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不完美才是人生

错位的时光之恋——不完美才是人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向来喜欢朴素简单,自然而然的韩语音,并不像一般的女孩那么为了婚礼忙不停,反而她很谈定,礼服饰品都是唐暖央跟洛宁香帮她挑选的,问她哪件好看,她会说都好看,并且很快就选定了。

    对举行婚礼的地方,她也不是很讲究,只要求婚礼现场不要有记者,不要排场太大,她更加喜欢温馨一点的。

    对于一般女人喜欢的大克拉钻戒,她也不是很感兴趣,

    反观伊明臣反倒跟个女人似的,为了要面子给她买了一个超大的钻戒,还兴奋的跟什么似的,光是西装都挑了好久,用洛君天的话说,不就是结个婚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很多时候,男人就是个孩子,思想远远没有女人来的成熟泶。

    经过几天的操办,终于迎来了大喜的日子。

    伊容跟柳玄月也在最后一天的傍晚,带着轩轩从国外赶回来了。

    *****铟*

    10点种,伊明臣带着阵容豪华的迎亲团去到了韩语音所住的小区。

    而韩语音这边的伴娘团则全都是医院的医生跟护士。

    30几辆顶级跑车把小区的道路堵的死死的,出来围观的邻里更是多的不得了,中国人都看凑热闹,何况还是下嫁给这么有钱的人家。

    对富豪们来说,钱只是享受生活的工具,对普通来说,钱比什么都重要。

    车子停稳后,从车内接二连三的下来各种高富帅,或是气质冷艳的,或是俊美帅气的,或是玩世不恭的,斯文优雅的,看的人是眼花缭乱,随便蒙着眼睛摸一个都是个顶个帅。

    韩语音新房里的女人从窗户里往外张望,看的个个心花怒发,春心荡漾的。

    “哇,好帅,好帅!”

    “全都是长腿欧巴,真不错!”

    “我看中了那个那个,不许跟我抢!”

    “拜托你们平时不看书不看报,也看看杂志吧,那些个人多半都已经结婚了”杨乔心非常之残忍的宣布。

    房间里一下子响起一片的哀嚎声。

    新娘韩语音坐在自已的床上,很是谈定。

    不消10分钟,新郎就杀上来了,两方的阵营在一阵“口水战”之后,门终于开了。

    伊明臣捧着鲜花进来,走到韩语音身边“准老婆,你有什么难题出给你亲爱的,大大方方的说吧。”

    “哦,这么听来,有一种上刀山下油锅都不怕的精神”韩语音笑着说,表情中有令人不安的的狡猾。

    “当,,,当然,不过我想你不会对你老公这么苛刻吧”伊明臣心里稍稍的忐忑了。

    “苛刻?当然不会啦,我怎么会那么坏,我就是想让你跟我一起签死后遗体自愿捐赠的协议书而已”韩语音很温婉可人的说。

    整个房间里的人,顿时统统石化了,,,,

    今天这样的大喜日子,竟然签遗体捐赠协议,这也太太太太诡异了吧。

    伊明臣的表情跟被蛇咬了似的,越来越痛苦。

    洛君天看的出这是内伤。

    “回答啊——”韩语音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直视他。

    “这,,,,,你看这身体是人生父母养的,这事我们要经过他们的同意是吧,今天主要是办婚宴,我们不要那么不吉利好吗?”伊明臣哭的心都有了。

    “你不想签啊,那好吧,反正我会签的”韩语音笑眯眯的说道,而后又补了一句“你不签,我不走!”

    一想要那份协议就头皮发麻的伊明臣,听到她说已经签了,他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怎样。

    最后,他泄气似的说“好,我签,大不了70年以后,我们这对老头老太没羞没臊的脱光了衣服让我解剖呗!”

    一屋子的人再次石化了,,,

    大喜的日子,这对奇葩夫妻在说遗体跟解剖。

    洛君天克制住自已去幻想那惨无人道的一幕,上前一步说“新娘子,你看他都同意,是不是可以把手交给他了,人家为你牺牲的可够多了。”

    伊明臣趁此把手伸到她的面前“老婆大人,手——”

    “就冲着你刚才那一番肺腑之言,我一定会跟你走”韩语音坚定的把手交到他的手上。

    伊明臣突然不知是该喜还是悲,不过他不会后悔的,她的好的坏的,他都会接受,爱她,就要包容她的一切,给她最好的。

    他牵紧她的手“只要你握着我的手,我遍永远不会放开。”

    韩语音幸福的笑了,够了,已经够了,他给了她全部的感动与幸福,是他,第一次说她像个仙人球,是他,想一缕阳光照进她冰冷厌恶的世界,跟着他,她会变的很有福气。

    伊明臣牵着她出了房间,到达了楼下。

    在周围邻里的祝贺声中,韩语音坐进了婚车,虽然他们结婚都已经三个月了,可是婚礼总给人一种我真的嫁人的感觉,从前她不觉得这辈子自已会结婚,遇不到对的人,或许一年又一年,过了40岁眼睛一眨又到50岁这样,不知不觉的就孤孤单单的老了,从未奢望过此刻的美满。

    他为她打开了车门,呵护着她坐进车内。

    浩浩荡荡的迎亲车队开始行驶向婚宴地点。

    因为伊明臣的妈妈是诚心吃素信佛的,所有不同意去教堂,原本是想采用中式的拜天地,给伊明臣给否了,所有最后商量着,跳过这个繁琐的环节。

    韩语音一袭简单的斜肩白色婚纱,头发干干净净的盘起,露出整张古典精致的脸跟优美的脖子,她越是这般的简单自然,就越是显得美丽脱俗。

    她挽着伊明臣的手,在音乐声中,从铺设在中间的红毯上,款款的向前走着。

    两边坐着的,全是他们认识的亲朋好友。

    他们上了台,在司仪的安排下,进行了交换戒指的仪式。

    台下,坐在最前面这一桌的人,是洛家的人,伊容跟柳家的人坐在一块儿,毕竟她现在是人家的媳妇了嘛。

    几个孩子,隔着桌子挥着小手。

    “轩轩,你跟谁在打招呼呢?”柳玄月弯腰顺着儿子的视线望去。

    只见那边是洛家漂亮的小公主欧阳念,小丫头像个精致的洋娃娃,冲着轩轩看傻了眼,变成了天然呆。

    “老婆——”轩轩伸出小手,点了点那边。

    洛宁香发现后,抚摸女儿软绵绵的头发,温柔的挡住她的视线“宝贝,不要看哪个臭小子,净打你主意!”

    她的话听的一桌的人都喷笑了。

    “宁香,缘分这种东西,是斩不断理还乱的”连很少开玩笑的洛云帆,也开起了玩笑。

    “不知道这两个小家伙长大了真要成一对的话,这该怎么叫才好,念念岂不是要叫伊明臣爷爷?而轩轩叫墨城却是岳父,苍天,你还可以在乱一点吗?”左素柔理这个关系理的头都大了。

    “大不了到时,各自叫各自的好了,还能怎么办”唐暖央想想也觉得好笑。

    澈澈拉了拉洛君天的手“爸爸,我可以去找轩轩玩吗?”

    洛君天擦擦儿子吃的一塌糊涂的小嘴“不可以,吃完了再去!”

    小家伙不乐意,嘟着小嘴“我现在就要去。”

    “不准去!”

    “我要去!”小家伙的眼泪眼看了马上就要落下来了。

    “ok!你去吧!”不到三个回合,洛君天就投降了,他最怕儿子们跟他使这一招了,简直就是他们的必杀技。

    澈澈扭着小屁股下去,硕硕也趁机跟下去,兄弟俩屁颠屁颠的跑去了,轩轩见他们来了,也开心的要下去跟他们玩。

    谁能阻挡的了他们呢。

    小念念的脑袋一直往三个哥哥那里转,那渴望的小眼神透露出她也很想下去一起玩的心声,不过她还不会走路。

    台上,风趣幽默的司仪还在做着各种各样的游戏,而伊明臣跟韩语音则是很配合。

    一个多小时后,婚宴才正式开席。

    韩语音由杨乔心陪着去换下了婚纱,穿着一套红色的礼服,出来后,陪同伊明臣一起去敬酒。

    伊明臣每到一桌都会说一句,因为我老婆怀孕了,不能喝酒,我就代替她喝了。

    生意场上的喝酒多半厉害,而医院的医生都护士都是不喝酒的。

    而伊明臣每到一桌必说的话,简直是成了口头禅,让洛君天听的直掏耳朵“他生怕地球人不知道韩语音怀孕了是不是,跟他做朋友,真心丢人!”

    “挺好的,多会疼人啊,你啊,还真要跟人家伊明臣学学怎么疼老婆”唐暖央在桌下摸他的大腿。

    害的洛君天直咳嗽“老婆,有很多人看着呢,你这样,我很痛苦!”

    坐在他们隔壁的洛宁香,眼睛贼贼的瞄过来“你们,,,,在干嘛?”

    洛君天凶巴巴的说“当然是在吃菜,不然还能干嘛。”

    唐暖央瞅见洛君天脸红尴尬的可爱模样,顿时笑开了。

    一轮敬酒下来,伊明臣跟韩语音终于来到了洛君天他们这一桌。

    “今天大家可要吃药喝药,我老婆怀孕了,我代替她向各位敬酒”伊明臣举起酒杯说道。

    “为了这地球人都知道的喜讯,大家一起干一杯”洛云帆笑说着站起来。

    其他人也跟着站起来,大家在碰杯声中,欢笑开来。

    敬完了酒,伊明臣跟韩语音离开,洛君天他们也正欲坐下,忽然,一声惊叫声止不住大家的动作。

    只见左素柔抓住洛云帆的胳膊,小脸扭曲起来“老公,我的肚子好痛——”

    肚子痛!!!!!

    所有人都慌张了起来。

    洛云帆抱住她,紧张的说“不是下个星期才到预产期嘛,怎么现在就痛了。”

    “该不会是早产吧”洛君天蹙眉说道。

    “快去医院,打120啊”洛宁香慌里慌张的拿起包包来,翻找手机。

    “来不及了,这家酒店不管是离哪家医院都很远,我怕素柔撑不了那么久”唐暖央走到左素柔身边,焦虑的说浪客中文道。

    “就算来不及也要先送去,总比在这里耗时间的好,我马上去开车”欧阳墨城说着就往外走。

    他们这边闹哄哄的,吸引了别桌的人也都不吃了,围过来询问。

    走远的伊明臣跟韩语音也赶了回来。

    伊明臣拍着额头呼叫“你们也真是的,一个快生的孕妇,怎么能让她乱跑呢。”

    韩语音神情严肃,快步的走到左素柔身边,轻声安慰“别着急,我有妇产科医生,快扶她进休息室。”

    洛云帆不再迟疑,抱起左素柔。

    “跟我来——”韩语音在前面带路,对着宾客群喊“金医生,杨医生,程医生,麻烦你们进来帮忙,这里有一个快要临盆的产妇。”

    几个穿的漂漂亮亮的女人快步的跑了过去,其实韩语音不叫,她们也已经朝这里跑了。

    休息室里的门开了,又关上了,洛云帆被推了出来,里面不时的传来痛苦的叫声。

    这婚宴一下子变身了妇产科现场。

    洛家人在外面等待。

    洛云帆的心里很紧张。

    伊明臣心里怎是一个欲哭无泪可以形容。

    “我估计你跟洛云帆自已都没有想到,属于他们的大日子,就重叠出这么戏剧化的事情吧”洛君天笑着感叹。

    “以后,一回想伊明臣你结婚的日子,我们就会想到,那天素柔生孩子了”唐暖央笑道,这是多大的巧合啊。

    “那岂不是以后明臣哥跟语音姐的结婚纪念日跟四叔的儿子是同一天?哇哈哈,,真是好玩”洛宁香抱着女儿一阵大笑。

    “宁香姐,你还是别笑话我老爸老妈了,赶紧打电~话让你老公上来吧,他不是还在下等嘛”伊容在后边捅捅她的肩膀,说道。

    洛宁香这才想起欧阳墨城,赶忙去打电~话。

    伊明臣内心郁闷纠结了一会,只好招呼大家继续用餐,于是乎,一边热热闹闹的吃着饭,隔着一扇门,有个女人正在努力的生孩子。

    该到散席的时候,大家都不走,非要看看生的是女孩还是男孩。

    从进出到现在大约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了。

    休息室的门终于开了,弄的血淋淋的韩语音抱着刚刚出生的婴儿出来,高兴的宣布道“是个女孩,很可爱呦!”

    洛云帆听是女儿,兴奋的快步过去,从韩语音手里抱着刚刚出生的小宝宝,还未睁开眼睛的孩子,让他内心变的很柔软很幸福。

    洛家人集体围了上去。

    “我看看,我看看。”

    “长的好清秀哦,像四叔呢。”

    “嘴巴像素柔。”

    洛君天心里怎是一个羡慕嫉妒恨“怎么你们都是生女儿,就我一个生儿子!”

    伊明臣想敲死他“洛君天,你这算是嫉妒还是讽刺?”

    相对于洛君天对女儿的渴望,伊明臣可是想死了要一个儿子。

    洛君天愣了一下,非常之狠毒的说“我祝福你再生一个女儿。”

    “臭小子,我要掐死你!”伊明臣直接伸手去掐洛君天的脖子。

    两个从小就混在一起的好兄弟,就这么不顾及形象的扭打搂抱在一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搞基呢。

    洛云帆不去管后面的两个疯子,抱着女儿,担忧的朝里面看“我老婆她怎么样了?”

    “累的睡着了,没事!”韩语音笑着回答。

    “这次真是谢谢你了。”

    “谢什么,能帮忙接生也是一种缘分嘛。”

    洛云帆低头笑笑,唐暖央跟洛宁香魏围过来抢着抱新出生的宝宝,宾客们也是纷纷过来看,连四个小家伙也都跑过看小妹妹。

    唯有两个幼稚的男人还在互相斗嘴扭打,大家很统一的无视他们。

    这样的婚宴,想不然别人记住都难。

    *******

    四个月后。

    韩语音已经正常的去医院上班了。

    伊明臣也是潜心的管理好公司,比以前更加积极的开拓。

    伊容跟柳玄月也是被迫着到伊氏上班,伊明臣跟安丝绮已经联合起来,缴了他们的签证,没收了他们的银行卡,若是不好好上班带孩子,就不发他们工资,他们以为这样就能管住这两个家伙的腿。

    入秋后的某一天晚上。

    轮到值夜班的韩语音没法子陪伊明臣参加慈善拍卖大会。

    来的人有很多,大多都是熟悉的。

    洛君天带着唐暖央也来参加。

    他们三个人坐一起。

    “知道你老婆肚子里的是男的还是女的了吗?”洛君天一入座,就聊起这个来,最近他们一遇见,就打赌,互相语言攻击。

    “那还用说,当然是儿子啦!”伊明臣对此很坚信。

    洛君天指着手里的拍卖画册中一个青花瓷“如果你能生出个儿子来,我把这个送给你儿子当尿壶。”

    伊明臣冷冷勾笑,指着一幅名画“如果我生的是女儿,我把这个送给你儿子垫屁股。”

    唐暖央受不了的吐息“你们两个无不无聊啊!”

    “谁让他一天到晚刺激我生不出女儿的”洛君天酷酷的说。

    “恶人先告状,是谁一天到晚咒我生不出儿子的”伊明臣火大的反驳。

    “儿子女儿的不是一样嘛,见过幼稚无聊的,没见过你们这么幼稚无聊,一天到晚掐这个话题,你们有劲是吧”唐暖央真想换座。

    不过她的话,对他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两个还是互掐的紧。

    这边开拍开始了,而医院那边,韩语音也趁着空闲,叫上了正好也在值班的杨乔心,陪她去b超室,做一个b超室。

    孕期到了5个半月,已经看出性别了。

    韩语音是看伊明臣最经因为儿子女儿这个问题,纠结个没完,告诉他答案的话,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他都死心了。

    拍卖进行的很激动,特别是洛君天跟伊明臣还展开恶心竞争,明明对青花瓷没兴趣的伊明臣不掉的举牌,而势在必得的洛君天自然不会输给他,直到拍了一个天价,伊明臣才放过他。

    “我儿子的尿壶,起码得的这是档次才行,够霸气”伊明臣欢欣的拍手而笑,乐的跟真生了儿子似的。

    “没关系,我儿子用来垫屁股的纸,我也不会用便宜的”洛君天对他阴险而又迷人的微笑。

    最后,伊明臣如愿的也花了天价购买了想要的画,因为他们的幼稚,为慈善事业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这时,伊明臣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来,见识韩语音的,便开心的接了起来“老婆——”

    “晚会好玩吗?”韩语音在对面问。

    “好玩啊,君天很客气,拍了个青花瓷给我们的儿子当尿壶呢。”

    洛君天扯了扯嘴角,翻了个白眼。

    韩语音在对面顿了顿说道“老公,我刚刚做了一个b超,我已经知道肚子里是男孩还是女孩了!”

    “真的吗?你打电~话来是想给我一个惊喜是吧”伊明臣冲着洛君天开心的比了一个动作,把手机按成免提的“老婆,你可以宣布的!”

    “好吧!伊明臣,你可是做好思想准备”韩语音的声音淡而优美,听不出什么异样的情绪。

    “放心大胆的说吧,我不会因为惊喜过头而昏过去的。”

    洛君天跟唐暖央也竖起了耳朵,盯着伊明臣的手机屏幕。

    “是——,是个——”韩语音拖长了声音,中间又顿了一个,才终于说出来“是个女孩!”

    伊明臣瞬间石化成雕塑。

    洛君天怔了一秒,大笑着那过伊明臣拍下的画,对唐暖央说“拿回去给我们儿子垫屁股。”

    他说完,搂着试图想安慰伊明臣的唐暖央离开。

    “老公,,,伊明臣,你还在听吗?”韩语音的声音从手机里从询问变的焦急。

    伊明臣就维持着原来的动作,怎么都缓不过来。

    “喂,,,伊明臣,你不要这样嘛,大不了,生完了这一个,我在给你生一个嘛,儿子会有的,,,,”

    偌大的拍卖大厅里,回荡着韩语音的安慰声音。

    ******

    人生有时并非样样那么如意,之因为有失落,才会有惊喜,因为伤痛过,所以才觉得幸福的美好,因为哭过,笑起来才如此的甜美,因为尝过孤单的滋味,相守才变成了最为重要的事情。

    ps:番外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