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恐怖小说 > 见鬼实录我和我身边人 > 第932章 灵异故事也有“福利贴”:被骚扰的空姐女孩(6)

第932章 灵异故事也有“福利贴”:被骚扰的空姐女孩(6)

    王警官拿着那份已经被主治医生签署的病历对着我说道:“这事,你要跟我回警局做一份笔录了!”

    我和张小筱乘着王警官的警车来到警局,只见警察局外面站着一些探头探脑的人,有的人跟那两男孩装扮差不多,头发黄黄的,穿着的衣服不知道算是怎样的风格,反正一般正常人在马路上见到这些人,要么就是“退避三舍”,要么就是“生厌恶心”。还有的人打扮应该要正气一点,年纪也有二十**岁的样子,他们似乎有些有恃无恐,在不断的打着电话。根据我的经验来判断:这些人应该是那两男孩的朋友或亲戚!当王警官将我们放下车后,自己去停车,我和张小筱还没来得急往警局里走,也不知道那些人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像是知道我和张小筱就是当事人似的,一起围拢了上来,其中一名年纪相对较长,脖子上、手臂上纹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手指粗的金项链,指甲盖般大小的的黄金戒指,臂弯处夹着一某奢侈品牌的包包……无不彰显出是一名暴发户的人,来到我的跟前,对着我狠狠的说道:“兄弟,过会儿进去说话注意一点!”

    “什么意思?”我盯着那暴发户问道:

    “你自己心里清楚。如果我的兄弟们有事情,那你也得小心一点哟……”那暴发户的人贱贱的说道:

    “那你们可能要做好心理准备了!我男朋友的医疗鉴定报告下来了!你的那两名小兄弟铁定会被起诉的!”张小筱很肯定的说道:

    这是一小年轻在那暴发户的耳边嘀咕了几句,随后只见那暴发户一脸奸笑的说道:“你这小妮子也真是的,同样是跟个人。那就跟一个钱多的嘛!这男的给你多少钱一个月?我出双倍的价钱?”这话一说完,那暴发户的手下都不怀好意的笑了出来。

    “你们吵什么吵呢?”王警官停好车过来。正好看到这些小年轻围拢着我和张小筱,立马走上前来呵斥道:

    那暴发户一见是王警官,连忙拉着王警官要借一步说话,王警官立马拒绝了那暴发户的要求,将那已经搭在自己手臂上的手给捋开后说道:“有话直接在这里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那暴发户一见王警官不吃这一套,也不管我和张小筱是否在身旁,直言说道:“分局的赵局长认识吗?他是我……”王警官脸色铁青的打断道:“跟我说这些干嘛?没看到我现在在办案?”说完,就带着我们往警局里走!那暴发户实在没能搞得明白,今天这王警官怎么回事呀?甚至旁边的一个小年轻在暴发户的耳边质疑道:“大哥,这王警官不是跟我们挺有交情的吗?今天怎么变了一副模样了?”这话被我和张小筱听到了,我原想说一句诸如“你们都不知道我和王警官的交情。”来“震慑”他们一下的,想不到我身旁的张小筱心直口快。直接一句说道:“你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这已经不是一个所长或局长所能解决的问题了!”这话说的漂亮,顿时那几个小年轻和那暴发户就“石化”在当场,而我们也跟着王警官走入了警局……

    进得警局,就感受到了另外的一份压力。有几个警员看到王警官的到来,都把王警官带到了一边说话,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些警察都是在王警官那边打招呼呢。事后。王警官把我和张小筱分开,单独做笔录之前,王警官跟我说的那番话就得到了我之前的验证:“那两小家伙是‘阿痴’那边的人。都来打招呼,希望按照一般的治安条例给予罚款和拘留,这事就算过去了。”

    这王警官口中的“阿痴”是怎样一个人呢?据说是靠贩水产起家的。由于他做生产生意的时候,死脑筋,譬如27元一斤的虾,人家说我80元来三斤成不?他不愿意。就是实打实的,要收你81元。搞得买菜的人拿他没有办法。所以认识他的人,休习惯叫他“阿痴”,以至于他的真实姓名倒没几个人叫得出来!但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个“实在”,很多买主都喜欢去他那边买菜,为何?不会短斤缺两呀!其他人给你让了一元钱,但在称里早就把你的1元钱给“扣”了回来,有时候还不止,让你得不偿失!阿痴做到老老实实诚实经营,当然会受到消费者们的光顾。阿痴的老实不代表他为人也老实木讷,他还有一个最大的爱好:喜欢结交朋友。这个就要命了……怎么说呢?但凡是能和阿痴成为朋友的,都是一根筋的家伙,熟话说的好嘛: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些一根筋的朋友聚到了一起,那还不要天下大乱?在他们这些人的眼睛里,这个世界只有两种颜色:黑和白。看不惯的,就干掉。看得顺眼的就拉拢,久而久之,形成了水产市场的一霸。任何资本家的形成都是有着血淋淋的资本积累史,这是伟大的《马列主义》教导我们的。阿痴同样如此,成为了一霸之后,就开始逐步垄断当时的水产市场,有不服的,就开干,打到你服帖为止。当然,这里面也有阿痴失手的时候,为此被人家打瞎过一只眼睛,也被人剁过两根手指,但这些都没有把阿痴给打趴下,打瞎我一只眼睛的,我让你全瞎。剁了我两根手指的,我让你断手阿痴就是凭借着这些最机械的朴素唯物主义,既然做到了年收入达百万的“商业巨子”,当然,这个“商业巨子”的称号还是有点夸张,但阿痴知道自己的地位是没有政治基础的,他懂得一个道理,只要“黑”和“白”这两种颜色都搞的定,他才有“长治久安”的机会,于是,从流氓团伙起家的他又开始拼命捞取属于自己的政治资本。“人大代表”、“名誉县长”、“某商会会长”这一系列的名头接踵而至,让他成为了地方上可以呼风唤雨的人。不要说小小的一个王警官,即便是我家的“老板”——洪主任,也是跟阿痴有过交集的,洪主任虽然并不是很买他的账,但是在一些场面上的事情。都是要“点头哈腰”的,譬如酒桌上的主动敬酒、譬如逢年过节的时候,要让助理记得给这些场面上的人物寄一张贺卡,哪怕是形式,都要做到位!阿痴站住脚头后,他并没有一条道走到黑,他深知靠黑道吃饭赚钱,那是得有尽头的他现在如此辉煌的身价。当然不会随随便便因为黑色势力而卷入其中,他做起了正当的生意。但谁都知道,靠正当手段赚钱,那比黑道所赚的钱来的慢,他的这些兄弟要养,怎么办?所以,自己洗白做正当的商人,让自己信任的马仔去做黑道上的生意。黑道那边一旦出了事,“不好意思!和我无关!”这是阿痴最善用的口头禅。

    现如今,我竟然不小心得罪了阿痴那边的人。这也是我始料不及的。当然,出面打招呼的断然不会是阿痴,肯定是阿痴的手下顶着阿痴的名头前来打招呼,希望警察象征性的处理一下就得了,俗话说得好嘛:“打狗还得看主人!”跟何况现在被拘役的是两个小年轻呢?

    “老王,实话实说。这事也不为难你,你要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我没意见!”我听到王警官的话后,主动说道:

    “这算什么话呀?我跟你什么交情?忘了吗?锡庆市的那场人尸大战,要不是你,哪来的我?生死之交的事情就不要扯脸面上的事。我们先不要谈阿痴的事情,这事情好处理,趁现在没人,你跟我说说,你和那空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王警官关心的问道:

    我和王警官本来就是无话不说的生死之交,现在王警官这么相问,那我就把和张小筱怎么见面、怎么做戏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当然,由于里面涉及到案例的**,我就说跟张小筱认识是因为有心理上的问题,至于焦虑症和色鬼灵异的事情,王警官没问,我也落得正好,不要为难的去回答。

    其实王警官也明白我的工作性质,听说我和那空姐是医患关系,也就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而是摇了摇头,对着我说道:“易娉呢?是不是出差还没有回来?”

    “对呀!要是在家,我能这么放肆吗?”我微微一笑的说道:

    “但是有件事情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王警官一脸凝重的说道:

    我见王警官竟然有这幅表情,心中不免打了一个咯噔,对于我而言,我和王警官是有开玩笑的时候,但那大都是在把酒言欢的时候,开玩笑的时候,双方的脸都是笑着的,一眼就能看出来,对方所说是不是玩笑。但现如今,王警官丝毫没有笑的意思,还一脸凝重,我心中微感不妙,忐忑的问道:“什么事情?”

    王警官拿出手机,递给我我看道:“看手机里的视频!”我接过王警官的手机,一看,呀这视频放的不就是我在卖场里和张小筱一起在教训那俩小子的视频吗?这视频正好放到那两小子联合起来对这我和张小筱的“苟且”之事破口大骂,最后就是打架,我被捅,随后警察和救护车赶到看到这里的视频我倒不以为意,反而还稍稍松了一口气说道:“王警官,你们现在调查取证做的好细致呀!竟然在第一时间里把这么重要的证物拿出来给我看,我觉得这铁证如山,那俩小子没有好日子过了!别人再打招呼也没用吧?”

    “我也愿意是我们警方调取的证据,那至少还有一个保密的约束,可惜的是,今天你和那空姐跟这俩小兔崽子斗嘴的时候,被路人甲给拍了下来,配发了一段文字,上传到了微博,没过三小时,就已经被转发了2000多次”王警官说到这里,我立马脸色铁青的把王警官的手机重新“夺”了回来,然后关掉那视频,看着一百多字的微博配文。我差点没被气死

    “号外!绝对第一手资料:富二代带空姐女友逛卖场,被俩小流氓调戏。富二代无力保护空姐女友,被小流氓捅成重伤。”

    面对这样的文字,我还有什么话可说?王警官站了起来拍了拍我额肩膀说道:“在这里,只要你录完口供就行了!我希望易娉不要看到这热门微博!”说完王警官拿回了手机,带进了一名警员。两个人帮我录起了口供!

    录口供的过程平淡无奇,我照实说就是,在被问及我和那空姐什么关系的时候,王警官朝着那警官对了一下眼,意图很明显,就是让其去隔壁看看张小筱做的口供,不要我这里说上了医患关系,那边还在说情侣关系。这样就有些不妥了!

    对于串供的事情,我只能说:这就如同每个行业都有潜规则一样,只要大方向没错,你“潜”就“潜”吧。果不出王警官的意料,那边的张小筱不知道是否还沉寂在跟我假扮情侣的戏份之中,还是担心我不愿说破她的真实身份,竟然还在用“情侣关系”在回答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好在在王警官派出这名警员的授意下。张小筱那边才改成了医患关系。口供算是怎么完成下来了!接下来就是王警官例行公事的询问我希不希望调解,希望得到怎样的赔偿?张小筱看着我的伤口,心疼的说道:“这怎么着也要让他们赔个四五万什么的。否则真心说不过去!”我知道张小筱这么说是为我好,但想到那不该有的视频,让我全身如同热锅里的蚂蚁一般!哪有心思来理会这赔偿不赔偿的事情。我连忙对着王警官说道:“这事情还是委托你来处理吧,我实在没有心思搞这事情”说完我就往警局门口走!张小筱见状,连忙紧步跟上,王警官见我们就这样出去了。连忙阻拦道:“不知道外面有阿痴的人在候着你们吗?还这样贸贸然的出去?来,我警车带你们回去。”

    坐上了警车,才发现,警局门口外鬼头鬼脑的人越来越多,都在朝我和张小筱窥视着,要真不是王警官的警车,我和张小筱还真难走出这是非之地。我刚坐上警车不久,我的手机想了!我吓了一跳,一看,是一通越洋电话,看那编号应该是从美国打过来的,“这铁定是莫晓兰呀”我嘴里嘟囔着,王警官见我有不敢接的意思,就笑着说道:“怎么?这事情你还想隐瞒下去吗?”这时候的张小筱应该还不知道我和她在卖场的视频已经被疯传了,所以,见我跟王警官说着什么,总觉得神神秘秘的。王警官见张小筱一脸茫然的样子,同样笑着说道:“怎么?你这空姐就没有朋友打你电话吗?”张小筱不明觉厉,很单纯的说道:“我手机不是关掉了嘛!到底什么事情呀?”王警官没有直接回答,只是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如果你手机还开着,那你马上应该和小蒋遇到一模一样的情况了!”

    我最终还是接起了电话,然后用尽量平稳的口吻对着电话说道:“呀莫科,美国时间差现在应该是凌晨五六点的样子吧?怎么?这么早就给我电话呀?”

    “小蒋哥哥,你还知道我是莫晓兰呀?我问你,你那身边的女孩是谁?”莫晓兰劈头盖脸的问道:

    “这事这事搞得美国人民也知道了?”我尴尬的问道:

    “还美国人民呢!我估计易娉姐姐、霁雯姐姐也都知道了!说,那空姐是怎么跟你认识的?易娉姐姐是我最好的姐妹,你要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我第一个把你扔殡仪馆去!”莫晓兰在电话那端应该是真的生气了!

    “你看到的那女孩是心理援助部门转过来的案例,你不是在美国吗?我就直接受理了!”我解释道:

    “编接着编!你以为我没看到那段视频呀?你以为我没看到那段文字呀?小蒋哥哥,你是不是以为我来了美国就不认识汉字了吗?小蒋哥哥,你就是一混蛋”莫晓兰在大洋彼岸对着我破口大骂道:

    这到哪说理去呢?我只能苦口婆心的说道:“小莫妹妹,我这里接的案例都是有卷宗号的,你要是不信,你回来查就是了!心理援助部门的同事也都能证明呀!你就成天想着网络上的陈词滥调,那些东西你也能信吗?小莫妹妹,你是一个部门的负责人,有点是非判断能力,好吗?”

    ps:

    心术不正,必有所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