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九章 大鱼的强

第二十九章 大鱼的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动她者,死!

    这不仅仅是四个简简单单的字而已,这包含了之前蚣蝮的承诺。

    放心大胆的干,有什么事儿为师给你兜着!天知道他说这话的时候多没有师徒爱,一袖子就把她踢出了房间,那冷冰冰的语气直到现在想起来都让四娃恨的牙根儿痒痒。可是她知道,他说的出,就做的到!别问她为什么知道,这是相处数年之后对这条鱼产生的了解和信赖!这才是她之前始终镇定的原因。

    可是这镇定很快绷不住了!

    她家豪言壮语的师傅一直没出现,她刚刚重逢的哥哥姐姐为了护着她这个小妹,陷入了生死一刻千钧一发的危险之中!

    一下子,从未有过的恐惧弥漫了她的心头!再天资聪颖心思狡黠都好,她毕竟是个还没经历过生离死别的孩子,生长于和平年代,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和老娘和师傅斗智斗勇。哪怕当初吞下了蚣蝮的软鳞,也是在她确定此鱼性善的前提下,这一声急不可耐的“师傅”中蕴含了浓浓的焦灼,连尾音都险些破了开。

    终于。

    终于听见了这冰冷又熟悉的声音。

    四娃几乎是虚脱的险些一屁股坐地下。

    这四个字如同从地狱吹来,紧随而来的是一阵阵的波纹在裘玫的身后散开,一只苍白却优雅的手轻轻捏住了裘玫的鬼爪!一白,一黑,一修长无暇,一枯骨嶙峋,后者给人的震撼和杀伤力显然要更强!然而就在这两手一触的刹那,裘玫浑身一震,满身的黑雾霎时爆开!

    同时——

    这修长的手也微一用力,带起裘玫杀猪般的惨叫:“啊——”

    咔嚓!

    让人头皮发麻的骨裂声,清脆地响彻这迷雾林的天地之间。

    直到她枯骨一样的手鸡爪子一样无力地垂下,那波纹中妖异绝美的白衣男子才现出了身形!白衣,蓝发,夜幕之下这男人的美给了所有人无法言喻的窒息之感,幽蓝的瞳孔中一抹寒冰般的精芒闪现,裘玫顿时被垃圾一样丢出了数米,竟然完全昏死了过去。

    只一手之力,竟让身为神尊巅峰的裘玫毫无招架!

    只一手之力,竟让姬十三和二长老都产生了心悸之感!

    他到底是谁?

    这样的疑问,在每一个人的脑中轰鸣着。

    “师傅!”便听那边儿的四小姐,哇一嗓子嚎着扑了上去,一把冲进这男人的怀里!这人显然是极不习惯跟人这样的碰触,下意识地就要闪开,然而看见四娃丑兮兮的小脸儿上充斥着极其少见的委屈之色,愣了。

    “你怎么才来!”四娃的委屈十分少见,这孩子一向是机敏又独立的,性子中隐藏着一种执着的任性,像是这种扑进怀里撒娇般的埋怨更是罕见中的罕见!蚣蝮直接傻眼了,任她眼泪鼻涕哼哧哼哧蹭了一身:“你上哪去了,我哥我姐刚才差点儿都死了!”

    蚣蝮僵硬地张着手臂,听见这丫头带着哭腔的埋怨声,心下一软,忍了!

    他伸手揉了揉这丫头的脑门儿,连自己都没发现这动作有多柔软,眼中那幽蓝的如同冰封的冷漠,一丝丝化为了无可奈何的宠溺:“我……”

    “你什么你肯定是睡着了,你还说有事儿你兜着,你要是再晚一步你徒弟也死了!”

    “我……”

    “我不管刚才吓死我了等出去我得吃顿好的补补!”

    蚣蝮低着头,忍无可忍地瞪着这丫头的头顶,突然有种让这小丫头吃定了的郁闷感。不过他也猜了个大概,这熊孩子会出现这样的情绪,显然是让之前给吓到了!风萧和风萧的生死一刻,给她的冲击太过巨大,眼睁睁看着护着自己的哥哥姐姐因她陷入危险,是她死也不愿意看见的!这种紧张愧疚紧紧地绷着,待到他赶来解除了危机,方一松懈下来便如洪水溃堤了……

    蚣蝮哭笑不得地叹一口气:“起来,多大了还哭。”

    “我不管今天是你来晚了!”

    “嗯。”

    “我要吃顿好的!”

    “……嗯。”

    “我要吃鱼!”

    “……”

    “我都好长时间没吃鱼了!”

    四娃可怜巴巴地抬起头来,细长的眉眼眼圈儿通红,脸上也不知道是眼泪还是鼻涕糊了一脸,这种委屈到了极致的表情瞅着他,好像说的不是“好长时间没吃鱼”,而是天大的亏待一样。蚣蝮脱口而出的拒绝微顿,在舌尖绕了一圈儿,竟然变成了一个鬼使神差的“嗯”。

    这话一脱口,蚣蝮就呆了一下。

    四娃却是破涕为笑,眉眼弯弯:“那你先解决了他们,咱们一会儿吃鱼去。”

    说着十分自动自觉地松开了怀抱,擦着鼻涕往后面退了几步,这动作十分的自然,这语气更是自然到不能再自然,显然对于这种“师傅开路我掩护”的无耻行径丝毫的负罪感都没有。

    天知道经过了刚才这一段儿,四下里的人都惊呆了,谁也没想到这个冷冰冰的强大的男人,竟也有这么柔和的一面。姬十三和二长老对视一眼,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色十分的古怪;风笑捧着腮嘿嘿嘿嘿的笑,不时朝着四娃挤眉弄眼;风萧则是一脸的“果然如此”,瞥了眼显然还是没开窍的蚣蝮笑的意味深长;还有那三小姐……

    三小姐已经嫉红了眼!

    她不能忍受!

    不能忍受自己看中的人竟敢背叛!不能忍受这人胆敢伤她母亲!尤其不能忍受他对着自己一副冷面甚至从头到尾一个字都没说过可对着那个让她厌恶的丑丫头却柔和如水百依百顺!这样的嫉恨让她几乎丧失了理智,哪怕是个假的天道千金,可这一年多来她一直在众人追捧仰慕下生活着,早就分不清了自己是谁:“动手!快动手!杀了那个死丫头!不听命者本小姐让你们爆成血雾!”

    砰砰砰!

    她是裘氏血脉,哪怕尚没有经历过传承觉醒,也勉强掌握了几分血脉之力,此刻这话一落下,便有那么几个武者莫名中爆裂开来化成了血雾,这是对他们的震慑。那些武者面色屈辱,却也不敢不动,面面相觑后一咬牙真的朝这边冲了过来。

    同时那毫发无伤的十公子却是急速后退,竟是眼见不好下准备遁走了。

    蚣蝮眉眼一冷,转向了一旁的四娃:“看好了,水是这么用的!”

    嘀嗒,嘀嗒——

    随着他衣袖抬起,在四娃的观感之中,整个世界仿佛静止了,那些疾奔而来的武者,那个咬牙遁走的十公子,那张牙舞爪的三小姐,这一些都仿佛成为了一场默剧,唯有一种极轻极轻的声音,响彻在了她的耳膜。

    那是水。

    是整个迷雾林中一切水!

    雾气中蕴藏的水汽,植物上托起的露珠,地表下流动的水,仿佛一瞬间都在四娃的耳中清晰了,这样的清晰让她心神巨震!这鱼自从收了她当徒弟以来,还是第一次在她的眼前施展御水的神通,甚至她都没有想到,所谓的御水,并非是她从前以为的具象的水,并非是那简简单单的操纵湖泊,而是天地之中一切的水源!

    这水源在蚣蝮一抬袖的简单动作之中,仿佛被晕染了生命般,一滴,一滴,从四面八方抽离而来!这样的神通予人一种绝对的震撼绝对的强大,一滴滴的水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片不断旋转的漩涡,更多的水滴融入而来,眨眼的功夫,那漩涡壮大已如半空中搅动的一道浪涛!

    轰!

    震耳欲聋的声音,是那浪涛的咆哮!

    这注定是随天盟的一个悲剧!

    姬十三望着那在巨大的浪涛冲击下犹如蝼蚁般挣扎的武者们,望着那一口血喷出便沉入了水中的十公子,望着那几乎连惨叫都没发出就在水中被绞杀的三小姐,和那早就不知道飘在了哪片浮尸里的二公子,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恐怕他们死也想不到,辛辛苦苦十年筹划,竟就毁在了这么一个男人的手里!”

    或者后面他们会失败,或者一旦他们的举动被姬氏等族发现了,注定也是失败的下场,可是如今这尚未发展便夭折的局面,显然是过于乌龙了。谁能想的到,这可怜的随天盟尚且处于萌芽状态,就好死不死地被三个小主子碰了个正着,又好死不死的四小姐不知道从哪忽悠来了这么个绝世高手!

    “一式啊!”一式神通,直接把这随天盟给淹了!姬十三再看向负手而立的蚣蝮,那目光中显然充斥了对于强者的尊重:“多谢阁下出手相助!”

    四娃眉目一动,生怕这不喜与人打交道的鱼不给姬十三面子。

    她还没说话,蚣蝮已经淡淡点了点头:“客气了。”

    “师傅你竟然会礼尚往来?”

    这句话的后果就是被她家师傅狠狠瞪了一眼,四娃缩着脖子撇了撇嘴,换来二长老更为古怪的表情,看看她,又看看蚣蝮,一张老脸便秘成了朵大菊花。风笑一向没心没肺,危机解除,顿时又笑的比谁都欢:“快走吧快走吧,穆叔和华叔成亲的日子快到了,现在走还能赶上他们的喜宴!”

    风萧也是期待的很:“唔,两个男人成亲,听说当年老爹老娘也干过一次。”

    “可不是,咱们族长一向惊天地泣鬼神!”二长老捋着胡子笑,提起乔青来,那是一脸说不出的骄傲和崇拜:“说不定这次过去,你们还能看见族长和姑爷呢!”

    族长和姑爷……

    四娃睁大了眼:“他们还在东洲?”

    ------题外话------

    今天只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