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402 终极凤凰男

    “我妈还在房间里呢……”于妍妍压低声音。() 百度搜索

    “我不管。”

    是了,你不管等她妈醒了她要怎么解释?

    于妍妍都要恨死了,恨死了他的无耻。

    简自扬什么也不做,就完全都是摸摸亲亲而已,于妍妍被他闹到很晚,早上就起来晚了。

    “小简,你过来帮阿姨提一下。”

    简自扬起床上卫生间,恰好未来丈母娘大人从外面进来,手里提着米袋子,看样子应该是挺沉的,他恍惚了一秒,于妍妍没在她妈的房间里,而她妈竟然没有着急?

    是知道于妍妍就在他的房间里了?

    如此一想,简自扬笑了笑,这样的话,他就明白了。

    老人眼睛不是不好使,昨天女儿一夜没有回房间里来她就知道了,不过两个孩子是以结婚为前提在交往,现在眼看着都要进行下一步了,虽说不能因为这样就放纵,可现在的孩子谁能管得住,还不如睁一只闭一只眼,也省得孩子就说她是事儿妈。

    *

    王爽哭着进的简昊阳办公室,脸上有被打过的痕迹。

    李波不管做人着调不着调,跟王焱离婚之后就再也没有结婚,不过那些年身边也是不干不净的,既然都放开了,索性就一步做到位,挂着名还当了一个懂事,自己风风火火的做了一些生意,借用着关系,自己混的也是风生水起,李波就王爽这么一个女儿,不疼她疼谁?有什么好的都恨不得一股脑的送到王爽的面前。

    王焱对这个女儿也是很好,虽然父母离婚了,可架不住双方条件都好,王焱这老婆小玲那不是一般人,该给的该给准备的一应俱全,就冲这个小玲,李波就给王焱面子,不然的话,她女儿结婚用王焱掏什么钱,她不缺钱。

    王爽找的这丈夫算得上就是凤凰男了。

    李波那心眼子多多,多个人多条出路,从小就让女儿跟老王家的人好好找,虽然讨厌憎恨徐秋华,就恨不得一刀捅死徐秋华,可就那样还让王爽回去看她奶奶去,这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李波的爸妈也从来不会在孩子的面前说她奶奶或者爸爸有什么不好,孩子要到手了,就为了好好去养,一心给养到大,孩子不缺吃穿,两家走的比以前关系好了很多。

    王爽跟简思昊阳也算是一起长大的。

    昊阳的个性跟谁都不一样,热情又仗义。

    “谁打的你呀?”

    王爽这半边脸都肿了。

    想起来自己都想哭,嫁给卢庆林她是下嫁,她结婚自己妈给了多少嫁妆?房子是房子,车是车,按道理来说女方给了这些已经算是很给力了,卢庆林家也是农村的,谈恋爱的时候不知道王爽家是这样的条件,等结婚的时候有点傻眼,不过背地里还是高兴居多,谁能想到老婆就是个聚宝盆。

    王爽跟晞彤关系也很好,虽然是两个辈分的,但是一起长大说话也没有个顾忌,哪里就把晞彤当长辈了,当妹妹看,楚离那家比卢庆林家穷上个一万倍,楚离都能这么好,自己的卢庆林还能差了?

    可偏偏就让她摊上差的了。

    卢庆林本人没的说,小伙样子外在条件都不错,不好的话王爽也不会找,就是家里的这些亲戚,今天你上门明天他上门后天又谁来的,天天人不断。

    前几天婆婆干脆就住在家里不肯走了,嫌弃老家穷,觉得回去受苦了,死活不肯走,卢庆林觉得自己妈都这个年纪了,要是享享清福这也没什么,就跟王爽好说好商量,王爽拉着脸子也没主档得住卢庆林把他爹娘弄进来,这就是王爽失策的第一步。

    等晚上回到家,看见自己家跟开锅了似的,王爽就有点炸毛。

    卢庆林不光是有爹娘,还有弟弟弟妹呢,一股脑的老太太都给带来了,甚至包括卢庆林他弟家的孩子,这是新房,你说住了这么多的人,就算是地方大,王爽看着也心里觉得不爽。

    卢庆林怕王爽闹,晚上就哄,这好不容易把王爽给压住了,王爽给他面子,也不想闹的太难看了。

    “你妈住,我勉强答应了,你弟弟跟你弟妹还有那孩子,赶紧给我走人。”

    李波没再生你说就这么一个孩子,可不是什么好的都可着王爽一个人给,王爽脾气有点臭,但是好在性格还算是温和,她也能为人着想着想,要不然早就指着婆婆的鼻子骂起来了。

    两代人生活习惯不同,你知道的农村有些人习惯很不好。

    王爽是干设计工作的,给她妈打工,李波对这些不了解也懒得去管,都交给女儿管,王爽也算是上心,起早贪黑的,自己晚上睡的晚,早上就起不来,她平常都是九点起床,起床就直接去办公室,可五点就听着外面有动静,一声一声传来,等到六点的时候这就聊上了。

    农村人起的早,卢庆林他妈就睡不着,等到六点全家都差不多醒了,孩子在客厅里跑来跑去的,卢庆林他爸就张罗说自己饿了,让老伴给做饭,卢庆林起床了,孩子冲进他怀里。

    “大爷……”

    卢庆林抱起来侄子,他可喜欢这小子了,自己喜欢个没够,想着等将来王爽有孩子的,自己肯定会帮着带的。

    你看着一家人,卢庆林他弟弟就开电视,那个声音也没有个控制,卢庆林一开始是怕吵醒王爽,提醒了两句,可他弟弟就跟没事儿人似的,就当没听见,那卢庆林也不好意思再说了,继续说,好像弄的自己说了不算似的,还得看媳妇儿的脸色,到时候弄的弟弟心情也不愉快,不太好这样。

    王爽觉得脑子都要炸了,外面的笑声,孩子的叫声还有锅碗瓢分的声音以及电视机的声音交织成一片,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像是被带尖的木头一下一下的撞击着,钝钝的疼,要了她的命了。

    王爽别的毛病没有,有起床气。

    只要睡不好就严重影响她这一天的工作状态。

    拽过来一旁的枕头捂在头顶,依旧还是觉得声音能穿透耳膜。

    “你看着都几点了?你媳妇儿还不起来?你叫她起来吃饭。”

    当妈的就瞧不惯儿媳妇这样,不说让你给我们做顿饭吃,你说这懒的,这都几点了?太阳都晒屁股了。

    “妈,你别管她,她平时都是九点才起。”

    当妈的一听,那嘴撇的,果然这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没教养,你婆婆公公小叔子都在家呢,你就这样睡?

    看着儿子勉强把不满压了下去:“你跟你老婆说了没?”

    卢庆林一愣,说什么?

    “我跟你爸搬进来不走的事儿。”

    卢庆林跟王爽说的可不是这样的,说的就是住三个月,三个月之后他爸妈就要回去。

    可卢庆林爸妈压根就没想走,城市的生活这么好,大儿子有本事娶了一个有能力的老婆,他们跟着借借光怎么了?再说还要给小儿子找工作呢,大家住在一起也有个照应,自己不是也能帮他们做做饭什么的。

    你看看儿媳妇懒的。

    王爽起床,顶着黑眼圈,脸上的颜色就不怎么太好,不过勉强也挤出来笑容了。

    “爸妈,你们起的这么早啊?”

    卢庆林爸妈可没给王爽什么好脸色,别以为有钱就怎么样,有钱你也是给人当儿媳妇的。

    不阴不阳的来了这么一句:“还早?这都几点了?我儿子八点上班,你要睡到九点才起……”

    王爽这口气憋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的,笑容有些发抖,卢庆林把王爽拽进卧室里,王爽进屋子里就翻儿了。

    “叫你爸妈赶紧给我走人,马上走。”

    卢庆林拉着王爽的手:“老婆,好老婆,我老婆这么漂亮这么心善,我爸妈就住三个月,就三个月,三个月一到他们不走我就撵行不行?”

    王爽叹气,她没打算让他撵人,可生活习惯不同,你说自己真是憋气,想说两句不好听的吧,自己也有父母,这么一合计那就算了被。

    王爽要上卫生间,结果弟妹抱着孩子拉屎呢,这原本也没什么,可王爽看不惯。

    她早上一向胃口不好,不喜欢吃早饭,加上刚刚被公公婆婆说的那两句话气的,现在肚子里除了气就是气,她马上就要上班了,弟妹磨磨唧唧的抱着孩子拉屎呢,拉屎就拉屎,还不关门。

    “能不能快点,我要上班。”

    弟妹这就有点不愿意了,觉得是给自己脸色看了,你看孩子这个点要上卫生间也不是她安排的,没让孩子拉完就把孩子给抱出去了,孩子昨天也不知道吃了什么,卫生间味道有点冲,王爽捂着嘴进去一步就退出来了,开换气扇在放味道。

    弟妹这就哭了,躲回房间里,觉得这不就是给自己脸色看嘛,你说你要上班,我把地方给你腾出来了,然后你还不上了,进去就要吐,怎么就这么作践人呢?还开换气扇,一个孩子才拉过,能有多少的味道?

    弟妹偷偷抹眼泪呢,王爽实在走不进去那个卫生间,整理整理自己的东西就拎着直接准备去单位,到单位在洗吧。

    “爽啊,你把车钥匙给我。”

    王爽被婆婆拦下来,王爽不解的看着婆婆,她也不会开车,要自己的车钥匙干什么?

    王爽结婚是给配车了,不过是给她自己配的,卢庆林不会开车,目前也没打算学,所以车钥匙一直就在王爽的手里。

    当婆婆的说这不卢庆林弟弟在家呢,没事儿可干,学学车以后也方便接送卢庆林上下班。

    王爽只觉得一道霹雳在自己的头上打闪了。

    接送卢庆林上下班?

    自己都还没需要司机呢,卢庆林就需要上了?

    “妈,你别跟我开玩笑了,我这边要着急上班呢。”

    换完鞋直接就出去了。

    李波有条件,给女儿经常买衣服,有钱就往女儿身上砸,各种好的什么贵就给买什么,王爽家里衣服鞋子都挺多,光是鞋子就两个鞋柜,对开着,当婆婆的一看,就有点不满意,等王爽走了,打开他的鞋柜看看,口里嘟囔着。

    “这个败家的,有这些钱也不说攒着,大手大脚的。”

    王爽到单位给卢庆林打电话,卢庆林中午打车过来哄王爽的,给买的花。

    “好老婆,我妈农村长大的也没有什么层次,你看你就别她一般计较。”

    又给哄好了,王爽也想了,要是整天吵,你说这还是家嘛。

    晚上下班回到家,也没人等她吃饭,她五点进门的,结果人家都吃完了,卢庆林还没下班呢,王爽这脸子就拉了脸子,在她家里吃饭,结果等都不肯等她?

    “爸妈,庆林还没下班呢。”

    王爽就这么一句,让家里翻天了。

    当婆婆的立马就不吃了,说自己没等儿媳妇一起吃饭,是自己的错,坐在沙发上就哭上了,一边哭一边拍大腿。

    王爽这脾气也是冲,你愿意哭,谁会拦着你哭,你哭你就对了?

    “我没说错一句话,妈要是这样,我也没办法,庆林说爸妈要在家里待三个月,现在我觉得我和妈两看两厌恶,妈,我说句不孝的话,我天天都上班,我实在照顾不了你,你还是回去吧。”

    “你这是撵我走呢?”

    当婆婆的一下子就摆起来了脸色,指着王爽的鼻子说。

    她这婆婆当的做丢人啊,来儿子家,竟然被儿媳妇给撵走,说出去她还活不活了?

    王爽觉得疲惫。

    “妈,你们来了我家,我都多少天没有好好休息了?家里早上又是电视又是洗衣机又是孩子哭声的……”

    王爽受不了的就是大半夜孩子突然哭,她的心脏实在有些扛不住了,是,以后可能她生孩子也是这样,可她现在毕竟没孩子,孝敬爹妈是必须的,那孝敬弟弟也是必须的?

    卢庆林进门,就看见自己妈跟媳妇儿掐上了。

    “儿子啊,妈把你养这么大,你老婆就是这么对待你妈我的……”

    卢庆林的妈拽着儿子的手,卢庆林夹在中间,你说他也为难,左看看母亲右看看老婆,最后只能哄着老娘,然后关上门求老婆,王爽这回说什么也不肯忍了。

    “这是我家,我要让谁走谁就得走。”

    这么一句话把卢庆林给得罪了,王爽说话其实平时很注意,因为卢庆林的自尊心特别的强,说错一句他就能记住很久,他就觉得是自己瞧不上他了,这也是在气头上,王爽不就没注意了,卢庆林自己勉强笑笑,然后就蔫了,抓过被子自己一声不吭的。

    王爽就知道他是生气了,回头自己一想,你说原本过的挺好的,她退让吧。

    不在家里吃不行嘛?晚上睡觉带耳塞这样总行了吧?

    卢庆林家亲戚特别的多,各种各样的亲戚,全部都上门,有点事情就联络卢庆林他妈,他妈在村子里这回可出名了,吹嘘出去的,自己儿子结婚什么排场,自己儿媳妇多了不起,有事儿就来找他们。

    这些亲戚是有点事儿就上门,然后就在家里住,是不像卢庆林爹妈能住下下来,那偶尔也打地铺,你说王爽回到家这么一看。

    “卢庆林你还想过吗?”

    王爽忍了退让了,最后就得了这样的一个结果。

    卢庆林自己是本身就没觉得有什么,大家都是亲戚,相互照应的,做人不能忘本,他不能自己有本事了就翻脸不认人了,觉得妻子太大惊小怪。

    卢庆林弟弟家的这个孩子,六岁正是招猫递狗的年龄,王爽没有几个喜好,一是喜欢摆弄相机,而是喜欢香水,喜欢收集,有个房间就专门是摆放这些的,卢庆林他妈帮着收拾房间,孙子就看见了,推门就进去。

    “妈,你别让他进去,到时候我嫂子又叽歪了……”

    弟妹把儿子拽出来,结果孩子就可劲儿的嚎,玩了命的嚎,老太太这一看,玩就玩一会儿被,能耽误多大的事儿,把孙子抢了下来,特意给送进屋子里。

    “奶奶说了算,随便玩,这是你大妈的房间,自家人不用怕。”

    王爽一个朋友跟她借相机,其实她不愿意借,自己的东西挺精心的借到别人的手里说不定就成什么样了,可人家都开口了,王爽没办法,拿着钥匙开门,等她进去的时候,心脏都停止跳动了。

    你知道她的那些相机还有镜头都花了多少钱?

    扔的满地都是,一片狼藉,相机被弄的,好几个都扔在地上,有些镜头甚至都碎了,王爽觉得自己就好像被人掐住了喉咙。

    “谁进去过?”

    疯子一样冲出来,她真是受够了。

    卢庆林他妈听见王爽发飙的声音,自己探出头。

    “我进去怎么了?我好心好意的给你收拾卫生。”

    王爽觉得自己错了,错的离谱,从这对老夫妻进来的第一天,自己就应该把他们给赶出去的,太不要脸了。

    “我问你谁把我的相机弄成那样的?”

    王爽发飙,也就谈不上尊重了,别人没尊重过她,让她怎么尊重别人去?

    卢庆林他妈压着火,就说小孙子进去玩了一会儿,一个小孩子能干什么,你这是不是就有点大惊小怪了?自己的东西坏了就往孩子身上推,说自己孙子那可是胆子特别小,从来不碰别人东西的。

    正说着,弟妹抱着孩子出来,听见吵吵的声音了,孩子手里就抓着王爽的一瓶香水,王爽恨得眼睛都红了,上去将东西抢下来。

    “谁让你们进我房间的?”

    弟妹身体一缩,有点怕,嫂子这样太吓人了,这是干什么呀?

    王爽真是来劲儿了,直接撵公婆了。

    “全都走,这是我家。”

    她不管别人说自己什么,反正她现在不能见这些人,卢庆林他妈自然不肯走,可王爽伸手就开始推,也是手下一个没注意,那边卢庆林他爸从外面回来,看着儿媳妇把自己老伴给推到在地,直接就上手了。

    就把王爽给打了。、

    公公打儿媳妇,这找找,现在还有公公打儿媳妇的?

    王爽进门就开始哭。

    “我不想过了……”

    简昊阳一听,老卢家的这破事儿,卢庆林人死了吧?

    你把你家的这些山猫野兽都弄家里来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啊?

    “你等着我给你出气。”

    昊阳现在个性还没稳定呢,听王爽说,自然要帮着王爽出气的,找到卢庆林二话没说就上手给打了,卢庆林被打的有点发懵,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晚上顶着一张猪头脸回到家里,他妈这就表演上了,不肯活了,满地打滚。

    是的,你没看错,一个老太太满地打滚,说自己不想活了,被儿媳妇给撵出去,她还有什么活头。

    卢庆林平白无故的被打一顿,想也知道简昊阳是为了谁出头。

    “离婚,这日子没个过了。”

    卢庆林他妈美滋滋的想,离婚房子是他们家的,到时候王爽走人,这回他们住的还心安理得,她就给忘记了,她儿子结婚她就连一床被子都没有给做过,人家凭什么把房子给他们呀?

    “妈……”卢庆林喊着。

    “你别叫我……”

    当妈的不劝和,反倒是劝离。

    王爽这边怀孕了,自己也是觉得倒霉,早不怀孕晚不怀孕,家里闹了起来她怀孕了。

    “你这孩子还能要嘛?”

    简昊阳看着王爽,过成这样就不是一点的事情,明显这老卢家讲理讲不通,这样的人家还是提早撤退的为好。

    简晞彤就瞪了昊阳一眼,有些话你不能劝的。

    没看出来王爽是根本就没离婚的心思嘛。

    王爽觉得头疼,她就想让公公婆婆小叔子一家赶紧走人,自己回到正轨这就完了。

    简昊阳一说卢庆林怎么怎么不好,虽然就是这么回事儿,可下一次王爽就不敢当着简昊阳的面说卢庆林的事儿,觉得丢人。

    自己找的老公条件还比楚离要好呢,结果她才结婚多长时间就闹出来这些笑话。

    跟简晞彤一起离开,有点打不起来精神。

    “你家也这样?”

    晞彤摇摇头:“我没公公,我婆婆可能是随性吧,从来也不要求什么。”

    至于弟弟弟妹,晞彤是没说出来刺激王爽,楚离的弟弟特别的要强,从来不会伸手跟哥哥嫂子要钱,当初才到这边的时候也是,条件不好也不肯张口,自己一点一点摸爬滚打到今天的,两口子从能赚钱就再也没回过这边住,自己住自己的,轻易也不会给晞彤找麻烦。

    有时候晞彤都想,认认真真的去想,是不是自己做人做的过于严肃了,要不然怎么弟弟就这么拘谨呢,按道理来说,应该会有求到她的地方,可是从来没有张过口。

    现在晞彤更加不能当着王爽的面说,说了这不是成心气人嘛。

    她不说王爽也知道,之前王爽去过楚离他弟的那地方,两口子和商场一些加工厂都有合作,赚的都是大钱,就这样依旧在那地方蹲着呢,每天能多赚就多赚一点,身上永远都是那一身,你就是怎么想都不会觉得他们像是有钱人,穿的不行,吃的就更加不行。

    不过那对晞彤的尊敬不是闹假的,晞彤领朋友去,别说要钱了,人很热情,主动送东西,拿这个嫂子真是当回事儿,那种热情里面也不是掺假的,王爽想到这里,自己就苦笑,一样的都是凤凰男,怎么卢庆林就差了这么多?

    看着自己的肚子。

    “你说我这孩子我是要还是不要?”

    晞彤可没说话,这事儿她不能帮王爽拿主意,两个人好是好,可这这么重要的决定,她不能在里面扮演任何的角色。

    如果这事儿放在晞彤的身上,恐怕她是忍不下去,但现在不是没有放在自己的身上嘛,谁知道真的一旦面临了,自己会怎么样,夸大的话,晞彤不敢说。

    这事儿回家绝口不提,你当着楚离的面如果说卢庆林不好,卢庆林家里怎么怎么不好,你让楚离怎么听?

    就算是楚离不会有任何的反响,晞彤自己也会去想,自己说这个话是别有深意呀,还是故意说给楚离听的,还是打算让楚离赞同一点什么?没有的话,她何不干脆就不说,有那么多的话可以聊呢。

    王爽的姥姥姥爷就是劝不能离婚,王爽那时候就是这种情况下离婚的,一个女人养着一个孩子你知道有多辛苦,李波的老路说什么也不能让王爽去走。他们也是担心,一旦外孙女离婚了,将来跟李波似的,外面跟这个跟那个的,被人指着鼻梁骂,他们老了,随时都能死,死了就闭上眼睛什么都听不见了,可王爽这么年轻,这绝对不行。

    姥姥给卢庆林打电话。

    卢庆林来家里了,知道王爽怀孕自己也特高兴,就暂时忘记被简昊阳给打了的事情。“你说你们小两口,结婚也没有负担,高高兴兴的过多好,现在又有孩子了,我知道爽爽这孩子脾气大……”

    当姥姥的首先说自己外孙女的问题,卢庆林一听也是不好意思。

    其实你说他也没打算离婚,就家里的吵闹都正常。

    “姥,我真没有怪王爽的意思,你说我被简昊阳给打成这样,算了,他也是给王爽出气……”

    姥姥在中间是做和事老,劝王爽回去。

    卢庆林也拿出来自己的态度,三天两头的上门,王爽就有点动摇。

    “你爸妈什么时候走我什么时候回去。”

    王爽想想,自己还是不能妥协,她出来的原因就是因为卢庆林他爹妈,他们不走,自己绝对不会回去,再说他爸还打了自己一巴掌呢。

    卢庆林嘴上答应好好的,回家一对上母亲的脸,他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自己两边都不想得罪,也不想跟妻子离婚,也不想叫父母离婚,干脆单位有机会让他出差,卢庆林这就走了。

    每天来电话哄着王爽,说自己三个月以后回去肯定全部都清理干净,让王爽相信他,又是诅咒又是发誓的,说自己现在工作太重要了,往上爬坡的重要阶段,王爽不满意还能怎么样。

    在姥姥家住着,好吃好喝,她妈也还有别的房子,愿意哪里住就哪里住去,暂时也就把这些烦恼都给忘记在后脑勺了。

    她忘记了可不代表别人也忘记了,卢庆林他妈现在就惦记上这房子了,自己儿子每个月工资挣那么多,这房子怎么也得改成儿子的名字才行,最好改成自己的,这样将来就是兄弟两个人的共有财产。

    卢庆林他妈去打听过,要换房主都需要什么手续,卢庆林他爸也是这意思,打了儿媳妇,儿媳妇娘家不是没闹起来嘛,那就说明她娘家好欺负,要回来,你就自己滚回来,不回来你就净身出户滚蛋走人。

    卢庆林在电话跟自己妈说王爽怀孕了,老太太这才勉强消停了一下。

    “真怀孕了?不是为了骗你的吧。”

    “妈,是真的,你就先跟我爸回去住一段日子,就当我求你们了……”

    “你这个不孝子,有了老婆就不要爹妈了……”

    卢庆林他妈好一通闹腾,最后不知道卢庆林怎么说的,这一家人算是走了,卢庆林把自己妈给哄走了,兴高采烈的去接王爽,这时候王爽的肚子都有点显怀了,两个人一进家门,差点都没认出来,家里那被糟践的。

    浅色的桌布都看不出来颜色了,厨房给糟践的,锅碗瓢盆到处都是。

    王爽只觉得一口气顶了上来,自己忍不住咳了起来,真是要气死她了。

    摔了门就回房间了,卢庆林也觉得无语,就这么一段时间,怎么糟践的这么厉害?这是狼嘛?

    怎么弄出来的?

    哄王爽,可王爽现在已经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哄好的,没给卢庆林好脸色看,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没跟他吵。

    卢庆林摸摸鼻子,自己开始收拾屋子,他用了两天的时间都没收拾出来。

    一个星期以后,卢庆林他妈领着全家又回来了,说是老家发大水。

    说的这个悲惨,说自己家都被冲垮了。

    不知道老天爷是看王爽不顺眼还是看卢庆林不顺眼,卢庆林的老家就真的发大水,你说火车站都被冲了,那水多大,反正是真的被水冲了,人家也就找到借口又回来了。

    王爽第一次明白了,老天爷不是老公,不是你想求什么就能求到的。

    “我出钱,叫他们住酒店。”

    卢庆林就说住酒店那得花多少钱,何必呢,都是一家人。

    “我不管是不是一家人,有他们没我,有我没他们。”

    卢庆林他妈就听见这话了,推门进来,冷笑着。

    “你倒是敢说,我生了他养了他供着他上了大学,你做了什么?就凭你肚子里的那个小崽子?”

    王爽一听,彻底火了,说她没什么,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卢庆林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卢庆林被老婆和老妈夹在中间,自己只想抱头蹲在地上,能不能放过他?别吵了?

    卢庆林他妈说话特别的狠,又什么话都敢说,婆婆跟儿媳妇吵这也就算了,当公公的又要上手,卢庆林他爸有这个习惯打人,打了王爽一次,王爽上次也没吭声,他以为这就完了,现在王爽撑着肚子,又被公公挥了一个巴掌。

    卢庆林就跟没看见似的,他们一家人抱成一团,王爽真是疯了,进了厨房就要拿刀。

    脑子里的理智全部都飞走了,她宁愿跟这些人同归于尽,也不受这个窝囊气了。

    “王爽你放下……”

    卢庆林拽着王爽的手,不让王爽挥刀子,这要是真出了人命,将来可怎么办啊?卢庆林就是怕王爽冲动,可他固定住王爽,这下方便卢庆林他爸妈了,两个老的上手把王爽给打了一个乌眼青。

    “我要离婚。”

    王爽已经心灰意冷了,没有必要在维持下去了,她跟卢庆林就到这里吧。

    姥姥姥爷看着外孙女这样也是生气,可你怀着身孕呢,孩子都快要六个月了,在几个月就要出生了。

    “你就为了孩子,爽爽……”

    王爽没在跟姥爷姥姥继续说下去,而是直接去找了继母。

    “妈,我要跟卢庆林离婚。”

    小玲一看王爽被打的这样,在一听这个经过,小玲不干了,虽然不是亲生女儿,可她对王爽这孩子没有芥蒂,两个人也经常来往。

    “我们跟你姑奶奶说一声。”

    找王冉去了,小玲就说这简直就是欺负人,王冉看着王爽这样,心里也是叹气,这样的人家其实真是没有留恋的必要,伤人伤己。

    “姑姑,你认识法院的人是吧?”

    小玲知道王冉这些都是有门路的,打官司将来牵扯到的东西太多,卢庆林就别合计了,他就等着光屁股滚蛋吧。

    王冉点头。

    自己家的孩子被欺负,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不管。

    “你自己得想好了,你现在这样……”

    王冉还是得话说在前面,你走每一步都要考虑好,别以后自己在后悔。

    小玲就劝王爽把孩子打了。

    “妈说这个没有其他的意思,为了这样的男人,你有个孩子耽误自己也耽误自己的将来,是,有人能自己养大孩子,可是王爽啊,你这么年轻,没孩子你还有以后,你以后还是有机会生,生下来现在这孩子,你就没有为孩子的未来考虑过吗?”

    小玲是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跟王爽说的这些话,她的意思干脆就把肚子里的孩子打了。

    别说什么自己能带,自己能养得起的,跟他家都闹到这个地步了还留着孩子干什么?

    或者当初一开始就不应该要。

    小玲给卢庆林打电话,叫卢庆林来自己家,卢庆林领着他弟弟来的,怕被打。

    现在已经闹到白热化了,王爽的语气一点不肯妥协,不仅要离婚,而且还要告卢庆林父母。

    “王爽提离婚,你有什么意见?”

    卢庆林就说自己本意不是这样的,可王爽得理不饶人。

    “亏得你有这个脸说王爽得理不饶人。”小玲呸的一口打断卢庆林的话,她指着卢庆林的鼻子:“你们俩结婚,你家出什么了?你就是一个农村的凤凰男,念个书就把自己当人看了?看看你家出的这些事儿,你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得理不饶人?我今天话告诉你,那房子是王爽的,你家赶紧的五天之内给我搬出去。”

    卢庆林弟弟一听,这就不干了,跳起来。

    “凭什么我家搬走,房子是我哥买的。”

    卢庆林低着头不肯说话,小玲不屑的看着卢庆林。

    “他买的?你问问他一个月挣多少钱,挣的这些钱够不够我们家王爽买双鞋的?还想着房子呢,可真是有够不要脸的。”

    卢庆林只觉得面上一热。

    “我没说都是我买的,钱我会按照每个月还给王爽的。”

    小玲抓起来盘子里的苹果照着卢庆林的脸就砸了下去。

    “放你娘的屁,每个月还?你以为还贷款呢?就是贷款还得有个首付呢,你的首付就是你自己本人被?我还不知道你一个人就值这些钱,王爽都要跟你离婚了,她的房子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还算计她的房子……”

    卢庆林低头。

    倒是卢庆林的弟弟吭声了。

    “那总得给孩子留吧,孩子生下来我们家养,等以后我们给孩子找对象,那总得有房子住吧,现在我们住着,替他看管着……”

    小玲觉得卢家人的大脑都是非常的构造,这样的话他们也能说得出来?

    这是人话吗?

    “别拿孩子什么的当借口,王爽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我们家也不会要。”

    卢庆林终于在听见了这句话反应大了起来,看仇人一样的看着小玲。

    “你说什么?”

    王爽怎么闹,他都可以不在意,但是不能拿孩子来做文章,那是活生生的一条命,她凭什么说不要就不要了?她有没有问过自己的意见?这孩子也是自己的,她凭什么?

    卢庆林恨红了眼睛,从沙发上跳起来,看样子就能上手去打小玲。

    王焱咣当一声推开门。

    “不打了留着给你养?还是让你以后拿着孩子来威胁她?”

    因为小玲说叫王爽把孩子给打了,王焱当时也有点不高兴,觉得老婆想问题很偏激,可现在一听卢庆林说的这话,自己的那种反感倒是减少了不少。

    卢庆林红着眼睛,捏着拳头。

    “孩子是我的,她一个人说了不算,她凭什么打?你们最好保佑她没把孩子打了,不然我就去告你们……”

    卢庆林他妈在家里沙发上盘着腿,笑呵呵的看着电视。

    “她的孩子她生下来就让她养,就要拖死她一辈子,我倒是看看,将来孩子长大了还是我们家的孩子,离婚是吧?行啊,我倒是要看看,谁占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