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千四百八十章 弹指之间

第三千四百八十章 弹指之间

    ****************************************************************************************

    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毫无疑问,眼前这个吴师弟,已经再也不能用以前的印象去衡量。

    变化之大,甚至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假的,不过那份逗比又无节操的性格很难复制,就算是贝利尔怕是也学不来吧,所以肯定是真的无疑。

    所以,有必要重新衡量,把对方当成就算是同等实力下,依然能完全压制自己的强者诸如加仑那样。

    面对这样的敌人,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

    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目光变得沉着,特别是西雅图克,那股疯狂劲头仿佛看不到了,或许是收敛起来,或许是隐藏在最深处,随时可能爆发。

    总之,师兄弟两人似乎在无声之中,取得了一致的作战意见。

    “商量完了么?看样子是商量完了,那么该轮到我进攻了。”

    看大师兄二师兄眉来眼去的,各自的气势渐渐融合起来,我一阵恶寒,要是阿琉斯在这,还不知道能迸发出什么样惊天动地的灵感呢。

    话刚落音,手中的长矛一晃,人和枪便已经跨过百米距离,依然是卡洛斯,谁让他比较脆呢。

    瞬步!

    同等实力下,能追上卡洛斯步伐,恐怕就只有小狐狸一个了,眼前重新晋升为软饭王的某救世主,敏捷虽然不低,但缺乏职业和技能的加成,速度方面依然和卡洛斯有着差距。

    只要有速度优势的话……

    下一瞬,卡洛斯头皮发麻,他看到看到一抹带着呼啸的巨大黑影袭来。

    怎么会……难道吴师弟将自己的行动完全摸透了?

    但是,即便如此,我也有了心理准备,卡洛斯深幽的眸子闪过一道光芒,瞬间举盾,切换光环,重击迎上。

    虽然是速度流圣骑士,加上光环和重击的力量,可别小看我,以为我这边更好欺负啊!

    “碰”一声令人牙齿发软的金属闷响。

    卡洛斯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和他的盾牌,以及不敢相信的眼神一起。

    那惊魂一撇,让他看到了和自己的盾牌迎面相撞的武器。

    并非原本的长矛,而是一柄双手巨斧。

    纵使是稳中有加的卡洛斯,此时心中依然化作一片草原,从中奔跑过了数万草泥马。

    什么时候切换的武器?

    怎么可能在出招中途切换武器?

    不是没有冒险者那么秀过,但是他们都已经死了。

    强者之间的对决,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别说在出招的时候,切换武器的动作会出现巨大破绽,如果切换的武器类型相同,到还好说,类型不同,像刚才以长矛切换巨斧,无论是重量还是施展方式,都完全对不上号,根本不可能做到无缝衔接,在同等级的对手眼中,这么做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但是偏偏,卡洛斯丝毫没有察觉到,导致他判断失误。

    不可能没有破绽,不可能完美衔接起来的,对方敢这么做,并且成功了,只说明了一件事情,那便是双方之间的经验技巧差距太大。

    “喂喂喂,你们是不是把我给忘记了?”

    发生在以十分之一秒计的碰撞中,西雅图克已经赶了过来,大声嚷嚷着,手中的武器却一点都不慢。

    “没想到吴师弟你也是使斧高手,来来来,我们比试一下谁的斧头更厉害。”

    狂暴的跳跃斩击,让西雅图克庞大的身躯,速度丝毫不逊色于卡洛斯施展瞬步,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大山轰然坠下,手中的剑斧化作流星,以无可匹敌的气势斩落,完美诠释了力和速的极致。

    所以才不愿意拿二师兄先开刀呀,力量,速度,防御,一个不缺,相较之下,并不是说大师兄实力更弱,只是他的综合能力没那么均衡,更容易突破。

    但是,二师兄也不是没有缺点,他的速度是以野蛮人的跳跃技能获得,比起卡洛斯的瞬步,绝对速度上不落下风,但灵活方面远远不如。

    势在必得在一斩落下瞬间,西雅图克眼睛一花,他的目标已经变成了……一座新鲜出炉的火山!

    啊啊啊!!!

    眼看火山已经蓄势待发,他来不及变招,手中的剑斧力道加大数分,狠狠劈落,竟然硬生生将浓缩不知道多少倍之后爆发的火山熔岩,给劈成两半。

    啧……这威力!

    双臂用力一抖,落地之后,西雅图克鼓起喉咙,脖子跟脑袋一般粗大,而后猛地发出怒吼,吼声化作实质的冲击波扩散出去,刮地三尺,状若魔神。

    并非恼羞成怒乱吼乱叫,刚才那一记火山爆威力实在超乎他的想象,双手被震的发麻,无奈之下只能奋力一吼,防止对手乘机逼近攻击。

    他的猜测是对的,这一吼之下,将十多个忽然出现的熔浆巨岩给震爆,震开。

    无暇继续追击,卡洛斯的进攻接踵而至,大师兄变得更加谨慎了,这会儿连切换武器都阴不了他了。

    另外一边,西雅图克的双手投掷也化作呼啸的炮弹,我可不会忘记二师兄最擅长的招式,就是这一招投掷活儿,又快又准,变化多端,当初的黄金大刺猬,正是投掷技能的变种。

    卡洛斯的瞬步踏在空气上面,发出哒哒哒哒的密集声响,宛若加特林射出的子弹声,西雅图克缠住了对手,他在寻找时机,寻找一个扭转局势,化被动为主动的机会。

    正在卡洛斯凝神之际,一道意想不到的身影追上了他,看着那张平凡无奇的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笑容,以及毫不留情的一记斧劈华山落下,卡洛斯有点蒙。

    怎么回事,他是怎么追上自己的瞬步的?难道动用了更强的实力?

    卡洛斯很快知道自己判断错误,因为他从对方身上察觉到了风的力量,强烈的龙卷风,包裹着对方加速前来。

    德鲁伊的龙卷风还能这样用?

    脑海中的念头闪过,他只来得及架盾,又双一次被劈飞出去。

    “哈哈哈,卡洛斯你也有今天啊。”哪怕是拍档状态,西雅图克的嘴巴也是毫不留情,不过他手中的剑斧更不留情。

    分身?不,是幻象。

    看到对方瞬间分作三道身影,西雅图克一刹那做出判断,剑斧挥舞的犹如疯狂,野蛮人的狂乱挥击技能,让他的速度更快,力量更强。

    “抓到你了!”

    长剑稳稳将一柄从天而降的钉头槌架住,西雅图克咧大嘴巴,露出狰狞嗜血的笑容,不管不顾另外两道逼近的幻象,几乎在同时另一手大斧狠狠横劈,快的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但是……

    另外一道残影高举的狼牙棒砸在了他头上,本应该穿透而过才对,不,就算判断失误,这是分身而非残影,也应该造成不了多大伤害,毕竟大家都知道分身和本体存在巨大差距,否则那还不逆天了?

    但是,这一狼牙棒,却给了西雅图克当头棒喝,实打实砸在他脑袋上,砸的他头破血流,脑袋嗡嗡作响。

    怎么回事?这啥玩意?

    斧头带着惯性,朝着西雅图克认为应该是真货的人影劈去,结果劈了个空。

    这让西雅图克完全懵逼了。

    “这笨蛋啊……”

    卡夏捂脸,做出了不忍目睹的表情,可以的话断绝师生关系吧。

    “到底是怎么回事,哪一个小弟才是真的?”萨绮丽不解问道。

    “都是真的,只不过是类似魔术的障眼法罢了,在西雅图克架住攻击的一瞬间,利用西雅图克视线被遮挡的瞬间腾挪到另外旁边的残影位置。”

    “小弟,变得那么厉害了呀。”听到卡夏的解释,萨绮丽恍然点头,但却没有把事情想的那么简单,虽然卡夏解释的是挺简单的,不就是魔术的障眼法嘛?

    虽然不擅长近战,但萨绮丽可是实打实的世界之力强者,又怎么会如此没有眼光,冒险者是凭借障眼法就可以欺骗的吗?更别说到了西雅图克这个级别的强者,就算闭上双目,也能凭借着其他感官战斗。

    小弟能做到这一点,不正是恰恰说明了,他有能力完全隐藏气息,欺骗西雅图克的六感,让他只能凭借眼睛捕捉么?只有这样,才会让西雅图克陷入障眼法的陷阱当中。

    不光光是西雅图克,就连自己,身为旁观者,竟然也没有察觉到小弟的移动,仔细想想,如果小弟是自己的敌人,那该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真可气,这坏蛋怎么比我还像一个刺客了,还能不能好好做一个德鲁伊了?”

    又听到小狐狸在一旁嘀咕,很不高兴,不仅仅是实力又被拉开了一大段距离,就连自己的老本行都被超越了,好气呀。

    “瞧瞧你这骚狐狸一脸无能狂怒的可怜糗样,像我,就永远不可能被小凡超越。”小幽灵很开心,只要小狐狸不开心,她就很开心。

    “是啊,只有死了才有可能超越你这幽灵发光体,的确没人能超越,也没人想超越就是了。”小狐狸气上心头,立刻怒怼回去,然后这一对冤家圣女就开辟了第二战场。

    战场上,西雅图克狼狈的躲过了某人看似随意拉弓,随意射出的几根毫无不起眼,毫无威力的箭矢,再次和卡洛斯汇集一起。

    “吴师弟可真是……可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层出不穷的技巧?”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迹,二师兄苦笑不已。

    就比如说刚才的箭矢,他曾经小看过,然后吃了大亏,谁知道箭矢里面竟然蕴含着一记火山爆呢?这和亚马逊的爆裂箭有什么区别?一时不察的西雅图克,当时就被数根箭矢击中,瞬间爆炸。

    “就算是和加仑大人学的,这也进步的太夸张了吧。”卡洛斯深表赞同,半年不见,感觉已经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无论是实力还是经验技巧。

    “再这样下去,在见识到四翼境界的力量之前,我们就会输的体无完肤。”

    “没办法了,虽然二打一还用这种办法,有些丢人。”

    “是十分丢人才对。”

    两人自嘲一笑,眼神逐渐坚定,仿佛下定了决心。

    “开始了。”

    “噢!!!”

    卡洛斯率先发动,一道来自天堂的光柱落下,沐浴在他身上,显得圣洁无比,背后隐约有一对洁白的翅膀在轻轻扇动,他手中的剑盾化作了金黄色的巨锤,高高跃起,在瞬步,在光环,在天堂之拳的加持下,宛如一柄金色的雷神之锤。

    哦哦,天堂丧钟吗?真是久违了。

    抬头看着这一幕,我笑了笑,寻思该用什么手段化解好,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用上熊人变身和狼人变身的力量,纯粹是依靠本体的能力应对,所以底牌还是有的。

    但是接下来一幕,却让我张大嘴巴,忘了思考。

    卡洛斯将手中的金色巨锤,扔了出去,是的,他扔了出去,被西雅图克接住了。

    这两个人……搞毛啊?!

    看着西雅图克手持本应该属于卡洛斯的金色巨锤,施展野蛮人的终极技能旋风,开始高速转转,最后化作一道金色龙卷风,这道金色龙卷风似乎在努力压抑,压缩自身,似乎想保持某一形态。

    当卡洛斯【手持】着西雅图克这道金色龙卷风的时候,我才看懂。

    大师兄二师兄合体技还真是玩的溜。

    天堂丧钟的威力和速度有关,所以借助了西雅图克的旋风,但受法则影响,西雅图克自身无法发挥出天堂丧钟的威力,所以最终还是由卡洛斯出发最后一击。

    “啊啊啊!!!!!!”

    又是数道天堂之拳落在卡洛斯身上,他的身躯化作了一道巨大光影,背后的翅膀变得更加洁白,真实,鲜明,借助着这股力量,总算是勉强控制把握住了西雅图克化作的金色龙卷,卡洛斯全身肌肉鼓胀,青筋迸发,发出一声怒吼,手持着这股金色龙卷朝我砸下来。

    嘭的一声,空气发出严重的塌陷声,看似缓慢砸落的金色龙卷,尚未降临,就已经将空间挤压的寸步难行,仅凭我现在的力量根本无法挣脱,逃离金色龙卷砸落的范围。

    四重……大概需要四重焰拳才能对抗吧,不过这样一来就要超出这场对战练习所该展示的力量了,而且二师兄也会很惨吧,毕竟是以自身为武器。

    真是没想到,他们联合起来,竟然能发挥出威力如此巨大的一击,虽然……呃,虽然招式喜感了些。

    努力到这个份上,不让他们见识一下四翼境界的力量,似乎也太说不过去了。

    收起手中的长弓,抬头注视着金色的龙卷,宛如一根擎天的金箍棒般朝头顶缓缓砸落,眼看距离已经不足一米,甚至能看到龙卷风中二师兄那张憋红了的大脸时,我举起右手,拇指和中指曲成o型,对着近在咫尺的金色龙卷屈指一弹。

    身处其中,卡洛斯和西雅图克顿时感受到了变化。

    他们两个,仿佛是两条在水中奋力挣扎,不断和敌人搏斗的游鱼,忽然间,周围的水被抽空了,不仅如此,这些水还化作拳头,狠狠给了他们一拳。

    这根本不可能是人的力量,这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

    换言之,是世界动的手!

    龙卷破灭,无论是卡洛斯还是西雅图克,都被这轻轻的屈指一弹,弹的找不着北,仿佛被敌人揍到爆衣的圣斗士般,浑身炸裂的倒飞出去。

    但是,他们脸上却挂着满足的笑容。

    四翼境界的力量本质,他们终于亲身体验到了,不再那么神秘,高不可攀。

    “我忽然觉得……”

    从战斗开始就一直举在半空的下酒菜,终于被卡夏一口吃下去,随便嚼了几下,她索然无味的一口吞咽,而后缓缓放下筷子,深呼吸一口气,面无表情的双手交错支着下巴,脸色微微下沉,摆出碇司令的标准姿势。

    “我是不是和卡洛斯西雅图克这两个家伙,断绝师生关系比较好,他们两个……最近好像越来越变态了,不仅创造出了恶心兮兮的合体技,你看,被揍飞了还一脸开心样,我这个老师,这些年来是不是忽略了他们的心理成长,才导致他们变成这副德性?”

    “咳咳,我认为这句话尚且言之过早,既然你是他们的老师,就更不能轻易下定结论,让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蒙受如此不白之冤。”

    图拉科夫和沙希克同样一脸严肃的加入到探讨之中:“仔细回想一下,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真的只是现在才开始逐渐变得变态吗?或许变态的种子,早在他们的童年时光就已经埋下,因为缺乏父母关爱,老师也不靠谱,导致心灵扭曲,性情偏激,愤世嫉俗,事到如今,他们两个只不过是在渐渐释放真我而已,所以说男人变态有什么……等等,你们要做什么?放手,快放手,我不要,我才不要学你们上去送菜!!!”

    鼻青脸肿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黑着脸出现在图拉科夫和沙希克身后,一言不发的将他们拖往战场,接受四翼洗礼。

    看到大师兄二师兄把猎物拖过来,我抬头看了看高悬于空的皎洁明月,忍不住感叹。

    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