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704章 八千万美金求购(三)

第704章 八千万美金求购(三)

    第704章八千万美金求购(三)

    “贺先生,不好意思,又来打扰你了。”再次见到贺青的时候,汪先生客气有加,笑容满面地打着招呼。

    贺青惊讶道:“汪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吗?”

    汪先生回答道:“确实还有点事情找你商量。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罗斯先生,我们美术院的副院长,这一位我同事,琼斯先生,琼斯先生可是研究梵高画作最具权威的专家之一,大名鼎鼎。”

    他指着跟在身边的那两名外国男子介绍了一番。

    “你好,贺先生,很高兴认识你。”美术院的副院长罗斯先生随即笑盈盈地点头问好,他是用中文向贺青打招呼的,尽管所说的话“抑扬顿挫”,很是拗口难听,但贺青还是听得很清楚,心里也感到比较欣慰,对方这么努力地用中文跟自己打招呼,那表示对自己的尊重。

    “您好。”贺青也不失礼貌,彬彬有礼地问好,随即伸出手去,与罗斯两人握了握手。

    “汪先生,你说有点事情找我商量,是什么事呢?”随后,贺青直截了当地问道。

    对方连他们美术院的院长都请来了,想必是件很重要的事情,尽管对方还没说明来意,但不用想也知道了,对方三人是奔着他手上那幅画而来的,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事情找他?

    如果他们和前面一样,只是来说服他,想把那幅画带去他们美术院做研究,那就没得商量的必要了。

    汪先生不慌不忙地说道:“能不能进去坐下来说?”

    贺青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可以了,三位请进吧。”

    “耽误你的时间了。”汪先生客气道,并带着罗斯先生两人跟随贺青走进了客房。

    走进里面后,贺青请他们入座,并热情地倒上茶水。

    “汪先生。现在可以说了吧?你们来找我有何贵干呢?”坐下来陪汪先生他们喝茶的时候,贺青直言问道,并说了:“我有朋友在医院里,我还得赶过去照顾他,所以不好意思,不能陪你们太久。”

    汪先生摇头道:“不会占你很长时间的。贺先生。昨天那事不知道你后面考虑了一下没有?”

    “你指的是哪个事?”贺青反问道,脸色微微沉了下来,似乎开始有点不高兴了,或许他已猜到汪先生他们的用意了。

    汪先生回答道:“就是昨天我向你请求的那个事,你把那幅画交给我们。我们给你做好鉴定。”

    他这话说出口来时,贺青脸色明显变了,淡淡地说道:“汪先生,昨天那事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给了你明确的回答。真的很抱歉,那幅画我准备马上带回中国去,恕我不能借给你们做研究,还有鉴定的事。我现在心里有数了,也没必要做了,谢谢你们的关心。”

    他语气非常坚决。丝毫不予考虑。

    汪先生面色微红,略显尴尬地道:“贺先生,你就不能考虑一下么?你看,我们院长和最权威的专家都亲自跑来请求你了,这么有诚意,希望你照顾一下。帮帮我们,也算是在帮你自己。有我们美术院诸位专家的鉴定,那肯定没问题了。到时候要是有了我们颁发的鉴定证书,那走到哪里都能得到认可,因为我们专家的眼光很有说服力,谁都信服。”

    贺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道:“这个我相信,你们是油画鉴定的权威部门,但那个鉴定证书对于我来说真的可有可无。汪先生,如果你们今天来找我只是为了这个事,那要让你们失望了——你们还是请回吧,我还要去医院看望我朋友。”

    说着他站了起来,显然有逐客之意。

    这事也确实没必要再谈了,谈下去只会浪费双方的时间。

    汪先生虽然带来了他们美术院两位重量级人物,看似很有诚意的样子,但贺青和他们根本不熟,为什么要给他们面子,将那幅价值或超亿万美金的世界名画交给他们做研究,万一中间出了什么事,那可说不清了。

    见贺青表情不悦,显有赶人之意,汪先生神情更加尴尬了。

    他当即转过脸去,和坐在旁边的罗斯两人交头接耳地商量了一下。

    “贺先生,你别着急,我们再谈谈。”汪先生起身摆了摆手,陪着笑脸道。

    贺青毫不耐烦地说道:“没什么好谈的了吧?”

    他真拿汪先生他们没办法了,自己不就是拿那幅画去他们美术院鉴定了一下吗,哪料事后他们三番五次请求自己将画交托给他们研究和做鉴定,真是不依不饶,没完没了。

    汪先生说道:“罗斯先生刚刚说了,你既然不答应交给我们做研究,那能不能考虑直接卖给我们?”

    “卖给你们?”贺青惊异道。

    对方这突如其来的请求是他一时没想到的,不料求借不成,他们有了收购之意。

    “对,卖给我们。”汪先生用力点头道。

    贺青说道:“不瞒你说,起初我确实有这个想法,想把画在这国外拍卖出去,但回头想想感觉好像不必急着出手,所以我现在考虑好了,准备带回中国去,先自己收藏把玩吧。”

    他如实相告,这也没必要隐瞒汪先生他们,敞开天窗说亮话让对方明白才是。

    汪先生笑道:“既然你前面有这个想法,那不就成了吗?这个事情还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我们是真心实意想和你谈这笔买卖的。”

    “那你们打算多少钱收?”贺青随口问了一声。

    他问价钱并不代表他已经答应汪先生,准备将画让给他们,而只是试探一下,看他们将那画看得多重。

    当然,如果他们所出的价钱很高,足以让他动心,那考虑考虑未尝不可。

    毕竟那是一幅国外的油画,大部分中国欣赏不能,其实就他个人而言,他也不大喜欢收藏那种画,与其花上亿美金收藏梵高等外国名人的画作,还不如用相同的价钱收购一些中国瓷器来把玩,观赏价值更高。

    汪先生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话,而是转头看向罗斯他们,又低声和他们用外语商量了一番。

    一会儿,他们好像商榷好了,于是汪先生回过头来道:“贺先生,现在就说价钱,似乎有点早。罗斯先生跟我说,能不能先把那幅画拿出来给他们过过眼,做好了鉴定才好给你开价。”

    贺青反问道:“那画你和劳伦斯先生不是已经看好了么?我相信以你们两位专家的眼光肯定不会有错,所以东西怎么样你们心里有数,按照你们的估量给价就可以了。”

    汪先生苦笑着摇头道:“贺先生,你过奖了,鄙人眼力不济,哪能做确定?这两位才是真正的专家,他们基本上能确定了。不就是把画拿出来给罗斯先生两位过一眼吗,我们又不会强求你让我们把画带走鉴定,所以再次劳烦一下了。”

    贺青犹豫了片刻,点头答应道:“好吧。”

    对方两位专家专程跑来请求,诚意还是很足的,如果就这么拒绝他们,画也不给他们看一眼,那似乎有点不近人情。

    答应把画给他们过目和答应将东西卖给他们,这是两回事,不能划等号。

    “那就多谢了。”汪先生高兴道。

    “你们稍等一下吧,我去取画。”贺青说道。

    汪先生忙点头应道:“不急。”

    贺青便走去卧室取那幅画,不一会儿他便走了出来,并将画从画框中取出来,亮给罗斯先生两人看。

    一见之下,很明显,罗斯先生和那位专业研究梵高画作的琼斯先生,两人眼睛都是大放光芒。

    很快,两人便激动地从身上掏出放大镜,对着摆在茶几上的那幅画细致入微地察看了起来。

    察看的过程中,两人口中不住发出惊叹声。

    尽管他们说的是叽里咕噜的外语,一句也听不懂,但贺青通过察言观色看得出来,他们有的是赞叹。

    换而言之,他们和汪先生与劳伦斯一样,也很认可眼下这幅梵高的《栗子树林》。

    看了好一会儿之后,罗斯和琼斯两人交流了一番,应该是在议论那幅画。

    “看好了吧?”贺青突然开口问道。

    汪先生问了罗斯他们几句之后转过头来对贺青道:“嗯,已经看完了,太谢谢你了。”

    贺青摇头道:“这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既然你们看完了,那画我先收起来了。”

    随后他不由分说地将那幅画好生收了起来。

    等他反身走回到位置上时,汪先生笑吟吟地说道:“刚我们三个商量了一下,你那幅画我们初步有了鉴定,意见也达成了一致。”

    “哦,是吗?”贺青一本正经地问道,“那你们怎么看?”

    汪先生回答道:“我们的意见是,这幅画确实有一定的价值,看上起很接近梵高的真迹,但到底是不是真迹还得做下一步的鉴定确认。价钱方面,我们也考虑了一下,觉得这个价钱比较合适。”

    “多少?”贺青很直接地问道,丝毫没有拐弯抹角。

    汪先生说道:“我们鉴定出的初步价钱是三千万,当然,单位不是人民币,而是美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