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94章 不敌

    再度穿过时空裂隙后,封不觉来到了一个蓝灰色的空间。

    此地,没有日月星辰,天穹本身就在发出适度的亮光;所有目力可及之物,皆有一种金属般的质感。

    在那隐隐发青的天空中,还有几缕绛红色的数据流,似霞光、似彩云……无限延展,蔓至天际。

    “里世界吗……”觉哥仅用了一秒,就让身体适应了这个大气和重力都与现实世界有一定差异的新环境,并开启数据视角,开始寻找新的裂隙。

    不料,就在那一秒过后,他便惊觉……有两股巨大的数据流,正从极远处朝自己靠近而来。

    虽是两种迥然的力量,但二者那无匹存在感却是相似的。

    眨眼间,其中的一道数据流已然欺近了封不觉,看那架势……对方是打算直接以这种“传输速度”对觉哥发动攻击。

    封不觉反应也快,当即转身欲挡。可冲击并没有如他预判的到来,因为……那另一道数据流,在千钧一发之际斜冲了过来,正好撞开了径直冲向觉哥的那道,替他化解了这次冲击。

    呲

    两道光流相触之刹,撕裂般的光能拉扯之声在空气中绽开,暴虐的能量风暴化圆而放,生生将觉哥推出了七八米的距离。

    光影未消,封不觉的视线中,已现六人。

    其左手边那三人,是方才冲向他的那道光流所化;右手边那三人,则是保护了他的那道流光带来的。

    “你快走!我们会拖住他们的。”多年未见(站在鲁特的角度上),鲁特对封不觉说的第一句话,却是让他赶紧离开。

    很显然,她是乘着保护觉哥的那道数据流过来的,她身边跟着的二人,便是“赤”与“青”。

    而此刻,正与她对峙的三人,分别是一个全身由金色的液体金属组成的高大人形生物,以及……“赤铁”和“翼”。

    通过数据视角,封不觉已确认了……眼前的金色人形,是“零号(zero)”,或者说……曾经是零号。

    在二十三试图摧毁主宇宙的那段时期,不明真相的origin和z组织曾联合起来与之对抗过;当时,鲁特率领的origin在里世界活动,而零号则带领着z组织在主宇宙里进行抗争……

    后来,在破碎的咀魔岛上,赤铁和翼被二十三“感染”并击败,令z组织元气大伤。以至于在斗魔和冗兵们进攻怪物王国之时,零号只能独自去与二十三对抗……

    最终,包括零号本人在内,z组织的高等战力皆被二十三感染同化。

    而鲁特她们,因为主战场在里世界,方才幸免于难……

    如今,因二十三自身被命运所吸收,所以z组织那三人,便也被命运分离出来,成为了他用来对付衍生者的“杀毒程序”。

    “好。”观察了几秒后,封不觉便大致推测出了眼前的状况,他也不跟鲁特客气,应了一声,转身就跑。

    可他话音未落,零号他们三人又齐齐朝他冲了过来。

    纵然鲁特她们立刻又上前分别将z组织那三人压制住,但因“优先级指令”的原则,那三人还是用充盈着白光的双眼死死盯着觉哥,一边挣扎着摆脱钳制,一边奋力向目标靠近。

    “不用回头,我不会让他们碰到你的!”鲁特说这话时,作为压制方的她,自己的身上反倒出现了类似数据裂痕的伤势。

    封不觉也的确没有回头,他用最快的速度追寻着数据轨迹离开了。

    他看得出,鲁特和零号之间的战斗,早在自己来到这个空间前就已开始了,而且……鲁特这方,已现败相;一旦他离开了这个空间,零号他们又将失去优先级目标,转而去全力对付鲁特,其战斗的结果……很可能以后者的毁灭而告终。

    但即使是知道这些,他也不会回头、不能回头。

    他相信鲁特说的,“不会让他们碰到你的”。

    正如鲁特也相信着他,坚信他当初许下的诺言……

    因为那时得到的承诺,此时的鲁特没有问封不觉任何问题,她不管他要去向何处、要做什么,她只是无条件地去相信、竭尽所能地成为封不觉的助力。

    在这宇宙毁灭、诸界倾殒之时,纵然是人,也未必能像她这般坚定。

    相反,自诩高等的生命,到了生死关头,往往只相信自己,甚至……连自己都不信。

    我真的能阻止命运吗?

    如果我的力量还是不足怎么办?

    如果我失败了怎么办?

    这个世界,最终会变成什么样?

    封不觉这一路上,都在拷问着自己;这些他无法回答,却又能猜到答案的问题,一遍遍在他那飞速运转的大脑中闪过,一次次将他逼到崩溃的边缘。

    久违的恐惧,像无法抑制的野火,炙烤着他的冷静。

    他并不畏惧死亡,但他害怕自己败亡后可能发生的局面,那些他承载的、来自他人的希望、信赖、尊严、生命……都会随着他的失败和身死而破灭。

    每每想到这里,他就怕得难以自制。

    …………

    里世界的时空裂隙很好找,那儿的数据脉络非常清晰。

    封不觉很快就进行了下一次传送,这次,当他恢复意识的刹那,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片焦土。

    昏蒙的光线穿过云层洒落,照在满目疮痍的黑色大地上。

    此时,封不觉的前方……已躺了上百具尸体;在这些死者中,他看到了【刀锋】的龙哥、七杀、破军和贪狼,还有很多他不认识的,但也曾在不同场合见过的刀锋工作室成员。另外,他还看到了【秩序】的“醉生梦死”、以及【山河】和【天地】的秋风瑟、语重计长等人……

    这些他认识的,或不认识的惊悚乐园玩家们,都因某种原因聚集在了这里,并……战死在了这里。

    而那些杀死他们的存在,此刻,就站在这尸丘血河之上。

    比利、比尔、篆颉尊、奠寉王、兔发哥、-棱封、y2-闪耀等等,那些浴血的身影中……除了实力强大的npc外,还有在不同时期被二十三“侵蚀”的衍生者们。

    这些觉哥所熟悉的面孔,此时都睁着一对充盈着数据流光的双眼,不约而同地、直勾勾地看向了封不觉。

    这恐怖、绝望的场面,在一息之后,就变得更加恐怖、更加绝望……

    所有这些怪物都在一段相同的反应时间过后,冲向了封不觉,铺天盖地的疯狂攻势,让其无所遁形。

    不得已,封不觉只得运起圣魔双力,准备释放一次能量爆炸来强顶这一波围杀。

    然,就在这个瞬间……

    …………

    “诶?封兄?”梦惊禅眼尖,第一个发现了人群中的觉哥。

    听到他的话,周围的人全都回过头来,齐刷刷地望向此处,并发出阵阵议论之声。

    “什么?封不觉在这儿?”

    “哪儿呢?他什么时候来的?”

    “第一次见到本人呢……”

    “有他在,胜算应该会增加吧……”

    这些声音传入耳中时,封不觉的神情还很疑惑。

    前一秒,他眼中还是无数怪物扑向自己的场景,但后一秒,他竟忽然站在了一片人群的中间,而这些人……皆是方才他看到的那些“尸体”。

    “封兄!”就在封不觉愣神之际,龙哥喊了他一声,并挤过人群走了过来,“你来得正好,古科长已经跟我们联系过了,我们会全力协助你的。”说话间,他已来到觉哥身旁,“对了,小王和小古也在这儿……我叫他们过来吧……”

    说着,他又回过头去,可是,随即他就愣了一下:“诶?人呢……小王!王叹之!”

    “我要走了。”龙哥还在扯着嗓子喊人,封不觉便已冷冷地撂下了这句话,并拨开人群前行。

    “诶,等一……”龙哥还想叫住他,但就在其话未说完之际,人群中有人高喊起来,“有怪物过来了!七点钟方向!”

    这么一来,龙哥的话语便迅速被淹没在了一片嘈杂声中。待他再张望时,封不觉已是头也不回地跑到了极远处。

    刚才,当龙傲旻跟封不觉说第一句话时,后者已经用数据视角确认了小叹和小灵并不在这批人当中;至于龙哥为什么说他们在,以及这些分明已经死去的人为什么突然又全都活了……封不觉思索了几秒后,心中也已有了结论。

    嘭

    在一声能量爆炸的巨响中,战斗,打响了。

    但封不觉没有去管身后发生的那场血战,他只是埋头冲向前方。

    他已可以感觉到……命运,就在当前这个空间。这里会有那么多npc和被感染的衍生者出现,也是这个原因。

    …………

    以接近音速的速度前行了将近五分钟后,终于,地平线上,出现了如浩日般的光辉。

    由于这数据视角下的景象过于刺眼,封不觉只得改用普通视觉去视物。

    于是,他就看到了接下来的一幕……

    在一块略高于地面的焦土之上,命运,正以二十三的外貌,站在那里。

    她的左臂高举、掐着王叹之的脖子,将后者举过自己的头顶。

    在封不觉看到他们的瞬间,命运刚好扭断了小叹的脖子……

    而此时,在命运的脚边,还躺着另一具尸体古小灵的尸体;她看起来也是刚死不久,那心口的血洞处,还在朝外涌着鲜血。

    “宰了你……”封不觉没有时间悲伤,或许,他也不会再感到悲伤了,因为一种更为强烈的、疯狂的杀意,在这一刻已盖过了其他所有的情绪……

    他口中念叨着杀死对方的意图,身上的圣魔双力也瞬间催至极限。

    突破音障的刹那,他的身形已至命运的面前……足以崩碎时空的一拳,承载着他所背负的一切,轰向了命运的脸。

    然而……

    嗡

    命运只是抬起了右手的一根手指,在虚空中轻轻一点,便张开了一股无形力场,止住了觉哥的拳头及其进势。

    那惊天动地的拳威,仅在力场上激起了些许涟漪,便化于无形。

    “你来得……比我预期中要早。”命运看着封不觉,淡然言道,“即便不算他们两个‘回溯的时间’,你出现的这个时机,也已超出我的计算了。”她说着,随手把小叹的尸体丢了出去,再道,“看得出来……你得到了某种新的力量,但很显然……”她又是手指一点,将力场前推,顺势就把封不觉弹飞了出去,“……还是不足以威胁到我。”

    叱叱叱……

    下一秒,流光疾现,黑芒破风。

    封不觉在半空一个翻身回旋,指间便散出了数十张疯魔扑克。

    “灵能武器……”看着那些飞向自己的、散乱的攻击,命运还是没有什么情绪变化,只见她右手展开、微微一扬,那些黑芒便在飞行的过程中被分解成了数据光流,以一种溶化般的状态流泻着消失了,“……和现世那些灵能力者的力量相比,不值一提。”

    攻击连续受挫,并未让封不觉放弃,没等双脚落地,他就踏空再进。

    “以纯粹的‘力量’而言,你是没有机会的。”命运说着,又是一个响指,就让突进中的觉哥笔直坠地……他那落下的状态就像是被巨大的力量扯落,明明不是从很高的地方掉下去的,却击碎了地面。

    “你应该有着更‘高位’的能力吧?”命运一字一顿地言道,“让我见识一下吧……真,理,之,谬。”

    闻言,封不觉没有回应,在这巨大的重力压迫下,他只是试着撑起自己的身体,就已用尽全力。

    如果他懂得运用真理之谬,他早就用了,也不至于等到现在……

    “原来如此……还不行吗。”命运又观察了他几秒,接道,“看来是我对你的‘刺激’还不够。”

    言毕,她移步向前,逼近了封不觉,也不知是要干什么。

    就在这时,突然!

    在觉哥的身侧,一道空间裂痕陡然出现,并飞快地延展成了一个“镜面”。

    还未等命运做出反应,一条粗壮的胳膊就从镜中探出,将倒地难起的封不觉一把拽了进去……

    半秒后,那个镜面就重新闭合、消失了。

    “哦?”命运看着那裂痕消失之处,沉声念道,“异维的小神,却意外的能在这种时刻给我添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