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穿越小说 > 晚明 > 尾声 茶馆

    建国三十年后的一天,天津市井东街一处茶馆。

    “话说这日皇上陈新来到了海河交汇的天津卫,你们猜怎么着,就在那运河边上,看到一处不平之事,却是三个纤夫被罗教的人打了,皇上大喝一声杀入罗教人丛之中,听得一阵惨嚎,罗教众人纷纷飞出七八丈开外……那三人你们道是谁,一个叫代正刚,一个就叫朱国斌,还有一个,便是卢传宗,皇上身边还跟着数人,分别便是刘首辅、张大会、张二会、海狗子……”

    头发花白的邓柯山讲得口水四溅,一直说到陈大人住到了井东巷,一拍惊堂木就休息喝茶。

    这个茶楼是他所开,讲评书是他的爱好,也靠着讲这陈新刘民有的事情吸引外地茶客,因为他很早就认识皇上和首辅,所以渐渐有些人来听。

    这个休息的间隙,下面听书的茶客议论纷纷,唐玮、钟老四、周少儿、谢飞、苏粗腿等人也在其中。

    “这一段太小白了一点,刘先生哪能那么软,我觉得邓柯山说得太假,我就没见过这样的。”

    “软的人多了,那时候刘先生还是流民呢,你以为谁都英雄好汉,换你去你怕还不如刘先生。”

    “其实我觉得这天津卫里面的可以少讲讲,我喜欢听打仗的部分,种田的也可以。”

    “你不懂,这叫灌水,打仗就那么几仗,几天讲完了,谁来他这茶馆喝茶。就这个茶馆来说,不但往茶碗灌水赚钱,这往评书里面灌水也能挣着钱。”

    “不灌水你茶叶嚼着吃不,别灌得成白味就成了。”

    苏粗腿摇头道:“灌水归灌水,关键这邓柯山有几处地方讲得不太对,那时候没有朱国斌,最早有朱国斌的文字记录。是在去威海登船的时候,陈大人任命他为领队官,那张手令在军事博物馆放着,我亲眼见过。另外我专门考据了一下,陈大人应该是从张家湾过来天津的。而且路上行走的时间应该是七天半。不是七天。因为他同行还有王带喜,我看了报纸的内阁名单,王带喜今年是五十三岁。当年就该是十三岁,十三岁的女子平均身高推算步幅,再用张家湾到天津的距离一除……”

    陈廷栋:“你那也不对,我请问苏兄,你用现在的平均身高算四十年前那成么,而且王带喜是辽东人,辽东女子当年的平均身高你怎么算?”

    两人大声争执起来,旁边支的人不少,纷纷参加讨论。“我顶苏兄!” “我顶陈兄!”

    众人争执之时。王湛清说道:“海狗子俺没见过,最后是埋在何处了?”

    邓柯山摇摇头正要回答,台下一个茶客站起来结钱走了,离开时抬眼看了一眼邓柯山,邓柯山突然觉得面孔甚为眼熟。

    那茶客大声问道:“俺听说是在登州威海的一处地方。”

    邓柯山突然想起了那个茶客是谁,连忙收回视线有些慌乱的答道。“或许吧。”

    那茶客思索片刻后道:“这事俺还得再去查查,听闻有报纸在寻那地方,俺最喜欢去探究这些事情。”

    胖胖的唐玮摇摇头,“听评书还考据干啥,不就图个乐子么。俺说邓柯山啊,俺好歹是一战斗英雄,要到多少回才出场?”

    邓柯山仰头想了一下,“可能五六十回,要是听客不多,也可能就没了。”

    “邓柯山,你这个岁数进宫,也没人要了,不要伤人品。”

    “邓柯山你要坚持啊,我最喜欢听你的评书,相信我,茶客会越来越多的。”

    “你要想听的人多,两个主角必须死掉一个,他们两人一起流民出身的,谁愿意有人知道自己的过去,要是老子啊,入关就把刘首辅杀了,这刘首辅也是的,大家都是流民出身,凭啥皇上当皇上,他就只能当首辅,傻的。”

    “对,对,陈大人该杀了刘首辅。”

    钟老四对那两人呲道:“你们这种人有朋友有亲戚没有?若是有的话,他们真可怜。”

    周少儿好心的对邓柯山劝道:“死一个太过了,但你下次啊,不要讲两个人,刘大人做的事虽然重要,但缺乏激情,我觉得还是喜欢陈大人这样杀伐果断的多,主要讲陈大人就好,茶客或许会多一点。”

    “对对,我喜欢听打仗的。”

    “其实我觉得更喜欢听听后金那边的。那鞑子到底是咋回事啊,到底长啥模样,用的啥武器。顺便忆苦思甜。”

    “哎,主要不在这里,每天讲得太少了,你要是能每天多讲两台,这茶客肯定会多很多的。”

    唐玮摸出一个银元凑到邓柯山面前,“俺打赏给你的,一定要坚持讲完啊。还有,俺的戏份能不能加点?”

    “能啊。”邓柯山一把接过银元,“可以加,我跟你说,若是有戏团买我的版权,排成戏剧四处演出,你可就出名了。”

    “真的?”唐玮连忙又摸出一块,“那你把俺前面写好一点,不要提戏鞑子的事情,因为俺媳妇可喜欢看戏。”

    邓柯山接过银子,“我倒是没问题,可你媳妇是看到你当戏鞑子的,你能骗过她?”

    “哎?真的耶!”唐玮一拍脑袋,看着邓柯山手中的银元,“这个,第二个能不能退……”

    “我可以把你后面的讲得勇武一点,特别是决战的时候……你尿裤裆的事情我就不讲了。”

    唐玮咬咬牙,“那好吧,不退了。”

    王湛清也走过来,路上碰到一只瘦瘦的大白羊和一只小猫,随手就把羊拖到门口,“出去出去,你一头羊也听得懂不成。”

    王湛清:“邓柯山你别听他们的,只要你讲完了,我一定给你赏一千块银元。就这样讲着挺好。”

    谢飞:“但我觉得还是要写宏观一些的东西,不要老讲关大弟怎样唐玮怎样,老子认识他们,不想老听这些**丝,我喜欢听大人们之间的政斗,你看看《三国演义》《隋唐演义》,听的人就比你这多。”

    黄善:“俺听说最近玄幻比较红火,比如《西游记》、《聊斋志异》、《封神榜》这样的。”

    “我觉得还是生活流更强,比如《西厢记》、《金瓶梅》、《牡丹亭》之类的,可以打擦边球,那实体书卖疯了,得赚多少钱,分级为小黄文的《痴婆子传》、《灯草和尚》也不错啊,悄悄看的可多了,同样赚不少。”

    “就是,邓柯山你往里面加点女人,听的人就多了。”

    “对啊,后宫的情节,来听的人肯定很多。女人可以多来几个,那秦淮八艳就不错,陈大人一个没要,这不合情理。”

    苏粗腿:“那时候秦淮八艳太小了,我考证过崇祯十年的时候,陈圆圆也才只有……”

    “你听个评书算那干嘛啊,我就不会去算,关键是得爽不是。”

    “对啊,该多要一些女人,我说刘大人在扬州碰到那个莲荷就该多写写,我最喜欢那莲荷了,最好把床笫上的详情描写一下,三围也要描述清楚,不然脑补不出来。”

    “那日是谁说灌水来着,你又说人家灌水,又要加女人。”

    “女人不算灌水啊,大家喜闻乐见,邓柯山以前啥都干过,或许也讲得出来。”

    “有些女子不爱听啊,会影响吸纳女性听众的。”

    “反正又没有女子爱听这类评书,他们都听《西厢记》、《牡丹亭》。”

    肖家花一拍桌子站起来: “谁说没有女子喜欢这个评书。”

    旁边一个女子也怯生生的站起来,“俺叫艾丽斯,美丽如斯的意思,俺也喜欢听,但是植入广告不要太多了,那文登香早年间没有的,邓柯山你别乱加进去,现在说了抽烟会得肿瘤的。”

    邓柯山:“各位各位,马上讲下一回了,大家安静一下,俺也就是个爱好,水平有限得紧,大伙喜欢就来听听,当一乐子好了。”……又一年之后……

    “怎么就完了,现在茶客这么多了,多可惜,你多灌点水不成么。”

    “你这叫烂尾啊!”

    邓柯山:“俺口干舌燥,嗓子不行了。”

    肖家花对邓柯山问道:“不讲就算了,可你这评书都听完了,讲了这么多章回,可是到底叫啥题目呢?”

    “最近明末啥的比较火,就叫个明末新秀好了,正应了皇上那个新字。”

    “叫明末的太多了不好,别人记不住。”

    “晚明新秀可以,晚明和明末一个意思不?”

    “差不多吧,晚明新秀?对,对,现在还没人用。”

    “嘿,好像晚明也没人用哎,好像听着还厚重些。”

    邓柯山拱手:“那就叫《晚明》了,各位场内场外的客官,咱是天天赶着趟,有啥说的不好的地方,请各位海涵了,听评书就听一热闹,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来了都是缘。总之大伙都高高兴兴的,生活很美好,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柴米油盐酱醋茶。咱们这本今日便已讲完了,谢谢各位捧场支持,在下祝大家月月涨工钱年年纳小妾,总之一切都好。咱们就下回有缘再会了您哪!”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