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后宫上位记 > 173

    173172()

    迪瓦公主住进了宫中,这后妃极为介怀,本就是沈贵妃一人椒房专宠,如今又来了一个迪瓦公主,虽然只是暂住,但是细想她的人品,众人莫不担忧。

    这蛮夷女子,哪有什么羞耻可言?

    自然,又有那心思重的,倒是希望罗丽莎能够争抢皇上,如此这般,倒是也可以重挫那沈贵妃的风光。

    只要别人能够成功,便是说明,谁人都有机会。

    庆安宫。

    “主子,咱们真的什么都不管么?那迪瓦公主住进了宫里,许多人都说并不好呢!想来之前的时候,这迪瓦公主不就是喜欢六王爷么?皇上与六王爷也是有几分相似的,难保不会又看上皇上,您还是早作打算的好。”桃儿有些忧心。

    今日果儿不在,她们也便是多说起来。

    这些丫头虽然不是什么机警过头的,但是过后总是要想起那天的场景。

    果儿极快的身手也是让他们明白了一二。

    可既然主子不说什么,她们自然是也不会多言。

    除了一些重要的话,旁的事儿倒是与寻常一样。

    腊月笑着将自己的茶杯放下:“皇上宠信什么人,又哪里是本宫能左右的?别说是本宫这样的身份,即便是皇后还在,也是断说不出这样的话的。”

    “主子,这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您总的防患于未然的。”桃儿深觉主子大意。

    “即便是如此,本宫也不该多管。”腊月语气淡淡的,不过门口尚未进门的景帝倒是郁结了。

    一旁的来喜看着主子阴晦的脸色,瑟缩了一下。

    他这些日子看的明白,月儿对他,并不似表现的那般炙热喜爱,可饶是如此,他总是想着,许是之前太过纵情,伤了她的心,只要他待她好,她终究是会感动的。

    可是并没有看到她娇嫩的脸蛋儿,单是听她冷淡没有多少感情的话,景帝突然就觉得,不舒服起来,甚至是,不能忍受。

    “奴婢见过皇上。”果儿从厨房端了八宝粥往回走,便是见到景帝站在门口。

    腊月在里屋,听到果儿的声音自然也是知道景帝到了。

    既然已经到了,景帝便是掀了帘子进门。

    “臣妾见过皇上。”

    “恩,起身吧。”说话间却是一派冷淡。

    腊月看他脸色便是想着,必然是她在室内的话被他听到了。可是她倒是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

    景帝挥了挥手,就见宫女鱼贯而出。

    腊月连忙为景帝斟茶,之后去拧了一条毛巾为其净手。

    景帝看她,许久,问:“今日都忙些什么?”

    腊月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也没有什么大事,无非是闲聊几句罢了。”

    “哦?聊什么?”他挑眉问道。

    腊月看他,想了一下:“不过是闲聊,她们说罗丽莎公主如何美丽呢?”

    景帝不动声色:“那月儿呢,月儿觉得罗丽莎公主美丽么?”

    腊月笑着点头:“那是自然。谁人不晓得公主美貌绝伦。”

    “既然美貌绝伦,那月儿就没想着,她会勾引于朕?”这话依旧是不愠不火。

    腊月一怔,随即笑着答道:“月儿相信皇上才不会被勾引呢!”

    她娇娇的答道,按着往常,景帝自然是会开怀,但今日竟是并未如此。

    景帝默默的看了腊月一会儿,站了起来,脸色纵然寻常,言语却极为冷:“朕要的是你的真心。”

    说罢,转身离开。

    这是自腊月进宫以来景帝首次如此。

    饶是她心里素质极好,也愣了下来。

    景帝刚来便走,旁人自是不晓得发生了什么。

    而腊月也并没有追出去,这皇上生气,不管多大,他们做宫妃的,断没有追出去的可能性。

    锦心与腊月关系不比旁人,连忙进门,就见自家主子呆滞在那里。

    “主子。出什么事儿了?”

    腊月摇头下头,苦笑一下:“没事。”

    之后便是又呆了一会儿。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景帝的反应这么大。刚才那话,她自认为说的没错。腊月往往如此,真话假话搀在一起,才能更加让人相信。

    她确实相信景帝不会对迪瓦公主有兴趣,在她看来,这二人必然是有猫腻的,但却绝不是与感情有关的东西。

    可景帝偏是这个时候也不知道犯了什么病儿,竟然就是不满意起来。

    刚才看他那冷然的脸色,腊月一瞬间仿若是回到了重生之前,那个时候,他也是这般。

    又仿若看到了那场大火,腊月扶额,愈发的觉得头疼。

    “主子。您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给我倒杯水,我躺一下。”

    进宫这么久,腊月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活,按照景帝的想法来做一切。她深知景帝的喜好,也不断的调整自己。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进宫以来,她一直都是荣宠不衰,可今日突然间景帝就这样对她冷了脸色,腊月便是一下子就仿若回到了前世。

    那荒凉又结局悲惨的前世。

    景帝当日拂袖而去,之后便不再踏足后宫。

    连着七日,都不曾宣任何人侍寝,众人也是知道,之前那几个月也只有沈贵妃一人侍寝,如今看着,倒是要变了么!

    腊月因着前世不好的记忆,这段日子也怏怏的。

    不过倒是没有过去主动讨好,许是因为潜意识里就觉得,今生与前世不同吧。

    倒是也有不少想着趁着这个机会过去讨好的,俱是被景帝训斥一番,撵了回去。

    如此倒是没有人敢在过去找事儿。

    许是为了赌气,景帝还在宣明殿召见了迪瓦公主,一时间这宫里的流言蜚语更是满天飞。

    腊月管着宫务,自然是不能让这流言影响了景帝的声誉,便是敲打了各人一番。

    如此一来,宫里谈论此事的倒是少了,不过暗地里谁人不晓得,这沈贵妃与景帝闹矛盾了。

    锦心看着自家主子情绪不高的模样,问道:“主子做些吃食,去与皇上说几句好话,此事便也了了。何至于如此。”

    腊月这时倒是露出了个笑脸儿,摇头。

    “皇上这脾气发的毫无道理。如若我这个时候过去,当然,有可能和好,但是也未必就是一定。倒是不如找一个合适的机会。”

    这几天腊月自然是想过这个问题。

    长久以往下去,她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失了景帝的宠爱的,但是不管凡事,皆是有一个度。

    她自认为,现在还不是过去的最好结果。

    锦心听到自家主子这么说,便是知道,主子自有其他的打算。

    想着这些年来主子的行事,倒是并无什么差错。因此便是不在多言。

    腊月有自己的想法,可景帝却并不知晓,他眼见着这小没良心的不来主动求饶,又拉不下脸再去看她。

    这事儿是他无理取闹,他自然是明了的。

    可是即便如此,他仍是希望月儿主动过来求和。

    不仅如此,他竟是还隐隐有几分的后悔,当日怎么就生气的拂袖离开了呢!

    闹成今日这个不尴不尬的场景,委实让他郁结。

    本来就想着好好疼她,宠着她,这般的小女孩儿,他哪愁不将她捂热乎,竟是一下子便伤了她的心。

    自己也是的,一把年纪了,竟然还因为她不吃醋而生气,说出去,更是贻笑大方。

    先前的时候太后知晓了他未进后宫,也询问于他。

    他推脱过去,太后每每见他如此,便是不在多问。

    他脸色微红,这真实原因,如何能够说的过去。

    “来喜。”

    “奴才在。”

    近几日这宫里的风气可是委实不好,皇上稍一不顺,便是要将人训斥一番。也就是自己吧,旁人哪敢在过来多加伺候。

    “今日沈贵妃都在做什么?”

    来喜心里微寒。

    皇上每日都要将同样的话问一遍,得知沈贵妃过得不错却不肯来伏低做小,便是又气愤起来。

    每每如此,周而复始。

    往日里便是觉得皇上是个城府极深、让人看不透的人物,近几日看着,竟是也是为情所困的模样,幼稚的很,听说沈贵妃不来,便是要咬牙切齿一番,之后第二日又是问。

    “今日沈贵妃去看望了太后之后便回了庆安宫,几个小皇子都在。”如此一来,便是她过得还算不错。

    “过得不错,却不晓得来见朕。当真是要与朕生疏开来么!”景帝咬牙说道。竟是一脸的不甘。

    来喜自是不敢多言什么,默默的低头。

    景帝不乐意的敲击桌子,想了下,开口:“沈家的女眷之前因为身体不适没有进宫,告诉来福,找个法子,让沈家自己提出来想进宫看孩子。”

    来喜一听,明白了。

    敢情儿主子这是逼着沈贵妃过来求见啊!

    笑着应了一个是,便是转身离开。

    “来喜。”景帝唤住来喜。

    “主子,还有何吩咐?”

    “要快。”

    “是。”

    看着来喜出去的背影,景帝弯了下嘴角。

    也不过一日,来福便是将事情办妥,而沈家自然也是递了信笺于沈腊月,希望能够进宫觐见。

    腊月听到这个讯息,倒是觉得,委实是太巧了。

    不过也算是瞌睡了便有人送枕头。

    这已经八天了,也该主动伏低做小了。

    作者有话要说:13653887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9-0918:50:38

    谢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