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香途 > 第80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香香?沈荷香在听到这两个字时,似敲碎了年幼时的记忆,莫名的要想起什么,但却是那么短暂,因着她小时生得粉雪可爱,又是在农家,小时着实招人喜欢,玩伴自然也不少,但似乎隐隐有那么一个小孩,背着她偷偷的爬树放风筝,捉蝴蝶采花对她无理要求无所不从,而且记得最深的便是他每每叫香香时,她都会张着小细牙在他脸颊亲一口,然后她的无理要求都会得到实现。

    “香香……”香上一口……

    “香香……”再香一口……

    “香香……”嘴贴在脸颊不离开……

    那个男孩她早就忘记长得什么样子,什么名字,但却总是顺从她对她有求必应,那段时光是她最开心的日子,但却十分短暂,所以早已被她忘却,即使记得也不会产生什么儿女私情,她之所以记得是因为很少有人叫这个名字,那是一种特别亲昵的叫声,似早已把她当成自己的人,最亲的人,此时想来难道那时那个半大的男孩便是这个男人?

    沈荷香目光有些复杂的看向他,只从那双露出真情实意的眼眸中便确定了,对于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自然什么也不懂,但对于十岁的男孩而言,已经了解媳妇的意义,已经将她当成了除父母之外唯一的亲人,以后要保护爱护一辈子的人,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才会有前世种种狠癖,才会在现在被杂石压着腿,顶着冒火的横梁挡在她身前?

    一切似乎都有了解释,但却来得太晚,上方燃着的木头开始纷纷往下落,有一块直擦着她发间,她来不及多想的下意识缩在她唯一可依靠的男人身下,而男人却似不动的盘石,抱着她的头紧紧的护着,听着那扑扑下落的石块,沈荷香惊怕之余对这个男人再也没有之前的隔阂,也第一次生出了悔意,若早知他是真心,早知会有今日,便对他好一些又何妨,对他再好一些也不亏,一个为了女人不要命的男人,便是对他再再好一些也不过份。

    听到石头和木桩砸得男人闷哼的声音,沈荷香第一次觉得心快要碎了,她双手抓紧了男人的衣襟,难过的啜泣低语,求求老天,来个人吧,不管是谁只要能救他,救救他,她从来都没想让他死,从来没有……

    似乎是感动于她的赤诚,外面竟传来了嘈杂声,接着便似有人在往里浇水,不多时便有人披了湿东西冲了进来。

    “简大哥……还有嫂子都在这边,快过来把木头抬走,你,你快点……“

    不多时沈荷香便觉得身上一轻,接着便被人拉了起来,此时的她因吸了太多烟已经有神识不清,不知多久待她回过神,已经坐在了外面的木凳,而眼前十几人都在扑火,还有几个夫人哭天喊地的想进去拿自己的首饰钱物。

    沈荷香哪管屋里什么钱,她才刚死里逃生,清醒过来第一个念头便是寻着简舒玄,不顾一边一个丫头给她洗手上的伤口,一瘸一拐的便像没头苍蝇的四处找,总算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兵将她带到没烧着的屋里,一进屋便见那男人光着膀子趴在炕上,一个大夫正在清理伤口上药,饶是沈荷香见多了伤口也不由的心惊,烧伤的面积太大了,肉被生生焖熟一层绝不是一点点的疼痛。

    好在那男人此时晕了过去,沈荷香哪敢打扰,眼圈含眼泪的在一边看着,直到全部处理完那四十多岁的大夫才擦了把冷汗:“总算是捱过了,好在将军底子好,否则这一关真是有些难过,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最好让人多烧点火让屋里暖和一点,发热的话立即用凉水擦身,如果能捱过今晚,应该就没问题了……“

    大夫说完便留下了一副汤药方子,收拾匣子离开了,谢清成将人送出了门,顺便找了几个小兵开始烧炕,拿炭生火盆,把屋里弄得暖乎乎,见沈荷香魂不守舍的绕着简大哥转,显然是吓到了,他不由放轻声音安慰并提醒道:“嫂子,简大哥不会有事的,以前受过更重的伤都挺过来了,要不,我要不我让人拿盆水你给简大哥擦擦身……“

    提起这个沈荷香才注意到简舒玄全身的黑灰,几乎成了炭人,虽然不好翻动,但是能擦擦脸也好,于是立即忙不迭的点头。

    简舒玄醒来的时间比想象中还要早些,醒来那后背刀割一样的疼痛就不提了,脸上还有着一下下的温热,睁开眼,眼中全是红血丝,像野兽一般颇为吓人,不过在看到女人小心冀冀给他擦着眉眼的样子,也终是缓了缓。

    “呀,你醒了?”沈荷香见着他睁眼,知道他肯定疼,也不敢多说话,给他快速擦了擦下巴上的灰,这便回身将手帕放到盆里。

    火坑里拣回条命,简舒玄心情虽不算多好,却也不错,况且看到向来爱跟他唱反调的女人难得温柔着脸顺从的样子,也让他男人心理不由的舒坦几分,只是看到她一身衣服后,顿时又不快起来,烧得坑坑洞洞,有些地方连雪白的里衣都露了出来,这如何能见人,当即也不由的生出几丝脾气来,连叫了三声谢清成。

    “简大哥,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仿佛催命符火烧眉毛一般跑了进来。”找人带你嫂子去换身干净衣服,衣服都破成这样成什么体统?“那嫌恶的表情就差说她丢人显眼,与之前在火屋里时的表情简直是天壤之别,换作以前的沈荷香定是要把手帕重新从水里涝出来摔在他脸上的,但此时见他伤上加伤,本来就有些心虚,加上此事怎么说都是由她而起,心头又填了几分愧疚,只得暗暗忍下,况且他说得也没错,衣服不成样子,她也是爱洁之人,若不是这男人伤得重,也定是要去换一身的,于是便是顺着下坡,让他好生躺着这才离开了屋子。

    不多时谢清成回来,也是埋怨简舒玄道:“简大哥,嫂子担心你的安危,你怎的还骂人,实在是让我这个男人都看不下去了。“关于这次着火事件,统领受伤,是没一个人埋怨简夫人,因着在这些男人心里,那保护自己女人天经地义,不上去护着那才不是男人,更不配做统领了,所以因此爱了伤才是光荣的,但是护着是护着,也不能迁怒啊,怪不得谢清成不满。

    简舒玄眼尾扫了他一眼,此时后背疼得他只差龇牙咧嘴了,不由从齿缝挤出一句话:“你懂个屁,去,把小四儿叫来……”

    谢清成是何人,那是跟简舒玄同生共死的兄弟,又在手下做了这么久,立即就明白了,敢情是把自己夫人支开啊,这小四儿可是简大哥找来专门守着门的,就防着出什么事儿,也幸好简大哥细心想到这一点,否则嫂子现在早就被烧成了一撮灰了。

    简舒玄虽躺在床上,但语气里带着怒意,谢清成这个大男人也是不敢冲撞的,立即闭嘴转身出去把小四儿叫了来。

    小四儿是个十三岁的孩子,营养不良半大的瘦杆,进屋还有些害怕,见将军不像怪罪的样子,这才上前把着火前院子出入的人说了,半句没有假话。

    还没听完简舒玄的脸就阴如锅底,眼中似射出了狼豹的狠意,他刚到平清,因着蛮子进犯的事焦了头,原本在找到那对母女后是想空出时间好生的对付一番,甚至有将她们送官斩首,以解当年父母之死的冤屈。

    但却没想到这女人这么狠毒,烧了父母,居然还想烧死自己的妻子,当真是天上有路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现在一想把她送官根本难以解心头之恨,简舒玄眼中冷光一闪,已经代表他上山下海都不会的放过二人。

    不过小四儿犹豫了一下,又凑到统领耳边把早上的事也说了,男人听罢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喜色,但随即怒意更盛了,为什么会更盛,因着一想到自己若晚一步,离自己最亲的一大一小的生命就要化为乌有,这怎么能不让他怒,怒火一时间烧得他连后背的疼痛都减了一半。

    “好好,砍脑袋太仁慈了,我就让你们生不如死!“说完一拳将枕头打得粉碎,稻壳撒了一地。

    这两日沈荷香都在简舒玄营房里照顾他,若说以前这种事也做,但心不甘情不愿自然是有,现在换了心情自然是即贴心又无微不至,擦手擦脚都不假人手,每日小食都是她亲手做送到他嘴边,这一日她刚给他洗了脏兮兮的头发,并擦干去换水。

    简舒玄一双鹰眼直盯着她,转过身弯腰那小屁股翘得,便是受了伤的他都起了反应,但没办法毕竟大半个月跟蛮子在树林里转悠,哪有时候解决,而此时便是立了也一时半会行不了事,就是没受伤也行不了,随即他目光落到她还不算明显的小腹上,眼中亮意更盛了些。

    这女人以为不说他便不知道,其实从小四儿说了后,他便从大夫那里得到了消息,已经快两个月了吧,说不定是在马百里时有的,又或者是在马上?总之这女人和肚子里的孩子都是自己的,那种成就感大概也只有男人才能体会。

    感觉到他赤果果的视线,沈荷香下意识的扭头瞪了他一眼,这才微红着脸端了水出去,简舒玄被这一眼瞪得只觉得身,下更肿,胀不堪了,加上趴着的姿势不对,只得艰难的弓了弓身体,竟是比疼痛更难受几分,但心中却是思量着,该抓紧时间早些把蛮子打一打,到时好带妻子回京城,毕竟平清这边太贫苦了,无论是吃食环境还是产婆。

    但是在伤好打蛮子之前,还有件事他要做,必须做,非做不可,想到此,简舒玄的目光又露出了凶光,若有人看到定是要不寒而栗的。

    而那对母女却在某处喜滋滋的等待着,不过在听说简大人冲进去,最后那女人没事时,母女俩顿时又变了色,那妇人也算人精一样的人物,立即便感觉到不对劲,接着便拉着女人想要离开平清,结果人刚随马车出了镇便被埋伏的蒙面人拖了出来绑了个结实,蒙住眼和脸像牲畜的般塞进了另一辆车内。

    她们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遇到劫道的,在平清这个地方抢人无非是卖给人贩子换取银子,而女人的下场则是最惨的,为奴为婢终身不得翻身,不过最后的结果却是比她们想象的更凄惨。

    以那个人的狠毒,又怎么会简单的只让她们做奴婢?自然是有着更好的去处,不过想到那女人身上还流着与母亲一样的血,送去做军妓那也是间接侮辱母亲,所以那男人绝对不会这么做,反而是将她们卖进北面更贫穷的山中,那里的山民个个是一身蛮横,女子的地位极其低下,将这母女分别卖于其中名声更恶劣的五兄弟家,不要一文钱,完全是白送,唯一的条件是不得让她们逃脱。

    那山中地势险,人家也不过百户,且女人少男人极多,因着穷困所以一家几个男人只娶一个媳妇来繁衍后代,那五兄弟之前娶的两个都已经死掉,这次白得了两个自然是高兴,用铁链锁了当天夜里便享用了。

    五兄弟个个膀实,还有一个爹还不过五十,也是精力旺盛,更别提还有一众叔叔伯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听说来了女人,个个都眼冒金光的登门围看,在这里女人本牲口还不如。

    那妇人虽有三十多岁,身体富态,但毕竟出身不错,身子还不算老,而那个闺女比她娘还好看点,自然是被扒了衣服肚兜被五个男人轮流上了一遍,满屋子是女人哭声和男人满足的吼叫,若是不听话那蔫了巴叽的老爹便拿了耕地的锄具把子,头被手磨的油光亮,足有小儿臂粗,直接便拿着拍打女人肉乎乎的屁股,甚至扯了腿便捅了进去,然后学得男人物事那般用力的捣弄,那滋味真是生不如死,而在那混了男人吐沫的粗棒子的抽,动下,那妇人竟然还可耻的高,潮了,几个男人见了边猥琐的骂着,边嘲笑,贱货,骚货的话,第二日还叫来亲戚围观,一双双眼睛和手偷摸翻看着,简直是比畜生都不如。

    无人时母女两人抱头痛苦,无比悔恨痛苦,想到死但又哪有死的勇气,只得一日一日忍受着老老小小六个男人的坚污,不出几年两人便老得如五六十岁的老妇,蓬头垢面与当日耀武扬威时相比,判若两人。

    而这一切沈荷香自然是毫不知情的,那场火她也一直以为只是一场意外,大概是死里逃生,之前那股气如被堵住的心口,吃不下吐不出,如今面上却是再无郁色,颜色也随之好了很多,小腹也是微微发凸,说句实在话,那简禽兽以前对她便也不错,如今更是要好三分,虽不说捧在手心怕化了,却也是方方面面都想到,更是有五六个妇人伺候,再不用下亲自到厨房,走哪都有人陪同。

    她就只剩下每日吃吃睡睡,加上她身体一向养的好,上次的惊吓并没有动摇根本,大夫前两日还把脉说非常健康,就在昨日那男人还得逞的要了她一回,虽说极小心极小心,还是弄得她花蜜外溢,水飞露溅,整个人就像荷叶上的露珠,摇得差点要散了,怕她埋怨,这一早便躲了去了前营,沈荷香也只得罢了,手里绣着小孩的小衣,嘴角却有丝笑容,笑容里带着三分狡黠。

    她觉得以前自己是傻了才会有想要离开这男人的想法,为什么离开呢,还真是愚蠢,要他偿还前世的债有很多种办法,离开是最差的一种,现在的她就如脑子转了个一般,突然恍然大悟了,她现在倒是觉得留在他身边才是惩罚他最好的方法,日后她定是要一辈子娇里娇气,让他想着挂着念着,甩不开丢不了,走到哪里都要管着,让他一辈子操碎了心来还债。

    想着想着她不由的笑出了声,感觉到腹下有些微微发热,不由低头爱怜的摸摸,看来这主意真是太好了,连孩子都赞同呢。

    日子如蜜匆匆而过,待到她显腹时,西边的蛮子头领终于被打得俯首就缚,带着战功回到京城时,沈荷香已经有些大腹便便,在闻到京城街道那湿漉漉的阴雨气息时,她不由展露笑容,因为这样的雨天将会持续很久,而她早已备好的那一批香料终于到了该用的时候,眉眼弯弯时她已经看到了大把大把的银子收入到了她的金库中,富贵的生活仿佛已经向他招手。

    十五年后,当年的简府便是现在的将军府,早已经重建,整个府邸富丽堂皇而不落俗套,光是奴仆便有上百人,其中的假山荷塘,花树梅林,设计精妙,或如猛兽纵横拱立,或林子苔藓成斑,藤萝掩映,其中羊肠小径更是引人前往,见着之人无不羡慕称赞。

    ***

    这一日正好春上三月,阳光明媚微风徐徐,嫩柳轻摆,因是大将军夫人的生辰,这一日沈府来人,院内极是热闹,沈父与柳氏带着儿子文博下了轿,当初只是商人的沈父,此时才刚过五十,而身份却已是闻名遐迩的大商贾,便是京中贵人也要给几分颜面,毕竟沈氏香坊遍布,已不下于百多家店铺,更不提是那拢断京城香料的大香料商。

    而柳氏也是今非昔比,早没了当初农户时小家小户的样子,此时一身的金绣海兰当真是富贵,微微发福却半点不显老的柳氏这些年自是挺直了腰杆,因着她生的一对儿女,女儿嫁了大将军日子过得百般舒坦,儿子年前又刚中了探花,见面谁不称赞她好福气,便是做梦都是要笑醒的,倒退二十几年,她又何尝会知道有今日的荣耀。

    一进门,院子正玩耍的几个玉白的似年画娃娃一般的孩子便一窝蜂的围了上来:“给祖父,祖母请安……“几个叽叽渣渣的抢着说,那小嘴甜的啊,越发的让柳氏心满意足,自己这闺女真是争气,愣是生了四个小子,一个赛一个的聪明,活泼的便是百年后到了地下去见亲家,也是满腹的底气,这简家当初可只剩一根苗,娶了媳妇便枝繁叶茂,女儿可算是他们家的大功臣了。

    拜完祖父祖母,几个小大人便都聚在小叔叔身边,要小叔叔陪着玩耍,沈文博不由挠了挠鬓角,无奈的被拉到了书亭给几个娃儿写写画画了。

    “慎儿,环儿,宝儿,不要老缠着小叔叔。“说完给身边的碧烟使了眼色,“快随你们姑姑去后院洗手去……”

    四个娃儿大的十五岁,正在书塾读书,中午才能回来,小的才五岁大点,不过几个儿子见了母亲,个个都听话的很,见了父亲那更是像老鼠见了猫一般,这说曹操曹操就到,简大将军一早上朝,现在终于回来了。

    一进院子便是不容人忽视夺人眼珠的一抹,近四十岁的却看着像三十左右的模样,依旧是虎背熊腰肩宽腰窄似铁打的模子,见着岳父岳母稍一打招呼,便直朝沈荷香而去,似已忘记了其它。

    而随将军一起来的一年轻男人,在见到大将军走过去手扶的那个女子时,顿时嘴张着似能塞个鸭蛋,那就是将军夫人?怎么可能?要知道将军已近四十,那夫人岂不已过三十,可是这个女子哪像是三十多岁的样子,哪有一点老态,明明是个刚到十七八的少女。

    沈荷香今日穿着也是随意,因都是家里人,只按着自己的心情和喜好,着了薄蝉翼的霞影纱玫瑰香月白胸衣,腰束葱绿撒花软烟罗裙,外罩一件逶迤拖地的白色梅花蝉翼纱。腰若细柳,肩若削成,此时眼睛如两湾泉水,映晨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简将军伸手小心扶她便如扶着一件易碎的瓷器,在年轻男子眼中,这哪是征战四野的猛虎将军,明显是个妻管严嘛,若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就不会相信。

    接着将军的话总算是正常了些,只见他脸色有些不愉,半训半责道:“不是让你在屋里躺着吗,若是惊了胎你这面捏的身子怎么受得了?“那夫人听了话似嗔的瞪了他一眼,仿佛是怨他般但随即便又柔了笑意道:“爹娘都来了,我还能坐得住吗?再说我又不是第一胎,怕什么……”是啊都生了四个,怕什么呢。

    但年轻男子却不这么想,因着大将军的夫人算一算恐怕也快要到三十五了,三十五岁的女人生孩子那比头胎还要险哪,也怪不得将军担心的变了脸,而夫人却似毫不在意,目光一流转便落在了年轻男子身上,不由看了将军道:“夫君,这位年少有为的将领便是你说的副将吧,当真是一表人才啊……“

    年轻男人这才醒过神,忙低头红脸上前见过将军夫人,离得几步远他都能感觉到将军落在他头上的刺痛感,他何其的七窍玲珑,不用将军开口,他便乖乖的编了个理由告辞而去,原因没有别的,只为将军夫人在将军面前称赞了他,好险好险,年轻男子出门便擦去一头冷汗,只觉得女人似老虎,漂亮的女人连老虎胡须都敢撸,可惜他身为个男人也没那个本事。

    沈父和柳氏早知女儿女婿恩爱异常,这么多年女婿一个妾都没有,便可见两人感情一般,也不妨碍他们,早早便去了儿子那里照顾几个刚洗完手脸的小鬼头。

    而大将军却是不满的盯着因怀孕而渐渐丰满的胸口,高耸的越发颤颤,尤其是那月白抹胸更让显得醒目而诱人,他不由的不高兴起来,“天气还冷些,怎么只穿这么单薄,还有以后不穿这么低领口的衣裳,这条肚兜扔掉,以后都换成深色的……“态度强硬的很。

    可偏偏沈荷香就爱那月白,嫩粉,樱桃红,要她舍弃那是千难万难,所以对这纸老虎的话,她是半点不在意,自顾自的转身还故意拽拽脖子上的细带了,露了胸口那一抹晶莹,使得大将军的脸色更差了,但是女人不吃这一套,硬得来不了,软的不听话,当真是软硬不吃,便是打遍无敌手的简将军都是束手无策,一时间表情当真是精彩极了。

    但即使如此,在女人伸手让他扶着过门槛的时候,他仍然毫不犹豫下意识的握住,没半分犹豫小心冀冀,仿佛做了几千几万次一般,而那女子嘴边的笑容却是带着几分得意,当真是让人看着又爱又恨,便是一个铁汉化在她的绕指柔手中也不为过了。

    在大将军小心伺候妻子时,妻子却是不知足的半娇气半埋怨的诉苦道:“现在紧张有什么用,说起来还不都怪你,三十多岁一把年纪还要为你们简家传宗接代,每每让你克制点克制点,你偏是不听,现在害得我腰也酸胃也疼,头还昏昏沉沉的,再过几个月大了肚子便是有好看的衣服想穿也穿不了,你现在还来怨我怪我……“见说得差不多,也怕他怒了,忙给个甜枣道:“唉,也不知道这一胎是不是女儿,如果是女儿就好了,那我就不用再生一胎了……“

    落在不远处亭子里的柳氏眼中,对自己女婿那是一百个满意,看看看看,从始至终脸虽拉得长,但那手和动作却是半点不变,将闺女照顾的方方面面,便是训得他眉头直跳,也是一直忍着,半点也不想气着自己那不讲理的闺女,看来啊,当初和简家的这门娃娃亲订得还真是对了,否则上哪再找个待女儿这么好的男人,有地位有出息又知道疼媳妇。

    此时不知怎地柳氏突然想起二十年前那个路过家门的算命先生,现在想来还真是准呐,自己这闺女这一辈子真是富贵好命,早年家里也是因为她才做了商人一步步到现在,现在又嫁了将军,名望钱财两得,虽不说贵不可言,却也是富贵一生,想到前些日子她上寺里上香,找了高僧算,闺女这一胎定是个闺女,而且这闺女命格生下来注定了贵不可言,将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哎呀那是什么来着?难道是皇后,一国之母的娘亲,光想想也是件光宗耀主的事儿,柳氏想着脸上越发笑得深,此时开了花的海棠树上飞来了几只喜鹊,似为柳氏的想法填了几分喜气般,留连不去的绕着树枝转,并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似乎它们也知道,此时此地风景美丽,春暖花开……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完结了,算是了结了一桩心事,没有番外,嗯,最后,感谢大家一路上不舍不弃的支持,就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