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啦 > 科幻小说 > 黑暗血时代 >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转序申请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转序申请

    岿灵主改变航向,带着自己的残存舰队航行向雪域使的时候,快速战舰也渐渐恢复正常。

    不久前急促的警报声犹闻在耳,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被谁入侵了?

    即便是全舰综合水平最强的卓尔人22156,也依然不知。

    它短暂地接管了战舰,做了所有力所能及的反应,甚至做好了瞬间全灭的准备,但最终,却不敢置信地发现入侵消失了,警报也随之解除了。

    好在快速战舰没有新舰的核心秘密,对方入侵了也看不到多少核心的秘密。

    在主控室,22156认真地做着各项记录,并写下自己的分析,准备在适当安全的时候,而楚云升又没有来的话,再根据情况发送回新舰。

    被入侵的时候,它做了各种反应,唯一没有做的便是与新舰通信,以防止将新舰也暴露出去。

    现在,它依然不准备与新舰联系,因为它不知道危险到底有没有真正的解除。

    它也不需要担心快速战舰与新舰完全失去联系,有楚云升在,快速战舰里又备有卓尔人备用生命体,随时都可以通过楚云升联系上,按照戥制定的计划,快速战舰超过一定时间没有联系新舰,楚云升必定会过来一次。

    战舰的控制权它准备继续交给原舰长弭娅,全舰只有它一个卓尔人,像刚才那样的情况,它根本忙不过来。

    不过它将以安全部的权力,继续暂时禁止快速战舰与新舰进行任何通信,直到确认安全为止。

    刚才的入侵过程与情况,让它感觉到对方的可怕之处,对方压根没有悄悄地神不知鬼不觉地入侵,就用“简单直接”的入侵方式,不怕被发觉,不担心被知道,仿佛随意地打开,随意地翻看,被入侵者只能像是地面上的蚂蚁一样在一边“看着”,发出警报而已。

    但若要以为对方入侵方式只是简单粗暴的话,那又大错特错了,从对方入侵开始,到入侵结束,简单直接却不简单粗暴,甚至,22156在记录中认为,对方可以用大巧如拙的神乎其技来形容。

    因为从头到尾,被入侵的战舰可以正常地发出警报,被入侵的战舰系统没有任何损坏,舰内的任何体系与活动,都依然一切正常,除了多了一个入侵的翻看者。

    入侵结束后,战舰系统立即恢复正常,仿佛没有发生过任何问题,也没有任何地方有出错,入侵之前是什么样子,入侵之后还是什么样子。

    没有任何破坏性的入侵,高屋建瓴般地对整个战舰轻松剖解,如此高深与强大,看起来却依然如普通入侵般的被警报,矛盾之中,22156仿佛看到一个瑰丽的世界。

    如果快速战舰体系全部换成新舰最新所有的完整技术,说不定刚才可以看到极为精彩的一番入侵与反入侵战斗,可惜快速战舰比起新舰还差太远。

    它很想卸去其他一切事务,去研究与探索这些东西。

    在新舰最初的日子里,它曾被分配和乌怒人合作的空间,并且作为乌怒人电的助手工作过一段时间。

    那是它认为最适合自己,也是自己最为愉快的时间。

    可惜,那一次任务结束后,电并没有和雷一样,挽留它继续做它的助手。

    它也试图做过申请,但是却没有通过。

    可它与乌怒人过合作愉快的经历,却成了它后来被五序调至另外一个乌怒人雷的安全部的强力依据,从此,它再也没有离开过它并不喜欢的安全部。

    而在新舰之前,银河伪霸那里,它又一直被当做战斗方面的序列使用,所以,算起来,它真正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有在新舰最初的那一段时间里。

    五序那里,它已经不指望了,再申请也没用。

    这次完成任务之后,如果还能活着回去,它准备向第四大序的楚云升做转序申请。

    但它也不知道楚云升会不会接受它的转序申请,以及能不能成功地进行转序操作,毕竟楚云升的序列身份很特别,目前新舰中也没有任何其他卓尔人向楚云升做过转序申请。

    它如果这么做了,可能是第一个……

    22156做完所有记录与分析,弭娅那边也已经商议结束,在它以安全部的名义给出的分析中,弭娅等人决定继续前往岿灵主残存舰队方向。

    原先的任务可能因为围杀单元的忽然撤离而变得扑朔迷离,甚至难以完成了,岿灵主不是傻子,现在脱险了,它对新舰的需求必要性就大大下降,至少不致命了,也至少可以讨价还价了。

    但弭娅等人在看过22156关于入侵者的分析后,明白无论自己怎么做,对方要杀快速战舰的话,结果都是一样,那么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继续去呢?

    而且,他们已经发现另外一支舰队了,疑似就是伪霸的部下。

    新舰还有针对它们的任务,还需要继续完成。

    短暂的停留后,快速战舰继续出发,加速飞向岿灵主残存舰队方向。

    ……

    雪域使很快判定了快速战舰的身份,除了动静两分态的特征之外,对方直接发来的,正确的“密码”信号,足以证明对方来自左旋前储麾下。

    按照协议,它和对方此时是“同盟”,背地里,它估计它和对方谁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

    凝枳很羡慕对方的技术,没想到这才没有多少时间,对方“随便”派出的一艘战舰,都具有动静两分态技术了,而它们这边,战舰虽然很多,但加在一起,技术上也不如对方一个单项水平。

    这其实并不能怪它误解,它对新舰内部结构知之不详,弭娅又故意迷惑它,在相互通信的时候,将快速战舰的名字做了一个长长的编号,听起来,快速战舰只是新舰众多编号战舰中普通的一个。

    它和舰队中其他星空种族几乎是用学习与求知的目光在观察快速战舰,不仅仅是动静两分态,还有很多,比如快速战舰的材料技术,航行技术,形态结构等等。

    甚至连快速战舰的信号方式都加以学习与研究。

    雪域使对此很无奈,但是碍于总舰凝枳种族也是这样,它也不想说什么。

    而且,它也没有心思去说什么了。

    它现在面临两个急需它做出判断的两件事,第一件,岿灵主竟然活下来了,而且改变航线,直接朝着它飞来,目的不知,意图不知,有可能会有危险。

    这是一件,另外一件,则要让它欣喜很多,也紧张很多。

    它刚刚到达降临点星球,就发现里面似乎卡着一个灵生命!

    首先自然是要保证尊上的任务,它决定先放着岿灵主的事情不管,先处理那个被卡着灵。

    即使岿灵主来意也许不善,它也有办法处理。

    它马上下令:启用它舰队中的一号宝物!