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恐怖小说 > 阴墓阳宅 > 71节、四门恶鬼阵法【上】

71节、四门恶鬼阵法【上】

    内容来自//cms/book_501_5048106.html

    “没有人可以欠了我的不还!”我站在一只飘飘而落的人形黄纸前面淡淡地说,不知为什么,从我醒来的那一刻,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变了。莫名其妙的让我觉得,就该站在高高的地方,俯视着所有对我有敌意的人!深爱着爱我的人。

    文怡所做的一切我不知道,但是我看得到她的憔悴,能够从这周围用那种所谓的第六感捕捉到文怡身上充满了煞气,那不是龙脉中煞气,而是杀人后才拥有的铁血之气。我微微的笑着,如君王一样走在这忽明忽暗的走廊里,手心里是千年的桃木宝剑,和往常不同它此时散发着的光芒,就好像电影里的激光剑一样耀眼,嗡嗡的抖动声音从剑体发出,我能感觉到桃木剑那激动雀跃的心情,那是一种百分之百释放出本该拥有的力量的一种表现。

    这一刻,我明白我终于站在了人间的最高点!只要我愿意,轻轻地一脚就可以……登仙门。

    可那不是我需要的!我确定,我爱的人,深爱的我的人都在我的身边。什么狗屁的成仙,什么万年的不死,都不是我要的!

    我要这个世界恢复平和!

    我要和我的女儿、妻子安心的生活在一起!

    我要让这些该死的,混蛋的,倒霉的家伙见到什么是铁血的手腕!

    咔嚓!

    一剑落下,一头足有两米五高的黄巾力士被我横劈成两节,剑光落下就变成两片黄纸从半空飘落下去。

    “赵紫涵!!”我大声的喊叫着,刚才爆炸破碎的声音成片成片的出现,可在我斩杀了四个黄巾力士后,一切声音都没有了。

    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大窟窿,那是黄巾力士从楼下向上突破撞击形成。很难想像那纸片子通过法术制造出来的大家伙居然有这么大的破坏力。能够施展这撒豆成兵法术的人,肯定不简单。

    但是我自恃以现在的法力和状态,也可以轻松做到这一点,心里就坦然的不再害怕这些东西。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当你掌握到了一定的力量之后,就可以心无所惧。以前当作大敌一样的僵尸、黄巾力士。现在在我的眼里如同儿戏一样丑陋,翻手之间我就有把握灭掉任何出现在我面前的敌人,无论他是人,还是僵尸,还是这种纸片子做的玩意儿。

    死亡有的时候来的出其不意,令人心碎。

    我找到了一直跟在赵紫涵身边的那个小姑娘,还有她身上的大仙。

    小姑娘死的很惨,两只眼睛被人生生的挖掉了,只剩下上半截为数不多的身体和一条半的手臂。

    那个大仙也受到了重创,离死不远。连基本的思考能力都没有,如游魂一样飘荡在小姑娘的身边,绕来绕去,身上的精气神不断的流出来。

    “龙火咒法?”烤焦的下半身被我找到了,上面残留的法力气息让我判断出这是一个很古老的咒法。

    “下手的人不是现代人!”我传承的知识告诉我,对手不会是普通人,也不会是近代的人。

    火龙咒法最后出现的时间在一千多年前,至于如何失传不得而知。在我打开了传承的那扇大门后,我的疑虑越来越多,为什么李斯的传承里会接近到了200多年前的历史。他应该一直被封存在秦皇陵的地宫中才对,这令我十分的不解。

    顺着法术残留的气息,我慢慢地向着那个方向走去,顺着楼梯,一点点往天台爬。

    赵紫涵要么是死于非命,要么就是在天台上。

    可是没有任何新出现的法力波动证明楼顶上有人,我搜索了靠近我的下面两层都没有发现人影。

    天越来越黑,看不到月色。只有漫天飘零的细碎雪颗粒,在推开天台大门的那一刻,打在脸上冰冷冰冷的。

    呼!

    呼出一口浊气,我提着桃木剑眯着眼睛看向外面。

    一个不大的小法台,上面有一排四张站着的黄巾力士的原符,还没有被激活。

    法台的桌脚困着一个人,被一张符纸封住了五感。

    法台的后面占着一个老道,穿着藏青色的道袍,看那材质很古老,如同麻布一样。

    他的手中也提着一把散着光的桃木剑,光泽细腻,一看就不是凡品。

    “道家一脉相传千古,何必呢?”我轻轻地说。老道站在我不远处,浑身上下被风吹的猎猎作响的衣衫,一股股澎湃的法力气息从他的身上逐渐升起,而且越来越浓烈。最后稳定在了一个很高的高度上。

    但对于我来说,还不够高!还差了几个台阶的距离。

    轻蔑的一笑,似乎是对我的另类表扬一样。因为他根本发现不了我的法力到底有多少,我手心里的桃木剑光芒内敛,如凡物一般。

    “神君,许久不见,别来无恙。”老道这样对我说。

    我簇起眉头,不知为何很从心底很方案‘神君’这个词。

    “你认错人了,我叫杨光。”我用手指着赵紫涵说:“能放开她吗?”

    “你觉得呢?对,没错,我认错了人了。神君曾说,转生即为无,前生不再是你的羁绊,也不会再是你。对否?”老道说。

    我摇摇头,说道:“知道吗,从我下飞机开始遇到这些事情,我的心情就很糟糕,非常的糟糕,想要狠狠地发泄一下。却一直找不到适合的目标。我不管你曾今认识不认识我,我不想知道以前的事情,也不会去探究。但是,我很在乎我的亲人和朋友,如果你礼貌的来见我,我不会生气。也许还会和你坐下来谈谈。现在,你伤害了我的朋友,所以你要死。”

    “哈哈哈哈!”老道仰首狂笑:“荒谬!杨光啊杨光,你还真当自己是当初那个威震八荒的神君吗?老道之所以能够找到你,就是恨不得把你抽筋扒皮,这两个小娘子为你不要命,肯定和你有关系。我杀了一个,留下一个,只为出我那几千年来的心头之恶。”

    “你疯了!”我向前走了两步说道。

    “站住!!”那老道怒喊道,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一丝慌乱。

    “怕了?既然你做了,为什么要怕!”我怒吼一声,顺势又向前走了两步,距离他不到十米。

    “天如烈火,我心不动,劫心头怒血,化纸成兵!起!”那老道竟然不给我机会,猛然念动法决,用右手狠狠的砸在自己的胸口上,一口腥红的血就喷出来。

    紧接着左手的桃木剑宛若剑花,每一滴喷出的血都被他打出去,齐齐地落在面前的四张纸人上。

    平地里旋起一道怪风,黑雾弥漫周围。

    那老道的声音忽然变得飘忽不定:“哈哈哈,神君你放弃了记忆,一定也放弃了法门吧?四门恶鬼阵法还是当年你传授给我的。现在回馈与君不胜荣幸。这个女人就是阵眼,想要破阵就杀死她吧!真以为我会傻傻的和你在这里拼命?神君大人,我们龙脉见!到那时才是真的好戏。可惜,可惜,没能在你化茧之时要了你的命。”

    “四门恶鬼阵法?这是什么阵法?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甚至传承中都没有提到过。”我呢喃了一句,不敢乱动。

    耳边传来呼呼的呼啸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猛然扳腰扭身,躲过忽如其来的重击,翻手一剑刺了出去。

    吱嘎!!!!

    刚才切钢铁都如同切豆腐一样的桃木剑竟好像钢刀切割钢铁才会发出的声音。

    我猛然惊悚起来,好强!

    想要向前跑,前面再次出现拳风,硕大的拳头直扑我的面门。

    我只能再次侧身躲开,全身法力如涛,澎湃的灌注在身体的每一寸皮肤上面,翻手桃木剑剑柄向前,单手如拳狠狠地砸在前面那拳头的手臂上。

    碰!

    好硬的身体,这绝对不是黄巾力士才有的体魄。

    再想到那老道所谓‘怒血’,这一定是黄巾力士的升级版。但这个法门从来未听说过什么升级版,毕竟这个东西在真正的高手面前犹如鸡肋,谁有心情去开发这么一个高不高低不低的法术?

    难道这也是当初的那个‘我’开发出来的?配合这个阵法的不成?

    虽然嘴里说对之前的‘我’丝毫不感兴趣,可现在这样的法门下,我对之前的‘我’充满了崇拜啊。呸呸呸,我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个,看来这次的法力大增让我不知不觉有了骄傲的本钱。

    再次躲开攻击,我念动灵咒:“凡尘坠落,真血护灵。”左手中指放入嘴里用力的咬破它,趁着血流如注的瞬间,右手一抖把桃木剑上涂抹上一层真血。

    霎那,桃木剑发出一声龙吟,震退了少许周围的黑色烟气,我顺手横切,掌剑如刀一样。

    扑哧!

    偷袭我的东西被我狠狠的切下半条手臂来,还没落地就变成黄色染着血的纸片。伸手想要捞上它,心中电一样的转念出一条法术可以利用,却不想那黄纸还没到我的手心就泛出一汪蓝色的火焰,瞬间就把纸片烧了个干净!

    “混蛋!”我咒骂一句,身形于那黄巾力士的升级版错开,以左手灵血为笔对准黑影的区域虚空画符:“血灵咒,缠!”

    来源//cms/book_501_5048106.html

    /cms/book_501_5048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