾亦城才缓缓开口,低沉的声调中满是悲痛。

    整个事情的经过都了解了,胸脯剧烈起伏着,顾老爷子喘着气沉默了许久,顾亦城静静守着,在这种沉默中,再度祭奠他那逝去的孩子。

    原以为,努力抛却就不会那么深刻了,然而,当再度重提起,顾亦城才发现,原来,他还是那样痛。

    心都被掏空了,从心脏那一处开始,一直到他四肢百骸,都充注着万般的悲凉,这种痛不是那种一下就能要人命的,而是一点一点,就像是蚂蚁,在他体内蹿爬,小口小口的啃噬,很细碎的伤口,他可以装作不在意,然而,等到他再次注意到的时候,却已经能掏空他了……

    很痛,奇痛!

    ◆

    “做的好!”

    顾老爷子不鸣则已,重新开口竟就是这样一句,顾亦城都懵了。

    “爷爷?”。

    他所设想的是爷爷的理解,却没想到,他竟不仅理解还支持?

    再度起身,顾老爷子眯着眼睛狠道:“城儿你做的对!是我顾家的种!”

    “爷……”

    “元家那边你不用操心了,爷爷来对付。”

    “不,这是我做的,我要自己承担。”

    “放屁!那流掉的是我的重孙,是顾家的血脉,就是我的事!”

    如果说顾家所有人的特质都集中在专一这一点上面的话,那么护犊子,也是顾家唯二的特色。

    顾家为什么这么多年都坚定不可摧?

    团结!

    暂且先不管道理在哪一边,自己人我先护着再说!绝对的抱团对外!

    更何况这一次涉及到的是血脉问题,顾老爷子就更是蛮横了,比顾亦城还强势。

    “就这样,这事你不用管了,我全权负责了。”

    “爷爷您都收山多少年了,还出手?”

    “废话!爷爷连重孙都没了!还收个P收!”

    顾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也一样热血,多少年没这样沸腾过,这粗口爆的,气势浑厚。

    心里头暖透了,顾亦城没再坚持,只用力握了一握老爷子。

    爷爷。

    “把你原本的打算都说说,爷爷斟酌斟酌,能用的都用上。”

    “遵命!”

    重重立正,顾亦城从来没有哪一次觉得爷爷竟这般开明,脑袋对着脑袋,爷孙两个一起商讨着报仇后续,如火如荼。

    遥远天边,黑压压一大片云,压向元宅,不知名的灾难,正在……接憧而来!

    ◆

    楼下,后厅。

    慕兮年正在看书。

    后厅是半露天式的,已经深秋了,此刻阳光正好,懒懒洒在慕兮年身上,有一层淡淡的光晕,暖暖的,削减了她身上那股子清冷气息,衬托的她整个人都温煦暖人……

    突然,一道黑影斜斜投来。

    抬头,男人那张脸映入眼底,慕兮年面颊上立刻浅浅笑出了个小梨涡,浅嫣中带点甜。

    “都说清楚了?”

    “恩。”这己么情一。

    点着头,一边蹲下身子,顾亦城一边握住她的手:“宝贝。”

    “嗯?”

    指尖触上顾亦城的眉眼,轻轻抚着,慕兮年在指腹熨帖到那聚成一团的褶皱之时,心间荡起了些微涟漪,微微的心疼就像湖水泛开。

    “怎么了?是不是跟老爷子谈的不是很愉快?他……反对我们?”

    “不是。”

    当然不是。

    正是因为不是,他才会突然有了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这感觉好奇妙,竟让他有些恍惚?

    尤其当看到沐浴在薄熙暖光中的她,真的就像是仙子,他就更有一种不真实感了。

    顾亦城有点纳闷了,这么美好的女子,到底是怎么被他赖上手的?

    臂膀伸展过去,用力将慕兮年抱住,顾亦城将下巴搁在她的颈窝处,一点一点小小的蹭:“宝贝儿……”

    呼唤就像是叹息,语息拖曳之中都饱含着亲昵,慕兮年心都要被他喊化了,却又莫名觉得他似乎有点……伤感?

    这完全不是他的作风,这男人心胸开阔的很,不是这种喜爱感怀春秋的人。

    “到底怎么了?”

    将书放下,也伸手过去抱住顾亦城,绕到他背后,她一下又一下的在他后颈子上抚摸着:“老爷子到底说什么了?其实就是反对,对吗?”

    “不是。”

    “真的?”

    “当然!我怎么可能会骗你!”

    肯定极了,顾亦城将慕兮年抱的更用力了,下巴也更故意去蹭她,那细微的胡茬刺的她痒痒的,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慕兮年轻声的笑了出来:“别闹,你明知道我脖子很敏感,痒痒。”

    “不痒谁还闹?”

    嘴巴张开,就着姿势就在慕兮年的脖子上咬了一口,顾亦城玩闹心很明显又起来了,又回到了那个爱耍流氓耍无赖的坏男人,好似方才那一瞬间的伤感都不过是她的错觉而已。

    当然不是错觉,但是顾亦城也不可能会跟她说,他是在同老爷子说起孩子的时候,很是难受了一把。

    “亦城,别闹了,万一被老爷子看到……”

    “他现在才没时间管我们!”

    确实,顾老爷子正忙着与老管家嘀咕呢。

    “你觉得怎么样?”

    “确实是个好姑娘,懂礼貌又规矩。”

    脸上都是笑意,老管家止不住的赞:“引她入后厅,她连看都不会乱看,模样很是端庄,我出去后偷偷瞧,她依旧规规矩矩的,您跟小少爷在里面那么久,也没见她不耐,像她这个年纪的丫头,还能这样坐的住又爱看书的,少见了啊。您都没看见,她看书时认真的样子好看极了。”

    “我看也是。”

    摸了摸胡子,顾老爷子眉眼都笑开了:“我城儿眼光不错。”

    今天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