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贵妃起居注 > 第303章

    `P`**WXC`P``P`**WXC`P`  岁月如梭、韶华易逝,沧海悠悠、桑田青青,少女终将成为老妪,历史总有一天也会变成传说。不论是惦念还是憎恨都会冷却,徐娘娘的陵寝,也终将冷清下来,五十年后,没有人再记得是谁兴出了宫人放还的规矩,是谁建了内安乐堂。这样的事,又有谁会真正放在心上?到末了,连正统年间的风风雨雨,落在史册中也不过就是几句简简单单的记载,人们总有很多事要忙,比起眼前的生活,先人又何能占据他们的脑海?

    到末了,新的王朝,总会取代旧的帝国。经过数十年的战乱,数年的休养生息,和以往那些朝代兴替一样,该做的事,新王朝也不能少做,追封前朝末代皇帝,为前朝修史,这都是题中应有之义。

    在攻陷北平之战中,末代皇帝放火烧宫,皇史宬不幸被付诸一炬,历年实录,焚烧殆尽,经过数十年的艰辛寻访,前朝史终于修筑完成,不论是胡仙师、孙皇后还是徐循,在后妃列传中都只不过是短短一段话。

    孝庄徐皇后,南京雨花台人,永宁侯徐成女,少年入选掖庭,事上勤谨。宣德初年封庄妃,历进贵妃、皇贵妃。历朝皇贵妃由后始。妃无子,取孝洁皇后子,即后端宗也。端宗即位,尊为皇太后,概因土木之变,后实有力也。景泰十四年,后卒,上初意谥为孝贤皇后,大学士徐元玉以息宗事,后微有嫌疑,谏曰不可。端宗崩,汪太后复以嫌疑故,废为庄毅贵妃。太后崩,睿宗重尊为孝庄皇后。后有女善化公主,驸马张常。

    起起伏伏、曲曲折折的一生,最终落定史书中,不过如此百余字。徐循一生的缩影,似乎尽在其中。

    至于是否贴切,观者不在意,死者又怎会在意?不论真伪、不论褒贬、不论曲直,不论他人笑,他人哭,别人的笔,决定不了她的一生。生前无法,生后更无法。

    即使再无人知晓,总无人在意,她总是来过,总是活过自己一生,这一点,她自己明白就好。

    书成那一刻,来自燕山的风,吹过封土堆上的茕茕青草,关于徐循一生的无数画面、无数缩影,仿佛化为流光,纷纷往书中投去,在闪烁间,终于落定纸面,百余字间微光流动,过了一小会,方才黯淡下来。

    观者匆匆一扫,这一页书,很快被翻了过去,下一页,又不知是多少人的悲欢离合了。

    #

    一元逝去一元起,宫里又何曾有过真正寂寞的日子?烧毁过,重建,崩塌过,重修,几经更名反复,原来的南内成了御苑,清宁宫也成了慈宁宫,至于永安宫,更是早被改了许多名字,如今,已经是被唤为翊坤宫了。

    “刘娘娘仔细脚下。”宫女们前呼后拥间,一位华服少女莲步轻移,踱到了这条巷子里。

    “这便是贵妃庙了。”她略有几分好奇地打量着这小小的院落。“听闻前朝睿宗年间,王贵妃便是在此庙前得了睿宗青眼,这庙宇,是因此得名吗?”

    “故老相传,都说是灵验无比。”陪侍的嬷嬷笑道,“不过却不知是从何起源了,娘娘果然博闻多识,奴婢等都是不如了。”

    “在家翻阅前人笔记时,偶然记起而已。”刘娘娘微微一笑,“既然散到了这里,那便拜一拜吧。”

    也不待众人说话,她便拎起裙摆,徐徐进了庙前,洗手要香,又在那面目模糊的泥像前跪了下来,在心中默祷道,“信女刘翠儿,侥幸应选入宫,得封德妃,请贵妃娘娘保佑信女早得陛下垂青,早生太子,长命百岁、万福万寿。”

    想到陛下那年轻而英俊的容貌,和蔼的表情,刘娘娘不禁微微红了脸,慎重拜了数拜,又在心中发了几个香烛愿,这才站起身来。

    “咦。”偶然瞥了一眼,她不禁奇道,“怎么神像边上,还有牌位的?”

    “故老相传,一向如此。”守门的老宫人道,“奴婢等人也不知为何,这牌位上的字都快磨不见了,更不知供奉的是哪位神仙,只为了恭敬虔诚,一向也没敢取下。”

    刘娘娘好奇地多看了一眼,只见果然牌位上香火斑驳、金漆零落,只隐约见到一个双人旁,倒是和王贵妃的姓氏不符,想来,怕是王娘娘的侍女之流,放在这里享用香火的。

    不论身份如何,总是人死为大——思及此,她便又是双手合十,对那牌位拜了几下,方才转过身来,拎起裙摆,踌躇满志地跨出了门槛,走进了艳阳地里。

    一轮当空,万里独照,天似也陪衬她的好心情,刘娘娘举手遮目,往天边看了一眼,忽而眉头微皱。

    ——不知何时,天边极远处飘来了一缕乌云,也许不知什么时候,又要下雨了。`P`**WXC`P``P`**WXC`P`

    作者有话要说:后记

    终于写完了……累死了……

    后记完

    ……如果就这样会不会被打死啊,哈哈哈,之前说过要把一些正文中没提过的疑问提出解释的,在这里当然是要给与解答了。同样,因为贵妃是单本作,很多叙事角度限制,或者是当事人自己认知限制导致无法阐述清楚的内容,也会在这里做个补充说明,作为作者的原始设定,当然了,读者有怎样的理解,是读者自己的事。

    1 蓝宝事件  蓝宝事件是巧合,第一个捡到蓝宝的是赵昭容,捡到以后她收藏了起来,之后无意间听人夸耀徐循受宠程度时,知道她得到了一件稀世蓝宝。赵昭容对比后发觉这就是徐循得到的首饰,她想要陷害徐循通.奸,所以就指使着心腹内侍把蓝宝放到了任意一名可以进內帷的内侍屋里。之后的阴错阳差大家都知道了。事发后赵昭容找到机会把心腹小内侍打死了,这件事并没别人知道,她成功地把秘密带到了殉葬时。对于徐循来说,这件事是又一个难解的秘密,也是当时瓦解她三观的推力之一。

    2 皇帝爱谁 在我的设定里,皇帝爱过两个人,如果要比较最爱时的程度,是小孙赢,皇帝对小徐的感情比较纠结,爱并不纯粹。但他对小徐最好。皇帝曾经最爱小孙,但到最后也是最恨小孙。

    3 柳知恩和皇帝说了什么 真的就是很正常的解释之词,皇帝把柳知恩打发去南京,是因为他觉得柳知恩对徐循的了解比他更深,这让他有受到威胁的感觉,但皇帝的骄傲也不允许他承认这个事实,他转而以更得体的理由欺骗自己,把柳知恩打发去南京,眼不见为净。

    还有啥疑问大家可以留言问,我来回答,下面说下我对几个配角的原始设定吧。

    胡后:胡后入宫存在内幕,但她本人一开始并不太了解,胡后从没有爱过皇帝,她是恐惧入宫的。胡后的心里一直存在严重的自卑问题,这一点她自己都没发现,别人也没有察觉。她从没有想过和孙贵妃争夺皇帝的宠爱,因为自觉不可能抢赢,无胜算也无动机,胡后有足够的智力和手段去做到极致来保证自己的位置,但没有足够的动力,在严酷的宫廷生活里逐渐软弱,胡后被废后反而找到了内心的平静。

    何惠妃:惠妃的人生观是偏激、出世而且消极的,她过早地认清了宫廷冷酷的本质,以至于失去了生活的热情。通俗地说,惠妃比较负能量,她的人生就是在等待终结,她短暂的一生是苦闷而压抑的,认清了整个宫廷妃嫔制度的冷酷,让她成为了制度的牺牲品,被制度吞噬了生活的热情和乐趣。

    赵昭容:有热情而愚蠢地生活着。

    张太后:没有遇到挫折的孙后就会长成这样,宫廷妇人的完全体。当她做皇后时,张太后是完美无缺的,当她做太后时,张太后开始尽情折腾,这是她的享受时间,她已经成为制度的赢家,可以开始挥霍红利了。张太后是制度的既得利益者,也是制度的完美产物,她没有什么人性。孙后和她相比,因为自身的坎坷经历,反而有时还有人性化的瞬间。

    还有什么配角是大家感兴趣的也可以问……目前就想起来这几个。接下来是几个主角时间。

    徐循:徐循是个极为自我的人物,而且比较薄情,不论她的pov是怎么谦虚自己的,她其实很聪明,而且一直非常清醒。她的一生基调变化是很明显的,刚入宫的时候,做一个好妃嫔对她是最有利益的,徐循一直都在致力于从思想和行为上把自己打造为一个合格的妃嫔,她的知足正是因为她知道知足对于她来说是好的品质。所以文章一开始的基调欢快而娇憨,后期认识到殉葬以后,她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是皇权的奴隶,就像是一头被皇权喂养的动物,当然吃好喝好,但这一切都伴随着一个她要随时待宰的前提。

    意识到这点以后徐循肯定不会快乐,这种彻底抹杀自我的模式和徐循的天性发生极为激烈的冲突,更让她绝望的是她意识到,不论怎么走,她的输面都非常大。要走黑化路线赢得太后位置,前提是她要能生个儿子,并且成功养大,通俗说得看命。要走及时行乐路线意味和制度妥协,接受被喂养的现实,要走和制度对抗的路线,就牺牲了几乎所有的生活乐趣,几乎没有一条路能让她赢得和制度的对抗。而求生的本能又让她想要找出一条路保证自己的生存几率。徐循在这段时间是最不快乐的,也最为动摇,最有黑化的可能。

    度过这个坎以后,徐循的三观已经定型了,她并不是以做个好人为目标,她要做的是自己,不过恰好徐循本性还可以,算不坏。她拒绝受到制度的威逼利诱,这就是柳知恩和徐循共同秉持的道理,命运决定你只能活在哪里,但是命运无法决定你要怎么活。所以,不论命运把她置于什么头衔之下,又给她什么命运,都无法对徐循带来颠覆性影响,她就是她,她不需要别人的肯定,也不在乎别人的否定,这些都是制度驾驭牺牲者的武器,徐循拒绝玩这样的游戏。

    孙后:孙后是本文最重要的女配角,或者可以说是双女主之一,在贵妃起居注的主题中,曾为贵妃的她戏份肯定是最多的,孙后的一生是不断寻找、不断失落以及不断重塑自己的一生,她的人生主题从没有过变化,那就是证明自己。在文皇帝否认她做太孙妃资格以后,孙后的目标就是要证明她可以做到最好,她有足够的手段、运势和宠爱站到文皇帝否认她能达到的高度。在这个目标跟前,皇帝的宠爱,子女亲情都是孙后可以牺牲的东西,也许她很看重,但绝不会为此放弃自己的‘道’。然而,即使她成功地达到了自己的目标,孙后也很难真正地快乐起来,她的性格决定了她看到的永远都是她比不上别人的地方,但孙后也不会真正被打垮,在她还可以奋斗努力的时候,孙后会吞下伤痛不断奋起,在努力终于无用时,孙后也能容忍着这些不完美,有尊严地活下去,和胡后比,孙后的内心要强大很多。然而也正是因为她的性格,使得孙后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朋友。也许她和徐循之间有近似友情的一点感情,但在利益跟前,孙后会毫不犹豫地放弃感情因素对她的影响,绝对客观地衡量局势,也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徐循。

    皇帝:皇帝是个非常高傲的人,他的高傲之处正体现在他不会无礼粗鲁地对待旁人,反而尽可能安排好身边每个人的生活,这并非因为他很善良,而是因为他无法容忍自己的近人有什么不满足之处。他的掌控欲很重,权力欲也很旺盛,同时也很聪明。他对即位后家庭的变化比较迟钝,比较天真地以为一切都会和没即位时一样和谐,这份幻想被小孙和太后联手击溃后,皇帝便把自己封闭起来,并没有谁能成功地走进他内心,连小徐也没有。

    柳知恩:柳知恩来自被皇权无端剥夺一切的群体,他的境遇实际上是全书重要人物中最凄惨的,但他也是全书中心智最为完善,人生观最为健全的人物,他是个真正的强者,身体的残障并不足以柳知恩在生命的每个阶段都尽力活得精彩。他会尽力帮助徐循,就如同徐循也会尽力帮助他,但他对徐循在感情上的依赖,比徐循对他的依赖要少很多。他做过的所有事,一如他自己所说,都是他的选择,并非是为了徐循牺牲自己,而是自己选择帮徐循一把,这点还是很重要的。柳知恩不属于为爱情牺牲一切的类型,他不是那么渴爱的人物。

    徐循的爱情线:徐循这一生真正处于相爱阶段的日子只有短短的3天,她和皇帝、柳知恩之间的感情纠葛分别是两段关键词,‘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今日重来白首,欲寻陈迹都迷’。徐循是爱皇帝的,轻微的爱,她不可能让自己太过沉迷,因为皇帝身为制度的受益者并不懂得她的痛苦,她和皇帝在某些程度上根本无法交流,只有在皇帝理解她,承认她值得拥有独立的人格,在离开他后也能活下去以后,徐循才能放心地去爱皇帝,但当时她已经没有这种心情了,只有对失去皇帝的恐惧,也就是3天后,她永远失去了和皇帝继续下去的可能。而皇帝对她的付出也阻断了她和柳知恩有所发展的最后一丝希望。

    当徐循最因制度痛苦,对皇帝本人最为迁怒的时候,她对柳知恩是有憧憬和钦慕的,因为他们两人可以互相理解,这个境界徐循和皇帝从来也没有达到过,这种感情在柳知恩为了她出头,被打发去南京后到了顶峰,也让她露出端倪,被赵嬷嬷看了出来。但这份感情的萌芽中断后就不能再续,徐循自感对皇帝的亏欠以及辜负,以及当时礼法对于一个好寡妇的道德要求,都使得她不可能容许自己对另一个人发生爱情。即使白首重逢,也无法找到当日的心境,她一直在欺骗自己对于柳知恩的感情只是知己之情,甚至害怕柳知恩对自己有非分的想望,所以多次表达希望柳知恩寻找归宿的愿望。而每次柳知恩对他们的关系做出定义和撇清的时候,她都会在轻松和失落间游走,这份窘境是她一生都无法突破的困难。

    孙后的爱情线:孙后和皇帝的感情是最初以及最宝贵的,但在残酷的现实跟前,孙后的美梦很快破碎,她认识到自己的爱人非但无法保护自己,甚至也不是只会选择自己。她所能拥有的只有部分的皇帝。这种失落感和危机感使得孙后把更为牢靠的利益放在了自己的第一位,和皇帝的爱情被她报复性地贬低在了利益之后,但这并不代表孙后就此不爱皇帝。孙后是本书中相对最爱皇帝的女人,尽管这不是她所追求的全部,但她始终渴望重获皇帝的爱情,也会为皇帝对她的折磨而受伤。反而是在皇帝死后,她只能承认失败以后,孙后相应而言获得了解脱。

    皇帝的爱情线:皇帝曾经最爱,一直最恨的都是孙后,正因为曾经爱,所以才会恨。皇帝通过对徐循的好和宠溺,几乎无原则的妥协来伤害孙后,以此作为对他的报复。他对孙后期望值高,所以期望值落空时也最失望,最恨。与孙后形成对照组的是徐循,他对徐循一直有不了解、看不透的感觉,在前期他没有真正爱上过徐循,虽然徐循的不配合也会给他带来情绪上的挫折,但因为不了解,皇帝可以擅自脑补一些她爱他之类的理由来原谅她,但大体来说,他没有肯定过徐循是爱他的,虽然两人看似亲近,但心灵一直都很遥远,彼此间充满了不确定,皇帝对徐循的宠爱有强烈的报复性质,报复对象是整个宫廷里他真诚以待,却不真诚待他的所有人,徐循越是展露桀骜本色,他就越是要忍受不适来宠爱她,以此来展示他的胸襟,让旁观者后悔自己的愚蠢和失去。徐循给他带来的挫折比较浅层,皇帝可以对自己承认,但孙后给他带来的挫折触及最深,所以皇帝连想都不愿想起,在皇帝的POV里也难以提到,因为他的性格不可能如此坦诚地直面自己。在决裂之后,他对孙后的状态较为反复,时而怜惜时而残忍,都是性格使然。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和徐循之间不存在真爱,皇帝和孙后的爱是青涩而混沌的,并没有过多的复杂元素。他和徐循的爱是痛苦而挫折的,皇帝必须不断让步,不断摧毁自己身为上位者理所当然的优越感认知,他必须面对一个难以面对的事实:他和徐循本质上的确没有什么不同,他们是平等的个体。这对皇帝的高傲是极大的打击,即使他已经隐隐认可了这一点,他依然只能在特定的情形,也就是准备自己的死亡时才能面对这点,承认徐循一直以来对他的拒绝都是有道理的,承认徐循和他相对平等,在死亡跟前,他和徐循终于解决了一直以来都埋藏在他们之间的老问题。只可惜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如果皇帝活得够久,也许在死前他也会达成和孙后的和解,可惜死亡来得太突然,他和孙后之间混乱的感情状态只能永远残余下去。

    柳知恩的爱情线:……对不起,也许击溃了很多人的想象,柳知恩没有爱情线,他并不如大家所想的一样私自爱慕徐循。在柳知恩的一生中他唯一不允许自己拥有的感情就是爱情,理由他多次和徐循阐述过,他幼年净身,对女子没有欲念。没有肉.欲的爱情终究并不完整,对柳知恩来说,徐循是和他相似的个体,都因为清醒而痛苦,但也都有一致的抗争精神。他愿意帮助志同道合者,甚至不惜为此牺牲生命,因为对柳知恩来说,生命和信念相比并无足轻重。他也希望徐循能幸福,但他对徐循没有爱情不能或缺的占有欲。后期柳知恩意识到徐循对他的误解,但他并不会为了澄清这份误解,或是让徐循安心而去选择娶妻生子,柳知恩不是为爱牺牲奉献的类型,他是个独立而自给自足的个体。然而徐循对他的确有不同的意义,他们的关系难以界定,也很难找到彼此相安无事的默契,一直有涌动的紧张感,是一个悬而未决,只能逃避的问题。

    ……这个后记比尾声字数还多啊喂,哈哈,最后说下贵妃的创作目的吧。

    我其实没什么创作野心,贵妃的创作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悦己。这篇文是我看宫斗文看不爽的产物,所有元素都是为了满足我本人的YY而写,并不存在‘这样写市场反响会更好所以就这样写’的思绪,这两者其实也没有高下之分,只是这篇文是为了满足自己,也许下一篇文就会满足市场,都是很正常的事。

    究其根本,我对很多宫廷文都有几点不满,第一点,作为读者来说,特别不喜欢看到慕强心理,因为我有权有钱,我做的一切都是合理而且正义的,你们不能顺应我的规则,胆敢拥有人性,就是你们的原罪。这一点在许多宫廷文里都体现得淋漓尽致,比方说许多穿越女比本土女还谨守礼教,尊奉规矩,鄙视‘不守规矩’的下贱存在,笑看其自己作死。这种例子好多,我都不多说了,印象很深就是某次看到读者评论徐循作死,说万历皇后王喜姐‘虽然一直无宠又打死很多宫女,但对皇帝可是一直都无比恭敬,所以地位一直都很稳固’,言下之意似乎是一个宫妃的正道就是你的痛苦可以打死无辜宫女,但是对于有权势者一定要跪舔,如此就可长命富贵,这种正道不学习的人简直是自作死,在当时的价值观也会对这种背离正道的行为大加鄙视云云。

    这种逻辑我个人是极为不认同的,而且我也不觉得这么扭曲人性的逻辑会获得同时代大多数人的认可,固然弱肉强食在任何时代都能大行其道,但人性最基本的光辉就是,即使有这样的行为存在,即使个人的力量无法去扭转,大部分人也依然会‘敢怒不敢言’,不论多麻木,不论藏在多深的心底,人们都会认为这样的做法是错误的,在任何时代,即使受着愚民教育,即使活得很糊涂,但人的本能,依然会让受压迫者对于受压迫这个事实感到深切的痛苦。我自己看文的时候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受到宫廷中某个具体人物压迫而痛苦的女主,言下之意似乎是去掉所有反派主角就可以幸福了,一个人在宫中的常态便是幸福。——我觉得刚好是反过来的,一个正常人在宫廷的常态就是痛苦,上到皇帝下到皇子,几乎没有人能从这种变态制度造成的阴影中逃脱,即使按常理他们是制度的受益者也不例外,除非和张太后一样能基本泯灭人性,消除掉人性的很多需求,成为制度的机器人,否则不论地位,人性在扭曲人性的制度里是很难得到满足的。

    另一个一直以来的缺憾就是,大部分宫斗文的主角似乎都活得很清楚,一入宫就知道自己要斗,就知道宫里有多少黑幕,即使刚入宫时候比较傻,受过一次挫折也立刻就黑化坚强了起来,成为圣斗士,目标就是通过明明暗暗合法不合法的手段,确保自己孩子活到最后登基,自己当太后做赢家。这个想法……根本就不符合我认知的宫廷……据我所知大部分宫廷生活里,妃子首先连能不能顺产,产后儿子能不能养大都根本不知道,差不多所有人都是听天由命般活着,孩子还没长大就如此自信地开斗才是蠢材吧……而没孩子时期的矛盾那不叫斗,叫争风吃醋,是比较低层次的东西。再者,宫里即使有黑幕,那也不是外人可以随便知道的,没见过吃人的机器就是明说自己要吃人的,起码都要拿一些光鲜亮丽的东西糊弄粉饰一下,所以徐循一开始的宫廷生活还是很亮色的,那时候她接触到的还是宫中亮丽的保护层,真正的黑暗之处,她要等活到那个层次才会知道。

    还有很逆反的心理还有,女主干嘛老是皇帝真爱和唯一的爱啊,谁规定皇帝就只爱一个,对别人都是玩弄或者不在乎。女主干嘛一定要有两个痴心不求回报的爱慕者,女主为啥到最后都能人生赢家,女主为啥一定要得到爱,难道没爱就不能幸福地活吗?干嘛老是大团圆的俗套结局,为啥女主就一定要生儿子,还就许她儿子养大别人的都要死。为什么文里一定要有反派,为什么女主总是要经历背叛……等等等等,这些和我所知道的历史现实基本都没重合过吧。我想看一个比较贴近历史现实,跌宕起伏峰回路转,女主真正痛苦过迷茫过,到最后人生都有缺憾的故事。所以,就有了这本贵妃起居注。一直到最后结局时,徐循看似拥有一切,风光无比,连孙太后都自承比不过她,但她到底是否幸福,相信大家都会有自己的答案。

    它从一开始诞生的动机就是非常反流行的,而且我也不敢说它不是架空,我摘取了一段历史原型,因为我特别厌倦‘这些事如何如何荒谬,现实怎么可能发生’的说法,而这一段历史恰好发生了许多‘十分荒谬,现实中无法发生的事’,试想如果我虚构写宣宗废后,相信会有无数长评论证元后地位如何尊贵,如何难以被废,虚构写鱼吕之乱,虚构殉葬,虚构土木之变,都肯定难免被拍,因为的确说起来真的很荒诞,摘取原型可以免去这些争吵还是相当不错的。不过我再三强调的就是历史上的这几个人肯定不是这个性格,在史书的几行记载之后隐藏的到底是什么故事,我不知道,相信这时代也没有人知道。这种借壳写法在欧美奇幻小说界还是蛮流行的,不过那边借得浅(冰火就借了不少盎格鲁萨克逊七国历史的设定),比较大杂烩,我对于时代变迁啊,大国关系没什么讲究的,写宫廷而已,借得比较全面。这也是我的历史观在起作用,我一贯相信史书上写的事,多数都是发生过,但这些事背后的真相,乃至是记载的主人当时的心态都是无法还原的。贵妃的结尾就是对于这种观点的体现,由头到尾,这本书都浸透了我个人的恶趣味,包括徐循那种‘当我已不想要,一切又全来到’的无奈,还有怎么从徐循的一个举动开始,到最后逐步升级改变历史,也都是我个人很喜欢的梗。——我记得当我说本文开始架空的时候,正是废后风波前后,很多读者一直说这个哪里架空,其实都和历史一样,其实架空真的就是从那里开始的,如果不是徐循的反对保住了罗嫔的性命,栓儿不会和罗嫔一起长大,不会和太后疏远,不会在罗嫔死后感情上依赖王振——其余种种元素,以此类推,倒回去都要归结到徐循的出现。

    总的说来,我写文的目的一般不是代入女主爽一把,对于笔下的角色也没有很确切的喜欢或者不喜欢,多少都有点‘如果这样安排命运会很好玩’吧的恶趣味,可以说写文的时候感情比较抽离,所以我很接受别人不喜欢女主,不喜欢文,不论如何,徐循这个人的一生已经摆在这里,到底是喜欢还是讨厌,都随读者决定——其实也都是人之常情啦,徐循在我设定里也就是个普通人,没有什么特殊的待遇,要不是觉得对她太心狠,她连女儿都不会有,只不过是被我挑出来做叙事主人公,使得她有了一些运气可以走到最后,在现实中,宫廷里肯定也有人和她是一个心态,做了一样的决定,只是她们未必有徐循的运气,可以走完全程,但这并无损于她们作为一个清醒而完整的人活下去的决心。面对现实有时蛮横无理的重压,每个人的应对可能都不一样,本书里的女人们各有各的反应,这没有高下正误之分,但我想徐循的应对办法还算是比较正能量,不论结局是悲是喜,她都已做好准备承受,不论命运如何,都无法改变她的本我,我认为正能量不体现在好人得真爱,打坏人,最后皆大欢喜——这在我叫童话,对我而言,正能量是,即使生活有许多挫折,即使到最后也不能收获完美,即使失落和痛苦是人生的常态,这世上大部分人也都会站起来继续努力生活。徐循也就是其中的一个,她其实并没有多特别。

    虽然还有种种不舍,但贵妃的故事,到现在是全部完结,我的解释里也只能说是‘一个想法,不一定对’,包括对人物的原始设定,大家看看就行了,到底是如何,还看你的解读。

    展望一下下一个故事吧,下一个故事,同样有一定的悦己成分,我已经看厌了大家族内部争斗的故事,不论是族里各房斗,房里各姐妹斗,还有出嫁后和妯娌斗,和丈夫的小妾斗……反正就是看腻了《锦衣玉食中的女人斗争史》,固然历史中也有很多人就是在锦衣玉食中斗足一生,但也有许多人是很平常地过完了自己的一辈子。而且我也写腻了落后生产力下女权被男权、皇权悲惨压迫的事情了。《古代小清新》会写一个没有争斗,男女主双处,一夫一妻没有小妾的故事,而且女主不算是女权落后的受害者,她的生活在古代比较非主流,幸福度在古代女性中应该也是比较高的,简单说,就是一小撮幸运儿‘完美得简直不真实’的生活吧。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点击链接收藏下文案,正文七月会开~

    那就这样喽,大家,还想看我的故事的话,我们下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