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终章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终章

    (此书完结,休息两个月,新书会在两个月后的七月十五日上传,要没有什么意外,新书准备顺利的话)

    基调定了下来,各方面动作就进行得极快,到八月上旬,宋乔生将到淮海接替钟立岷担任省委书记的消息,就已经传开。

    原计划会调到徐城市人大工作的常务副书记熊文斌,改任八月中旬才正式成立的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主任,这也叫外界进一步肯定宋乔生到淮海担任省委书记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

    要没有强烈的反弹,这一波放风过后,这桩事情就能确定下来。

    八月中旬,淮能集团与东江电力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淮能集团将向东江电力注入30亿的资金,换取20%的股权;东江电力后期将更加专注往水电及新能源产业发展,淮能集团则将继续加强煤电联营的传统业务,也将承担更多的青峰坑口电站建设重任。

    通过注资,淮能在能源产业领域重新跟梅钢走到一起,也籍此机会进入“淮电东送”领域,进一步巩固在淮海湾及周边地区火电市场的地位,成为不可或缺的区域能源综合集团;而淮海国资后期无需向东江电力输入更多的建设资金,则有余力接手收拾浦成案遗留下来的烂摊子。

    淮海国资下属淮海融投、东江地产等集团,分别以竞拍的方式,共出资四十亿收购破产后浦成集团遗留下来的地方城商行股权、土地及物业等资产,为后续遗留问题的解决奠定基础。

    浦成案遗留问题的解决,不是三五月所能彻底解决,但上半年的经济数据出台,可以看得出浦成案发,对徐城及周边地市的经济所造成的冲击并不大。

    徐沛国民经济生产总值上半年依旧保持高达到20%的超高速增涨,财税增涨幅度还要更高一些,与东华并头齐驱成为引领淮海湾经济区快速崛起的两台强劲引擎。

    沈淮八月下旬又回了一趟燕京,与当时到京开会的田家庚见面长谈了一次,又与时任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主任的赵培敏见了一面,将他调到国家计委地方经济司工作的事情也定了下来,先在副职位置过渡一段时间,待明年国务院换届之后,就将正式主持地方经济司的工作。

    到那时他作为政界冉冉升起的新星,也将是部委最年轻的正司局级官员之一;而在政治派别上,他身上也将更多的带有计经系的色彩,无论是计经系、宋系,还是纪系,都将打破派系隔阂、促进融合的希望寄托在他与纪成熙、李谷这些新一代人身上。

    九月十日,调令就正式下达到省委组织部,淮海国资这边,孙浮敬接任党组书记、总经理职务,全面主持工作,秦大伟、郭全、徐建等人的职务也都保持不变,也没有什么耽搁的,工作还是照常进行下去。

    这边工作交接后,沈淮也没有立即离开淮海,先赶到东华参加新浦钢铁二期工程的峻工仪式。

    新浦钢铁二期投产后,梅钢明年的钢铁年产量预计能突破一千三百万吨。

    而此外,梅钢这几年来一直都在增加高附值特钢等产品上的投资,梅钢的吨钢销售收入明年预计能突破四千四百元,预计梅钢全年总销售收入有可能突破六百亿大关。

    届时无论是从产能规模,还是销售收入,梅钢都足以跻身全球钢铁行为前十的位子,无论是规模,还是排名,都将当年不可一世的富士制铁甩在身后。

    梅溪-新浦-新津也将因为近两千万吨的炼钢年产能,从而成为全球最重要的钢铁产业基地之一。

    沈淮在陈兵、赵天明、赵东、赵治民、孙亚琳等人的陪同下,登上小陈岛的西山,眺望新浦港中段的钢铁长城,高楼林立的临港新城出现在视野的边缘。

    “梅钢后期发展,继续扩大规模,销售收入突破一百亿美元大关,跻身世界五百强之列,还只是相对较小的一个发展目标,”沈淮人将离开淮海,心里也有诸多的不舍,语重心长的与众人说道,“而与长青集团联合收购、开采海外矿山,积极开拓海外市场,从炼钢往相关材料领域扩张,从传统制造业的圈囿里走出来,衍生更多的服务价值,才是梅钢未来更广阔的道路……”

    此时担任上市公司梅钢股份执行总裁的赵东,听沈淮这番话颇有感慨:

    由于英国本地制造产业持续低迷,西尤明斯工业集团与梅钢正秘密讨论一项收购协议,即由梅钢股份以增发股票与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西尤明斯现有的工矿部门。

    这项收购一旦完成,梅钢不仅在规模上能进入世界五百强之列,在总的工艺技术及研发水平上,都能有长足的提升。

    这也就无怪一直跟梅钢合作的戴维艾伦常常感概:梅钢就是踩在东华市钢跟西尤明斯尸骸之上崛起的。梅钢最初从西尤明斯买进就要当垃圾淘汰掉的那套炼钢生产线时,大概谁都不会想到梅钢会有收购西尤明斯的一天。

    岚山炼化启动之后,新浦炼化这边后续只保留px、乙烯两个新项目,但总投资还是超过三十亿,目前进入全面施工阶段,预计到零四年初才能建成,此时还只能看到码头边的工地上能看得见的多是各种塔吊。

    看着夕阳将下,心里再多的不舍也要放下,沈淮转身下山,与众人登船返回码头。

    晚上大家就在临港新城西区刚投入运营的四季长青国际大酒店用餐。

    三十平方公里的建成面积,已经叫临港新城初具现代港口都市的模样,以鹏悦现代城为核心的西区建设启动也有三年时间,位于鹏悦现代城范围之内的四季长青国际大酒店,楼高二百二十八米,不仅霞浦目前为止建成的第一家五星级酒店,也是霞浦当前的地标建筑。

    此外霞浦还有两家五星级酒店启动建设,两到三年后,霞浦县就会拥有三家五星级酒店。

    霞浦-鹏悦现代城分两期建设,一期三年建成面积愈一百五十万平方米,包括住宅、星级酒店、商业街、大型购物广场、写字楼、餐饮、娱乐广场等诸多高层物业,将初步凝聚出临港新城的商贸核心。

    由于一期也只是刚刚进入全面招商阶段,沿街店铺还有些稀落,但周边近三十万的入住人口,已经为鹏悦现代城的商业中心区提供密集了人流。

    鹏悦现代城二期还将建造百货商店、写字楼、书城及更多娱乐广场等物业,与南片区的渚江科技大学衔接起来,临港新城的核心区就将全面成形。

    沈淮计划当夜与孙亚琳一起回徐城,明天乘下午的飞机回燕京。

    从酒店离开,沈淮坐进孙亚琳的车里,特地让司机绕着临港新城再走一圈。

    刚要从梅浦大道北拐直接上高速,孙亚琳问沈淮:“要不我们晚上在嵛山住一夜,明天早上再回徐城?”

    叫赵东他们敬了很多酒,沈淮上车后也醉醺醺的直想睡觉,也怕坐车太久,半路上给颠吐了。

    月牙湖的房子虽然还没有退给省国资办,但里面的被褥什么的,都已经打包先期托运,寄回燕京了,离开后只要将钥匙留下来就可以了——想着这么晚赶回徐城也没有舒服地方睡,沈淮想着在嵛山过一夜,明天再回徐城坐飞机,也完全不耽搁时间。

    他也没有计划明天再在徐城见什么人。

    “好吧,我们就到嵛山住一晚……”沈淮说道。

    孙亚琳见沈淮歪头而睡,眼睛狡黠一笑,给杨丽丽挂了电话,知道她在酒店,就让司机下车,她亲自开车,载着醉醺醺的沈淮往嵛山开去。

    接受大家敬酒时,沈淮还能忍住醉意,坚持与众人道别后坐上车,但到车里昏沉沉的眯眼而睡,醉意就完全涌了上来,车到嵛山也没有感觉,只迷迷糊糊的听见孙亚琳跟杨丽丽说话。

    “让他少喝点酒,最后还喝成这样,早知道把他丢到徐城去,不带他来嵛山了……”

    杨丽丽与孙亚琳一左一右扶着他进房间,将他扔床上。沈淮借着醉意,睁开眼睛,看着杨丽丽明艳的眼眸透着迷人的深韵,叫他心里泛起情思,搂住她柔软的腰肢,不让她走开:“陪我好不好?”见杨丽丽脸蛋红艳艳的迷媚,看似答应下来,他才一头栽在床上睡去,任杨丽丽、孙亚琳帮他脱袜解衣,隐隐约约的听到孙亚琳跟杨丽丽商量:“要不要把他扔浴缸里收拾一下,浑身都是汗臭味?”

    也不知道睡了多觉,醒过来头疼欲裂,身上盖了一床薄被,壁灯打开着,散发着柔和的白光,沈淮睁眼先看到床头柜上的水杯,拿起来咕咚喝了两大口,稍解嗓咙眼里的干涩,人还好过一些,这时候转头才发现孙亚琳、杨丽丽二女相拥都睡在旁边——他盖一床被子,身子给剥了精光,想到熟睡前隐约听到的话,心想孙亚琳跟杨丽丽可能真将他扒光了扔浴缸里洗了一下,再光溜溜的丢床上来。

    这事孙亚琳完全做得出来,没有将他扒光了扔院子里,就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沈淮裹着被子,也不觉得尴尬,看孙亚琳与杨丽丽盖一床被子睡在旁边,两女雪白如脂的胳膊盖在素白的薄被上,应该都只穿吊带睡裙,二女圆润的肩头在灯下也愈显香艳,都是一般的雪白。

    杨丽丽睡在外侧,身子侧向这边,睡裙挤了有些皱,挺翘双峰露出半边,与她睡美人一样的娴静脸蛋相比,真是额外的诱人。

    孙亚琳不在,沈淮还敢钻到杨丽丽的被窝里亲热一番,这时候不敢将孙亚琳惊醒,也只能心里想着旖旎的往事。

    孙亚琳醒过来,见沈淮依床而坐,说道:“你总算是醒酒了啊?”

    “头还痛……”沈淮说道。

    孙亚琳见沈淮的眼睛还在往熟睡之中的杨丽丽身上瞄,伸着懒腰要起来,横了他一眼:“看你没出息的样子,好吧,我睡其他房间去,将杨丽丽让给你……”

    “……”沈淮嘿然一笑,跟孙亚琳说道,“陪我说说话吧……”

    “不要,你说了那么多的醉话,我跟杨丽丽都听腻味了,恨不得找个口罩将你的嘴堵上?”

    沈淮喝多酒,通常都很安静,没想到在孙亚琳、杨丽丽还说醉话,问孙亚琳:“我都说了什么?”

    “无非是各种舍不得跟担心呗……”孙亚琳说道。

    沈淮轻轻叹了一口气,虽然他跟二伯达成诸多协议,但这些协议都是口头上的,谁知道在他离开淮海之后,会不会有其他变故?

    沈淮这段时间都将这种心思压在心底,暗道今晚喝醉,大概也说了不少胡话叫孙亚琳听见吧。

    “你真的担心吗?”孙亚琳侧过身,雪白的胳膊支在脖子下,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沈淮。

    “有你在淮海看着,我还能有什么担心的?梅钢的根基可都在你的掌握之下啊……”

    众信、鸿基以及渚江投资三家投融资平台,构成梅钢系产业集群的基石,其实又是孙亚琳控制的众信产业基金最为坚实。

    概算下来,众信产业投资基金差不多持有梅钢系千亿产业集群近20%的股权,考虑到梅钢系诸多企业交叉持股的特性,孙亚琳才可以说是梅钢系真正意义上的控制人。

    沈淮对孙亚琳充满信心,只要孙亚琳在,不虞梅钢系产业集群旁落,其他变故也就不需要太担心什么。

    沈淮看着孙亚琳深邃明亮的眼睛,深褐色的眼瞳在灯下额外的迷媚,白皙光滑的脸蛋因睡觉压出微红的印痕,挺直的鼻梁下是红润娇艳的嘴唇,还是那样的诱人。

    “你就不怕我变心?”孙亚琳问道,“我要是投靠别人,你多年在淮海苦心经营可就都会成了泡汤啊……”

    “你为什么会心,我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呀?”沈淮问道。

    “女人心思都很奇怪的,你不知道吗?”孙亚琳说道。

    沈淮耸耸肩,说道:“那我也无计可施了。”

    “有办法的。”

    “什么办法?”沈淮问道。

    孙亚琳抬头看了沈淮一眼,出奇的她眼眸竟有一层羞意,叫沈淮看了砰然而动。沈淮身子往前凑了凑,问道:“你说到底有什么办法呀?”

    孙亚琳迟疑了一会,转头见杨丽丽睡得正熟,飞快的揭起被子,钻到沈淮的被窝里来,叉脚坐到他的身上,撑着他的胸口,咬着娇艳欲滴的嘴唇,说道:“女人的心常常是跟身子连在一起的,你不知道吗?”

    沈淮多少有些措不及防,他身子是光溜溜的,而待柔软的茸毛抵到他的小腹,才知道坐到他身上的孙亚琳睡裙下也不着丝缕,讶异的问道:“你刚才是不是趁我喝醉了,就对我有过什么企图?”

    “谁知道你那么没用啊?”孙亚琳也不否认,迷人漂亮的眼眸有着骄傲、狡黠,夜里将司机丢下,拉沈淮到嵛山来住一夜,早想着将多年来的心愿了掉,没想到过来后沈淮醉得人事不知。

    “你是不是第一次?”沈淮问道,要将孙亚琳压到身下温存。

    “老娘都三十好几了,第一次会便宜你?”孙亚琳不让,继续将沈淮压在身子,屁股微微抬起来,手伸到后面扶住那东西就坐上去,眉毛初起舒得麻心,转眼却皱成一团,完全是吃痛的模样,沈淮也能感觉到有薄薄一层的障碍物在那瞬间破裂,孙亚琳却还是故作轻松的说道:“没想到你真强壮,虽然有些不适应,我这次还是赚到了……”

    沈淮也只能由着她逞强,渐入迷欢之际,又有一条如玉光滑的胳膊摸进被窝里,与他的手缠住,叫他神魂颠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