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结局倒计时 2 李晓彤的下场

结局倒计时 2 李晓彤的下场

    ♂!

    29号更新结局倒计时1,一万多字,到时芊芊还有一个大劫难,从而导致了高峻的结局,场面惊心动魄,感人泪下。小说

    还有两章……——

    题外话——

    季淑芬抱着两只大暖壶,蹭蹭蹭地跟进内,先是为屋里简单的设备皱了皱眉,但也不敢多嘴,跟凌语芊进厨房,看到桌上摆好的早餐,心里顿时一阵失落。今天天没亮她就起床了,在厨房捣鼓了两个小时,煮好营养汤和粥,马不停蹄赶到这里,看看时间,担心他们还在睡,生怕吵到他们,便一个人抱着两只大暖壶在屋子外面徘徊了近半个小时,若非凌语芊出门倒垃圾,她还不知要磨蹭到什么时候才敢按门铃呢,原来,凌语芊早就醒了,还亲自做了早餐,不过,现在不怀着孩子吗……

    其实,凌语芊早就看到她手中的东西,也大约明白个情况,刚才那么问不过是不想示好,想起贺煜昨晚哄她的某些话,便理直气壮地摆高状态,继续语气冷淡地冲季淑芬道了一句“那进来吧”,然后,自己先推门进屋。

    季淑芬一怔,扬起手中的暖壶,尴尬呵笑道,“我……我煮了一些汤和粥,给你和琰琰吃。”

    虽然昨晚已得到贺煜备案,自己也答应贺煜接受季淑芬的到来,可此刻,凌语芊还是不那么爽快,瞟着季淑芬,淡淡地问,“有事?”

    话毕,人已朝楼梯间走去,几秒后,回到凌语芊眼前,望着凌语芊,依然是那种不好意思的表情。

    看到凌语芊出来,等待多时的季淑芬顿时一喜,但很快又赶忙敛起笑容,露出一丝窘迫之色,瞄了一下她手中的垃圾袋,急忙抢过来,道,“你要注意身体,垃圾由我帮你去扔吧。”

    第二天,凌语芊起床煮了早餐,拿着刚弄出来的一些湿垃圾准备到楼梯间扔掉,孰料刚打开屋门,猛见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在外面走廊来回走动着,竟是季淑芬!

    见她有点动容,贺煜趁机追击,继续软硬兼施地利诱和哄劝,最终,凌语芊答应了。

    看着跟前男人那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凌语芊不由想起,当年他还没出事时,也是这样教唆煽动她去收拾季淑芬,心里不知该笑还是嗔。

    噗——

    贺煜于是伸手在她嘟起的樱桃小嘴轻轻一点,将今天季淑芬的表现跟她说一遍,话毕,耐心哄劝,“人家不都说,想要报复一个人,就是找机会把她弄到自己手下,将她当奴隶虐待吗,现在她主动送上门来供你使唤,你不把握这个机会岂不是好可惜?”

    “我都被毒死了,你扒不扒她的皮还有意义吗?”凌语芊撅嘴,态度坚定。

    贺煜勾唇,苦笑,“当然不会,她敢的话,我第一个扒她的皮。”

    他话音刚落,一抹惊讶之色立时在凌语芊眸底掠过,但很快,又明白他的用意,直到他紧接着说出另一件事,她马上瞪大双眼,不接受地嚷,“让她随时过来?照顾我?不,谢了!谁知道她会不会在汤里下泻药,在饭菜里下毒!”

    贺煜温热的掌心往她美丽的脸庞摩挲一把,看着她,语气颇为慎重和小心,“今天,我已跟我爸妈说了真实身份。”

    “嗯?什么事?”凌语芊视线从胸前的言情小说中抬起,扫向他。

    当天晚上,贺煜拥着凌语芊而卧,大手习惯性地搭在她隆起的腹部轻轻地抚摸,须臾,冷不防地道,“老婆,跟你说件事。”

    接下来,父子三人又继续相聚一段时间,直到贺煜接到市政厅拨过来的电话,才暂且分别。

    季淑芬依然心有惆怅和愁闷,不过,看儿子一副不容抗拒,老公一副要她理解的模样,于是不再勉强了。

    听到拒绝,季淑芬即时拉下了脸,倒是贺一航看出事情的关键,安慰她,“好了,现在情况还不明朗,阿煜这样做有他的难处,你要理解。阿煜不说了吗,你随时可以去看她们,这相当于你多跑些路而已,你不常说要keepfit吗,就当锻炼身体,减减肥喽。”

    继续沉吟片刻,贺煜回应了他们,“芊芊暂时还是住在外面吧,不过,妈可以随时去看她,想煮点汤带去给她和琰琰喝也行,或者,索性在她那里煮都可以的。”

    经历过那么多,贺煜自是相信季淑芬已吸取教训,如今倒是担心问题出在芊芊那,这小女人,平时看起来柔情似水,其实也是有点小脾气的,季淑芬曾经那样对她,她心里多少有点怨恨,至少,短期内不可能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这要是住在一起,难免产生膈应,加上怀孕期间,孕妇脾气本来就容易暴躁,阴晴不定,随时都会发火,季淑芬性子素来傲娇,受不得委屈卑微和低三下气,谁知到时会不会一个受不住与芊芊顶着干?自己为难事小,芊芊动了胎气事大。而且,还有一件事,虽然他无需再隐瞒真实身份,但这个时刻也不宜承认或大肆宣告自己就是贺煜,在外人看来,现在凌语芊而和他在一起,怀了他“贺熠”的孩子,却住到亲堂哥“贺煜”家中,难免惹来闲话。芊芊要是住在外面,季淑芬去探望,无可厚非,人家只会说,季淑芬去探望孙子琰琰。

    看着妻子可怜兮兮一副乞求他帮忙说好话的模样,贺一航搂了搂她的肩,附和出声,“语芊现在大着肚子,你又经常忙碌工作,让她一个人在外面住确实不方便,回到这儿,有你妈和保姆照顾,琰琰也有人看管,对她最好不过,至于你妈,当年确实做过不少糊涂事,但她醒悟了,对语芊改观很多,这次在医院,是还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气不过语芊为别的男人怀孕才……如今真相大白,她绝不会对语芊怎样的。”

    季淑芬见状,心头一急,“怎么了,你不愿意?怕我对她不好?你放心得了,我……虽然我之前做过一些不妥当之事,但我已经知道错了,不会再欺负她的,不信,你问你爸。”

    搬回这里住?让母亲照顾芊芊?贺煜眸色深邃,望着季淑芬,不做声。

    季淑芬先是一囧,继而,乐滋滋地道,“那赶紧让她搬回这里住吧,我照顾她。”

    “不是我的难道真的是贺熠的?”贺煜没好气地哼了哼,伴随着一声低笑。

    一家三口,为死而复生激动和欢喜着,一会,季淑芬忽然想起某件事,问贺煜,“那个……语芊现在的宝宝,也是你的?”

    当年他出事,悲痛欲绝的不仅是凌语芊,还有怀中这两人,他的父母,只两三年时间而已,他们已白发丛生,苍老不少,所以,即便季淑芬曾经那样对芊芊,他也不再似以前那样厌烦与排斥,至于这次在医院,季淑芬出于何种意图侮辱芊芊,他又何尝不清楚,终究还是两个字,母爱!

    嗓音中难掩激动,贺一航眸间泪花闪闪,再次看向贺煜,欢喜之情依然明显可见,贺煜与他对望数秒,目光转向季淑芬,简单精要地道出一些情况,话毕,两只手分别搭在贺一航和季淑芬的臂膀上,搂住他们。这一刻,他内心也是激动难言,欢喜无比的。

    贺煜还没开口,渐渐从震惊中平复下来的贺一航拥住季淑芬的肩膀,笑道,“他确实是阿煜,我们的儿子,没有死,还活着!”

    “我……我不也是想到她是你最宝贝的人嘛,你那么爱她,她却转个头嫁给贺熠,还替贺熠生儿育女,我心里有气,为你感到不公平,才忍不住对她嘲讽一番的。”季淑芬下意识地辩解,得知现在的贺熠其实就是跟前这个儿子,说到此名字时,音量下意识地放得特小,而后,又紧拽住贺煜的手,语气里依然充斥着不敢确定的意味,“你真的是阿煜?真的没骗我?这到底怎么回事?”

    贺煜没好气地翻翻白眼,道,“虽然我也想替芊芊教训一下你,但不是这个方式,迟点,我会想其他办法,谁让你总是那么针对她!明知她是我最宝贝的人,你非但不爱屋及乌,还处处刁难针对。”

    这样的消息,对贺一航夫妇简直就像不可思议地中了一个**彩特等奖!既不敢相信,又不胜狂喜,特别是季淑芬,抓住贺煜的手激昂尖叫,“你说真的?你真的是阿煜?没骗我?你不是为凌语芊来作弄我的吧?”

    基于高峻等人已得知贺煜的真实身份,贺煜想起那天季淑芬跟随四叔四婶来医院对凌语芊的冷嘲热讽,不希望母亲再对凌语芊存在偏见,于是不再隐瞒他们,找个时间,对贺一航和季淑芬坦白了身份。

    凌语芊头略歪,依偎在贺煜宽阔的肩膀上,目送着李晓彤一步步的远去,心里头,百感交集。曾经,她恨这个女人,可现在,她对她只有深深的同情。跟李晓彤相比,自己还是很幸运的,无论外表,才华,家庭背景,李晓彤都不输自己,即便对贺煜的爱,可能也不会比自己的少,但最终得以陪在贺煜身边,得到贺煜独一无二的爱的人,是自己。所以,在未来的日子里,自己会竭尽全力,守护好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

    对这个曾经爱入骨髓的男人,却又因为这份爱她把自己变得是非不分,李晓彤不说只字片语,只留下复杂深意的一瞥,头也不回地离去。

    说罢,她抽走视线,看向旁边那抹高大挺拔的人影,她不禁想起,那一年,她第一次见到他,俊美的容颜,伟岸的身姿,机智冷静,荣辱不惊,举手投足间尽是唯我独尊的王者气势,深深把她吸引,然而,如果时光能以重来,她宁愿那天没有遇见他。

    李晓彤继续一瞬不瞬地望着她,继续由衷地说,“苦尽甘来,你们未来会很幸福,希望好好守住这份幸福。后会,有期。”

    本来,得贺煜电话通知李晓彤来访,凌语芊心起忐忑,摸不准李晓彤过来有何目的,如今一听这些道歉的话语,不由呼吸一窒,说不出话。

    光线柔和、布置温馨的客厅里,气氛几乎凝滞,李晓彤并没落座,只站在客厅中央,望着被贺煜小心翼翼搀扶着的人影,从那张由于怀孕而显得愈加美丽迷人的容颜,一路往下直到隆起的腹部,双眼突然像被强烈的光线射中,刺得她发疼,废了好大力气,她总算压住心头不断翻滚的酸楚与悲凉,目光回到凌语芊脸上,讷讷地道,“对不起,曾经给你带来那么多困扰和伤害。”

    大约半个小时后,他带李晓彤来到凌语芊租住的房子。

    贺煜再犹豫一番,终还是答允。

    贺煜面色倏然一怔,欲回绝却又听李晓彤道,“你放心,我不会对她做出任何伤害的行为,只是想跟她说几句话而已,你可以在场。”

    李晓彤也定定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好一会儿,出其不意地道,“我想跟凌语芊见一面。”

    考虑到她悲惨的遭遇,法庭将这个禁锢缓期一周,让她有什么想做的先去做了。在法院大门口,贺煜望着李晓彤,由衷地道,“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我,我会尽力帮你。”

    众人皆感意外,就连李晓彤也大大想不到,内心里,既惊喜,又悲痛,她不想死,但又不想这样活在那些不堪回首的痛苦回忆中。当然,她怎么想是她自己的事,判决的结果由法庭来定。她死罪可免,但她的行为毕竟是犯法的,所以,最终对她的判决是,禁锢三年。

    至于李晓彤,根据司法程序开庭审判,然而,就在大家以为她也死定的时候,鉴证科那边忽然发来一份资料,证实郭明致死的原因是长期吸毒引发的心肌梗塞,并非因为李晓彤刺杀的那一刀。

    本来,以免夜长梦多,再次发生当年蒙天过海的阴谋,应该立刻将李晓筠枪毙,但考虑到她和卡迪威特的关系,决定先缓期,不过,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看守特严,加上现在的李家再也不是当年的势力,倒不担心这李晓筠还会逃走。

    翌日,他将凌语芊从医院接回家,安顿好,约程彪见面,把计划告诉程彪,程彪震惊,却也没多问,遵照他的吩咐去办,接下来的进展正按着计划走,李晓彤自首,李晓筠被揭发真实身份,罪加一等。

    贺煜也不再做声,且也没动手动脚欺负她,只静静搂住她,一手小心轻柔地覆在她的腹部,渐渐地,也闭上了双眼。

    凌语芊即时白了他一眼,但没再反抗,阖上眼皮,平息呼吸。

    结果,男人直接伸脚过来,将她整个下半身压住,大手也连人带被搂她入怀,霸气十足地道,“不滚,今晚爷要跟你一起碎!”

    “谁小气谁是呗。”凌语芊躺正身子,抓起丝被将自己由头到脚盖住,隔着被子朝男人踢了一下,“快滚回你的床铺去!”

    “碎觉?不准睡,把话说清楚再睡,你说谁是小气鬼了?”

    伸出手,欲往她挺秀的鼻梁捏一把,不料她及时推开他,哼道,“好了,时间不早了,碎觉!小气鬼!”

    跟他想李晓彤一样?他怎么想李晓彤的!不都说一孕傻三年吗,依他看,这小女子脑子转得颇快,一点也不傻呢。

    “想骏一。”凌语芊下意识地应答,感觉面颊蓦然传来一阵疼痛,游离的思绪这才回归常态,瞧着眼前神色有点阴沉的男人,急忙张张小嘴,继而嘿嘿笑道,“这个想,不是那个想,只是觉得他好可怜,就跟你想李晓彤一样。”

    “在想什么?”贺煜的手,在她蹙着的娥眉轻轻抚了一下。

    那天,他救了她,陪她度过手术危险期,后来,在她给他发出那条短信后,他再也没出现过,只听褚飞说,他一直都在g市,每天都去公司上班,他的超市如常运作,公司也没任何想结业或转让的迹象,她想过打电话给他,然而在发出那条短信后,她暂时找不到有什么话能跟他说,不过,她并没后悔发出那条短信。

    想到那个伟大无私的男人,凌语芊胸口陡然一阵揪疼,笑容不自觉地敛起。

    其实,男人都一样,对自己喜爱的女人从来只想着保护她,让她开心快乐,那些烦恼忧愁的事则憋在心里独自一人扛着,他如此,野田骏一亦是如此,对她总报喜不报忧。

    凌语芊重重地点头,坦白,“我不那样讲,你大概还不肯告诉我真相呢。”

    “骗我?”贺煜俊颜倏地一沉,黑眸眯成一道危险的形状。

    凌语芊本想作弄他一番,但转念一想还是决定放过他,摇头道,“没有,骗你的!”

    “对了,那个小日本,真的有什么想不通的事都找你说?你每次也都安慰开解他,替他分忧?”仿佛想起什么,贺煜眼中笑意敛起,蹙眉询问。

    凌语芊绝美的脸,逐渐绽出会心的笑来,瞧着眼前似乎要乐傻的男人,心里直想笑,想哈哈大笑出来,不过,她忍住了,她知道,这人自尊心很强,最受不得被人取笑,否则,结果肯定是他变着法子欺负她,她才不要!

    感觉着怀中的人儿渐渐平静下来,贺煜的手也慢慢松开些许,另一只手伸到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来,深情款款地凝着她,由衷地道,“不过,还是要感谢你为我操心和分担,今晚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我最珍视的人也在深深珍视着我,这种感觉,很棒。”

    凌语芊下意识地轻轻扭动一下身子,准备抬头,贺煜却及时将她搂得紧紧的,发出话来,“芊芊,我没打算放过她,我只是不想那么快施行,不过你放心,不管我犹豫多久,最终结果都不会改变。你说的没错,我是对她感到惋惜,怜悯,但我也清楚自己要防备的是什么,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你、琰琰、还有肚里这个宝宝,才是我真正要保护的人,我不会让自己出事,再也不会。”

    带着薄茧的指尖,继续如触珍宝似的轻轻摩挲着凌语芊的娇颜,贺煜眸底依然一片幽深如海,凝望着眼前的爱人,心头涌过了一阵又一阵的暖意。他不做声,就这样柔情蜜意地抚摸着她,一下比一下温暖,约莫片刻,按住她的头,将她拥入怀里。

    “兴许,这世道没有绝对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但你涉及这个领域这么久,你应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好,我们姑且不谈李晓彤内心想要什么样的结局,我们就想想自己,因为一念之差,你放走了李晓彤,将来要是有什么意外,这个责任必须你来承担的,官场如战场,你这个位置,纵使不是你稀罕的,却是多少人垂涎的香饽饽呢,你的一举一动,他们都会深刻关注,甚至,会去扒皮,恨不得找到一丝能对你造成不良影响的事来,何况,还有高峻一伙!你别忘了你坐上这个位置主要的目的是什么,是高峻和卡迪威特这伙人,这件事他们清楚得很,一旦你真的放过李晓彤,他们必然揪住这点来给你麻烦,这个骨节上,不宜节外生枝,所以,还是照李晓彤的计划做吧。”

    随着凌语芊的诉说,贺煜的思绪不禁回到那天和李晓彤在市政厅顶楼天台见面的情景,当时,他问她,值得吗?她很肯定地答,值得。

    “李晓彤能想出这个计划,说明她早有接受这种结局的心理准备,你又何必去改变这个结果?你觉得她的遭遇很惨,就这样赔上性命,很傻,替她不值,但说不定她认为值得呢,这些年,她具体过得怎样,只有她自己清楚,她想要什么样的未来,也是她最有资格决定,你介入阻拦,说不定反而好心办了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