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千五百八十二章 这锅刷一刷还能用

第三千五百八十二章 这锅刷一刷还能用

    ****************************************************************************************

    艾德鲁老大,这真不能怪我呀,我只是去逛了一圈,还帮了你们天使族一个小忙,给你们新生的族人取了个好听的名字,是做了大好事呀,你们咋能乱冤枉人呢?

    我张开正欲叫冤,爱娃儿上前一步,面色愤慨:“爷爷,亏你还是长老,竟然拿这种无凭无据的臆测说事。”

    你看你看,这抖m天使还是够朋友的,只不过一想到她这么做可能都是为了维护圣月贤狼,自己这算是自作多情,我又有些悚然。

    精神分裂好可怕,麻麻我想回家。

    “当然了,我也知道无凭无据,但是……这次的事情实在闹大了,而嫌疑最大,且目前为止我们唯一能找到存在嫌疑的目标,就是吴凡长老,所以就算是猜测……那也……”

    面对孙女指责,艾德鲁也不禁露出苦笑。

    “咳咳,艾德鲁大人……”我终于找到开口的机会,结果没想到,又被琳娅给打断了。

    “泰瑞尔大人,艾德鲁大人,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再怎么样也不能仅凭猜测就将责任归咎到吴大哥身上。”

    说完,琳娅微微致礼,恭敬而不失坚定:“我相信我家吴大哥不会,也没有能力对祈祷之泉做出任何破坏之举,当然,对于祈祷之泉的问题,我也深表同情,愿意配合贵方找出真正的问题所在,如果两位大人私下信得过我们,能否将当日发生的事情跟我们说一遍?”

    哦哦哦,说的好,不愧是我的外交官大人,拉斐尔的血脉果然继承了不少。我就说嘛,不能因为当初我在现场并参与参与了取名,就将黑锅扣到我头上,并且,就算要扣,至少也得把话说清楚,而不是简简单单几句就硬扣下来。

    “我和艾德鲁长老自然是相信诸位,艾德鲁长老,拜托你把目前手机到的线索仔细描述出来,一人计短,大家齐心协力,说不定能找到问题所在。”

    五爷果然还是那个五爷,不仅当初卡洛斯夫妻的事,冒着违反规矩的风险帮助我们,现在也是,事关祈祷之泉这样的大事,对我们也给予了无条件的信任。

    这份恩情,哪怕是收买人心的手段,我们也着实被感动到了。

    “当然了,我也相信吴凡阁下,相信爱娃儿,相信泰瑞尔首领的目光不会错。”五爷说到这个份上,艾德鲁自然没有任何犹豫,就是……就是有点尴尬。

    毕竟,当初他是打着占点便宜的小心思,想让这位幸运的新生族人【借借光】,沾一点天选之人的气运,事实上他的确成功了,但付出的代价就是祈祷之泉破裂。

    不不不,现在断言还太早,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祈祷之泉出现裂缝。

    想着想着,艾德鲁不由的轻咳几声,当着当事人,当着亲孙女的面,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将内心的小算计说出口。

    “其实……我们现在唯一收集到的线索就是,在我们的新生族人艾莉露洁诞生之后,祈祷之泉忽然出现了裂缝。”

    “裂……裂缝?!”这一次爱娃儿又是一副惊吓不前的模样,就差扶额晕倒过去了。

    前脚说出问题,后脚变成了裂缝,情况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这是天使族药丸的节奏么?

    “只有这一条线索吗?”琳娅也露出了苦恼之色,她就算再怎么聪明,也没办法仅凭这一丁点线索顺藤摸瓜,找到真凶,更何况她对祈祷之泉的资料一无所知,状况简直糟的不能再糟。

    “这也不能说是我的错吧,说不定是祈祷之泉生了太多太久……想要休息一会儿呢。”见气氛沉重,我弱弱的开口,结果却遭到了全体瞪视。

    唉,你们别这样,我是说真的,你看它从创世之初就存在了吧,一直在生,七天生一个,还要精确到毫秒,别说是人,就算是一件物品,那也会疲惫厌倦吧,不是说超神器都有器灵么?

    这番委屈话,在无言的凝视中,只能往肚子里咽,话说我才是最冤枉最委屈的好不好。

    “泰瑞尔大人,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卡洛斯令大家意想不到的忽然开口问道,瞧瞧那信任的眼神,仿佛认为五爷无所不能,肯定会有办法,或许我们的大师兄已经成了五爷的小迷弟。

    “琳娅阁下说的没错,我们绝对不能仅凭怀疑就将责任归咎到吴凡阁下身上,当务之急,是要让大家冷静下来,认识到这一点。”

    “大家?”我看看艾德鲁,再看看五爷,你们两个不是蛮冷静的么,比爱娃儿还冷静呢。

    “长老可不止我一个,尤其是祈祷之城的长老们,情绪更为激动。”艾德鲁目光忧虑:“若不是我刚才奋力阻止,他们说不定已经冲上来,和吴凡阁下发生冲突了。”

    脾气那么火爆?

    我吓了一大跳,想象着一大群甘道夫挥舞着拐杖愤怒朝自己冲过来的情景,心里有些发悚。

    其一,觉得和一群老头撕打,有欺负老残病弱之嫌,实在有损救世主英名,而且万一里面有个把擅长碰瓷的,被自己轻轻一碰,pia一声就栽倒下去,头一歪,舌头一伸,两腿一直,眼睛一翻,翅膀一摊,不愿意起来了,我那不是更有理说不清了么?

    其二,是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我未必能打赢这群暴怒的天使老头,谁知道里面会不会蹦出个隐藏四翼?

    “那该怎么让他们冷静下来?”明了失态的严重性,我小心翼翼的向五爷求教。

    “首先……”五爷猫了我一眼,平静的语气中似乎带着几丝笑意:“我认为吴凡阁下还暂时别露头为妙,现在,那些长老们显然无法理性的思考,无法约束他们,这是我的过错,请吴凡阁下见谅。”

    “等他们气消了再说?”我懂了,不就是怂么,不就是躲么,习惯了,没问题。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但是,吴凡阁下也不想在天堂滞留太长时间,对吧。”

    “他们得多久才能气消?”我惊了。

    “很抱歉,像我这个岁数的人,大多性格比较顽固,一时半会恐怕无法消停下来。”

    艾德鲁善意提醒一句,看看他那张脸,很难和“像我这个岁数”这种话联系起来,瞬间就要友尽了。

    光看外貌的话,应该是我比较老才对,再比较岁数,算上考验世界呆的时间,也应该是我的年纪比较大才对,你看看我,依旧活蹦乱跳猪突猛进四处作死,我怎么就没那么顽固呢。

    “当然了,天堂虽好但教廷山还有重要的事情等待我回去,不肯能在这里呆上太长时间,泰瑞尔大人,您就别藏着掩着了,快把办法告诉我吧。”

    我有点着急了,要是被困在这里太长时间,教廷山没了我,那可怎么办啊。哦,仔细想想,其实缺了我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反倒更平静祥和。

    但是,身为教廷山的老大,这必须强行有关系啊!

    “嗯,我的办法就是,先等上两天,由我们暂且拦住那些情绪过于激动的长老,当然,光是这样也不行,除非吴凡阁下愿意一直等下去。”五爷点着头,没有继续打哑谜,将它的办法说出来。

    “等过两天,还是得有人出面解释,我想那些怒气冲冲的长老,应该不至于一点话都听不进去,前提是吴凡阁下别露头。”

    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这么天怒人怨?

    难道狐人族的历史又要重演了?

    “泰瑞尔大人的意思我懂了,就又我来向诸位长老解释吧。”在我吐槽的时候,小机灵琳娅似乎已经明白了五爷的意思,站出来主动请缨。

    “这不行,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呢,说是解释,其实是审问更为恰当吧。”

    我不干了,如果要让琳娅受委屈,那还是直接用拳头交流吧,五爷艾德鲁你们帮我拦着些,让他们一个一个过来,只要不被群殴,本德鲁伊今天就要拳打南山敬老院!

    “吴大哥,别冲动,没事的,就是跟大家解释一下。”琳娅扯了扯我的袖口,言下之意,难不成还真要为这么一点小委屈和天使族闹僵?

    “吴凡阁下放心,我会安排妥当,或许长老们的语气会有些冲动,不过,我以我的名誉保证,他们本质都是正直善良,再怎么样也不会为难一名柔弱的少女。”

    言下之意是我一个威武雄壮的大男人去了,铁定就要被围殴咯?

    五爷的话让我陷入沉思,我也不是那种你敢瞪我女人一眼我就灭你全族的龙傲天,顶多就是揍几拳,大菊观还是有的,现在是关键时刻,联盟离不开天使族的支持,以琳娅的出色能力,应该也不至于让自己陷入被动处境,再加上又貌似很靠谱的五爷做担保……

    “我也要跟着琳娅一起去。”就在这时,爱娃儿忽然发话。

    “我也一起去吧,凑个伴,吴师弟,这样你总该放心了吧。”安洁丽尔也站了出来。

    “大家……抱歉,好吧,我明白了。”为了安抚自己,爱娃儿和安洁丽尔做到这个份上,我要是再任性,可就对不起大家的一番好意了。

    “我明白了,这几天我会乖乖在家里呆着,琳娅,就拜托你了,还有泰瑞尔大人,艾德鲁大人,爱娃儿,安洁丽尔大嫂,琳娅就拜托你们了。”

    “安心吧,吴大哥,倒不如说这趟跟过来,总算有了用武之地。”

    琳娅眨了眨湿润的眼眸,轻舔了舔诱人的樱唇,非但没有一丝委屈,反而是满脸的期待之色,仿佛要上演一场诸葛骂死王朗的戏码,恍惚中,仿佛让我们看到了几分百族公主的神采……

    呃……琳娅亲,咱还是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